第二百零八章 亡命


  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真元灌入控制着这艘飞舰的晶球,易尘低声说到:“还真是无聊呢,好像我们甩开了所有追杀我们的人。难道神殿就这么吃紧么?难道他们就一点点人手都派不出来了么?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可以很舒服的去完成任务了。真想知道那些宗派的高手,当他们得知自己的宗派被我们摧毁之后,会是什么样的面部表情呢。”

  契科夫懒洋洋的胡『乱』躺地板上,嘴里冒出了一个个紫『色』的烟圈,用梦呓一般的声音哼哼到:“老板,又是一个月了,您能不能瞬移快点?嘴巴里面除了口水就没有其他的味道了,真的很想吃点东西啊。杀人嘛,反正是杰斯特他们的事情,我只要负责协助他们就行了,所以不要我面前说这些事情吧?”

  杰斯特一脚踢了契科夫的大腿上,打了个呵欠说到:“契科夫,你太懒惰了,没看到老板多么精神么?他可是坚持不懈的灌输了一个月的真元啊,如果是我们,早就被抽空了……‘啊’,好困啊,老板,还要什么时候才到呢?”

  易尘回想了一下脑子里面记下的星图,点头说:“后一次跳跃了,菲娅达克星球,一个类似于地球上欧洲中世纪的星球,他们的修士宗派很少,但是拥有根深蒂固的势力,我们要小心点去对付他们。另外,据魔殿的情报来说,他们这个星球上是一个血族家族的领地,我们要量避免和他们起冲突,明白么?”

  斯凯他们不屑的哼了一声:“老板,我们近又加快了修练,我们应该拥有将近领主的实力了,低级的血族我们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哪怕他们那里是一个大家族的领地,我们也不用害怕什么的。”

  易尘摇摇头,没说话,科尔司南说过的那些,关于斯凯他们这批地球上的血族血统不是很纯正的言语,彷佛石头一样压易尘的心底,让易尘无法乐观。谁知道血族这个古老而又神秘的种族,真正的纯血后裔会拥有多么强大的威力呢?谁又能保证,这些血族之间,没有那种强大得★★的古老存呢?一切都是未知数啊……

  一道朦胧的银光充斥了整个控制大厅,易尘控制着飞舰瞬移了出去。飞舰剧烈的颤抖起来,菲尔、戈尔、凯恩三人已经盘膝坐了地上,疯狂的吸收着外界涌来的星力。杰斯特他们耸耸肩膀,依样坐好,可能的吸收起外界四溢的能量。

  易尘浑身微微颤抖着,他毕竟还不是那种超脱人类的仙人,他要非常小心的控制飞舰避开路途上的天然陷阱,例如日饵、黑洞、恒星气洞等等,而飞舰的速度又实太快了,他必须要全副心神控制住飞舰的飞行状态,丝毫不能大意。外界强烈的震动,也就全部反馈到了他的身体上,甚至比起上次**使用大挪移的时候,震动还要剧烈十倍。

  长吸了一口气,也就是吸一口气的时间,外界的时间已经流逝了十几天,易尘敏锐的感觉到他们的飞舰已经到达了目标星球上方,他吐一口气,真元一凝,飞舰外壳的能量晶体内疯狂冲撞的能量猛的平静下来,一个小小的法阵抵消了外界力量的冲击,飞舰伴随着一道银光闪现了一个狭小的空域内。

  之所以说这个空域非常狭小,是因为三十座巨大的、飘浮的古堡掐住了四周,那庞大的体形遮盖住了大部分的星辰光芒,易尘他们的飞舰所的空域,被这些古堡映衬得是那样的昏暗,狭窄。尤其每一座古堡的上空,都有一轮小小的用魔力充斥的圆月那里散发出奇妙的光芒,清幽的光线让易尘心里一阵发寒。

  易尘狂呼一声:“小心,我们被血族的人伏击了……该死的上帝啊,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们恰好从这里弹『射』出来?”血族的密法实是可怕到了极点,易尘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了。

  三座古堡开恩他们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从古堡高的塔尖上『射』出了一道粗大的黑『色』光芒,重重的撞击了飞舰上。强大的冲击力震得整个飞舰一抖,翻滚着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射』了过去。飞舰那厚厚的能量晶体被炸得光雨纷飞,看起来声势煞是骇人。

