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准提自信,青龙难过【求订阅,求收藏】


  却说申公豹赶去西方求助,可那释迦摩尼倒也谨慎,未曾直接答应下来,而是去寻准提接引商议。当下,释迦摩尼与众人说明之后,便径直来到后山,只见门外守着一笑沙弥,那小沙弥也不待释迦摩尼开口,直接道:“师兄请进,两位老爷正殿中等候。”

  释迦摩尼点了点头,道:“劳烦师弟带路。”

  于是,二人入得殿中,见到准提接引二人,释迦摩尼赶忙行礼。

  准提笑道:“释迦摩尼不必多礼。”

  释迦摩尼起身,然后便直接说道:“二位老师,那申公豹前来求助,说是去相助闻仲对付阐教众仙,弟子不敢擅自做主,还请老师指点,此事究竟如何是好。”说罢,释迦摩尼静候一旁,等待准提接引吩咐。

  准提听了释迦摩尼所说,笑道:“此事你管去办,也无需担忧那燃灯道人与截教弟子,燃灯道人早已对阐教离心离德,此时恐怕已有叛教之心,若是其当真叛教,那东方便再无其容身之处,我西方教便是其唯一选择,那燃灯也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将自己后一条路封死。至于那截教弟子,你也无需太过意,通天教主与原始天尊素来不合,而其二人门下也是如此,你只需重点打击那些阐教弟子,截教弟子便不去理会。”

  释迦摩尼听了,点头道:“如此弟子知晓了。”说罢,便告辞而去。

  释迦摩尼走后,准提对接引笑道:“师兄,此番我等胜出之后,看那原始天尊还如何高傲。”准提对原始门下将他西方教说成蛮夷教派也很是不满,早想给原始一个教训,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此时,机会终于来了,只要自己西方弟子将那些阐教众仙打败,那时,看他原始天尊还有何好说的。想到原始天尊那时的表情,准提心中便忍不住一阵高兴。

  一旁的接引却未曾像准提那般轻松,只见接引低头思考片刻,然后对准提说道:“此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即便我等胜了当真胜了阐教弟子,到时,截教众弟子恐怕便会出手了。”

  准提听了接引忧虑之事,却是不以为然,道:“师兄多虑了,那截教此时正内『乱』,哪里还顾得了其他,待我等将阐教弟子一网打之后,便集中全力,再将那些截教弟子逐个击破,如此,我西方教便是洪荒第一大教了,哈哈哈哈!”说道后,准提是已忍不住放声大笑,看的一旁的接引直摇头。

  只见接引听了准提之言,还是不放心的说道:“师弟,为兄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通天道友也就罢了,其行事本就不是我等可以揣测,可按原始道友之『性』格,显然不会坐以待毙,因此,为兄认为此事定有蹊跷。”说罢,接引再次低头沉思。

  突然,接引猛地一抬头,把准提也是吓了一跳,只听接引急切的问道:“师弟,你看原始道友与通天道友是否已经联合,准备算计未等西方教呢?”

  准提听了,想都没想便说道:“师兄,这怎么可能呢?要知道通天门下那云霄三姐妹前不久刚刚将原始门下两人送上了封神榜,之后有将剩下的阐教众仙的修为削去,如此,以原始的『性』格,怎会忍下这口恶气,去与通天联合呢?”

  接引皱眉说道:“可如今那阐教众仙之修为已然恢复,难保原始道友不会放下心中不快,与通天道友联合。”

  准提笑着摇了摇头,道:“师兄放心,绝对不会如此的,那阐教众仙之所以能够恢复修为,想来是原始向那老子求了几粒九转金丹,才将众仙修为恢复,如此原始便又欠下老子因果,那他定会加记恨通天,又怎会与其联合?师兄多虑了。”

  接引叹息道:“唉!如今即便他们几人有何阴谋,我等恐怕也是无法阻拦,也只得如此了。”

  准提见接引忧心,不由得劝道:“师兄不必担心,师弟自当时刻注意截阐二教动静,不会使其有何可乘之机。”

