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夜斓V暗夜琉璃(下)


  夜斓暗夜琉璃(下)

  “嗖……”突然,暗夜琉璃也原地消失了。

  当暗夜琉璃相隔自己原本站立的地方一公里外的陨石上出现的时候,带着一脸不屑的眼神看着站自己原先位置正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夜斓说道:“还想用老招式束缚我?你也太把我看轻了吧?”

  “嘿嘿……原来琉璃你已经有所准备了啊?”口huāhuā的夜斓再次笑嘻嘻地对暗夜琉璃说道。

  “哼……”

  “不过……”可是,就下一秒,夜斓神秘的一笑,他的身影再次消失了暗夜琉璃的眼前。

  见到夜斓的再次消失,原本有些得意的暗夜琉璃也戒备了起来,她明白,敌人自己的招式被人破解后还敢光明正大的使用,那么他不是白痴那就是有所依仗,而夜斓,那肯定就不是前者了。

  时刻戒备着自己四周能量b动的暗夜琉璃紧张地观察着,她可不想再被那个可恶的男人束缚第三次,那姿势真的很让暗夜琉璃感觉到愤怒,但是,上一次却有着一丝奇怪的感觉弥漫了暗夜琉璃的心尖。

  而现却不是暗夜琉璃去思前想后的时候,此时的她正要找到一切可能的地方把夜斓从神秘的宇宙中拽出来,她可不想再被夜斓来一次,如果这次自己再★★到的话,她还不知道夜斓会对自己作出什么事情来了。

  但是,不管暗夜琉璃怎么扫描自己周围的一切空间和细微的能量b动,一分钟过去了,她仍是没有任何所获。

  暗夜琉璃可不相信夜斓会这个时候逃跑把自己一个人丢这里发傻,她知道,那双可恶的眼睛一定某个角落盯着自己等着看自己的好戏。

  此时,暗夜琉璃握着大锤的手心都满是汗水,这被人盯上的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和难熬啊。

  然而,暗夜琉璃时刻关注着自身周围的时候,她却没有发现,她的身后不足十米的地方,一个虚幻而有神的眼睛突然出现了黑暗的宇宙虚空之中,那双眼睛里带着的是一席贼贼的yin笑。

  “喝……”突然暗夜琉璃身后的眼睛变得实了起来,而随之而来的是夜斓的身形出现了暗夜琉璃的身后。但是这次夜斓却没有再次使用他束缚暗夜琉璃的招式来束缚她,这次招呼暗夜琉璃的是夜斓手上的那把大砍刀,只见夜斓高高跳起,双手按大刀上重重地轰向了暗夜琉璃。

  “轰……哗啦……”

  暗夜琉璃没想到夜斓这次对自己的攻击居然不是再束缚自己而是攻击自己,仓皇感觉到身后能量b动的她才来得及把手中的锤子刚刚抡上额头位置的时候,夜斓的大刀已经轰了她的武器上面。一阵大爆炸的声音响起,暗夜琉璃脚下的陨石再次化成了粉碎,而暗夜琉璃也被夜斓的强大攻击力给直直往下方轰去。飞速向下飞行的暗夜琉璃看着夜斓手中那离自己额头不足十公分的大刀以及夜斓那离自己脸很近很近的可恶的笑容,暗夜琉璃深深地咽下了喉间将要涌出的一口鲜血,带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夜斓。

  “卑鄙……”终于,下降的姿势停下了,两人却仍以原先的姿势矗立宇宙虚空之中,暗夜琉璃一边抵挡着夜斓不断下压的大刀一边艰难地从牙齿中吐出了两个字。

  “我说我的亲亲琉璃小宝贝,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你眼睛里就变成卑鄙的代名词了?我这不是为了告诉你战斗不要不拘于一格嘛,你看,我不是又教了你一招,不是吗?”夜斓委屈地说着,不过看着他那微笑的眼神,暗夜琉璃可不觉得夜斓能有多委屈。

