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章、苦行


  游方很有些郁闷,他以神识感应到的结果,如实的告诉了齐箬雪。但对方看来,这也是事先做好的精心准备、故弄玄虚的手段,游方却没法解释什么,因为传统的江湖门道中,安门槛的手段也是如此。这个女人很聪明,不愧是大公司的高层,见过世面。

  “齐小姐突然停车,那么这一片区域的宿舍以及厂房,就是亨铭集团承建的喽?”游方不想与她多纠缠,开门见山的问道。

  齐箬雪面无表情的点头道:“是的,依兰德先生看,这里的风水有问题吗?”她问话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风水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游方很直接的回答:“有问题,当然有问题!这里的戾气和煞气很重,这些就不谈了,与建筑当初落成时无关,我就谈建筑风格吧。这一片宿舍楼过于整齐了,就像切好的豆腐块,而且每两排楼之间的东侧边缘,都加盖了一排横向的宿舍楼,使生发之气收束缺乏灵动。我不知道设计者是怎么想的?你家住的小区,不会两排楼之间朝阳的方向,全盖上这种堵头的房子吧?”

  这一片宿舍区的建筑很有特点,南北向两栋并列的楼,一排一排依次排开,然后每两排宿舍楼之间的东侧边缘,又盖了一栋东西向的楼,只留下两侧不太宽的通道。

  中间两横、东边一竖、中间再两横、东边再一竖,周而复始循环排列的十分整齐而拘谨。而宿舍区的西侧隔着一条路,就是同样整齐的、依次排开的厂房与车间。

  齐箬雪眉头微蹙,想了想答道:“这是一种空间优化设计,既能有效的利用占地面积,也能使工人到达相应的车间距离短,效率高,为科学。”

  游方笑了,笑容有些冷:“科学?如果是设计蜂巢的话,确实很科学,但这里面住的是人。我就问齐小姐一声,您自己愿意天天住这种环境吗?”

  齐箬雪被噎住了,一直没说话的吴琳琳终于『插』嘴道:“这是日本设计师设计的,而且也不是齐董主管的项目。梅先生,这风水上有什么问题吗?”

  游方的神『色』缓和了一些:“任何一种建筑的风水格局都有问题,就看用什么场合,齐小姐刚才讲的空间优化设计,很多军营以及★★★的营房建造,都采取这种思路,效果很好。但这里是宿舍,应该营造日常生活中的休闲环境,不应该是这样。”

  后视镜中,吴琳琳眨着眼睛,饶有兴致的提醒:“梅先生,你没怎么提风水。”

  游方很耐心的解释:“谈的太专业,怕你不懂,举一个例子吧,你既然会开车,上过高速公路没有?假如是一段笔直的路,开起车来自然方便,但如果这段路太直太长太枯燥,反而容易出事,除非开车的不是人而是驾驶机器。所以高速公路遇到这种地段,每隔一段距离都会人工加一点弧度或视觉风景的变化,道理就于此。日复一日的生活,就是一条道路,我很奇怪为什么要设计成这样?”

  “哦,我听明白了!”吴琳琳连连点头,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也不知她听明白多少。

  齐箬雪突然又说话了:“那依兰德先生看,应该怎么解决?如果你提的建议是将宿舍楼和厂房拆了重建,鸿彬集团是不可能接受的,有没有什么其它的办法?”

  游方摇了摇头:“鸿彬集团请我这个风水师,只不过花了十二万而已,根本不可能付出那么大代价改变这里的风水局,我很清楚不能提那种建议,其实它并不是重要的问题,仅仅如此,还不至于导致太多的悲剧。”

  齐箬雪眼中有一丝不豫之『色』,但又忍住了,继续问道:“我想请兰德先生仅仅谈建筑上的风水,这里重要的问题哪里?”

  游方反问道:“你能否告诉我,这一片宿舍区的设计方案,究竟是谁的要求?”

  齐箬雪:“事情发生我加入亨铭集团之前,当时亨铭集团提供了多套方案,是鸿彬集团选择的这套方案,就是按照他们的要求设计的。”

  游方叹了一口气:“假如仅仅是五栋宿舍楼加一个厂房,风水上的问题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假如只是这么一片区域,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地气环境本来就讲究有张有弛,才能形成生机灵动的过渡与运转。但整个鸿彬工业园都是按这种思路设计,那就严重了,它的范围太大了。”

  齐箬雪微微皱眉道:“原来兰德先生对人居环境有研究,你刚才的话不能说没有道理,我会建议鸿彬工业园今后的扩建中,要注意人居环境问题,但现有厂区的基础上,兰德先生能提出什么风水改善上的建议吗?”

