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历史事件的重演


  当刑明确定自己将有可能成为这艘航空母舰舰长的时候,他早已经把刚刚只是喝了点“汤”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为什么会是刑明当舰长?东海舰队里除了刑明以外谁还有这个资历?谁还有这个能力担当航空母舰的舰长?所以,当刑明一听黄云说这艘航空母舰归东海舰队以后,马上就知道,它跑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作为一名中**人,作为一名中国海军,能航空母舰上服役那是身为海军的军人为荣耀的一件事,而现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怎么能不让刑明高兴呢?

  刑明便马上参观起了这艘曾经被称为“远洋”号的航空母舰起来,特别是它的舰载机舱里还有着两架f―15和四架f―18,让刑明兴奋。虽然自己不属于空军,但是航空母舰上怎么能少得了空军呢?现有了这两种先进的战斗机,再去“扣”几架歼第一舰队可就是中国强大的海军编队了。

  不过刑明到是很想把舰载飞机的主意打现自己头顶上空盘旋着的这十二架黑金色的战斗机上,但是,刑明也知道,自己也只能想想而已,就算黄云答应,国家也不会答应,其它舰队的老伙计们不会答应了。

  不可能什么好处都归你东海舰队吧?

  正当刑明及其部下正兴致勃勃地参观着航空母舰的时候,日本航母编队剩余的后这两艘舰船响去了长长的汽笛。

  “怎么拉?怎么拉?小云,这是怎么回事?”对于突然响起的汽笛声,刑明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地向黄云询问道。他还以为日本方面的第二梯队来了呢。

  “没事,只是鸣笛而已。我想,应该是他们的高指挥管切腹★★,为他们的天皇忠了。”黄云看着舰长室的方向,带着点尊敬的语气说道。

  “想不到这个小日本还挺有种的,还是很有点他们所谓的武士精神,可惜,生不逢时,生错了国家啊。”刑明对于忠于自己祖国的军人是很钦佩的,虽然现两方是敌战国。

  “是啊,小日本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他们的军队也是很有战斗力的,如果不是有着那么多的军国主义分子和极右翼的势力把持着日本,我相信日本民众一定会有一个好的生活,日本这个民族也是一个很优秀的民族了。”黄云带着一点惋惜的语气说道。

  黄云是很佩服日本军人那种死忠、把所有力量凝结一起的精神的,如果七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的★★能有一半这种精神,那么,那时候的华夏大地也不会生灵涂炭了。

  “是啊,一个优秀的民族,但是,也是一个让人无比憎恨的民族。”刑明也抬头看着舰桥上那象征着战士灵魂回归故土的旗帜缓缓升起,对它行着有着矛盾感情的注目礼。

  悲伤、感慨是一时的,胜利的喜悦才是真实的,打扫战场的事情已经接近尾声了,十六艘航母编队军舰现只剩下两艘,近万名日本自卫队成员只剩下一千人不到,可以说这次只有十分钟的战斗让这一千名日本自卫队的士兵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一生的记忆。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后,刑明带着他的战利品,空中十二架零式战机的护送下回归了祖国的回报。

  曾经硝烟弥漫的战场现已经大海的威力下已经趋于平静,所有的一切都掩盖了滚滚波涛当中,或许一百年、两百年后,我们的后人能这里打捞出他们先人曾经这里战斗过的痕迹;或许,这又是一段可以回顾的历史。

  对于刑明的幸福,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此次行动的大本营中却又是另一种景象。

  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的紧张、那么的焦急、那么的疑惑,似乎等待,又似乎祈祷着什么。

  “一群饭桶,半个小时了,怎么还联系不上‘远洋’舰队?”这次“收钓行动”的三军总指挥小野雄一对着眼前的作战参谋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臭骂。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的时间了,原本喜气洋洋的小野雄一也已经从欢庆的状态转变到了爆怒的边缘。

  就一个多小时前,包括小野雄一内的整个大本营的军官、士兵、政客们都处了无比兴奋的喜悦当中。因为当时他们的广播里也传来了中国方面对“远洋”航母编队那一个小时的警告却不敢做出任何攻击态势的声音,他们也和佐佐木的想法一样,中国就是外强中干,根本就不敢惹拥有着实力强劲的日本航母编队。