  易尘的神念还依附飞舰的外壳处,还没有来得及收回,被这股黑『色』的光芒一撞,一股庞大的、邪恶的精神力量顺着他的神念直冲他的脑海。易尘大骇,嘴里狂呼‘灭魔六字真言’,以狮子吼发出,同时冥冥中以十八中密宗手诀召唤密宗的★★天神,另外还以‘天星宗’的道门心法护住了自己的元神,虚无之中,两股巨大的,正邪分明的力量猛的冲撞了一起,一团巨大的闪光发出,飞舰被急退的速度又加快了三分。

  契科夫刚刚跳起来,就被颤抖的地板再次弄得摔倒了,他拼命的诅咒着:“是血族的人么?那群破蝙蝠,我们那里招惹他们了?斯凯,不会他们知道你们的底细了吧?”

  斯凯他们已经亮出了自己的翅膀,悬浮了大厅中,他们怒吼着:“不可能,科尔司南绝对不会告诉高元老会我们的底细的,保持我们的神秘对他们家族只有好处,他为什么要出卖我们呢?”

  菲尔、戈尔、凯恩一拳一拳的轰击了甲板上,依靠着深陷进能量晶体的拳头,他们慢慢的站起了身形。可是飞舰马上又被多的黑『色』魔力光束击中,猛的向斜次里飞了出去。开恩他们立足不稳,再次翻翻滚滚的摔倒了地上,凯恩气得是心肺欲裂,猛的咆哮着,用德语发出了世间美妙的问候。

  杰斯特的速度很快,非常的快,斯凯他们准备反击的时候,他已经扑了易尘身边,双手紧紧的握住了两颗『操』纵飞舰的晶球,自己的真元力源源不断的输入了进去。易尘正勉强的刺激着能量晶体的能量,飞舰外侧组成了一圈朦胧的银霞,用以抵抗血族城堡的攻击。杰斯特的真元汇入后,易尘总算是稍微喘息了一下,腾出手来把集中防御的法阵以各种指诀输进了晶珠,飞舰体外表现了出来。一时间飞舰的外壳光华四溢,那些黑『色』的光芒虽然继续把飞舰撞得漫天飞舞,但是起码没办法直接损害飞舰舰体了。

  易尘心里长喘了一口气,低声嘀咕着:“总算明白魔龙王为什么能够凭借着一艘飞舰逃脱了,一艘好点的飞舰根本就是一件大型的防御『性』的法宝嘛,能量晶体本来就是炼制法宝的好材料,加上有高深修为的修士刺激他排列有序的能量分子,等于是穿了一件大型铠甲呀。”

  渐渐的,凯恩也扑了过来,他手一举,两条银『色』的光柱就冲进了晶珠,菲尔、戈尔兄弟则是两条带着缭绕的小型旋风的银光冲了进去,斯凯他们是七条血红『色』的,带着一丝丝银『色』光点的光柱冲了进去。有了这么多的生力军的加入,整个飞舰的光华大盛,外界的震『荡』就越来越小了。

  契科夫的精神力量也飞快的散发了出去,一圈圈蓝『色』的波纹控制了附近的一些小小的陨石,拼命的朝着来袭的黑『色』光芒飞去。巨石被打得碎末四溅,但是直接攻击飞舰上的光芒就少多了。

  易尘低声喝到:“你们注意防御,我找一个座标瞬移出去,否则我们这么挨打也不是一个办法。敌人的实力太强大了。”

  易尘刚刚要发动瞬移法诀,致命的打击就已经降临了。契科夫的精神波动被一圈圈的,起码是上万血族同时发出的血红『色』精神波动给撕成了粉碎,契科夫一声惨嚎,七窍中喷出了血柱,仰天就倒,瘫地上无力的哼哼起来。他的脑袋彷佛被一吨炸『药』命中一般,‘嗡嗡’的响个不停,他的思维都差点被这可怕的精神攻击给粉碎了。

