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紫霄二讲,圣位引祸


  却说紫霄宫再开,圣人讲道,众人都不敢怠慢,只要是有资格的全部都向三十三天而去,以期闻得大道,让自己修为进一步。当老子四人到得紫霄宫时,已有不少人先到了,与众人打过招呼,四人就各自坐自己的位子上或修炼或闭目养神。片刻,众人陆续赶来,紫霄宫一下子热闹了不少,通天微微感应一番,发现现众仙大部分还都是大罗金仙中期巅峰以上的修为,大罗金仙后期的也有不少,而大罗金仙巅峰已经是凤『毛』麟角,很稀少了,只有那些身具大机缘大气运的人才到了这个境界,至于准圣,现就只有老子和通天两人了。

  这时,鸿钧道祖自虚空中悄然出现小高台上,这次鸿钧显得加虚无缥缈,让人一眼看去感觉只有古朴,几乎和大殿容为一体,没有一丝的压迫感,可是却仍然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压力。

  “尔等坐好,听我讲道。”鸿钧见众人来了,便开讲。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大道汜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功成而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可名于小;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类;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夫唯道,善贷且成。”

  鸿钧大道,确实玄妙无比。无上道法从鸿钧口出吐出,仿佛神音穿脑,一丝不漏的刻进了众仙的心里。此次鸿钧所讲皆是成就混元大罗金仙之道,非有大缘法、有灵『性』、有大毅力、大功德者不得其法门。这一次鸿钧讲道虽不如上一次细致,但是广泛了许多,道法三千,旁门无数皆有涉及,很多地方仍晦涩难懂。鸿钧讲道之间,众人皆有所明,毕竟能来紫宵宫听道就很不简单,而且学得了混元法门,虽然并不意味着就能成圣,但这也让许多达到瓶颈无法突破的人,终于发现了的努力方向,纷纷突破到的境界,顿感这一元会的等待没有白费。其中原始后土和接引三人已经快突破到准圣境界了,女娲和准提虽然也是大罗金仙巅峰,可惜领悟不多,想要突破却是还需大机缘才行,其他人也是进步极大。通天则是一边听道,一边完善自己的《混沌诀》,整个人进入空明的状态,收获良多。

  这次鸿钧讲了一千八百年才停讲,众人见鸿钧停下不讲,疑『惑』不解。只听到鸿钧说道:“开天辟地后,我得造化神器,成就这鸿钧大道。天道之下,却是须讲道三次,教化众生,此次之后,还有一次即将圆满,下次开讲混元道果,定万年之后,尔等此时有何疑问,为师可解答。”

  帝俊一听,上前问道:“老师,何为混元道果?混元之后,是圣人否?”

  “此事现不提,万年之后再议。”

  通天四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齐齐望向老子,是老大你就得出头啊!老子见此,只能起身问道:“老师,证道可有法门?”老子刚一问完,下面之人一下屏住呼吸,齐齐地盯着鸿钧。这可是大家来听道的终目的啊。

  只见鸿钧微微沉『吟』一下,说道:“大道三千,条条可证混元,但归纳起来莫过于三条。上选为以力证道,即是以自身高深的法力与修为强行打破天道枷锁,以力证道。中选为斩尸证道,斩去善,恶,自我三尸,善恶与本身被斩去,自然成道。下选则为功德证道,以大公德得天道认可自可证道。”

  “老师,那何为三尸呢?”

  “三尸者,毒也。人身有三尸神,名三毒。上尸名彭琚,管人上焦善恶;中尸名彭,管人中焦善恶;下尸名彭,管人下焦善恶。”

  “上尸住玉枕关,中尸住夹脊关,下尸住尾闾关,每逢庚申甲子,诣奏善恶。又有九蛊作害不浅,阻塞三关九窍,使其真阳不能上升。”

  “而九蛊俱有名字,一曰伏蛊,住玉枕窍;二曰龙蛊,住天柱窍;三曰白蛊,住陶道窍;四曰肉蛊,住神道窍;五曰赤蛊,住夹脊窍;”

  “六曰隔蛊,住玄枢窍;七曰肺蛊,住命门窍;八曰胃蛊,住龙虎窍;九曰蜣蛊,住尾闾窍。三尸住三关,九蛊住九窍,变化多端,”

  “隐显莫测,化美『色』,梦遗阳精,化幻境,睡生烦恼,使其修士生灵大道难成矣。”

  原始接着道:“敢问老师何为圣人,可有数?”