  野雄一也很高兴,自己总算能一血前耻了,不会再愧对天皇陛下、愧对整个日本国民了。

  可是,还没等他们高兴的时间过去多久,原本传来欢天喜地声音的麦克风突然与“远洋”航母编队失去了所有的联系,剩下的只有电流的“吱吱”声。

  原本大本营的作战参谋们还以为是“远洋”航母编队实行了所有电子仪器的静默,要给中**队来个偷袭,可惜的是,这么久过去了,“远洋”航母编队却仍未有任何的消息,这让整个大本营的人都提起了嗓子,都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而这一切又让小野雄一想起了不久前发生的那一切,好象和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难道自己又要重蹈那天的覆辙吗?

  但是小野雄一不甘心,不甘心这样伟大的计划就这样失败、不甘心自己的★★、军事前途就这样毁于一旦。

  于是,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大本营指挥室内听到的多的声音就是小野雄一“雄壮、威武”的咆哮声,可是,不管小野雄一的咆哮声有多大、气势是多么的逼人、眼神是多么的能杀死人,后的结果仍是没有能改变。

  麦克风、电台里仍是“吱吱”的电流声;雷达、卫星传回来的图象仍是那么多的雪花点;大本营与“远洋”航母编队的对接仍是除了这边的喊话外,对方没有任何的回答。

  “对不起,指挥官阁下,我们与‘远洋’航母编队仍没能联系得上,航母编队可能现正收复尖阁列岛的战斗中,也可能已经……”横须贺海军基地的大佐参谋长神奈川带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向小野雄一宣布着专家团对这次事件做出的“战争评估”,但是后面那项,神奈川并不敢说出来,但是任是任何人,都明白他后面的话代表的会是什么意思了。

  “巴嘎,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历史又会重演,给我派出侦察机、无人飞机、天上的卫星给我全力动起来,并告诉国方面提供关于这次战争的跟踪结果,我就不相信这样大的一支舰队就这样消失不见了。就算要消失,也要给我找出它们消失的地点,怎么消失的。‘胜利’好航母编队准备,得到命令,马上向尖阁列岛出发,就算它不能属于我们,我也要把它给炸平了。”

  野雄一现已经开始歇斯底里了,他不相信自己会同一个地方、同一件事情上跌倒两次,他是日本三军总指挥,并不是一个让人看笑话的小丑。

  有了小野雄一的指示,横须贺海军基地里的所有人再次疯狂地动了起来,一切手段、非手段;可以,不可以的事情都战争机器的带动下迅速的开始了。

  但是,什么都不可能了,凭借日本方面的科技,根本就不可能帮助他们的军队、政客们赢得他们期盼已久的战争的胜利。

  日本只能沉默中死亡。

  无人机回来了,没有拍摄到让日本大本营兴奋的内容。

  侦察机回来了,并没有发现“远洋”航母编队声音消失的地方有什么不妥之处,除了一片黑蒙蒙的大海,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

  卫星传回来了图片,那里除了一片海水外,什么也没有。

  现的大本营内,除了电流的“吱吱”声外,显得是那么的静谧,大家似乎都等待着什么爆发一样。

  “给我命令‘胜利’号航母编队立即起航前往尖阁列岛,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就不相信堂堂大日本帝国的强大舰队、近万名优秀的士兵就这样消失不见了。”一声怒吼,吼出了大家疑问的心声,他们到底去哪里了呢?

  “使不得啊指挥官阁下,现敌我情况未明确,就这样贸然让我们后一支力量出击,您不觉得这太仓促、太不负责任了吗?事情顺利还好说,但是如果‘胜利’号也象‘远洋’号遇到了这样神秘事件,那我们该怎么办?况且我们也只还剩下这一艘航空母舰了。”

  横须贺海军基地现任基地★★★坂田小世郎努力劝慰着小野雄一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酿出大祸,航母群一开动,那可就什么都不能挽回了啊。

  “那你说怎么办?让我怎么向天皇陛下报告?向我们的军队报告?怎么象全日本的国民交代?难道就告诉他们我们的舰队消失了?近万名自卫队员失踪了?我相信,只要我们敢这样以后的日子里就不要出门了,因为我相信那时候我们一出门,一定会被自卫队员的亲人们给撕了。”

  “这……”坂田小世郎面对小野雄一的提问,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bk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