  随后,三十座血族的城堡同时笼罩了一圈黑『色』光芒之中,随后是漫天的黑光四『射』,后汇聚了一起,一道足足有上百米粗细的,彷佛实体一般的黑『色』光柱当头打了下来,把易尘他们的飞舰整个的笼罩了里面,彷佛一个巨人用手推动一颗鸡蛋一样,把他们的飞舰重重的撞击向了一颗巨大的火红『色』的行星。

  易尘惨呼一声:“完蛋了。”

  他们十二人汇聚舰体内的真元彷佛受到雷击的蚂蚁一样,飞快的缩了回来,一股足以媲美天劫的巨大力量顺着晶珠透入了他们体内,易尘浑身衣襟粉碎,体内经脉差点就被撕成碎片,一口血喷了杰斯特的身上,飞『射』出了十几米,重重的撞了飞舰的舱壁上。杰斯特、凯恩、菲尔、戈尔受到的伤害大,他们的实力比不上易尘,受到的攻击却是相同的,杰斯特的双臂发出了‘嘎吱’的碎裂声,随后『毛』细血管突然炸裂,一团血雾喷了出来,他踉跄着,倔犟的不肯摔倒的后退了几步,随后他的膝盖上传出了可怕的‘咯吱’声,他再也站立不稳,倒了地上,随后一团淤血从他的嘴角冒了出来。

  凯恩、菲尔、戈尔的身体比杰斯特结实得多,尤其凯恩的**强度几乎可以和现的易尘比美了,三人不过是体内真元几乎崩溃,随后被撞飞了开去而已。

  只有斯凯他们为幸运,他们的力量和来袭的黑暗魔力是同源的,少部分的魔力融入了他们体内,增强了他们的抵抗力,所以他们不过是喷出了几口血,体内的真元一时间混『乱』了些许而已。

  易尘勉强的要站起来,飞舰就已经被冲进了下方的巨大行星的大气层,剧烈的摩擦让飞舰疯狂的颤抖起来,一团火光笼罩了整艘飞舰,飞舰内的温度疯狂的升高着。巨大的黑『色』光柱彷佛魔龙一样死死的压住了飞舰,硬把他深深的陷入了地底。

  飞舰和地面撞击的时候,易尘他们的身体全部都弹跳了起来,浑身上下血迹斑斑,浑身骨骼断裂了不少,随后,就是异常惨烈的爆炸,黑『色』的光柱把整个飞舰给压破了,已经陷于不稳定状态的能量晶体瞬间爆炸了开来。

  ‘轰’的一声巨响,易尘彷佛弹子一样被炸出去了上百里,深深的陷进了一座高耸的山峰中,体内的真元受到了极大的震『荡』,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凯恩吼叫一声,强劲的肌肉猛的收缩,爆炸刚开始的百万分之一秒之内,他死死的站了原地,可是百万分之一秒之后,巨大的能量冲击也把他炸飞了出去,彷佛炮弹一样轰进了一座山峰的山腰,整个背部的肌肉被撕扯得血肉模糊,白惨惨的骨头都『露』了出来。

  菲尔、戈尔兄弟稍微好点,爆炸的气浪中,他们发挥了天赋的风的力量,巨大的龙卷风抵消了一部分的狂暴的能量,他们两个只是断了几根肋骨,还是勉强的站了距离爆炸点十几里地的地方。

  杰斯特双手、双腿早就被重伤,他所的位置又恰好是那道黑『色』光柱的锋芒所,他的两条腿顿时间灰飞烟灭,化为乌有,而他的半具残躯发出了一声声的惨嚎,被远远的、垃圾一样的摔飞了出去,恰好和背后翅膀断裂了大半的斯凯他们狼狈的摔了一起。

  惨的就是契科夫了,他的位置靠近杰斯特,被那根巨大的黑『色』光柱轰击了个正着,他的**强度不如凯恩,真元强度不如杰斯特,根本保不住自己的**,一时间他的整个身体化为乌有,只有元神裹一团蓝光之中,仓惶的瞬移了出去。失去了**的拖累,契科夫的瞬移简直就如同鬼魅一般,惟恐被人发现的他,小心翼翼的躲了杰斯特的身体附近,深深的潜伏了地底。

