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惹我你死定了


  第十一章:惹我你死定了

  说完,眼光又从古云几人的身上扫过,声名寒冰的道:“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跑了,我会让你们知道,得罪了本少爷我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凄惨下场。来人,给我将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给我拿下,今天,少爷要好好的招待一下这几位贵客”。话音一落,就听见刷刷刷的数声连响,八个护卫就已经将古云几人包围。

  古云眼光从八人身上扫过,心暗暗的道:“看来,医神门外门果然如传言一般,高手如云啊,随随便便几个护卫,就都是合体后期的修真者”。不过,古云却一点都不惧怕,反而冷冷一笑道:“怎么,田少爷还想对我动手,我可是一个帝国的回春医修哦”。

  “我呸,医修算个什么东西,一帮只会让人保护的废物而己,我一只手都可以捏死一群。你还真把你当回事了,是。告诉你,今天你得罪了本少爷,我就是把你千刀万剐了,任苍然那个老东西也不敢有一丝的意见,你就不用指望他了,等着享受得罪我之后的那种美妙感觉,我会让你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的”。蔑视的看了古云一眼,田勇微笑着说道,不过那眼的杀气,只要是个人,就可以真切的感觉得到。

  听了田勇的话,古云不禁暗自摇了摇头,看来任苍然说的没错,外门已经不怎么把内门放眼里了。

  “快点动手,趁着天色还早,我还可以好好的折磨一下他们,晚上再让他们看一场龙戏七凤”。眼光从古云身后的五女身上扫过,田勇低喝一声道。

  围住古云几人的八个护卫立刻就准备动手,但下一刻却是脸色狂变,冷汗瞬间就从额流出。一个护卫不可置信的指着古云大叫道:“少爷,我们被他下毒了,现元婴被毒气笼罩,已经没法使用灵力了”。古云的毒医之名,他们早有耳闻,所以一见到古云之时,就已经将灵力覆盖住了全身,他们相信,就算古云的用毒能力再高强,他们如此的防护下,也不可能他们身上下得了毒。不过,事实却证明他们错了。

  古云得自毒经的用毒手法,跟一般的用毒手法截然不同,其他用毒者都是以灵力跟手诀御毒,但古云的却是以元神之力御毒,所用的毒也是无影之毒,如果用灵力防毒,根本就无法防得住,而且,元神越强,就越难以防得住,往往毒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古云现已经化出第二元神的元神程,就算是一个渡劫后期的高手,也不敢说他的元神比古云的要强。所以,这一帮还仅仅是合体后期的护卫,根本就连古云什么给他们下的毒都不知道。

  听到护卫的话,田勇立刻内视了一下自己的体内,脸色立刻就大变,自己的元婴也被一团气雾笼罩着。自己跟八个合体后期的护卫,一招都没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全部毒倒了。这个姓古的,用毒的能力怎么这么强,此刻的田勇,心满是不可置信。他终于有点慌了,现好像是自己成了人家手里的鱼肉了,正准备打眼色叫旁边的待女用传讯玉简通知自己的父亲时。却听到古云谈谈的道:“田公子不要着急,等你磕头认错了,我就会给你解药的,现嘛,你就不用想了,你这整个院之所有的人都已经了毒了”

  田勇一听古云之言,脸上立刻就是一片苍白,没有了灵力,他想向外面传一个讯息都做不到。自己现就真的变成了人家手的鱼肉,任由人家宰割了。

  看着脸色大变的田勇,古云微微一笑道:“田公子,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将你怎么样的,其实,我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你给我两位夫人磕个头,认个错就行了,我想,这件事情对你来讲,并不难”。

  “我呸,想让我向她们磕头,门都没有”田勇心暗暗的骂道。以他的身份,让他给两个女人下跪,还不如杀了他。指着古云,田勇厉声的喝道:“姓古的,事情不要做的太过分了,你这样侮辱我,到时你也别想有什么好日子过”。

  古云微微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哦,不知我如果真的让田公子你下跪了,你会怎么样让我没好日子过呢”。

