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双双拜师,众圣筹谋


  却说青衣童子带着申公豹与姜尚二人离开金鳌岛,数日之后,三人便到达洪荒大陆,却是到了分别之时,申公豹与姜尚二人皆是有些不舍,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二人却是惺惺相惜,互为知己,如今即将分别,心中自然不太好受。

  青衣童子见二人扭捏之姿,无奈说道:“此番又非生离死别,何必如此?尔等如今皆已得了机缘,日后修道有成,自有相见之时。”

  申公豹与姜尚一听,尴尬不已,然后便各自道别,青衣童子与申公豹自是朝蓬莱岛而去,而姜尚则是一路向昆仑山赶去。

  不说姜尚,却说青衣童子带着申公豹向蓬莱岛行去,又是数日,二人终于来到蓬莱岛上,申公豹见到蓬莱岛胜景,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当下便四处观看起来,到让青衣童子很是催促了几番。

  片刻之后,二人来到蓬莱岛碧游宫中,申公豹抬头一看,只见大殿正中,有一道人端坐于此,只见这道人样貌也只有三十左右,可浑身却有一股道不明的气势,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而这道人自然就是通天。

  当下,青衣童子见申公豹呆呆的望着通天,心中一阵焦急,哪有像你这般盯着圣人看的,于是便暗暗拉了他一把,然后率先拜道:“青衣拜见老爷,愿老爷圣寿无疆。”

  申公豹被青衣童子拉了一把,顿时回过神来,又听其所言,哪还不知这道人便是名震洪荒的通天教主,暗骂自己失礼,于是也赶忙拜道:“申公豹拜见通天圣人。”

  通天看了一眼下首的申公豹,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对二人淡淡说道:“无需多礼,尔等起身吧。”申公豹与青衣童子再次***一声,然后起身立一旁,静待通天吩咐。

  待二人起身之后,通天对青衣童子道:“青衣,你幸苦了,如今诸事已了,你便自去伺候龟灵去吧。”

  青衣童子赶忙道:“老爷言重了,青衣不敢妄言辛苦,这便去伺候老师。”说罢,又对申公豹示意一下,便退出大殿,自去金鳌岛寻龟灵圣母去了。

  青衣童子离开之后,申公豹心中有些紧张,不安的四处张望一下,马上又想到此处到底是圣人居所,如此却是有些失礼,心中一惊,便低头看着地板,一副忐忑的样子。

  通天见申公豹这幅模样,心中好笑,这还是那个高喊“道友请留步”,人人畏惧的申公豹吗?简直是判若两人吗!心中也明白申公豹恐怕对自己有所畏惧,因此才会如此跼促。于是,通天便对其说道:“申公豹,你不必太过拘谨。”

  申公豹听了,却还是那般样子,有些生硬的回道:“是。”

  通天见此,微微摇了摇头,也不理会,直接说道:“贫道想收你为记名弟子,不知你是否愿意?”

  申公豹一听,顿时大喜,虽说只是一记名弟子,可也是圣人弟子啊!要知道原始天尊门下的燃灯道人也是记名弟子,可却比亲传弟子的修为还要高。因此,申公豹心中也不顾什么记名弟子与亲传弟子,直接道:“弟子愿意。”然后又拜道:“弟子申公豹,拜见老师,愿老师圣寿无疆。”

  通天看着申公豹惊喜的模样,心中很是满意,以自己如今的声望,什么弟子收不得?当下,通天微微点头,然后大手一挥,两道光芒顿时奔向申公豹,只见其中一道青光直接没入申公豹体内,而另一道金光却是浮申公豹面前。那道青光却是通天将上清功法直接传与申公豹,而那道金光却是一盛有八宝功德池池水的玉瓶。

  而青光没入申公豹体内之后,申公豹身子顿时僵住,通天见此,便静静等待。片刻之后,申公豹回过神来,看见面前的金『色』玉瓶,却是不知其究竟何物。道台之上的通天见申公豹回过神来,悠悠开口道:“此乃西方之八宝功德池池水,你可以此易筋洗乏,日后修炼起来却要快上不少,而且还有诸多好处,你自行领悟便可。”

  申公豹听了,赶忙拜道:“弟子***老师之恩。”

  通天看了一眼申公豹,心中合计一番,便接着说道:“为师知你『性』情好动,喜结交各路朋友,为师也不会因大教之争而阻拦于你,你大可放心。”顿了顿,又说道:“如此,你便岛中自寻一地修炼去吧。”说罢,双目微闭,神游太虚。

  申公豹见通天不反对自己结交朋友,心中大喜,自己也就这点喜好,生怕拜师之后因教派之故,不得不与先前的一些朋友断交,没想到通天竟会如此善解人意,让申公豹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感激。当下,申公豹再次***通天,见通天闭目神游,便告退而出,自顾自寻地修炼去了。

  就通天收下申公豹不久之后,姜尚也已到达昆仑山,之后便被原始天尊收为弟子,留其于昆仑山修炼。可姜尚拜师之后,却不似申公豹这般一帆风顺,却是因姜尚资质实太差,听原始讲道多次,可修为还是不见长进,这让原始天尊颇为头疼,心中都开始怀疑当初是否选错了。

