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君主是如何养成的


  ps:这一段剧情有些平淡了。真他奶奶的郁闷,挠了挠脑袋,我下了一个决心,将剧情做一些调整。

  贺东一想到这里嘴巴干干的,眼睛里湿湿的,有种泪奔的感觉。

  这个姬凡简直不是人,他是怎么招募来这么多非人的,简直就是传闻中一百武力吗?哎。人才啊!

  贺东有些垂头丧气的想着。

  却在这时,严穷有些小人得志的走了出来、高声喊着:“大哥,小弟有办法。”

  众人齐齐的皱了皱眉,这里是朝堂之上,这个严穷居然还把私人关系掺杂进来。

  严浩却是气消了一些,问:“说吧,有什么人介绍。”

  严穷带着得意的笑容说:“大哥,一名不世悍将,武力值高达九十七,目前正在我府中做客。我花了大代价也不过让他只效力一年的时间。”

  “而且我还特地问过他能不能一个人对战六名武力七十多的战将,他说武力七十以下的直接秒杀,七十以上即使是六个也不是问题。”

  “然而据我所知,那赵云的武力值也差不多。”

  严穷说了一大堆,却说得严浩两眼发光,对他说:“你怎么不跟他说,只要他肯为朕效力,朕封他为。。。”严浩顿时说不下去了。

  那么多的世家官职早就不够分了,哪有什么官职可以分配。

  严穷嘿嘿一笑瞥了贺东一眼,说:“不是还有偏将军一职吗,反正人死了还占着位置干什么啊。”

  贺东面色铁青,这个严穷。。。居然将当初严浩分配给他的官职安插自己的人。

  贺东立马将怨恨的心情投向贺东。

  有些人就会有着一种欺软怕硬的心态,当敌人太强横的时候他就会将自己的仇恨心理转移另外一个人。

  贺东铁青着脸他可以感受到周围官员对他投来的幸灾乐祸的眼神,一时之间,他的内心好像要炸开了一样。

  心中不断吼着:“严穷!严穷!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你踩在脚下!我要你在我脚下求饶。”

  俗话说得好: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

  邺城的荀彧右手捏了捏鼻梁,有些为难的看着大包小包拖家带口的百官站在城外,却是态度嚣张、神情傲慢的叫嚣着让姬凡出来见他们。全然忘了当初姬凡的铁血手段。

  “快让姬凡小儿出来见我等,出来评评理,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乃大汉朝太尉,位极三公。如等卑微小官不知勤恳工作却在这里拦住我等。尔等安得什么心。”

  “没错!我乃御史中丞,尔等为何不让我们进去面见圣颜!难道尔等要挟持天子不成?”

  “不错,姬凡小儿难道就如此对待朝廷命官。”

  他们来之前就商量过了,先给姬凡一个下马威,而且姬凡不过一个十八岁少年懂什么朝堂★★,就算心不甘情不愿,他们只需先来一个下马威,给姬凡扣上一个大帽子。

  然后将姬凡变成道德忠义最低谷的那一方,到最后还不是任由他们捏扁揉搓?

  他们也不知道当初姬凡的举动。完全忘了。

  荀彧越听脸色就难看一份,说到最后居然说姬凡是大逆不道之人。

  这些人也不想想,若不是姬凡他们就真的变成一文不值的人了。

  前朝的官职到哪里都是对方斩杀的目标。

  毕竟现在百姓还是处于前朝的影响之中,这些前朝的官职影响也比他们的大。

  并且这些人有本事也就罢了,可关键是他们全部都是依附在世家之中,又或者就是世家中人。

  一个个腐儒、尸位素裹、朝廷的蝼蚁居然到河北倚老卖来来了。

  荀彧面色阴沉的吩咐身边小吏,记下一个个的名字,然后等待姬凡的决断。

  听着城下骂的越来越难听的词语,荀彧以往温润儒雅的俊公子也有爆发的一刻。

  不错,他荀彧也是士族众人,也是一个重视汉室的的人,不过现在一切重来,他对这个世界也一点的代入感也没有。什么世家、士族、什么皇室、汉室,一切重新开始,唯一保留的那便是对自己主公的效忠,然后在这个大陆之上为自己增添上浓重的一笔。

  前世的遗憾,今生全部补上!

  前世的顾虑,今生全部消失!

