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魔体前期


  p:今天的第二章到,求收藏求票票!!!!一个小时后第三章送上大家支持啊!!

  时间飞速流逝,转眼间就是二十天。

  东山镇石屋中,易云卓依旧是闭眼盘膝修炼。这二十天中,易云卓除了偶尔出去弄点食物,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了修炼之上。现的他,连睡觉都是每天保持着两个小时,有魔元不断地滋养着身体,两个小时的睡眠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魔元不断地经脉之中流淌。原本头发丝粗细的魔元,这二十多天的修炼中飞速地增长着。如今,易云卓身体内的魔元已经充斥了整条运行经脉,使得他的经脉异常地膨胀起来。

  “应该差不多了吧?”易云卓突然从修炼中转醒,审视了经脉中的魔元强度后呢喃地说道。

  这些日子以来的修炼,对易云卓修炼的〈第一诀〉来说,只不过是身体中一条基础的运行路线,是修炼整套功法的前提。吸收足够多的魔元来修炼,这是〈第一诀〉后期所必须的。从现开始,易云卓才算真正有资格修炼〈第一诀〉“炼魔体。”〈第一诀〉的第一层。运用魔元滋养身体的每一处,每一个细胞。说白了,炼魔体就是强化肉身。

  易云卓眼中精芒一闪,再度闭上眼,沉寂了修炼中。对这二十多天的进展,他似乎并不怎么满意。确实,现他的实力的确是没有增长多少。魔元虽是凝聚了很多,但是那只是功法的一个特性。那条经脉路线也不是〈第一诀〉的真正修行路线,它只是一个前提,如果〈第一诀〉真的这么简单,那也就不叫〈第一诀〉了,也不会让木星河这帝级人物也死其下了。

  “嗡!”一声轻微的嗡响自易云卓的身体内传出,一阵阵如波纹般的无形气浪他的四周荡起。“嗡。”紧接着又是一声嗡响,一波平一波起。消失的气浪再次从易云卓的身体中发出。

  从第一次的嗡响发出,气浪冲出身体的时候,易云卓的眉头便已深深地皱起。

  “好痛!”易云卓差点就惊呼出声了。当他开始修炼魔体的时候,整条经脉中的魔元便如狂暴的洪流一般,迅速地冲破经脉的束缚,往它四周的肌体扩散。那一刹那的锥心之痛让易云卓的脸上一阵狰狞。牙齿猛地紧紧咬起,让自己不发出一丝的哼响。

  炼魔体,代价确实够大。辛辛苦苦二十多天修炼的魔元便这刹那间全部崩溃,丹田中又是空空如也。

  “吸收!吸收!”法诀起,每一个细胞便如同受控制一般,疯狂地吸收起了从经脉中四散而出的魔元。它们就像是好几天没有喝奶的婴儿,如饥似渴地哄抢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就所有细胞吸收魔元的那一刻,易云卓的脸上的痛苦之色猝然散开,眉宇间闪现的是一抹安详和舒心的淡笑。细胞的吸收让他的全身都变得暖洋洋的,连每一寸的皮肤都有种酥痒的感觉,身体里充满了无限的活力。这一刹那,他如同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嗡!嗡!”轻不可闻的嗡响和无形的气浪继续,易云卓也面无俗欲地彻底融入了修炼之中。

  时间到第二天中午。

  “嗡!嗡!嗡!嗡!嗡!嗡!”原本大约要十多秒才重复一次的低沉声响和气浪都变得急速,现反复一次大约只用了半秒不到。石屋一次次气浪的波动下,突然轻微地抖动了起来,墙面上的细小石粉也震动下脱落。

  “唰。”剧烈的抖动持续了近十多分钟,突然的某一刻一切声音和气浪震动刹时全部消失。若不是墙脚的一层厚厚石粉,没有人会认为这里曾经出现过急剧的震荡。

  “呼!好舒服!”易云卓缓缓地睁开双眼,吐出了一口浊气。此刻的他感觉到身体中暗藏的一股爆炸性的力量。看了眼面前厚达半米的石墙,他有自信一拳下就把它洞穿。

  和传统的修真不同,易云卓此刻的丹田还是空空如也。别说什么金丹元婴的,就连魔元也不剩一丝。但是当修真之人观察他的身体的时候,就会明白他有多么恐怖。庞大的魔元被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数吸收。魔元的洪流消散,换回了每一寸身体的恐怖力量。“魔体前期”,让他身上的细胞都处于了一个充实饱满状态。