  菲尔、戈尔挥出了巨剑,怒目向天看去,三十座血族的城堡已经缓缓的进入了这个行星的大气层,以一种威临天下的气势悬浮了上方万米开外。无数的人影飞快的从城堡中闪了出来,那些是身手都大公爵以上的血族高手。然后,是一批浑身冒着血光的,功力亲王上下的血族成员,再接着,是一批浑身血光耸动,有金『色』符咒身边往来飘浮的副领主、领主级别的人。

  可怕的人物出现了,三十个形容古怪不似人形,彷佛是一团团『揉』皱了的血肉,里面用枯骨撑起来一样的老迈的血族,无数领主级别血族的簇拥下缓缓的飞了出来。一股带着浓厚的邪气的,足以毁灭这个星球的巨大魔力,从这三十个老鬼身上散发了出来。彷佛实质一样的魔力波动,砸碎了菲尔、戈尔的腿骨,让他们狼狈的倒了地上,并且再也爬不起来。

  斯凯对着天,发出了一声怒号:“该死的,我们是同族,你们为什么要帮助外人对付我们?”

  一个老者轻蔑的挥挥手,不屑的,彷佛天神看待一堆粪便一样的扫了他一样,高傲的说到:“你们这些胡『乱』的发展后裔的罪人,哼,你们是哪个家族的成员?高元老会已经下达了格杀令,你们要么跟随我们回去受审,要么,你们死……”

  斯凯咬住了嘴唇,吼叫起来:“那么,我们七个跟你们回去,放过我们的兄弟。”

  另外一个老者,挥动着手中的黑『色』水镜权杖,一道黑『色』的光芒『射』出,把一座山峰化为乌有之后,乐滋滋的笑起来:“天啊,天啊,可怜的小虫子,你们还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么?……神殿答应了我们,神殿的第一神使神华告诉我们说,只要我们杀光了你们七人的朋友,我们就可以得到非常大的好处。唔,我们有数不的金钱,享用不了的美女,可是这些东西总是多多益善的。嗯?”

  又有一个看起来马上就要断气的年老血族慢吞吞的说话了:“另外呢,神殿还说了,如果我们能够把其他几个人活着交给神殿,让他们进行审讯,我们可以得到多的好处,所以,你们不要害怕,你们不会死的……起码,现不会死。”

  斯凯他们对视了一眼,猛的发出了愤怒的嚎叫,挥动着残缺的,拼命的流淌着血『液』的翅膀,冲上了天空。三十个血族家族的家长近乎无聊的,彷佛赶苍蝇一样的挥挥手掌,巨大的魔力从上方压了下来,斯凯他们的翅膀被彻底的撕裂了,随后他们浑身的骨骼发出了可怕的‘咯吱’声,差点就破体而出。

  随后,上百个领主级别的血族呼啸着冲了下来,漫天的残影之中,无数坚硬的、沉重的拳头轰了下来。血族习惯,也是可怕的攻击方式,无情的打击了斯凯他们的身体上。

  根本就没有体力躲开这暴风骤雨一样的恐怖打击,斯凯他们每个人都瞬息间命中了上万拳,从脚趾一直到头皮处,他们被无情的铁拳打得晕头转向,浑身内脏差点就从嘴里喷了出来。‘轰轰轰轰轰轰轰’,七声闷响,七人被重重的击倒了地上,随后,每个人的脑袋上都被高傲的血族踏上了一只皮靴可鉴『毛』发的脚。

  一个家长微笑起来:“奇怪,真奇怪,他们的年龄不大?”

  一个家长有点疑『惑』的点头:“是的,大概一百多岁的年龄,多拥有侯爵的实力,可是他们现拥有近乎领主的力量。为什么?”

  一个家伙『摸』『摸』下巴,冷笑起来:“我们马上就可以得到答案,是么?”

  一个家伙『奸』诈的笑起来:“我们得到答案么?那么他们呢?”

  冷场……良久,这些家长中看起来老的那位『露』出了笑容:“我们自然不会向高元老会隐瞒任何内容的,不过呢,如果我们有什么无关大雅的发现,我们似乎不需要汇报给高元老会吧?各位兄弟,你们觉得这个发现,重要么?”

  其他的老鬼连忙摇头:“当然不,当然不,也许他们有什么奇遇才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不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我们就是因为好奇才要知道他们的力量的来源嘛,高元老会不会有兴趣的……是不是?是不是兄弟们?”