  见古云丝毫没有回转的余地,田勇不禁怒声道:“姓古的,我告诉你,这里是医神门,不是你这个小小的回春境医修可以猖狂的地方。你不要以为凭着你那一手毒功就可以这里横行了,实话跟你说,如果你今天真的这样侮辱我,我想,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到时,你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这个事情不如就此揭过,让大家日子都好过”。

  “嘿嘿,就此揭过,田公子果然是大人大量啊”,微笑着说完。古云脸色瞬间转冷,厉声问道:“刚才你不是说要让我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的吗,那个时候你怎么就不知道就此揭过啊。我也可以告诉你,你父亲想怎么对付我,就让他来,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现嘛,你就还是先给我磕头认错了再说,哼,居然敢侮辱我身边的人,那你就应该做好被我侮辱的准备。”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田勇也知道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当即冷冷一笑道:“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样让我下跪”。

  古云微微一笑,“既然田公子不愿自己下跪,那就只好我们来帮你一把了,林风,你就帮一下田公子。”

  林风嘴角微微翘起,应了一声“是”,接着身形一闪,人就已经出现了田勇的背后,田勇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就被林风抓了手上,林风右脚闪电般踹出,踢田勇的双膝弯处,田勇不由自主的啊的一声跪了地上。一双要喷出火来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古云,田勇大声的叫道:“好你个姓古的,你够狠,今日之辱,我田勇记下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十倍倍的奉还的”。

  “哼,一个只会仗着自己父亲的威势为非作歹的废物而己,你能把我怎么样”。不屑的看了田勇一眼,古云冷哼了一声道。

  “好,姓古的,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到时我一定要让你亲眼看着这两个贱人被我压身下任我★★的场面的,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此刻的田勇,有些疯狂的大声叫道。

  话一说完,林风就已经抓住他的头,狠狠的向着地上按去,砰的一声响,田勇被强行的按着朝两女磕了一个响头,接下来又被强行磕了几个响头之后,林风松开了田勇,一闪身回到了古云的身后。

  而此刻的田勇则是牙关紧咬,浑身颤抖,双拳死死的握着,一双眼睛闪着摄人的寒光从古云几人身上扫过,好像要将古云活剥生吞了一般。以他的身份,何时受过如此的侮辱,今日之辱对于他来说,可谓是倾五湖四海之水都无法洗刷得了他心的怨气。

  看着好像要将自己活吞了一般的田勇,古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缓缓的走到他的身前蹲下,看着他的眼睛轻声的说道:“田公子,我可还等着你来报复我啊,到时可别让我失望才好啊”。说完,将一个小小的玉瓶放到他面前道:“田公子,这个玉瓶里装着解药,你们一人一颗,吃下去之后,立刻就运功一个时辰炼化药力,就可以解你们身上的毒了。当然,你要是怕我动什么手脚不敢吃的话,也可以不吃。不过,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如果你不吃解药的话,你体内的元婴一个时辰之后,就会被那黑雾吞噬一空,然后就是你的整个身体,后,你就会这么消散天地间了。还有就是,千万别乱找人来给你解毒,要不然,人家给你解毒的时候要是出了一点点差错,这毒可就会变得加猛烈的,到时,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再解得了毒了。”

  说完,古云站起身来,看了四周的护卫一眼,冷冷一笑,然后众人怨毒的目光带着几人扬长而去,离开了这个小院。

  古云几人一离开,四周护卫跟那两个待女立刻飞奔到田勇的面前,两个待女将田勇扶起身来,正准备伸手去帮他擦掉额头上的血迹。田勇却突然暴怒起来,一把将两个待女推倒地,大声的对着周围的护卫吼道:“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去通知我父亲”。

  那些护卫一听,立刻就有一个人飞速的向着门外跑去,而田勇,则是双眼闪着寒光的看着门口,不知想些什么。那护卫跑出院子,随便找了一个外门弟子,叫他用传讯玉简通知了田雄。才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等那护卫再走回院时,现田雄跟医外门的其他三位长老都已经到了院,正听着田勇讲叙刚才生的事情。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