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夏侯雄


  ps:我的错,已修改。

  十四名名将站立在姬凡的前方,整齐一致的对着姬凡单膝跪地。

  “见过主公。”

  声音回『荡』在这一片空间之中,久久不息。

  徐庶、荀谌、庞统、沮授、秦宓、诸葛瑾、国渊、卢植、贾充、王累、吕布、周仓、周昂、李肃。

  五名顶尖人才。

  姬凡很满足。。。

  “争霸系统:徐庶忠诚度进入死忠。”

  “争霸系统:庞统忠诚度进入死忠。”

  “争霸系统:沮授忠诚度进入死忠。”

  “争霸系统:诸葛瑾忠诚度进入死忠。”

  “争霸系统:卢植忠诚度进入死忠。”

  “争霸系统:周仓忠诚度进入死忠。”

  “争霸系统:王累忠诚度进入死忠。”

  剩余荀谌、秦宓、吕布、国渊、贾充、周昂、李肃。

  姬凡一眼就看到一个浓眉掀鼻,黑面短髯的中年文士,姬凡招了招手说:“士元,来。”

  那中年文士抬头一双深邃睿智的眼睛之中,『露』出一丝温暖,随后上前三步,站到姬凡的身边。

  姬凡又看了看一员身材魁梧,双目如狼似虎的少年,姬凡带着淡笑再次招了招手:“奉先,过来!”

  那少年双目之中用着审视的目光扫了扫姬凡,犹豫片刻,上前三步。

  姬凡注视了他一会叹了一口气,带着遗憾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随后目光变得凌厉。

  “吕布!”

  吕布双手抱拳中气十足的吼着:“在!”

  姬凡拔出赤霄剑架在吕布的脖子上,头一次用着充满着威严的口吻大声说着。

  “现在臣服或者死!”

  吕布充满野『性』的眼光,带着一丝轻蔑直视姬凡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姬凡说:“你杀不了我。”

  轻蔑、狂傲、桀骜不驯。。。

  姬凡冷冷一笑,说:“怎么?想要像丁原、董卓那样杀了我?赤霄剑就在这里!动手啊!”

  姬凡原本是希望到了河北之后在慢慢收拾吕布,但是他看到吕布之后改变主意了。

  这样的眼神让他怎么放心带着他一起上路,说不定半路上就把他给卖了。

  吕布眼中的光芒黯淡了下去,想到这两个人他的心就是一阵的烦躁,一阵失意。

  姬凡看了看之后这才开始继续说:“在这片天空下,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你们或许曾经英年早逝,空有一身经天纬地之才,却没有机会施展。”

  “你们或许做错了某件事情,从而一生郁郁不得志。”

  “你们或许曾经遗憾有这样的机会放在你们面前而没有抓住。”

  “你们或许曾经恨天,怨天,为何不让自己晚生二十年。”

  “你们或许曾经奢望过,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寿命,从而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重重一笔。”

  “你们或许曾经后悔过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你们或许曾经看错一个人,但是为时已晚。”

  “现在机会在这里。”

  “我姬凡虽然不是天下之主,但也是堂堂河北之主,官拜五官中郎将。”

  “我或许不能立刻给你们★★厚率,但是我可以给你们青史留名的机会。”

  “吕布,我可以告诉你,在那个世界之中,你吕布有虓虎之勇,而无英奇之略,轻狡反复,唯利是视。”

  “在这个世界上你完全可以成为有勇有谋,沉着冷静,忠义双全的吕布。”

  姬凡的一番激昂的语词说的在场众人全身热血澎湃。。。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遗憾、失落。

  河北之主,这样的基业完全可以让他们施展自己的才华。

  重新在这大陆之上展现自己的才能。

  吕布沉默了,不只是吕布,所有人都在沉思着。

  庞统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脸『色』一直都是很平淡的,但是他的目光却是一闪而逝的狂热。