  “不要这样亲热的叫我。”听到夜斓再次这样的调戏自己,暗夜琉璃再次用自己大的力气大声朝夜斓吼着,手上也加大了力度想要把夜斓抵挡开来,可是,前有夜斓的偷袭后有自己受到了一丝的轻伤,本就实力比夜斓低上一筹的暗夜琉璃并没有能格挡开夜斓的武器,反而因为自己的泄气而让夜斓步步紧逼。

  而此时夜斓则没有任何的解释,只是以那样的笑容看着暗夜琉璃,但是他的手上也不断地加力。

  “铛……”

  终于,夜斓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把手中的大刀行进到了离暗夜琉璃身体近的位置,此时暗夜琉璃的大锤靠了自己的左肩处,而夜斓那冒着白è荧光的大刀就离她脖颈不足5厘米的地方闪着耀人的寒光,那冷冷的刀光刺得暗夜琉璃的脖颈冰凉冰凉的。

  “哧……”暗夜琉璃由于之前的伤以及此时的怒火攻心,嘴角溢出了一丝鲜红的鲜血。

  “啊……琉璃,你这是怎么了?”看到暗夜琉璃嘴角溢血,夜斓赶紧关心着道,但是他的手上却没有放松而且却紧逼了。

  感受到夜斓的“好心”,暗夜琉璃恶狠狠地说道:“我不需要你假好心,你这个坏蛋。”

  突然,夜斓把自己的脸凑近了一些,一脸无辜加委屈地说道:“琉璃,你怎么能这样不理解我的心呢?是,我是让你受伤了,但是这也不是为了保护你嘛,如果你安好的被我擒去,你觉得会有人相信我们是经历了大战而把你俘虏的吗?而且我那边那一关也不好过。到现,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吗?”夜斓那深情的眼神再次侵略似的看着暗夜琉璃。

  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属于男人的气息以及夜斓那深情的话语,即使身处险境,暗夜琉璃也感觉到自己的心是一阵的i离,特别是夜斓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是让暗夜琉璃这样的感情小白的心狂乱不已。

  不过,暗夜琉璃的心神i离了五秒钟后,她用力咬了咬自己的舌头,让自己从夜斓的“催眠”中醒了过来,此时的她真的不知道夜斓是用什么样的魔法让自己居然产生出那样荒唐的念香。

  “可恶的男人,我一定要把你杀了。”恢复清明的暗夜琉璃的第一句就是对着夜斓大声地吼着。

  见到暗夜琉璃还是那么的死鸭子嘴硬,夜斓摇了摇头说道:“琉璃,你怎么还不能面对自己的心呢?我知道,你对我的有感觉的,不然刚刚你也不会出现那样的神采了。琉璃,放下我们心中各自的敌对,让我们好好地接受对方吧?”

  “呸……我的心?我的心告诉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哎……你还是那么的死鸭子嘴硬,难道你还真的希望我用特别手段吗?”

  “你敢???”听到夜斓的话,暗夜琉璃的身体微微一颤,那丝奇怪的感觉再次涌上了她的心头,她似乎明白夜斓所说的“特殊手段”是什么。

  夜斓感受到了暗夜琉璃那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应,他知道自己并没有猜测,带着胜利的笑容,他知道自己下一步以及以后该怎么做了。

  “小琉璃,你觉得我夜斓,蔚蓝帝国的夜家大少有什么不敢做的?再说了,我就算做了你又能对我怎么样?嘿嘿……”适时的,夜斓吹了口气上暗夜琉璃的脸上。

  “你要是敢那样对我,我一定自爆,我一定会拉着你同归于的。”暗夜琉璃恶狠狠地威胁着夜斓,这次,她是认真的。

  “你真的就不给我一点机会?”夜斓见到暗夜琉璃这样的决绝,他也严肃地问道,他明白,暗夜琉璃对这事一定是说道做到的。

  “不错!”感觉到自己扳回一成的暗夜琉璃昂着头,对视着夜斓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就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了。”

  “你要干什么?”

