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强势出击


  一身黑衣的北冥月正静静的坐在窗口的位置,望着骑在白马上的方云瑞,她的嘴里喃喃说道:“我不知道该怎样做一个好妻子,更不知道该怎样去和其他的女人相处,所以,我只能够默默的看着你,与你,共生死!请你能够原谅我!”

  “你真的做得到吗?”北冥月的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已经在她的背后响起……

  “唰……”北冥月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反手就朝声音的方向刺去,可是当她一剑刺出之后,才发现说话的那人竟然站在另一个方向。

  那是一个长相极其英俊的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脑后,身上穿着一件雪白『色』的长衫,脸上挂着最灿烂的笑容,哪怕再冰冷的人,看到这样的笑容也会情不自禁的被他所感染。

  “你是何人?”能够让自己判断失误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呵呵,北冥小姐,在下申哲楠,刚好在此用餐,恰巧听到小姐的几句感触,有感而发而已?”申哲楠微微一笑,满脸的和煦,甚至连他的眼神也是那般的真挚。

  “刚好?刚好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北冥月满脸的警惕,不知道为什么,出于本能,她总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危险。

  “呵呵,下面路过的可是威武侯,而威武侯迎娶长公主的消息整个天玄帝国的人都知道,而且除了迎娶长公主外,还要一同迎娶北冥家的大小姐,可是昨晚小侯爷却四处寻找北冥大小姐,这也是整个玄京城都知道的事情,刚才姑娘说出了那番话,难道不是北冥小姐吗?呵呵,当然,要是小姐不愿意承认,我可以马上向下面的小侯爷举报,听说还会有一笔重赏呢!”对于北冥月的警惕,申哲楠没有半点在意,依旧微笑着说道。

  “你很聪明……”北冥月冷哼了一声。

  “呵呵,北冥小姐过奖了……”

  “太聪明的人一般命都不长!”申哲楠的话还没有说完,北冥月的身影已经直接窜了出去,就是一剑朝申哲楠的心口刺去。

  申哲楠微微一愣,不过身子轻轻一偏,就这么避开了这一剑,原本正当算放着北冥月的后续攻击,却发线北冥月几个闪身,已经消失在人群之中,甚至连自己都查不到半点痕迹……

  “这是什么功法?竟然将自己的气息完美的隐藏?”看到北冥月消失的方向,申哲楠喃喃说道,然后就再一次看向了下方的迎亲的队伍,眼中的一抹杀机一闪而逝……

  就在这个时候,在街道另一边的一处阁楼之中,一名身穿黑『色』粗布衣,背上背着一把巨大魔刀的,只有着一只手臂的男子静静的站在窗口,从他的位置上,正好能够看到对面的一切。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人,竟然是本该迎娶公主的方云瑞,他的样貌竟然和下面骑在白马上的方云瑞一模一样。

  这正是方云瑞的本体,至于前往皇宫的,却是方云瑞的夜叉分身所化。

  此时,他和小刀都发现了对面的那名满脸笑容的男子,不过两人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异样,他们都感觉到了那名男子的强大,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那男子所感知。

  当然,倒不是说他们惧怕那名男子,完全是方云瑞在这个时候不想惊动其他人,他只想找回北冥月而已。

  “怎么样?我的神念根本感觉不到她是如何离去的!”方云瑞开口说道。

  “那应该是一种步伐,将全身的气息完全的隐逸在虚空之中,就和我们潜行一个道理!”小刀淡淡说道。

  “那能够跟上她吧?”方云瑞最担心的还是北冥月离去的问题。

  “嗯,她没有走多远,倒是那个男子,似乎刚才对你透『露』了一丝★★!”小刀点了点头,继续开口说道,申哲南眼中的★★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是对于精通暗杀之道的小刀来说,却完全能够捕捉到。

  “对我有★★?我根本不认识他啊?对了,他应该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月儿的身边,派人查查这个人到底是谁!”方云瑞也是眉头紧皱,一个凭空出现的强者,由不得他不注意。

  “嗯……”回答方云瑞的竟然不是小刀,而是在他身后的狐媚,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站在那里。

  “好了,小刀,我们去找月儿吧,我一定要带她回去!”方云瑞点了点头,这一次以夜叉分身为饵,本体却在这里暗中查探北冥月,这可是他想到的最后方法,没有想到的是不仅寻找到了北冥月,还发现了一个对自己有★★的陌生人,也许这就避免了以后的危机。