  接引点了点头,叹息一声,便不再想这些事情,闭目修炼去了。准提则是时刻关注着西岐一方的动静。

  却说释迦摩尼再得准提首肯之后,便回转大殿,而此时大殿之中的众人皆是围着申公豹问东问西,申公豹来者不拒,侃侃而谈,不一会儿便与众人打成一片,好似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释迦摩尼见此,轻咳一声,众人听见,转身一看,见是释迦摩尼,赶忙回到各自位子。释迦摩尼举步来到大殿之上,然后对众***声道:“阐教欺人太甚,二位掌教老爷老师已决定,让我等出山,相助殷商平叛。”

  众人一听,皆是大喜过望,纷纷叫嚣着下山去会会阐教众仙。一旁的申公豹见此,脸上『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

  当下,释迦摩尼沉『吟』片刻,吩咐道:“『药』师师弟、弥勒师弟、长耳师弟,此番便由三位师弟为主,带着诸位师弟师妹一同下山,相助闻仲平叛。”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其他人选,便由三位师弟自行挑选吧。”

  弥勒三人赶忙起身出列,大声道:“诺,师兄放心,我等定不会落了我西方教之威。”说罢,三人又从众多弟子之中挑选出数百人,与其一同下山。

  释迦摩尼见三人挑好人选便侧身对申公豹道:“申道友,如此便劳烦道友带路了。”

  申公豹笑道:“贫道义不容辞。”说罢,招呼弥勒等人一声,便朝外走去。弥勒等人见此,赶忙跟上。

  青龙关前,姜子牙与张桂芳大骂一阵,却借是无用之功。于是,二人也不再多言,准备大战。那张桂芳自持勇力,却是看不起西岐众人,便领兵下得关来,纵马挑战。

  姜子牙见张桂芳叫阵,回身问道:“诸位将军,尔等谁去破那青龙关?”

  木吒因上次与邓禅玉大战被擒,急于找回面子,听了姜子牙之言,马上出声道:“师叔,弟子愿往。”

  姜子牙见木吒请战,却是微微皱眉,这木吒本事一般,可却心高气傲,姜子牙心中人选自是杨戬,可也不愿挫了木吒的锐气,只得对木吒道:“木吒,既然你主动请战,此战便由你去,不过定要小心。”

  木吒听了姜子牙之言,心中顿时不悦,姜子牙话中明显有小看自己之意,不过姜子牙毕竟是自己师叔,又是三军统帅,木吒却也不敢放肆,可心中却是暗暗决定,此番定要将那张桂芳斩杀马下,也好叫众人知道他的厉害,于是,木吒大声应道:“弟子领命。”

  当下,木吒驱马来到两军阵前,与张桂芳对恃。

  张桂芳见木吒身穿道袍,背上双剑是隐隐透着宝光,心中暗暗警惕道:“你乃是何人?快快报上名来。”

  木吒笑道:“我乃是落迦洞慈航道人门下木吒,张桂芳,今日便叫你瞧瞧贫道的厉害。”说完背上吴钩双剑已然出鞘向张桂芳刺去,张桂芳也是不惧,拔出宝剑也拍马向木吒冲去,二人一个乃是阐教金仙弟子,一个则是西方教弟子,两人交上手来,却是不分胜负,如此你来我往几百回合,只听见张桂芳一声叫道:“木吒,还不快快下马受擒。”

  木吒只觉一阵头晕,倒下马来,张桂芳一剑砍下,木吒头颅被张桂芳一剑砍下,木吒元神飘飘悠悠上了封神榜。可怜木吒原本未曾上榜,还成了佛门的惠安行者,此时却为了争那一时意气,上了封神榜。

  姜子牙等于阵前见木吒被一剑砍去头颅,大惊失『色』,张桂芳趁此机会,大军掩杀过来,姜子牙见大军士气低落,便暂且收兵回营。

  西岐大营,主帐之内此时一遍悲戚,金吒与闻讯赶来的哪吒皆是泪流满面,李靖也是老泪纵横,众人见此,纷纷上前安慰,好不容易才将父子三人安慰下来,可哪吒却大叫着要去战那张桂芳,姜子牙见此,赶忙劝说,毕竟自己方才败了一阵,士气正低落之际,此时出战却是不好。又是好一阵劝说,才将哪吒的情绪稳定下来。

  姜子牙见此,大松一口气,然后向众人问道:“明日正午,我等再去挑战,不知诸位谁去战那张桂芳。”