  还没等暗夜琉璃从夜斓的话语中分析出个所以然的时候,她只见夜斓手握大刀的双手右手继续握着大刀下压着自己,他的左手松开了并且向着自己的身体袭来。

  以为自己再要受辱的暗夜琉璃刚刚想要反抗,但是还没等她作出行动的时候她只感觉夜斓的手自己ing前的几个地方点了几下,几丝奇怪的能量透过夜斓对自己身体所点之处瞬间飘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就没有下文了。

  而夜斓对自己“动手”了以后,夜斓象是很放松似的,手上的大刀对自己的压力也慢慢地减少了直至他的刀完全离开了自己的武器和身体。

  感觉到这是个好机会的暗夜琉璃马上就想对看上去完全没有戒备的夜斓动手,可是当她想要挥舞自己武器的时候却发觉自己的手臂完全动弹不得,而当她想要调动全身能量的时候,自身的能量行过ing前位置的时候完全被一股神秘的气息阻挡住了,让暗夜琉璃所有的能量为之一泻。

  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奇怪变化以及看着现那怀抱双手,手上的武器也消散的夜斓,一丝冷汗从暗夜琉璃的脸庞下淌下。

  “你、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带着一丝的惊恐,暗夜琉璃对夜斓说道。

  “也没有做什么啊,只不过见某人不配合还那喊打喊杀的,所以就让她老实点不要死鸭子嘴硬咯。刚刚对你的招式叫作‘点(穴)’,是云弟教我的,对了,云弟就是你们所怀疑的那个银河系的疑似十阶强者的男人。怎么样?这招厉害吧?想那时我可是它手上吃了不少苦头啊。”

  听到夜斓的解释,暗夜琉璃紧紧咬着牙,她现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自己仍不停地调动自己身体里的能量,但是自己的能量却每次路过那几个被夜斓“点(穴)”的地方后能量全部被泄掉了,这让暗夜琉璃很是心惊胆寒。

  夜斓看到暗夜琉璃的表情就知道暗夜琉璃现干什么,但是他根本就不着急,想着自己以前那一站就是站那一整天的情形夜斓根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担心。

  “我说小琉璃啊,你不用费心了,没有我的解(穴)你是不可能控制你的身体的,这套手法即使是五阶的战士对六阶的战士,六阶的战士都没有任何的办法,不用说我的实力比你强大了。”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要么放了我,要么杀了我,不要这里这样侮辱我。”暗夜琉璃知道夜斓不需要这样的时候欺骗自己,也放弃了继续调动自己身体的能量,对着夜斓愤怒地吼着,现她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用语言来发泄自己心中对夜斓的愤怒。

  “嘿嘿……我想怎么样?”夜斓看着暗夜琉璃坏坏的一笑,慢慢地朝她走近着。

  “你、你要干什么?”似乎看懂了夜斓眼中所代表的意思,看着夜斓慢慢走向自己,暗夜琉璃艰难地说道,她想要后退,奈何却根本就移动不了自己的身体。

  “你说我要干什么呢?”夜斓来到了暗夜琉璃的身前,右手环住了暗夜琉璃的腰以近乎零距离的姿势鼻尖对着鼻尖对暗夜琉璃说到,暗夜琉璃的身体也紧紧的贴了夜斓的身前。

  “你……呜……不、要……”

  夜斓用自己的行动向暗夜琉璃倾诉着自己想要干点什么,而暗夜琉璃则带着惊恐的眼神看着、承受着、被欺负着,当那片温暖的、厚实的双hun自己hun间运动的时候,暗夜琉璃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轰”的一声爆炸了开来,身体也感觉到了阵阵酥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所谓的暗夜琉璃也不知道自己紧闭的双hun和牙齿什么时候张开了,任由那可恶的男人带着狂热的气息侵袭着自己的樱桃小嘴后的防线,身前男人的“侵略”下,暗夜琉璃不知不觉间闭上了眼睛享受了起来,而她手上的那只大锤子也化成星光点点消散了宇宙之中,而她那双只用来杀人的双手也环上了夜斓的脖颈。