  附近的血族『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瞬间达成了共识。

  一个老鬼发令到:“把所有的人都带走,带走他们……先送去我们近的领地,然后么,把那几个人类送给神殿。”

  斯凯他们头上的脚松开了,斯凯喘息了一声:“我们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事情的。”

  一个俊美的领主微笑着鞠躬:“当然,亲爱的兄弟,你是不会说的,可是,我们的密法之下,你会说出一切的……我真羡慕你的力量呀,我今年一万五千岁了,你呢?”

  躲藏杰斯特身体下方的契科夫,神念感觉到斯凯他们被扔了一起,杰斯特也被几个血族止住了流血,看来马上就要带走了。契科夫‘浑身’颤抖起来,到底怎么办?怎么办?老板重伤了,凯恩、菲尔、戈尔这三个打手也受伤了根本就没办法来帮助自己,上帝啊,到底怎么办?斯凯他们如果被带走了,肯定会被杀死的。

  契科夫‘咬牙切齿’的想了半天,突然疯狂的咒骂起来:“你们毁掉了我的身体,我以后还要怎样才能玩女人啊?你们炸掉了杰斯特的腿,说不定就已经阉割了他,他们的,你们这群杂种啊。”

  疯狂的嚎叫声中,契科夫的元神发出了明亮的蓝光,一丝丝凌厉的蓝『色』光线从地面的缝隙中透了出去,强大的能量让附近百许米的地面颤抖起来。契科夫的元神裹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量之中,彷佛魔鬼一样飞『射』而出,笼罩了被堆积一起的杰斯特和斯凯他们的身上,随后,他念动了瞬移的咒语。

  契科夫的思感远远的散发了出去,紧紧的抓住了一个遥远的小天体,随后,蓝光一闪,被突然的变故弄得发呆的杰斯特以及斯凯他们被瞬移了出去。马上的,一道黑『色』的闪电从天空中疾劈了下来,几乎杰斯特他们被移走的同时,契科夫的元神被这道黑『色』的闪电劈了个正着,‘浑身’上下的蓝『色』光芒被一举击溃了。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斯凯的诅咒:“该死的契科夫,你可不能死啊……你们这些混蛋,我以我们的始祖该隐的名字发誓,我要杀光了你们啊。”

  又是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劈向了趋近溃散的契科夫,可是一个老鬼气恼的拦住了这道闪电。他阴狠的说到:“天啊,天啊,难道我们要让这个人这么痛快的死去么?保留他的灵魂,让他我们的血池中受到无止的痛苦吧,我要让他因为今天的行为而受到惩罚。”说完,他重重的一拳轰了出去,只有小孩子拳头大小的,枯瘦干瘪的拳头却把附近的百余领主级别的血族轻易的轰飞了老远。

  一群家主齐声呵斥起来:“你们这群无用的东西呀,你们居然让猎物你们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强大的狂暴的黑暗力量笼罩了整个星球,那些失职的血族高手纷纷跪下,惊恐的趴地上颤抖起来。

  发泄了一阵后,一个老鬼下达了命令:“找找看,其他的人哪里,带他们去我们近的领地,好好的收拾一下他们,然后交给神殿换取我们的报酬,去吧……”

  重伤的凯恩、菲尔、戈尔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住了。菲尔、戈尔嘴里冒出了一连串的,来自非洲大陆的土语诅咒,可是这些血族根本就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啊,丝毫没有放心上。至于凯恩,他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昏『迷』状态,哪里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彷佛死猪一样被几个血族的高手拖拽着走了。

  只有易尘,他体内近乎溃散的真元依稀遵循着原始的本能运转着,空间中的星力极好的收藏住了他的气息,被他撞击出来的窟窿已经被落石填满了,血族寻的高手急切之下没有找到他,满心以为他已经魂飞魄散了,也就放弃了对他的寻。

  这一次,血族出动了三十个家族的实力,除了三十个魔力深不可测的家主,另外有超过十万高级血族加入了对易尘他们的追捕。差点魂飞魄散的契科夫冒险救走了杰斯特以及七个不良的吸血鬼,易尘凭借‘天星诀’的隐藏气息的功效留了下来,其他的人,则落入了血族的手中……

  易尘这个小队,可以说是全军覆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