  说完之后,方云瑞和小刀的身影快速的朝外面掠去,而狐媚也是轻轻的挥了挥手,立马,整座楼层的人影都在跑动。

  这一座楼阁,竟然也是星盟的产业。

  北冥月从申哲楠的身边直接窜了出去,靠着她自己悟出的步法,很快逃离了申哲楠的视线,急速的朝前狂奔,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小巷之中。

  然后她的身影就这么停了下来。

  只因为在她的身前,站着一名穿着黑『色』粗布衣,只有着一只手臂的男子。

  “小刀,你来这里做什么?”看到站在前面的小刀,北冥月开口道。

  “是少爷让我来的!”小刀简单的说道。

  “你回去吧,我不会回去的!”也不等小刀开口说明自己的来历,北冥月已经直接拒绝道。

  “小姐……”

  “没用的,我是不会回去的,回去告诉他,让他好好的善待甜甜,不要再来找我了!”不等小刀说完,北冥月已经再次打断道,然后转身就要离开,可是当他转身的时候,却看到方云瑞一脸笑意的站在那里。

  脸上先是闪过一阵惊愣之『色』,然后转身就朝一边窜去,可是方云瑞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哪里可能让她再次离开,身影一闪,已经急速的掠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北冥月的小手。

  “月儿……”

  “放开我……”北冥月怒哼道。

  “我不会放手,一辈子都不会放手!”方云瑞哪里肯放手,就这么死死的抓住北冥月的小手。

  北冥月也彪悍,另一只手一抖,那把长剑已经出现在手中,抬手就朝方云瑞的手臂斩去。

  “我靠,你要抹杀亲夫不成?”方云瑞嘴里惊呼,另一只手已经迎了上去,一把扣住了北冥月的手腕,他的力气极大,北冥月哪里能够挣脱的开。

  “谁要你做我亲夫……”北冥月也不肯就此困住,抬脚就朝方云瑞的下胯踹去。

  “又是这招……”方云瑞似乎早知道她会使用这一招一样,身体朝前一靠,一只腿挡住北冥月踹来的一脚,将其压住,然后整个身体都这么压在了北冥月的身上。

  “你放开我…去……”北冥月奋力的挣扎,可是方云瑞此时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两只手分别扣住北冥月的手腕,手臂更是压在她那饱满的双胸上,北冥月还想要说些什么,他的大嘴已经印上了北冥月的薄唇。

  也不等北冥月挣扎,舌头已经肆无忌惮的伸了进去,就这么缠上了北冥月的香舌……

  北冥月的身体顿时就是一颤,虽说她和方云瑞有过那一层关系,可是那时候是在完全昏『迷』的时候,而也被方云瑞亲过一次,但也不过是嘴唇上的接触而已,像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只感觉舌头上仿佛触电了一眼,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想要推开方云瑞,但是身上的力气好像忽然没有了一样。

  不仅如此,感觉到北冥月身体酥软的方云瑞一只手已经松开了北冥月的手腕,就这么搂住了她的细腰,然后顺着细腰『摸』到了翘『臀』上,是那样的柔软和富有弹『性』,另一只手同样松开了北冥月的小手,直接就朝她的玉峰攀去,虽然还隔着一层皮衣,但是那样柔软的感觉依旧让方云瑞心神震『荡』……

  至于北冥月,更是被方云瑞这样的举动弄得满面通红……

  而小刀同学,早已经消失不见……

  “呜呜……”北冥月小嘴被堵住,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双手更是用力的想要将方云瑞推开,可是此刻浑身无力的她哪里能够推开……

  “放开我……”终于,趁着方云瑞换气的时候,北冥月吐出了一句话。

  “除非你答应跟我回去!”

  “不回去……”北冥月倔强道……

  方云瑞也不多说什么,嘴巴再一次吻了上去,而右手更是顺着北冥月的领口就要朝里面伸去。

  “呜……放开我…呜…现在是大白天,呜呜……”

  “和我一起回去,晚上来……”

  “不回去……”

  然后那只手已经伸进了皮衣中。

  不要说方云瑞心神『荡』漾,就算是北冥月也彻底的失去了力气,只感觉全身上下似乎都有蚂蚁在爬一样,说不出的酥痒,更是从耳根红到了脖子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