  徐庶的眼中一丝挂念。。。

  姬凡看到吕布的眉头开始皱起,连忙说着:“而且。。。我可以给你前世的遗憾。。。赤兔马、貂蝉、★★。。。”

  吕布的眉头展开了。。。单膝跪地。。。

  “吕布愿为主公,扑汤蹈火、在所不辞。”

  姬凡还是没有听到吕布死忠的消息。。。

  姬凡叹息了一下:“果然不是那么好驯服的一匹野马,只有慢慢来了。。。”

  随后剩余几人的死忠消息陆续传来。。。

  仅仅剩下吕布、李肃两个人。

  姬凡的眼中寒芒闪过。。。

  吕布武力值一百,还有点利用价值,至于这个李肃。。。

  李肃每每看向吕布的目光之中都有着一丝怨毒。

  李肃是被吕布杀死的,有这样的心里很正常。

  姬凡对着吕布撇了撇嘴说:“你先把这个麻烦给解决了。这一趟路危机四伏,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吕布看了看李肃,恰好看到李肃眼中的怨恨,当下大吼:“诺。”

  一瞬间,疾步上前两步,右手狠辣的掐住了李肃的的咽喉。

  果断一扭。。。

  咯答。。。

  姬凡面无表情的扫了一下众人的表情,说:“我们现在在兖州许昌境内。各位先生体制文弱,我们不妨兵分两路。我、太史慈、吕布、徐庶一队。其余的立刻赶往河北。”

  庞统的嗓音也不怎么好听,嗓子里似乎有东西一样,让人听了不舒服。

  “主公可不可以和我们讲一下目前局势。”

  姬凡吐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兖州经历详细的说了起来。

  。。。。。。

  刘龙村外,夏侯雄黑『色』铁铠手持长矛,带着一千士卒来到了刘龙村,夏侯雄食指挑了挑。

  夏侯雄身边的一名士卒脑子灵,策马凑了过来。

  夏侯雄赞许的目光看了看这个士卒,说:“去。。。问一下有没有人见过姬凡。”

  那名士卒点了点头,策马来到了村前。

  这个村子不怎么大,是一个小型村庄,从村头就可以隐约的看到后村。

  那名士卒刚到村口,一名老者杵着拐棍,颤颤巍巍的跑了过来,说:“小老二是刘龙村的村长,不知这位军爷有何事。”

  那士卒平淡的将姬凡的画像掏出一大叠子说:“去,问问你们村的人,有没有人见过他。我们是兖州陈留的军队,这是我的腰牌。”

  那老者也算识相,连忙召集了村庄里的所有人,将图像发了下去。

  画师画的也算是栩栩如生。

  整个刘龙村,人手一份的画像,看着姬凡的样貌,议论纷纷。

  夏侯雄皱了皱眉头,那名士卒看到之后连忙懂了夏侯霸的意思,大吼着:“谁能提供,图像上这个人的消息,赏金十两。”

  众人议论纷纷了一段时间之后,人群中一个人举手喊着:“我见过。。。”

  夏侯雄眼睛一亮,策马上前说:“赏!”

  身边的士卒立刻送上金子。

  那人手捧着金子乐呵呵的说:“我在后山见过两个人,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宝剑,好像蛮值钱的。年纪大约十八岁左右,就和画像上的差不多,另外一个是手持长枪的青年人,身材高大俊朗。”

  夏侯雄虽然疑『惑』为什么多出一个人,但是不排除对方在兖州有同伙。

  后山?

  夏侯雄当下下令吼着:“五百人★★所有下山通道,其余人上山查探,若是发现目标,则立刻回报。”

  “诺。”

  在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前,不能够抽调包围森林的部队,若是得不偿失就不妙了。

  夏侯雄自己也是前往后山而去,他有些不放心,因为他有一种预感。

  姬凡就在后山。

  殊不知,一众村民用着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那个提供消息的村民。

  夏侯雄以为这只是对于那村民羡慕的目光。

  那人嘿嘿一笑,转身消失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