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药师公会


  『药』师公会

  “废物!竟然连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孩也抓不到!”

  一座豪宅之内,闷吼声透墙而出。

  这是一个浑身裹黑袍内的黑袍人,此时,他也是一脸阴沉,面『色』抽动间,让的他显得有几分狰狞可怖,他的周身,还有黑气缭绕。

  他的身前,一个中年男子抖抖瑟瑟的跪倒那里,面上冷汗直流,也不敢用手擦拭。

  他不是别人,如果斐文杰这,定是能认出,这就是普家当代家主,普喜!

  身为一代家主,他却是跪倒他人脚下,这实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使者,这我也不太清楚啊。”

  他的声音中也是充满了惶恐。

  “看来,斐家早就准备好有『药』师跟随了,只是,会是谁呢?”

  黑袍人气过之后,也平静了下来。

  “看来,这赤阳城暂时是掌控不了了。”

  沉『吟』了少许,他又道:“普喜,你量挑拨斐,玖两家之间的矛盾,下次城主大选,争取夺得城主之位!”

  “是,使者!”

  听黑袍人这么一说,普喜顿时松了口气。

  “好好做事,事成之后,我会向上头提出让你加入神殿的!”

  留下这句话,黑袍人身影一闪,不见了踪迹。

  “神殿!神殿!”

  普喜轻声的喃喃着,一双眼睛内是火热之『色』。

  天际才显白,赤阳城中却已经是喧哗了起来,各个商铺都是打开了大门,开始了的一天的生意。

  “呼”

  床榻上,盘坐着的风浩长长的吐了一口体内的浊气,睁开眼睛,目中隐约有些忧『色』。

  他感觉,虚武,有些动摇了!

  随着实力的成长,虚武也成长,而衍决却是跟不上其进度了,从而导致衍决控制虚武之时已经很为勉强了。

  “得弄到武晶才行!”

  武晶,能促使衍决进化,虽然缓慢,但是却也能成长,而且,风浩感觉,如果衍决没有晋升黄级的话,一旦成为武师,那么虚武一定会失控,到时候体内的形势,必定一发不可收拾。

  走下床榻,洗刷一把,风浩便是走出门去。

  对于这个陌生的环境,说实的,他也有些不适应,与斐管家道别了一番,便是朝外走去。

  他没有时间浪费了!

  一想到三年之约,风浩就有一种紧迫感,这事关自己的尊严,父亲的尊严,风家的脸面,他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街道上,人流熙熙攘攘,放眼看去,全是黑压压的一片,打听到了『药』师公会所,风浩便是直径行去。

  赤阳城,不愧是西岚国的大城,虽然此时才是清晨,不过大街之上,依旧是一片繁华,人声鼎沸。

  风浩人群之中缓缓的转过几条颇为修长的街道,转了好半晌之后,方才缓缓的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这幢出现眼前,显得大气磅礴的建筑物。

  这幢楼房,造型颇为别致,分有三层,才是接近,一股『药』香便是扑鼻而来,让的人神清气爽,精神一振。

  风浩的目光就落这建筑物外,黑紫『色』的牌匾之上,四个字迹隐隐有些模糊的古朴字体,闪烁着莹莹毫光。

  “『药』师公会!”

  轻喃了一句,风浩偏头四处望了望,便是发现,所有路过这幢别致建筑物的人,大多都会对牌匾投去一抹尊崇的目光,当然,也有一些路人,对着那一直傻傻的站立『药』师公会外面的风浩,也投去许些诧异的视线。

  风浩没有理会周围的这些目光,深深的呼了口气,然后这才对着『药』师工会大步行去。

  走近门口,两名早已经注意他很久的全副武装的大汉,却是伸手将他拦了下来,嗡声嗡气的道:“小兄弟,这里是『药』师工会,可不是能随意的进入的。”

  言外之意,这里只有『药』师才能进入。

  “不可以随意进入?”

  风浩愣住了,旋即他就明白了过来,自己没有身穿『药』师袍,而且,穿着也颇显寒酸。

  也难怪了,哪一个『药』师不是贵气无比,怎么可能还穿着粗布料呢?

  “我是来考取『药』师资格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风浩也是有些苦恼。

  早知道就换一身衣衫了。

  “爷爷,您倒是快点啊!”

  这个时候,一个娇声传了过来,接着一阵忽然从风浩身后扑来,而且,风浩的感应中,这香风的主人,似乎并没有闪避的意思。

  簇了簇眉尖,风浩只得让开了半步。

  他才让开,一道娇小的身影便是窜到他原先所站的位置,然后有些不屑的憋了一眼站旁边的风浩,也没理睬。

  “你这丫头,大清早的搅人瞌睡,你这么急做什么啊?”

  有些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些无奈与宠溺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风浩微微偏过头去,便是看到一个老者缓缓的行了过来,目光一扫,风浩便是看到老者的衣袍,正是『药』师所有的『药』师袍,后,风浩的目光停留老者胸口的徽章之上。

  半截拇指大小的徽章,呈现出一本打开的『药』典模样,而那『药』典之下,竟然精心的绘制了三道白『色』的纹路!

  “黄级高阶『药』师!”

  风浩心头也是微惊,再次偏头,便是看到了香风的主人,她身着一声淡黄『色』,年龄大概十四岁左右,一张娇俏的粉脸也颇为美丽动人,身躯略为有些娇小,不过发育倒是有些让人惊讶,才是十几岁,身躯上的每个部位都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丰满的娇躯之上身着一身紧身衣裙,这般的看上去,很有些高贵的味道。

  女子的一头长长的乌黑发丝,被一条淡黄『色』的丝带束着,直接垂落至背上,很显活力。

  似乎是察觉到了风浩的打量,女子微微偏过头,望着风浩那身普通的衣衫,不由的眉头微微簇了簇,丢给他一个大白眼之后,张开她那娇小的小口骄哼道:“看什么看?当心我挖了你的眼珠!”

  “哼!”

  风浩一甩衣袖,转过头去,没有理会她,心中也颇感失望,如此一个阳光少女,却生得一副如此心肠。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