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胜败之间


  西门吹雪手中的长剑爆发出了一道刺目的金『色』剑芒,在空中形成了一把巨大的金『色』长剑朝方云瑞狠狠的斩了下去。

  面对那巨大的金『色』剑芒,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骇的神情,那股强大的威压,绝对能够轻易的抹杀他们,哪怕是北冥雨哲扪心自问,面对这样的一剑,自己也绝对难以抵挡,这绝对是完美到极点的一剑,不管是角度,还是力量,又或者其他,都是堪称绝对完美,一名擅长力量的土『性』斗士能够将剑招施展到如此境界,不得不说,西门吹雪这些年真的下过了很大的苦功。

  在那巨大的剑芒之下,哪怕已经相隔了很远的距离,可是北冥雨哲等人的身影依然忍不住朝后退去,感受到如此灼热的剑光,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了阻拦云海峰那急速的身影。

  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些人畏惧云海峰所爆发的摩天风火轮而故意忽略了他急速的身影,毕竟,没有人愿意被那风刃撕破身体,更没有人愿意被火焰烧伤,反正自己这一方这么多人,总有人会拦住他的,自己那么拼命做什么?总之,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台上的西门吹雪和方云瑞身上,他们想要知道第一天才西门吹雪的这一剑到底会将方云瑞斩成什么样子。

  面对那璀璨的剑光,方云瑞的刀身上也泛起了一道巨大的刀芒,那是淡蓝『色』的刀芒,好似水元素凝聚的刀芒一样,可是所有人都明白,那不是水元素,那只是刀身本身所散发的光芒,至于那一股同样让人心颤的力量,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两人的身体就这么急速的靠近,巨大的剑芒带着霸道至极的气息直斩而下。

  “轰隆……”一声巨响,西门吹雪的剑芒和方云瑞的刀芒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就好似两座火山同时爆发一样,巨大的声响震得众人一阵耳鸣,而紧随其后,刺眼的金『色』剑芒和淡蓝『色』的刀光竟然同时碎裂,就好像两个玻璃瓶碰撞之后一样,化成了漫天的剑光刀影。

  坚固的黑石地板被这犀利的剑气刀气划得粉碎,原本就被两人击得破碎不堪的地面更是被轰出了一道三丈有余的巨大土坑,而那刺目的刀光剑影之中,两人的身体还在急速的靠近。

  面对这恐怖的刀气剑气,没有人敢上前,甚至没有人能够看清楚刀光剑影之中的两人。

  孰胜孰败?

  没有人知道,他们只是呆呆的望着这一切,望着这精彩绝伦的一切。

  战斗并没有结束,西门吹雪那断天的一剑充满了霸气,那是一股威力绝伦的一剑,足以斩断一切的一剑,可是这却不是他最强的杀招,这一招的最强反而在于最后那**的一剑。

  几乎是在剑光破碎的刹那,西门吹雪手中的长剑一抖,已经挽出了一道优雅的剑花,剑尖已经瞬间来到了方云瑞的心口,来的是如此的突然,来的是如此的诡异,来到是如此的迅速。

  一般的人,哪怕是一名实力比西门吹雪高的人,就算是抵挡住了这第一招,可是也绝对没有时间抵挡着极快的第二剑,**剑!

  可是方云瑞不是一般的人,面对西门吹雪这急速而来的一剑,他的身体竟然一个强行的扭动,避开了那致命的一剑,不过左臂却被断天**剑划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一道血箭就这么飙『射』出来。

  而他的身体却是急速的朝一旁闪去,最后直直的落在了一旁,静静的矗立在那里……

  看到方云瑞手臂上那不断流落的血迹,所有人眼中『露』出了惊喜的神『色』,特别是北冥雨哲,脸上的笑容再一次绽放,如此看来,还是西门吹雪胜了啊。

  这小子虽然功法怪异,实力强悍,可是终究不是西门吹雪的对手啊,其他人也是同样的看法,他们的脸上挂起了淡淡的笑容,怎么说西门吹雪也是他们玄京第一天才,要是他也败在这个外来人手中,那且不是煽他们所有人的耳光吗?