  游方:“我会提出风水改善上的建议,齐小姐也请放心,既不会过分到无法实施,也不会宣称亨铭集团与此有任何关系。但是所谓人居环境,并不是这里的风水主要的问题。”

  齐箬雪:“那您认为风水上主要的问题是什么?不要忘了,鸿彬集团请你来,想谈的就是他们所认为的风水,否则直接请一位人居环境专家就可以,何必请你这样一位风水大师呢?”语气中这风水大师这四个字也咬的特别重。

  游方又笑了,转过脸冲齐箬雪眨了眨眼睛:“齐小姐,明人不说暗话,你根本就不相信风水那一套,所以我只能从人居环境的角度跟你谈。既然我帮你一个忙,也请你帮我一个忙。”

  齐箬雪微感诧异:“我能协助你什么?”

  游方的神情仍然似笑非笑:“提供一套鸿彬工业园内部管理完整的规章制度,具体到各个细节,不仅包括生产线上的质量控制等等细则,好涉及到员工的吃饭穿衣各个环节。”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一位商业间谍?齐箬雪不解的说:“兰德先生要我提供这些,似乎超出了风水师的专业。”

  游方摇了摇头:“齐董事,我很清楚你对鸿彬工业园请高人做法事根本就不感冒,而你你恐怕也清楚这里的问题出哪。刚才不知你留意到没有,那些穿着工作服去吃饭的员工,上衣拉链都胸口的同一位置。我想问一句,你对此地发生的悲剧是怎么看的?”

  齐箬雪沉默片刻:“确实是不应该发生的悲剧,应该可能的阻止。”

  游方:“既然如此,我们的目的就是一样的。你放心,我对商业间谍这一行不感兴趣,而且我要的那一套东西,本就不是什么商业秘密,只是自己去调查集太麻烦而已。这里所谓的国际先进的军事化管理经验,其实既不科学也不先进,我想你心中有数。”

  齐箬雪有些意外,英国的心理干预专家安琪妮女士开口要的资料,就是同样的一套东西,没想到这个冒充风水师的江湖骗子也是如此。算了,凤凰既然供了,野鸭子也顺手喂了吧,齐箬雪点头道:“我可以提供,但请兰德先生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游方此刻的笑容倒是很真诚:“谢谢,顺便再问一句,五台山的野树大师与青城山的周洪道长已经到了吗?”刚才察觉到有人以神识触动地气灵枢,会是什么人呢,难道就是鸿彬集团此次请的另外两位高人?

  齐箬雪:“野树大师没有来,但他推荐了大慈行寺的欣清大师,两位高人今天上午已经到了,就住工业园的迎宾馆。……吴琳琳,开车吧,兰德先生还没吃午饭呢。”齐箬雪提到“高人”两个字时,嘴角微微带点笑意。

  继续开车前行,吴琳琳还没有忘记刚才的话题,路上又问道:“梅先生,不,梅大师!你刚才提到有很多军营也是那种设计,也有同样的风水问题吗?”

  游方很谦和的解释道:“建筑上的风水局是一样的,人气上的风水不同,因为居住其中的人们信念不一样,指导生活的目标也不同,所以精气神完全是两回事。真正『操』练有素的军营的上空,生气刚阳浓烈,古代风水师远望地气,就能看出军营中的士气,这不完全是传说。”

  吴琳琳瞪大眼睛:“哦,风水原来这么神奇啊!”

  齐箬雪心中暗道,真不愧是个江湖骗子,话锋一转就『露』出了本『色』,只要给他点发挥的空间,自己这个不明底细的小助理,肯定能被他彻底忽悠『迷』糊了,说的真是神乎其神啊!口中低喝了一声:“琳琳,好好开你的车!”

  ……

  游方原以为野树大和尚推荐来的欣清,是一位器宇轩昂、宝相庄严、满口禅机的高僧。打听之下却获悉那人是一位二十出头的苦行僧,大冬天也身披百衲单衣,穿着布鞋打着绑腿,面容清瘦不善言辞。而且这位欣清和尚持戒极严,每天日中一食,且过午不食。

  对于这种人,游方向来是相当佩服的。也许有人会说欣清如此苦行,却出来行走江湖为人做法事,那一定是出于某种目的装出来的,刻意打扮成持戒精严的高僧形像。但不论是不是装的,此人的定力和毅力都相当令人佩服,不能说没有修为,不信,你也装一个试试?

  ……

  这么大的工业园,当然有各种附属功能设施,车停了专门招待“贵客”的迎宾馆门前,这里相当于四星级酒店标准,游方以神识查探,此处的地气还不错,鸿彬工业园范围的边缘,难得感受到一丝灵动而不拘僵。

  迎接他这位“风水大师”的人叫段信念,是台湾鸿彬集团董事局『★★』段德璋的侄子,鸿彬工业园工商注册的正式名称叫“鸿彬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段信念也挂着这家公司副总裁的职位,经常两岸跑来跑去,算是传递消息、代表控股方监督生产经营的一号人物。

  这位段总对生产经营并不是很精通,但对内部制度执行监督的态度却是非常苛刻,质检与保安部门都他的直接控制下,也安『插』了大量亲信人手。鸿彬工业园很多员工提到这个段总时,私下里给他送了个外号叫“断头催”,其意不言自明。

