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兵分两路,四教汇聚


  距离南明火山不远一处荒谷之,无当圣母等截教弟子与无天等魔教之人汇聚一处。

  当下,众人面色皆是严峻无比,好似遇到什么巨大困难一般。

  沉默许久,只见无当圣母秀眉微皱,环顾众人一圈,凝声说道:]“想不到鸿蒙紫气消息竟会泄露出去,真是出人预料!照此看来,一场大战所难免,诸位好做些心里准备才是!”

  说到后,无当圣母全身杀气腾腾,眼不断有寒光闪烁,一副森然之状。

  “唉!”

  无天叹息一声,神情略显黯然,无奈摇了摇头,说道:“依我猜测,恐怕并非消息泄露,而是我等踪迹为人算得。”

  “嗯?”

  无当圣母不解的看了一眼无天,面现疑惑之色。

  愕然,无当圣母心一动,却是明白无天之意,不由得叹息道:“原来如此,想不到问题出自我等身上,真是密一疏啊!”

  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得无当圣母之言,一旁的琼霄却是满头问号,低声向身侧的云霄问道:“大姐!我等众人自是未曾泄露鸿蒙紫气消息,而那人、阐、佛三教之人应该也不会泄露此消息。既是如此,那些散修为何会知晓鸿蒙紫气所?而且,二师姐说问题出自我等身上,却是为何?”

  云霄瞟了一眼琼霄,淡淡说道:“那些散修大神通者确实无法算得鸿蒙紫气所,可若推算我等踪迹,却是轻而易举。”

  琼霄听此,顿时恍然·说道:“原来如此,那些散修认定我等定会前来寻找鸿蒙紫气,所以跟随而来。”

  说到这里,琼霄小嘴一嘟,面现不悦之色,愤愤说道:“哼!老师辛辛苦苦推算所得,竟是便宜他们,真是岂有此理!争夺鸿蒙紫气之时·定要他们好看。”

  说着,握起拳头不断挥舞,一副愤慨之状。

  云霄见此,赶忙握住琼霄之手,训斥道:“着急什么,自有二师姐做主!”

  “嗯!”

  琼霄不满的看了一眼云霄,撇撇嘴,不再多说。

  “不对!”

  就这时·只听无天沉默突然大喝一声,而后抬头看向无当圣母,急声道:“却是我等疏忽,先前通天圣人推算所得,并未知晓鸿蒙紫气确切所。”

  说到这里,无天环顾四周一圈·脸上浮现一丝诡异笑容,继续说道:“由此我等便可推断,那些散修也不知晓鸿蒙紫气所,只是盲目跟谁我等,这才到达此地……”

  话未说完,便被琼霄打断,只听琼霄轻哼一声,说道:“自是如此!老师何等修为,尚未算得鸿蒙紫气确切之所·那些散修之辈是无从知晓!若非算得我等踪迹·他们恐怕还地仙界晃荡,哪里寻得此……哎呦!”

  说至一半,云霄却是再也忍耐不住,一拍琼霄之头·大声训斥道:“无天教主如此一说,自有道理,多什么嘴!”

  “呵呵!”

  无天轻笑一声,摆手说道:“云霄道友不必介怀,琼霄道友所言确实正理!”

  顿了顿,面色一肃,继续言道:“正因如此,我等才是有机可乘!”

  无当圣母低头沉思片刻,似有所得,向无天问道:“听道友之言,我等是否要分两拨行事?”

  “正是!”

  无天钦佩的看了一眼无当圣母,眼精光闪烁,说道:“此时我等尚未入得南明火山之,其他三教弟子同样如此。以此推断,除四教弟子与我魔教之人外,其他众人尚未知晓圣位便南明火山之。

  如此我等分派两拨行事,一拨外,托住众人脚步,一拨入内,寻找鸿蒙紫气,事必成矣!”

  说完,一脸兴奋的看向无当圣母。

  无当圣母沉吟片刻,抬头看向无天,说道:“道友此计不错,不过我等不敢保证能够拖延多久,毕竟其他三教之人非我等能够约束!”

  无天理解的点了点头,说道:“能够争取一些时间已是不错,岂能再做奢求?何况贫道有信心短时间内寻得鸿蒙紫气,此点道友大可放心!”

  “哦?”

  无当圣母诧异的看向无天,却是有些诧异其有此信心。

  不过,既然无天这般言语,无当圣母也不再多言,直接说道:“既然道友有此信心,那贫道与诸位同门自会全力为道友争取时间!”

  “好!”

