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阴险狡诈


  慕容兰自从听到西门正雄的噩耗之后,就一直处在昏『迷』之中,今日西门吹火和西门忆雪在她床前看望她,也依旧没有醒来,两姐妹不由的谈起了西门吹月争夺家主之位的事情,哪里哪里想到她就在这个时候醒来,一听说西门吹月竟然在这个时候就要坐上家主之位,她的心里是一阵愤怒。

  丈夫尸骨未寒,自己的儿子就已经开始想要坐上他的位置,这也太着急了吧?而且她虽然不是一个恶人,但也不愿意西门家家主的被其他人占去,怎么说西门吹火才是自己的儿子。

  西门正雄在的时候,她还不觉得什么,毕竟,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还有西门正雄在,有他做主,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危,可如今丈夫不在,又让西门吹月当上家主的话,自己的儿子以后还不知道受多少苦。

  在别人眼里,西门吹月是一个疼爱幼弟,尊老爱幼,才华横溢,深得人心的谦谦君子,可是慕容兰就明白,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男子心里可是有着极大的野心,这些自然是他的生母从小教他的,对于自己的那个姐妹,慕容兰可是清楚的了解。

  所以,不管如何,她也不能够让西门吹月当上家主,否则日后,自己母女三人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楚。

  自己倒是没什么,西门正雄一死,慕容兰的心也死了大半,就算自己真的受点什么也没有关系,可是西门吹火和西门忆雪是她最疼爱的子女,她怎可能让他们受半点委屈,这才不顾西门吹火和西门忆雪的阻止,硬是要来这里。

  听到西门吹月那满含恭敬的话语,慕容兰轻哼了一声,也不看西门吹月,只是将目光望向了自己的三叔子和四叔子,他们可是自己丈夫的亲兄弟啊。

  “三叔,四叔,夫君尸骨未寒,你们就在这里讨论家主之位,这置夫君于何地,你们情何以堪?”慕容兰脸『色』苍白,神情疲惫,要不是被西门吹火和西门忆雪扶着,可能已经倒下。

  “大嫂,你误会我们了,只是如今外面战『乱』不息,整个玄京一阵动『荡』,在这关键的时候,而老爷子也一直闭关未出,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们必须要选一个人出来主持大局啊,我想大哥他在天之灵也会同样我们的做法的!”看到自己的大嫂来了,老三西门正洪赶紧站了起来,他比西门正雄小十多岁,几乎是慕容兰看着长大的,对慕容兰也有着一股亦母亦嫂的感情。

  “好,就算要主持大局,难道你们认为西门吹月他够分量吗?”慕容兰直接轻哼道。

  就算不够分量,也比你那儿子好多了吧?听到慕容兰这赤『裸』『裸』的一句话,在场的大多数人心里都是一阵鄙视,可是哪里敢说出来,西门吹月的眼中更是闪过一丝狠『色』,不过被他完美的掩饰,而他的脸上还挂着谦逊的笑容,更是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大娘说的正是,吹月何德何能,怎能担此大任,还是请各位叔父另选他人!”

  “大嫂,此言差矣,按照西门家祖训,新的家主只能够从家主的子嗣之中诞生,大哥有一女三子,忆雪知书达理,智慧过人,可终究是女儿之身,日后迟早也要嫁人的,自然不能够担任家主之位,吹雪那孩子天赋过人,可以说是我们西门家数百年来的第一天才,可惜如今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吹火虽说也不错,可是终究是太小,如何能够担任家主之位,也只有吹月各方面条件都很成熟,我们才一致推荐他担任家主之位,难道大嫂觉得这有何不妥吗?”老三西门正强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家主之位,他是没有办法争取了,那么只能够争取更大的权力,一想到西门吹月承诺的那些东西,他就是不要这张老脸也要将西门吹月捧上去。

  “对啊,大嫂,吹月这还是虽然年轻了一些,但有我们几个辅助,迟早也会带领我们西门家蒸蒸日上!”老二西门正太也『插』口道。

  “就是就是,大嫂,吹月这孩子真的不错……”

  “大嫂,你就让吹月先担任吧!”

  “……”

  大厅之中,一片赞扬西门吹月的声音,对西门吹火却是绝口不提,看着那些一个个为了西门吹月义愤填膺的人群,慕容兰的眼中『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什么时候偌大的西门家已经被他完全的把持,难道就在丈夫出征的这段时间吗?