  终于,与远处那爆炸连天的战斗场景相比,这片陨石群里却是上演着无比旖旎的风光。

  “噗……小琉璃,你咬我干什么?”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沉浸享受和快感之间的夜斓突然大叫了一声并迅速离开了那温暖如玉的娇躯,一边愤怒地叫着一边搽拭着嘴角,一抹鲜血出现了他的手背之处。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暗夜琉璃却没有回答夜斓任何的询问,只是带着愤怒、幽怨、★★、害羞……各种各样复杂的神情紧咬着双hun看着夜斓,暗夜琉璃的脸上、脖颈上都是一片潮红,即使是一身黑è武装的她的身体暴u出来的皮肤似乎也能看到一丝红润她的皮肤下涌动。

  愤怒过后的夜斓看到以小女人姿态站远处看着自己的暗夜琉璃,特别是看着暗夜琉璃的嘴角也流下一抹鲜血的时候,他原本的愤怒也消失不见了,微叹了一口气对暗夜琉璃说道:“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计较你咬我的事情了。”不过,当夜斓看到暗夜琉璃的眼神再次化身成杀人的眼神的时候,他后面的话却没有再出口了。

  “嘿嘿……我说琉璃,现知道我对你的心了吧?现我们可以和好了吧?”感觉到暗夜琉璃似乎对自己没有了敌意,夜斓笑着说道。

  夜斓知道自己的所有计划都已经成功了,象暗夜琉璃这样缺少男人“滋润”的女强者当有一个男人占领了她的心的话她是绝对会千依百顺的,即使那个人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也一样。而自己现不仅让她见到了自己强大的一面,能够真征服她的一面,让她感受到了一个女人受到男人呵护的一面,她怎么可能还不会死心塌地的呢?

  或许现暗夜琉璃还纠结于自己的身份和夜斓的关系,但是夜斓相信自己很快就能真正的攻下暗夜琉璃这块堡垒的,因为现他已经打开了暗夜琉璃这座坚固堡垒的一个缺口,那离真正的成功也就不远了。所以,夜斓现也根本就不担心暗夜琉璃会对自己下杀手,只不过一阵皮痒那是正常的。

  夜斓见到暗夜琉璃并没有说话,带着一丝警惕夜斓飘到了暗夜琉璃的身旁。

  “琉璃,你说话啊,不会被吓傻了吧?”夜斓带着忐忑的心轻摇了摇暗夜琉璃的肩膀,没反应没暴怒没反击,让心里着实幸福了一把的夜斓也带着一丝的担忧,因为暗夜琉璃只是用那能★★的眼神看着自己并没有任何的行动。

  “我的好琉璃,你到是说句话啊,我很担心的啊。”

  “琉璃,是我不对,我不该欺负你,你放心,以后我保证如果没有得到你的允许我一定不再这样了,求求你说说话,好吗?不要吓我啊。”

  夜斓此时是求爷爷告(奶)(奶)的想要暗夜琉璃说上一句话,但是暗夜琉璃除了一直以原先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根本就没动一动、没吭一声,这可真是吓坏了夜斓,此时的夜斓是真的很担心因为自己刚刚的行为把暗夜琉璃给吓出病来了。

  而暗夜琉璃看着原本不可一世的夜斓现这样对自己,虽然表面上仍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但是她的心里可是着实高兴了一把,虽然暗夜琉璃也不知道自己现为什么不想把眼前的男人给★★万段,但是她现心里真的很舒坦。

  后,看到夜斓快要哭出来了,暗夜琉璃还是不忍心地帮了夜斓一把:“放心吧,我没死也没疯也不会做傻事,因为我要留下我有用的身躯等待好时机把你给杀了。我说过我一定会把你给杀了就一定要把你给杀掉,即使付出我的一生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杀掉。”。。

  多到,地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