  他们甚至想要高声呼唤,可是就在他们要高呼的时候,一剑刺中方云瑞手臂的西门吹雪却淡淡的吐出了让在场所有人惊诧的一句话:“谢谢你手下留情……”然后轻轻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竟然有着一条淡淡的血痕……

  不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拿起自己的剑,头也不回的朝场外走去。

  所有人震惊了,血迹,血痕,他的脖子上竟然有血痕,再联想他所说的那一句话,谢谢你手下留情,留情?难道他的脖子差点被这个家伙斩断吗?如此说来,他只是划伤了这家伙的手臂,而这家伙却差点,不对,应该是杀了他,只不过是手下留情才只是划破他脖子上的表皮……

  所有人的眼中充满了惊骇,那本想欢呼的声音卡在了喉咙处,一个个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一切。

  西门吹雪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成为了一名地斗士,这已经是近千年来,天玄帝国从来没有过的超级天才,这样的年龄已经足以傲视群雄,可是现在,他竟然败给了这个家伙?

  他看上去才十几岁啊?怎么会这么强?没有一个人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哪怕是北冥雨哲也难以相信,西门吹雪,这个他安排的最强大王牌,竟然输了?这可能吗?

  方云瑞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望向了被人群包围的北冥雨哲,现在是时候解决他们的战斗了吧?

  断天**剑有两式,一式断天,为霸道的进攻,二式**,乃是隐藏在第一招之下最强的一击。

  而方云瑞的破月碎星同样有两式,而且不是一前一后,几乎是同时发出的两式,当西门吹雪的一剑刺破他衣表的时候,他手中的杀破狼已经划过了西门吹雪的脖子,是的,在西门吹雪使出第二剑的刹那,他手中的杀破狼已经划破了西门吹雪的脖子,如果不是他收敛着自己的刀气,如果不是他控制着杀破狼的刀身,那就不仅仅是划破表皮而已,如果不是他的留手,他完全可以在西门吹雪刺中他的心脏之前,斩杀西门吹雪。

  一个是一前一后,一个几乎是同时,试问,到底谁更快?

  所以,西门吹雪败了,败得如此彻底,败得如此透彻。

  方云瑞心里没有任何欣喜之『色』,西门吹雪的确是个天才,他也的确足够的勤奋,可是自己同样比他勤奋,自己的努力可不比他少,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从小就有着各种灵丹妙『药』洗涤**,而西门吹雪,他没有,从这一点上,方云瑞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望着方云瑞那似笑非笑的笑容,北冥雨哲总算反应过来,一个能够击败地级斗士的超级高手,绝对不是他能够对抗的,这是学院,自己自然不可能将雨伯带在身边,而且就算雨伯在身边,在这种帮会争斗之中,难道还能够出手不成?

  一直都运筹帷幄,一切尽在掌握的北冥雨哲心里第一次『乱』了,甚至当初被方云瑞一拳轰碎了鼻梁骨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慌『乱』,那时已经想好了许多种对付方云瑞的计策,可是面对如此强势的方云瑞,他真的不知道该这么去算计。

  或许,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算计都不过是浮云吧,第一次,北冥雨哲对自身的实力拥有了渴望。

  “快,拦住他……”北冥雨哲几乎是嘶吼出来,他绝对不能够让方云瑞靠近自己,否则落到这个恶魔的手中,还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北冥雨哲的话语在落雨会有着绝对的权威,可是这个时候,面对一个刚刚将西门吹雪这个第一天才击败的强者,这些最多不过黄级五六品的家伙哪里敢上前拦截,他们甚至忘记了他们的人数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如果他们有着足够的勇气,那么就算方云瑞再强,靠着人海优势也足以将方云瑞击败,可问题是,他们敢吗?人都是这样的,看到自己一方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时候,往往能够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可是当知道对方极其强大,当他们的那股气势被破灭的时候,再也没有勇气发动攻击,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总有很多以少胜多的例子。

  况且,这还不是战争,谁会明知道不敌的情况下还会冲上前去让对方狂虐,也许除了被方云瑞煽过火的胖子等人,一般的人都不会吧?

  当然,北冥雨哲的身边总有几个不怕死的存在,在接到北冥雨哲的命令之后,微微一犹豫就直接冲向了方云瑞。

  看着几个不怕死的朝自己冲来,方云瑞看了看手臂上那不断流淌的鲜血,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暴戾之『色』,多久了,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受伤了?

  那股在天妖森林和各种妖兽搏斗的暴戾之『色』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他的外表是温而儒雅的,可是他的心,那颗从小没有父爱,没有母爱,从小就在各种厮杀中成长的心,却是绝对的暴戾与冰冷……

  一滴滴殷红的血『液』,唤醒了他那颗一直沉睡的心……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