  当轿车迎宾馆门前停下,吴琳琳说了一声:“到了!”游方却毫无反应般坐那里没动,脸上恢复了平和中不失高深的神『色』,看着齐箬雪。齐箬雪瞪了他一眼,但还是很无奈先下车到另一侧打开了车门。游方说了声“谢谢,真不好意思,齐小姐太客气了!”器宇轩昂的下了车,面带矜持而含蓄的微笑。

  门前迎候的段信念很是意外,他想不通亨铭集团的冷美人董事怎会亲自到机场接一位风水师?当他看见车上走下一位气度不凡的帅哥时,微微怔了怔,嘴角一撇,笑容有点猥亵。恰此时,游方一眼扫了过来,眼神并不凌厉还带着谦和的笑意,却异常明澈,仿佛能将人一眼看穿。

  段信念又是一惊,来者虽然年轻,却很有高人风范啊?赶紧上前几步,伸手相迎道:“这位就是梅师父吗?远来辛苦了!……齐董,您怎么抢我手下人的买卖,亲自去接梅师父,让我怎么好意思呢?”

  他对游方的称呼有意思,居然叫他“梅师父”,明显是和港台片里学的,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师父”这两个字不能『乱』叫,如果是“师傅”的话,梅兰德可是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又不是食堂里的大厨!客气点应该叫“梅先生”,私密点的称呼可以叫“兰德先生”,夸张一点叫“梅大师”也可以。

  而且此人不怎么懂礼仪,刚与游方握手,却已经冲着齐箬雪说话了,看他的样子倒也不像是故意的。他大约三十五、六岁,面生横肉相貌很是凶悍,现偏偏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神情多少有点滑稽。

  他穿着一身挺高档的西服,领带打的倒挺整齐,但给人的感觉就跟绑脖子上差不多,看着有点别扭。主要是因为他的胸太大了,将西服的领口鼓出一道折,显然是健身房刻意练出来的胸肌块,有炫耀的意思。

  这人身上的戾气好重,游方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道上的混混出身,属于脾『性』比较粗野的那种人。而段信念冲齐箬雪说话时,视线从她的胸部扫过,眼神中明显包含着挑逗的**,说好听点是仰慕,说的直接点就是垂涎,多少有些肆无忌惮。

  游方有点纳闷,怎么跑出来这样一位二愣子?齐箬雪则没有回答段信念的话,保持着冷淡的涵养介绍道:“这位段信念先生,是鸿彬科技发展公司副总裁,台湾鸿彬集团的段董事长,就是段先生的亲伯父。”

  哦,原来如此!游方笑着替齐箬雪解释道:“我与齐小姐早就认识,以前打过交道。”

  段信念『露』出恍然的神情:“我差点忘了齐董事也是从海外归来,既然是外国的老相识,那么今天中午就一起喝几杯吧?”

  这倒是个有趣的误会,相当于帮“梅兰德”确认身份,齐箬雪也懒得解释,很礼貌的拒绝道:“我中午与安琪妮女士有约,就不打扰段总给几位高人接风了。”

  齐箬雪走了,段信念有些不舍的看了她的背景一眼,心中暗道:“喝过洋墨水的冷美人就是一股勾人的闷『骚』劲,床上一定够爽,赵亨铭那小子真是好艳福!”然后大大咧咧的冲游方道:“梅师父,酒菜已经摆好了,现就入席吧!我这个人是江湖出身,喜欢结交五湖四海的高人!”

  迎宾馆的辅楼就是一家酒店,转身就能拎包进去,游方却没动,微微一笑道:“段总很豪爽嘛!不过我刚下飞机,还是先到房间洗漱一下,然后再用餐。”

  段信念一拍脑门:“哎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

  午餐很丰盛,但欣清和尚没来。据说这位僧人随身带了三个钵,一钵盛饭、一钵盛菜、一钵饮水,每日过午不食且只用素斋,他已经吃过饭了,自然不会出席这种酒宴。

  青城山的周洪道长看气质大约四十多岁,身材皮肤却与年轻人没什么两样,留着乌黑发亮的长须,倒也是另一副高人气派,与他相比,游方像一位绅士与学者。游方看见这位道士时,就推测这人肯定练过内家功夫,也精通养生之道。

  就是一种感觉而已,这位道长坐那里,周身的气势沉稳而安定,而人却似处于一种含而不发的状态。至于他是否也是秘法高手,游方看不出来,只要秘法修为达到掌控灵觉的境界,不刻意扰动周围的地气与物『性』,旁人无法直接察觉到——周洪道长看游方也是一样。

  段信念给两位“高人”做相互介绍时,周洪道长暗中扫了游方脚下一眼,随即抬起目光微笑稽首。游方却对方的笑容中读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讽,也是,“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这个名头,★★湖眼中确实搞笑。

  没听说哈佛、麻省也开了风水课,如今这年头,江湖上流行扯着“国际专家”的幌子忽悠人,但看风水也扯这一套就有点过分了,青城山下来的道士看不惯很正常。游方彬彬有礼的与这位道长打招呼,神情谦和气度雍容,似乎毫不介意,或者根本就像没看出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