  哪吒一听,马上便要出列说话,却被李靖死死拉住,李靖心中自然想为自己儿子报仇,可又怕哪吒冲动,不是那张桂芳对手,若是哪吒再有差池,让他这刚经历丧子之痛的父亲如何承受的了,因此,李靖是打定主意,哪怕是他自己上阵,也不要哪吒与金吒前去迎战。

  姜子牙见哪吒被李靖拉住,心中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要知道战场之上,忌讳战将带着情绪上阵,若非实力差距太大,那一般皆是败北之局,如今西岐大军已败了一阵,若是再败,那这仗便不好打了。

  就姜子牙暗自庆幸之际,突然,姜子牙门下武吉上前一步,道:“弟子愿往。”

  姜子牙见到武吉请缨,心中不愿,这武吉乃是自己渭水垂钓之时收下的弟子,而其也是颇有慧根,姜子牙打算让其传下自己道统,因此却是不愿让其冒险,于是便皱眉说道:“那张桂芳呼名夺魄之术甚是了得,你没有镇魂法器如何能胜张桂芳。”

  武吉听了,却坚持道:“弟子自有方法。”

  姜子牙本想再劝,可却无甚理由,只得叹息道:“既然你请缨,那你去吧,不过你自要小心张桂芳的呼名夺魄术。”

  武吉大喜,向姜子牙一礼,道:“老师放心,弟子自会小心。”

  姜子牙见此,苦笑一声,便命众人散去,只待明日再战。

  次日,张桂芳再次前来挑战,姜子牙不清不愿的派出武吉迎战。

  武吉骑马来到阵前,张桂芳见武吉到来,问道:“你是何人?”

  武吉笑道:“我乃是西岐丞相姜子牙门下武吉。”

  张桂芳听其自称是武吉,微微一愣,随后便想起武吉来历,笑道:“原来你就是武吉,我听说你曾是个樵夫,而你老师姜子牙以前却是个渔夫,你师徒二人正好凑成一副图,却是渔樵问答。哈哈哈哈!”说罢,张桂芳身后众军纷纷嘲笑。其实张桂芳也并非刻意嘲笑,却是打算激怒武吉,自己也好轻易取胜,毕竟西岐大将甚多,自己不知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果然,武吉听了张桂芳之言,大怒道:“匹夫安敢嘲笑于我,且吃我一枪。”说罢,举枪便向张桂芳刺来。

  张桂芳见自己嘲笑建功,心中一喜,举剑迎上武吉。却没看见武吉眼中也闪过一丝『奸』计得逞地笑容。

  武吉好似真的被张桂芳激怒,不断的疯狂进攻,张桂芳也不急,不断以剑挡住武吉刺来的枪。

  数十回合过去,武吉已是气喘吁吁,手上枪法也已不成章法。而张桂芳刚才多是躲闪,却是精力十足,见到武吉后继无力,心中暗笑不已,便拍马举剑向武吉砍去,欲一战将武吉斩于马下。

  武吉挡了几下,是不支,忙拍马向西岐大营退去,张桂芳哪能让武吉退走,忙拍马追上去,只见越来越近,这时武吉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只见他把马一兜,使出一招回马枪,直向张桂芳胸口刺去。武吉等的便是这一击,怎么说武吉也跟随姜子牙多年,也是颇具计谋,他自然知晓自己不是张桂芳对手,唯一能利用的便是对手的大意,因此才会装作大怒,引得张桂芳大意。

  张桂芳原本正追着武吉,猛然间感到一阵心神不宁,心中暗暗警惕,果然,只见前面的武吉突然回身一枪,张桂芳大惊,眼看一枪就要刺到胸口,即便张桂芳先前已是暗暗戒备,此时武吉一枪刺来,还是有些躲闪不及。张桂芳见此情况,大喝一声,猛地一拉缰绳,胯下宝马一声长嘶,前蹄竖起挡张桂芳身前。

  武吉一枪刺来,直接穿过宝马,可也给了张桂芳反应的时间,只见张桂芳倒地一滚,险险躲过了武吉的攻击。见到一击无功,武吉也明白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取胜,若是再此处待下去,还可能还有『性』命之忧。

  当下,武吉趁张桂芳躲闪之际,已经拍马离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