  他们生在士族知道世家的祸害,今生坚决不在发生。

  记下这些人的名字、官职,送消息给姬凡,让他做出决断,虽然他心中有了一个想法,但是他不能擅自作出决定。

  刘湘坐在简陋的御书房之中,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笑咪咪的贾诩,不管怎么看这张脸怎么就那么讨厌,那么让人。。。毛骨悚然呢。

  刘湘面无表情的问着:“有什么事。”

  贾诩笑眯眯的说:“陛下,城外的那些官员叫嚣着要见你呢,怎么样?心里很爽吧!”

  刘湘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说着:“岂敢啊!”其中的讽刺意味尤为浓重。

  贾诩丝毫不在意的说着:“是哦。”丝毫不在意刘湘阴沉死水的神色。

  贾诩慢悠悠的喝杯茶,声音陡然变冷。

  “所以。。还请陛下你写一道圣旨,就说让那些文武百官,在城外的营寨先行住下,这一段时期城内房屋不太够,正在全力准备当中。”

  刘湘眼中闪过一丝阴沉,随后装做若无其事的问:“要是他们要求先行进入一部分呢。”

  贾诩恢复了笑眯眯的神色说道:“为了防止各位大人争执今后进入的问题,也为了让大家减少★★。所以准备统一安排。”

  刘湘再问:“那就按照官职先后进入啊?”

  贾诩目光陡然间便冷,冷冷的说:“让他们先住进牢房里。”

  刘湘再也不敢有心思、胡搅蛮缠了,胆颤着乖乖的点了点头。

  吴夜云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挥舞了两下子手中的承影剑,撇了撇嘴说:“就是贱,好好说着不听,非要骂着走。”

  贾诩淡淡一笑对着刘湘说:“还请陛下拟旨。”

  刘湘听到吴夜云的话之后,对着贾诩皮笑肉不笑的说:“朕忘了带来传国玉玺了。”

  贾诩扫了他一眼笑了笑说:“你忘了带了,可是臣没有忘啊!”说完取出一个匣子,打开露出一块四四方方的经晶莹剔透的玉石出现在刘湘的眼中。

  刘湘心狠狠的抽搐了两下子,他这才是真真的知道自己是刚出虎口又入狼口啊!

  他特意将传国玉玺留了下来就是防止自己再次成为盖章机器。

  如今。。。就连拟旨都要他亲自拟旨。何等的嘲讽。

  一代国君伦若至此,羞辱啊!

  刘湘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乖乖的写了圣旨,盖了玉玺,递给贾诩。

  贾诩看了看笑眯眯的对刘湘说:“陛下,其实当初你诚实一点,也不用变成今天。你当初若是对主公信任一点、依赖一点,你说不定正在逍遥快乐,也不用受如此的压抑,主公也不好意思把你当傀儡。”

  “主公骨子里的是一个温和、仁厚的主公,都是你们这些人硬生生逼出来的。你不想给的,那么我们只好自己拿。”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心思狡诈、城府深厚、心胸狭窄的人,将主公逐渐逐渐的改革换面成今天这样。没有你们去害他,他也永远不会成长到如今这个地步。”

  “说不定还一口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自卑主公。”

  “说不定还是一个以为只要相信属下就可以的天真少年。”

  “说不定还是一个事事问属下、依靠属下的主公。”

  “说不定还是一个没有丝毫城府的主公。”

  “说不定还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主公。”

  “说不定还是一个以为仁慈宽恕就可以的主公。”

  “事事证明一个合格的君主都是被逼出来的。”

  “如今的主公虽然还不是一个裁决果断的主公,但绝对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主公。”

  “如今的主公虽然还不是一个城府深厚的主公,但绝对不是一个神情表露于面的主公。”

  “如今的主公虽然还不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主公,但绝对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主公。”

  “如今的主公虽然还不是一个心肠狠辣无情的主公,但绝对不是一个仁慈的主公。”

  “如今的主公霸气内敛、自信洋溢!!”

  “他即使不是雄才大略,但是他有我们,虽然不需要依靠我们,但是他需要我们的帮助。”

  “我们的任务只是辅助,而不是让他依靠,我们也不是他的停风港!”

  “如今的主公谁然不算完美,但是。。。你这样的人也不少啊。慢慢来吧!就比如这些人。”

  “让我猜猜主公的反应如何。。。说不定真的是一个值得效忠一生的人。”

  从姬吴到立寨、从剿匪到买粮。。。

  一幕一幕的闪过。。。

  姬凡成长了。。。得到了。。。

  他也失去了某些东西。。。或者说掩埋了某些东西。。。

  得到的和失去的总是成正比。

  贾诩的眼光之中可以看出,他很期待姬凡的决策、反应。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