  感应到了经脉已经修复,而且里面留着一屡比头发丝还细的魔元,易云卓满意地点了点头。“是该出去走走了。”看着从石门缝中传进的一丝阳光,易云卓呢喃着道。

  “嗯?”轻疑一声,有种被窥视的感觉突然出现脑海,复又刹那间消失。易云卓仔细地感应着周围,那被窥视的感觉却没再出现。“难道是幻觉?”不由地摇头一笑,起身往石门走去。

  易天辰的小楼后院,坐院子中的易天辰咪了口手中的美酒后晒然一笑,“这小家伙,那灵觉还真让人惊讶。不过前几天出现他的身上的那股力量却又莫名地消失了,真让人搞不懂。”

  刚才易云卓的那一丝被窥视的感觉并不是幻觉。这些天来,易天辰不时地用自己的灵识来感知易云卓的修炼。石屋大约离小楼十多里,易天辰的灵识却能轻易地易云卓所处的石屋中扫射,这不得不说他的强大。

  多日未出那石屋,易云卓的深深地呼吸了下外面的空气,不禁有些陶醉其中了。石屋前找了个平坦的石头,易云卓闭上双眼静坐着,体会着属于这里的那一份宁静。

  “啊。呜呜!”一声稚嫩的女孩惊叫,接着再是一阵委屈的哭声。

  “嗯?”易云卓猛地睁开眼,往山下跑去。乱石林立,树枝杂丛的山道,易云卓的脚下如同平地一般,他的身形飞掠。每一个跨步,身体便会空中划过一道弧度,人已经到了几米开外。魔体前期的境界,这样的阻挠他眼里的确是不值一提。

  一分钟不到,易云卓便冲出了近三里的山道。不说力量,就光以这速度来说,就是一般的人级原者也比不上。〈第一诀〉的一个小阶,却比之原力修炼整整高出了一个大境界,这让易云卓欣喜异常。

  “小妹妹,你怎么了?”易云卓刚跑到山下,便看见山道边上躺着一个满脸泪水,不断哭泣的小女孩,一边的地上则散落着一地的药草。

  这个不到十岁的女童看到易云卓这陌生人后,嘴巴撅了下,强忍住了哭泣。小脸上慢慢地爬起了两抹红色,神色害羞不已。随即脚上似乎又传来了痛楚,眉头紧紧地拧了一起,羞红散去,眼眶中的泪水马上又要决提了。

  “大哥哥,我脚崴了。”这里离村子近十里,小女孩知道自己唯一能求救的就只有面前的陌生哥哥了。

  易云卓蹲下了身子,抽出那小女孩的小脚,脱去她的鞋袜。只见原本白嫩的小脚脚裸处已经高高地肿起,确实是扭伤了。

  “没事的小妹妹,哥哥现就把你给治好。”易云卓伸出右手,用手掌覆盖了那小脚的伤处,一丝魔元慢慢地被注入,迅速地修复着小女孩的脚伤。不管是原力还是魔元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修复身体。大的不敢说,但是就这么点小小的扭伤自是不话下。

  当易云卓的手掌覆盖上只见的小脚后,小女孩便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陌生人。脚裸处传来的阵阵酥麻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地哼了起来,痛楚已经彻底消失,有的只是一种奇妙的温暖感觉。看着易云卓的认真神色,小女孩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抹羞红。

  “好了,你起来走走看吧。”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易云卓收回手,对着仍旧发呆的小女孩说道。

  “啊!哦!”小女孩被他的话声惊醒,脸上红色盛刚才。害羞地把头埋了自己的胸前,易云卓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起身走了几步。

  “啊!真的好了,一点都不疼了。”试着走步的小女孩突然高兴地叫了一声,满脸惊喜地抬起头来看着易云卓道。转眼又想到自己刚才居然这陌生人面前哭了,又害羞地把头埋了起来,不敢再抬头。

  “呵呵!”易云卓无奈地笑了笑,知道这小女孩现想什么。他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道:“小妹妹,别害羞了,我不会把你哭鼻子的事告诉给别人的。”

  “我才没有哭鼻子呢。”女孩一声娇呼,抬起稚嫩的小脸为自己争辩道。话语一落,旋即又不争气地低下了头。

  “好了!好了!你没哭,是我哭了。”易云卓无奈一笑,真是一个害羞的小女孩。

  “小妹妹,你是来这里采药的么?”

  小女孩原本还害羞中,一经易云卓的提醒,猛然抬头,“糟了,我得回去给父亲煎药了。”小女孩说着就往刚才摔倒的地方走去,小心地拣起地上的草药说了句“哥哥再见。”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村子上跑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