  鸿钧面无表情地说道。“圣人顺应天道出世,为混元大罗金仙,证得混元,元神寄托虚空,为万劫不磨之体!若不为圣人,量劫来临都有陨落之灾,所以,不证混元,终是蝼蚁!鸿钧顿了顿接着道:“我之门下,该有八圣位!”

  ‘不证混元,便是蝼蚁’,这句话的不断的冲击这场众人心中都是想到“开什么玩笑,蝼蚁,谁想做啊?”

  东皇太一一听,马上大声问道:“敢问老师,何人可享这八尊圣位?”

  “盘古开天,有大功德,老子原始通天乃盘古元神所化,机缘一到,自能享其功德,得成圣位;后土也有盘古元神盘,而且将来有一场大功德要做,亦可成圣;女娲将来也有大功德可做,可以成圣。”

  “敢问老师,可否指明弟子成圣之关键?”女娲也有些急,前面几人好歹还被鸿钧点出了成圣关键,老子原始通天三人都是开天功德之上,而和自己一样要做大功德的后土,也是身具盘古开天功德,可自己这大功德却是需自己去做了才会有。这下问题来了,她女娲还真就对那所谓的大功德半点头绪也没有。而且对于鸿钧所说的“将来”也不甚满意,谁知道这个将来是多少日后?

  “机缘不到,多说无益。”鸿钧冰冷的回道,果然是个老顽固。本来通天还想问问轮回是不是可以比造人先出,此番却是不敢了,生怕万一触了霉头,想了想还是遵照大势来走吧。

  鸿钧点完女娲之后,微微一顿,下面的人也都是屏住呼吸,双眼饱含热情的盯着鸿钧,而坐位子上的接引一脸苦像,眼巴巴的望着鸿钧,准提是眼冒绿光。

  “接引,准提虽无甚先天功德,日后却注定要立大教,修功德,也可成圣”鸿钧终于开口了,说出的话让准提接引欣喜若狂,其他人则是沮丧不已。

  “老师不公,太一不服!”众人齐齐一惊,却是那东皇太一排众而出,对这鸿钧弯腰说道。

  “那接引准提之辈,乃是西方荒凉贫瘠之地之人,整日来我东方滋扰,怎能享此尊位,而且他们二人又不是我东方之人,如此分配,怎能令人信服。”东皇太一的话确实有些道理,但也因此得罪了接引准提,只见接引还是一脸苦相,而准提却是眼冒精光,将东皇太一记恨上了,暗暗算计,这件事也引出了后世巫妖大战的起因。

  “西方却是注定有大教出,接引准提得圣位乃是天定,无需多言。”鸿钧老顽固继续执着着自己的观点。

  众人听了,俱都叹息不已,不过马上,他们就又用比刚才还要还要热情的眼神望向鸿钧,圣位,现还剩下一个了,这时候,什么面皮啊什么的都不重要,圣位才是王道。于是众人都是发动眼神**,全力的看着鸿钧。

  “老师,可怜我等亿万年苦修,就把后那圣位给了我吧。”东皇太一见事不可为,马上伏地恸哭,开始表演起来。众人看得直摇头,齐齐鄙视,不过却也飞速地跪下,同声祈求。

  “哎,也罢,就予了你等!”鸿钧想了下,挥手八道紫『色』玄气飞出,向众人道:“此乃鸿蒙紫气,可凭此证得大道。”然后又是一挥手七道飞向鸿钧点到名字的人,剩下一道却众人头顶窜来窜去,此时是紫霄宫中,众人不敢动用法力,就双手空中『乱』抓,只见那道紫气左来右去,人群中转了圈,飞进红云的身体消失不见了。

  “哼,红云你却是想做好人,把让位子让给准提,直接导致东方的圣位被西方夺去两尊。你不死谁死啊?”通天心中想到,对红云,通天是一点都不同情,一个把自己机缘拱手让给别人的人不值得同情。人家都拼死拼活的抢,你却送出去,这已经不是傻了,这样的事傻子也不做。偏偏红云做出来了,而且做的是心安理得。却不想,他这一送,却是把东方的两尊圣位送出去了,也把自己的『性』命了送出去。

  众人见红云得了那第八圣位,都是一楞,有些敢不相信,看向红云的眼神中充满了羡慕,嫉妒等情绪,众仙俱都心有不甘,但紫霄宫中也不敢放肆,只能沉默不语。红云却是大喜,没想到机缘天降,连向鸿钧***都忘记了。

  此时,鸿钧想了想,又说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皆有一线机缘。故虽天道有数,然若有大毅力,大智慧者也能成圣,尔等都须努力争取那一线机缘!”

