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一诀


  p:第一章到今天三章,第二章和第三章下午的4点半和晚上的九点半请大家支持!!!谢谢!

  东山村的早晨,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花草芬芳。略微显得潮湿的空气,清脆的鸟鸣,青葱草木,还有那初升的骄阳。每一样都让易云卓着迷。

  “一个宁静的世界,可惜他却不是属于我。”易云卓看着窗外开始外出耕作的村民叹道。

  “那你说你是属于什么世界?”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易云卓猛地惊醒,身体瞬间便紧紧地绷起。

  “小家伙,反应不慢嘛!”声音再次响起,这次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诧异。

  “原来是叔祖!呵呵,叔祖说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废人而已。”易云卓向着后院方向朗声地说道。

  “哈哈!小家伙,你的丹田完好,何能称之为废?等下我让你四爷爷带你去个地方,我想那里会适合你。”易天辰笑着说道,丝毫没有因为易云卓的丧气之言而气恼。关于这小家伙昨天被雷劈了的事,易中南没有丝毫隐瞒地告诉了他,他也感叹这小子的运气。

  “谢谢叔祖!”易云卓道谢道。可惜等了好久,后院也没有再传出话语。无奈摇头一笑,往小楼外走去。寻着昨日的记忆,往村中心方向走去。

  “咦!”偶然地拐过一幢用石头砌成的房子,易云卓便看到了一个小型的广场。约有六百多少年正一招一式地练着拳术,不时地传出“哈!哈!”的喝响。另外还有三百多少年正垂头丧气地站广场边上,他们的眼中或多或少都流露着失望。

  “四爷爷。”易云卓眼睛一亮,那六百多少年前面指导练拳的正是易中豪。

  “哼!小子,你来这里做什么?给我滚回去!”易中豪双目一瞪,冷声地骂道。昨天易中南已经和他说了这小子的纨绔和种种劣性恶习,对于这样的后代,易中豪可不会给他好脸面,他都觉得丢人。

  “呃!”易云卓顿时一愣,转而又释然。定是易中南和他说了自己的事情,为自己再一次背黑锅而无奈。

  “四爷爷,为什么您不是教他们原力修炼,而是教他们练拳呢?”虽然被鄙视,但是易云卓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他看来,这样练拳根本就没有一点效果。

  “拳术能试出一个人的心性和悟性,难道你以为修炼原力就像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无知!”易中豪冷道。其实他原本连和这小子说话的兴致都欠奉,不过既然自家老爹让他留下来,再怎么也得给老爹面子,不然自己可就要★★了。

  “哦!那四爷爷您忙!我就站边上学习学习。”对于易中豪的冷言,易云卓干笑几声。或多或少地,他心里总有那么一点对纨绔的负罪心理。不过总有一天,自己会让他们另眼相看的。

  看了几眼那些不顶用的把式,易云卓便彻底失去了看下去的兴趣。他走到场边正沮丧的三百多人边上,对着其中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少年问道:“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为什么不用练拳?”

  那人一听这话,抬起头来怒瞪了易云卓一眼,随即见后者一副无辜的表情后便叹了口气,神色缓和了一些说道:“你是大长老的孙子吧?昨天你来的时候我见过你。”

  见易云卓点头,那少年才道:“我叫易定军。今天是考核的日子,我们都被四长老淘汰了。”易定军说完便再次失落地低下头。

  易云卓明了地点了点头,他不再言语,转身便往小楼方向走去。

  “叔祖,我需要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易云卓回到小楼,对着后院方向喊道。时间,他现需要的就是时间,当看到那群垂头丧气的少年,易云卓心里被狠狠地撤动了。谁说他们不适合修炼?他偏偏就要打破这个谬论,即使那是自己四爷爷的定论。

  当然,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先强大起来。他没有给易定军那群人什么承诺,就算是现给他们承诺,想必他们也会嗤之以鼻吧。

  “十六岁,十六岁啊!众人眼中的纨绔也该觉醒了。”易云卓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信念。

  “看见东面的小山头没?那里是我以前闭关的地方,没人会打扰你。”易天辰没有露面,也没有问为什么。

  易云卓遥望东边,只见大约十多里外的一座小山头上建造着一间不大的石屋,知道那便是易天辰说的地方。

  “谢谢叔祖。孙儿会照顾好自己的一切。”易云卓对着后院鞠了一躬,转身就往东边方向跑去。

  “呵呵!小家伙,我倒是很期待你这个纨绔废柴的改变哦!”感觉到易云卓的离去,院子中的易天辰喝了一口手中的酒道。根本看不出他年龄的脸上,写满了期待。从昨天第一眼看到易云卓的眼神开始,他就不相信这小子会是纨绔。纨绔会有那种瞬间散发的冷酷和邪意么?绝对不会!