  自己的丈夫这一次死的又是莫名其妙,会不会……

  一想到这种可能,连慕容兰也吓了一跳,又看了看西门吹月那温煦的笑容,她就感觉脑袋一阵昏天地暗,可是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够晕,绝对不能够倒下,至少,至少也要为自己的孩子争得一线机会。

  “好,那么西门家就暂时由吹月来主持大局吧,至于家主之位,这最好还是等老爷子出关再定夺吧!”说完了这一句,慕容兰转身就朝外面走去,她知道,现在自己说再多也没用,不过只要自己没有开口承认西门吹月的家主之位,没有老爷子的承认,他就不是家主,最多也是暂代而已。

  看着慕容兰就这么离开,其他的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只有西门吹月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自己好不容易布置了一切,如今却被她的这一句话打碎,不过暂代也就暂代吧,以自己的能力,怎么也比你的那个废物儿子强,就算爷爷出关又如何,也一定是自己,不管是修为,还是处事的能力,你那废物儿子有哪一点比得上自己?

  这样一来,西门吹月暂时成为了西门家的代理家主,此时,已是深夜,西门吹月房间之中,一身白衣的西门吹月正坐在一把椅子之上,在他的前面,还坐着一名身材魁梧,样貌丑陋的男子,这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和方云瑞动过手的西门吹云。

  西门吹云的脸上『露』出激动之『色』,他已经算是旁系,而他本身的天赋又不怎么样,按照自己的本事,以后也最多在家族中搭理搭理一点小事,根本不可能受到重用,可是哪里想到这个新任家主第一天上任,就单独召见自己,这让他如何不激动。

  “家主召见我过来,不知道有何事?”看到坐在自己对面,比自己小四岁的男子,吹月略带着献媚之『色』。

  “呵呵,吹云堂哥客气了,我现在也只是一个暂代家主,万万当不起这家主一说,这次找堂哥过来,也没有其他的事,只是想问堂哥一些问题!”西门吹月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很是客气的说道。

  “家主有话直说,吹云言而不尽!”看到西门吹月如此客气,西门吹云的心里大喜,这样的一个家主可好多了。

  “你还喜欢我大姐吗?”西门吹月忽然看向了西门吹云,目光死死的盯着西门吹云的眼神。

  “额……”西门吹云一愣,哪里想到西门吹月会问这样的问题。

  “呵呵,堂哥不要多想,我只是随便问问,若是不方便说也没关系!”西门吹月淡淡的笑了笑,一副无所我的样子。

  “有什么不方便说的,男子汉大丈夫,敢爱敢恨,没错,哪怕是现在我也喜欢忆雪妹妹,可是你也知道,我……我根本配不上她!”说到最后的时候,西门吹云已经埋下了脑袋,虽说他曾经提出了豪言壮语,但是在这个天才层出不穷的年代,他这个要智慧没智慧,要实力没实力,要长相没长相的人如何配得上西门忆雪这个玄京第一美女……

  你也知道你配不上她,西门吹月心里诽谤了一句,但脸上却依然挂着那温和的笑容:“呵呵,堂哥对我大姐一往情深,可比那些世家子弟的虚情假意来的真切许多,大姐若是嫁给堂哥,一定会幸福的!”

  “呵呵,嫁给我?这……怎么可能?”西门吹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一般情况的确不可能,可若是我有办法呢?”西门吹月总算『露』出了自己的阴谋。

  “什么办法?”一听到有办法迎娶西门忆雪,西门吹云的眼中立马『射』出了精光……

  “罢了罢了,这办法太为难你了,还是算了吧!”看到吹云被自己调动起了『性』子,西门吹月又做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

  “家主,家主,求您了,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迎娶忆雪妹妹,只要能够迎娶忆雪妹妹,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求您告诉我吧!”西门吹云本来已经绝望,可是忽然听到了有希望,哪里有放过的道理。

  “真的做什么都愿意?”西门吹月一顿?

  “嗯,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西门吹云的眼中『露』出了决然的神『色』,显然他对西门忆雪的爱慕已经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上刀山下火海倒不用,你只需要……”说到这里的时候,西门吹月的声音却小了起来,小到只有西门吹云一个人能够听到,当听完西门吹月计划的时候,哪怕胆大如西门吹云,也是一脸的惊惧,很是不可思议的瞪向西门吹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