  鸿钧此言一出,台下顿时气氛怪异起来。众仙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眼中俱是『露』出凶光。鸿钧此话一出,众人俱是明了其中意思,说来,众仙修炼到如此程度,那个不自认为自己有大毅力和大智慧之辈,个个都认为自己是有机会的,而现僧多粥少之下,除了努力修炼,早日达到混元境界,还有就是火拼一途了。若将殿内其他竞争者都抹杀干净,圣位不就是自己的了?其中冥河等本『性』阴狠、凶悍者,是眼『露』杀气。而帝俊、东王公等心机深沉之辈,眼中也是奇光闪过,心中也是暗暗谋划。鲲鹏则是直接看向红云,说起来他鲲鹏本来这紫霄宫中也是有座位的,可是红云自己装好人让位给准提,从而使得他被众人排挤,失了位子,现所有有座位的人都得了圣位,这让鲲鹏心中狂怒不已,看着红云的眼神中都快冒出火来了。

  鸿钧道祖此语,无异于一根导火。自此洪荒之中,恐怕再无宁日,众仙为着这一线机缘,众仙你争我夺,不可开交。已经不可避免了。

  鸿钧待得殿中众位问完,再无疑问,然后说道:“此次讲道结束,你等万年之后再来。”说罢,人已经消失了大殿之中。

  众仙心思百转,出了紫霄宫,唏嘘感叹一番,而后便各自思考鸿钧后所说话的意味。此次紫霄宫之行却是收获甚大,其中大的收获莫过于,得知成圣消息了。除了注定成圣的几位,其中众仙莫不想着怎样消减覆灭其余之人『性』命,也好让自己成圣的希望大一些,而红云就是这些人的首要目标,红云虽得了鸿蒙紫气,但道祖却没有说他一定会成圣,这样一来,众仙都是些着怎么把红云的鸿蒙紫气抢过来,自己好用来成圣。

  众仙下到洪荒,各行其是。其中,东王公、西王母依旧紫府洲、昆仑仙岛继续做那群仙之;帝俊与东皇太一归了太阳星太阳宫;常曦、羲和归了太阴星太阴宫;女娲伏羲兄妹,回到不周山;冥河归了血海;雷泽归了东南大泽;鲲鹏本欲归北冥洋,帝俊与东皇太一邀请之下,也去了太阳宫做客;接引准提二位回了西方;其余尚有红云等,皆游历洪荒,不知所踪。

  通天和后土却是谢绝了老子原始的邀请,两人一起向东海而去,回蓬莱岛去了。自从上次离开,到现已经过了几万年了,虽然蓬莱岛能够自行遮掩天机,而且还有他们布置的大阵守护,但还是得回去看看才能够放心啊。于是,二人架起祥云,向东海飞去。

  回到蓬莱岛,通天和后土查看了蓬莱岛的现状,一切无恙。

  “小妹,你这次所得那块息壤可要好好保存啊!这可关系到将来一场大功德啊。”琐碎之事做完之后,通天马上对后土嘱咐道。

  “什么功德?还请哥哥仔细说来。”后土奇怪的问道,那块息壤他看来就是一块上好的土壤罢了,要不是他天生就修炼土之法则,这块息壤对他修炼有所帮助的话,他根本不会专门回去取它的。

  “现还不到时候,总之你要保存好,小妹你将来斩善尸就靠它了。”通天也不敢说明,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泄『露』天机,所以只能提醒后土。

  “好的,小妹记下了。哥哥放心吧!”后土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照通天的话做了,把息壤直接放进了天地玲珑玄黄宝塔中。看的通天一愣,九天息壤经过玄黄功德温养,可能会沾染上玄黄功德,这样会不会以后造人时,使人族上一层楼呢?不过这是好事,通天也没阻止。

  然后通天又去看了下十二品黑莲情况,发现黑莲距成熟还有段时间。于是,又和后土一起讨论一番此次所得,小小的论道一会,之后,二人稍稍布置一番,就都去闭关参悟这次听道所得,当然还有洪荒众仙梦寐以求的鸿蒙紫气……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