  久而久之,原始也渐渐失去耐心,对姜尚不再抱有希望。姜尚修为不够,若是阳寿用,那他与老子的两个因果外加一葫芦九转金丹便打了水漂,原始自然不愿见到如此事情发生。于是,原始不得已之下,便去老子之处,想求一粒九转金丹,好助姜尚证得大罗之位。可自巫妖大战之后,洪荒众多灵根损坏,老子也因材料不全,无法再行炼制九转金丹,先前又被通天敲去两葫芦。因此,这九转金丹如今即便是老子也是所剩无几。

  待原始求上门来,老子心中一阵不愿,推脱一番之后,只给了原始一些普通的仙丹。原始无奈,也只能将就着用了。回昆仑山之后,便将丹『药』赐予姜尚,而姜尚得丹『药』之助,终是证的地仙之位,不必再为阳寿忧心,姜尚自是感激不。可自此之后,原始天尊似乎对姜尚彻底失望,直接命南极仙翁教导姜尚修炼,而自己却不再理会。

  如此,姜尚便南极仙翁的教导下,开始修炼。期间,南极仙翁代师传艺,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姜尚对玉清仙法领悟不多,反倒是对一些兵书战策、权谋机变颇有见解。南极仙翁将此事报告与原始,原始对姜尚已是彻底死心,若不是为了封神大事,早将其赶出师门了。当下,也不再做理会,放任姜尚施为。

  却说姜尚当初拜师之时,众圣皆有感应,可对此事却是疑『惑』不解。如此重要之人,通天为何将其送予老子原始?莫非通天真有把握渡过此次大劫?还是另有他意?一时间,众圣纷纷猜测,可也只是猜测,对于通天真正的深意,众圣却还是不知。

  混沌娲皇宫中,女娲娘娘此时正思考封神之事,思片刻之后,只听女娲娘娘笑道:“通天师兄之心思却是令人难以捉『摸』,虽然这一劫与我无关,可也得谋划一番才行。”说罢,女娲向下首一正玩乐的童子叫道:“灵珠子,你过来。”

  这童子长得粉嘟嘟的,甚是可爱,只见其蹦蹦★★走了过来,『奶』声『奶』气的问道:“娘娘,干嘛?”

  女娲见他可爱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疼爱之『色』,笑道:“小灵珠子,你是不是这娲皇宫有些无聊啊!”

  灵珠子听了,大点其头,然后便撒娇起来,道:“是啊娘娘!这里都没有人陪我玩,我好想出去。”

  女娲听了,呵呵一笑,轻声问道:“那娘娘给你个任务,然后就把你送到凡间去,好吗?”

  灵珠子高兴的说道:“好啊!”

  女娲见他答应,便取出一个金黄『色』的圈子和一段红『色』长绸,微笑道:“如此,娘娘再给你几个法宝。”说罢,将那圈子与红绸递给灵珠子。灵珠子高兴的接过去,然后拿手中把玩。

  女娲接着说道:“好了,娘娘送你去吧!”说罢,只见女娲手一指,灵珠子化为一道红光飞下了凡间。

  做完此事之后,女娲看着空旷的大殿,幽幽叹息一声,然后闭目修炼去了。

  西方灵山,准提接引二人得知通天送出身具飞熊之像之人,也皆是疑『惑』不解。

  当下,准提向接引问道:“师兄,这通天究竟有何算计,竟将如此重要之人送出,即便只有一半的几率,可如此也太冒险了吧!莫非通天当真以为此次大劫与其无关?”说罢,准提心中有些欣喜,若是通天当真如此想法,那他们只需细细谋划一番,然后出其不意,让通天吃个大亏。

  接引听准提之言,却是摇了摇头,说道:“通天道友又岂会不知我等三教早已联合?至于我等三教为何联盟,通天道友又岂会看不出来?此番所为,恐怕是另有深意啊!”说罢,接引再次低头思考。

  准提听了,也是低头思起来,可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通天此番究竟有何算计,只能再次问道:“那师兄可知,通天此举究竟有何原因,竟是放弃了这到手的封神之人。”

  接引低眉思考片刻,然后回道:“通天道友究竟何意,为兄却也不知。不过,此举却是影响深远啊!若是处理不好,我等与老子原始二人的联盟便会解散。”

  准提听了,眉『毛』一挑,疑『惑』的问道:“哦?是何影响?竟会如此。”

  接引叹息一声,幽幽说道:“如今这封神之人不是出自截教,便是出自阐教。若是出自截教,自然不必多说,我等只需与老子原始二人联合,共同对抗通天道友便可。可若是出自阐教,那即便***后等胜了通天,到了真正封神之时,却还是阐教主持。如此,我西方教却是被动至极啊!”

  准提一听,顿时恍然,说道:“通天果然好算计啊!”说罢,准提眼中突然一亮,赶忙向接引问道:“师兄,莫非通天之深意便是如此?”

  接引看了一眼准提,肯定的说道:“不会,若只是为了离间我等与老子原始二人便送出封神之人,即便只有一半的几率,可还是有些过了,通天道友自然不会做出此等事来,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准提心中想了一下,确实如此,以通天之『性』格,定不会吃这样的亏的,那便是另有深意了。准提也不去想通天深意,而是开始思如何解决眼下困境,毕竟此事处理不好,那众圣的二次联盟恐怕还没开始,便要解散了,如此情况,哪里还管其他。于是,准提便向接引问道:“师兄,那我等该如何才好?”

  接引想了片刻,然后说道:“无论如何,如今这封神之人,有一半几率出自我等一方,如此对我等对付通天为有利,却也是一件喜事。至于日后封神之事,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准提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接引之意。之后,二人又便派人去昆仑山向原始天尊道喜,也算是表面态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