  无天高声应了一句,而后说道:“寻得鸿蒙紫气之后,贫道当即便会赶赴上清天。”

  无当圣母点了点头,回道:“如此甚好!再行会合,难免令人生疑,若是节外生枝,却是不好。”

  议定之后,无天等魔教之人便当即隐身遁离,暗暗向南明火山内部潜行而去。

  无天等人离开之后,但见金灵圣母缓步上前,向无当圣母问道:“师姐!眼下我等又该如何?”

  无当圣母低头予一下,说道:“我等便这四周闲逛,做出一副探寻之状,令众人以为鸿蒙紫气便此间,如此自可拖延时间!”

  金灵圣母听此,稍稍一想,点头回道:“此法甚好,应该能争取不少时间!”

  这时,只听云霄面带担忧的说道:“师姐!前番三十三天之外,我等与魔教众人站至一处,已是引得众人注视。小妹担心此次分开之后,会惹得他人怀疑!”

  “呵呵!”

  无当圣母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师妹不必担忧,前番我等虽站至一处可却并未联手。众人即便有所怀疑,也不敢确定!而此时正值鸿蒙紫气出世,众人心皆是紧张无比,哪里还会察得此细节?却是无忧!”

  云霄听此,心稍安。

  “哼!”

  攸地,一声冷哼传来,众人听此,循声望去却是琼霄。

  云霄见此,无奈说道:“三妹!你又有何事啊?”

  琼霄看了一眼云霄,转向无当圣母,不满说道:“此番争夺之物可是圣位啊!我等不为己争倒也罢了,如今还要相助他人,小妹心实难以平衡!”

  听得此言,众人皆是感同身受,只有云霄严厉训斥道:“三妹休得胡言!此乃老师所定我等照做即可,哪里容得半点质疑!”

  琼霄胆大包天,哪里意云霄所说,撇撇嘴说道:“圣人乃是三界修士之追求,珍贵自不必说,心不平也是所难免的吗!大姐何必动怒?”

  “你……”

  见琼霄不知悔改云霄顿时气氛异常,刚要怒,却被无当圣母拦下。

  当下,只听无当圣母说道:“好了!不必再争!圣位之事,天道早有所定,我等却是无法?”

  琼霄听此,郁闷道:“可是!老师不是已超脱天道之外,若有老师出手,应该能够争得此圣位!可为何……”

  无当圣母听此眼闪过一道精光幽幽叹息一声,说道:“唉!老师确已超脱天道,可我等尚天道之内,便是后土师叔也是如此。若有违背天罚恐怕会落我等众人与后土师叔身上,如此老师自然有所顾及!”

  其实,此番结论乃是无当圣母自行猜测所得,并未加以确认。

  不过,无当圣母相信,即便主因不是这般,次因却也占得。

  听了无当圣母此言,不只琼霄,其他几人也是一阵恍然,暗道一声:“原来如此!”

  琼霄是尴尬异常,想到方才之言,是羞愧难当。

  见其如此,无当圣母微微一笑,说道:“师妹不必介怀!正如师妹方才之言,圣位于我等修士而言,却是终追求。只要是练气之士,便无法抗拒此诱惑,心生不平也是所难免!”

  听得此言,琼霄心稍稍宽慰,难得向无当圣母拱手施礼一番,谢道:“多谢师姐!”

  “嗯!”

  无当圣母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众人,说道:“好了!我等还是早些出!那无天虽不是我截教弟子,却与我截教交好,若其成圣,对我截教却是大有利处,此时还需助其一番,结下善缘,也算为截教做了贡献!”

  金灵圣母等人听此,齐齐应道:“是!”

  而后,众人收拾一番,当即便欲离开。

  就众人准备动身之时,突然感应到远处数道闪现,正向此间急速飞来。

  神识探察一番之后,众人皆是微微皱眉,暗暗想道:“他们为何来此?观其态势,似乎还是专为我等而来!”

  当即,无当圣母挥手示意众人停下,静待来人到达。

  片刻之后,数道遁光瞬间飞至,落无当圣母等人身前。

  看着这些不速之客,无当圣母等人皆是疑惑不已,心暗暗猜测其来意。

  旋即,但见其一人上前施礼道:“多年未见,诸位道友可好?”

  无当圣母眼精光一闪,淡然一笑,回道:“多谢玄都道友挂怀,我等甚好!却不知诸位道友来此所为何事?”

  不错,来人正是玄都**师,而其身后便是阐、佛二教弟子(人教只有玄都**师一人),凡是准圣修为者,‘几乎,皆到齐,无当圣母也未细看,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为的玄都**师。

  玄都**师微微一笑,说道:“此行唐突,不过实有一件要事与诸位道友相商,还望道友莫要见怪!”

  “哦?”

  无当圣母幽幽看向玄都**师,问道:“究竟是何要事?竟劳得三教道友齐聚,贫道心倒有些好奇。”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