  石屋很简陋,除了一张石床外别无他物。易云卓只是略微地看了一眼四周,往石床上走去,上床盘膝而坐。易云卓闭上眼,《第一诀》脑海中展现。

  仙道、魔道,皆是道。魔道至高----《第一诀》。

  “魔体”境界,为前中后三期。

  “练魂”境界,为前中后三期。

  “凝神”境界,为前中后三期。

  “天道”境界,为前中后三期。

  木星河的记忆中有很多关于修炼方面的信息,而且很清晰明了,不用过多地去琢磨,易云卓很轻易就能领悟。至于《第一诀》的实力和这个世界的原力强度对比,易云卓只有大概的一个了解。他能肯定的就是,《第一诀》很强,比原力要强得多。

  “气海。”“神阙。”“关元。”。。。。。一个个穴道的名字从《第一诀》的法诀中涌出,易云卓便能刹那间就找到他们的位置。这点对于前世几乎摸透了人体每个穴位,每一个弱点的他来说并不难。

  易云卓花了近两个小时,终于把所有的穴道都连接一起,形成了一条经脉路线。这条魔元力的运行路线清晰地被刻画脑海中。自从被雷电改造身体后,他的记忆也跟着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以前的他要做到这点是绝对不可能的。

  再三地确定了运行路线和位置,易云卓终于开始了他第一次的修炼。不是修炼原力,而是修《第一诀》或者也可以说是“修魔”。对于仙道和魔道,易云卓根本是一知半解,他眼里,只要能让自己变得强的便是适合自己的,无所谓道、魔。

  凝神静气,身体慢慢地松弛开来,用心去感应四周的天地元气,身体中的经脉一遍遍地运行着。

  又是两个小时,身体中丝毫没有动静。易云卓眉头一皱,再把运行的路线对照了一遍,没有出错。“既然路线是对的,那就是时间问题了。”易云卓再一次静下心来,把整个心神都放了〈第一诀〉的运行路线上。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转眼又是六个小时过去,床上的易云卓老僧入定,没有移动一丝一毫。慢慢地,就连他的呼吸也变得悠长起来。六个小时后的他,两次呼吸间相隔了近一分钟,如果不是他的心脏还嘭然跳动,一般人绝对会认为他是个垂死之人。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离易云卓初的修炼已经过去了近十个小时。可是易云卓似乎并没有转醒的迹象。夜晚的阴暗石屋中蔓延开来,慢慢地转为彻底的黑暗。

  日落日又出。清晨的空气总是那么醉人。

  易云卓修炼的石屋中,少年的眼眸慢慢地颤动了起来。他即将醒来。

  一抹自信的笑容慢慢地浮现易云卓的脸上,双眼突然睁开,一丝黑色的光芒急速闪过。

  “想不到这魔元体内流动的感觉这么舒服。”易云卓笑着呢喃道。

  昨天修炼到后来的时候,魔元没有出现,他的心也变得烦躁起来。看着就要惊醒的时候,一小丝如空气般的流动感从身体中传来。他瞬间便敏锐地抓住了那一丝感觉,随着那一丝气流的反复运行,体内的魔元也慢慢地增长起来。

  经过一夜的修炼,此刻他体内的魔元已经积累到头发丝一般。虽然是弱小,但是比起刚它刚诞生的时候却大了无数倍。当他收功的瞬间,所有的魔元便如浪子回家般,自动地找到了易云卓的丹田,汇聚成一团。

  “想不到已经一天一夜了。”易云卓感受着丹田的温暖,这么一丝弱小的魔元就耗费了他一天一夜的时间,当真是修炼无岁月。

  “咕!咕!”肚子一阵咕噜响,易云卓起身走出石屋外。修炼的时候不觉得,一旦停下来肚子就饿得不行。一天一夜,修炼的时候有魔元补充,现可没有。不像那些修炼了百八十年的老怪物,他还没到那个境界,五谷杂粮少不了。

  半个小时不到,一只野兔和几只山鸡便落到了他的手上。原本就被雷电改造过身体,现再加上修炼出了魔元,要抓到几只野味轻而易举。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