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炼制战甲


  p:第一章到!!从今天开始,保底两,第二章晚上!!!

  火炎矿本就是天地中的火属性能量所化,而火炎矿精是集火属性的精华于一体。它可以说是一块没有丝毫杂质的顶级矿石。就算《炼器诀》记载的万千矿石中,他的排名也是比较靠前的。

  易云卓想不到,居然会这里发现了这么大一快高等的矿石。刚才被自己杀了的那个黑衣高手,想必也就是为这矿石而来的吧。易云卓怀疑着,这矿石为何会突然浮现出地表,或许就是因为那人吧?很有可能是那人用了什么特殊方法把这矿石给掘出的,这么炙热高温的矿物,寻常的工具一触下便会融化,一般的办法定是行不通。

  不过这对于易云卓来说,似乎并不难。丝丝魔元火从掌心透出,空气中再度弥漫起了炙热的温度。深青色的魔元火,比起这岩浆之火,从本质上来说理当强。因为魔元火本就是纯净的能量产物,而且经过《第一诀》的淬炼,远比这岩浆之火来得澄净。

  “呼!呼!”阵阵风响,空气由于高温而变得扭曲起来。易云卓操控着魔元火,以灵识为引,慢慢地向岩浆中漂浮的火炎矿精靠近。

  “呲!”两股炙热相遇,空气岩浆上方的空间猛地动荡起来。无形的暴烈声传出,整个四周的空气流动都变得火热急促。

  “给我起。”易云卓一声沉喝,魔元火疯狂地涌出,瞬间便化成一只青色的火焰巨掌,一把抓向了漂浮着的火炎矿精。

  “嘭。”青色巨掌一进入,整个炙热的岩浆坑洞猛地一声暴开。无数火热的岩浆四射喷发出来,十米范围内全部都受到了波及。

  易云卓再度催动魔元火,利用它的特性,自己周身凝聚出了一层保护膜。一片片喷射的岩浆之火飞溅到他身上,一遇青火便自动地弹开。青红两火,本就不相融。易云卓以魔元火凝化的巨掌,也是遭受着巨大的排斥。

  相对于易云卓的轻松,那赤焰狼王可就有些凄惨了。它刚刚吞下了易云卓丢给它的丹药,正闭眼转化着丹药的能量。

  可当它听到这猛地一声巨响,而后再睁开眼看到飞射的岩浆之时,“嗷呜”地一声叫嚎了起来。不顾重伤,整个巨大的身体不断地洞中穿越着,企图躲避那四射的岩浆。可惜的是,它的身体实是太大了,纵使它已经拼出了老命躲避,可还是被数量极多的岩浆溅到了好几处。

  “呜!呜!”哀嚎不绝于耳。狼王虽属火,习惯生活于高温的洞穴中。但是它根本经受不起这恐怖岩浆的灼烧。比起以前它适应生存的温度,这岩浆绝对超出了几十倍不止,易云卓没来之前,它就已经享受过了,所以它知道那东西的可怕。

  “哗!”一声如物出水的声音传出,一块呈椭圆,直径大约有一米的巨大火炎矿精被易云卓的虚幻巨掌给抓离岩浆坑洞。耗费了巨大的灵魂力后,这东西终于露出了它的全部。

  易云卓略显疲惫的身躯见到这一矿石的时候猛地一震,双眼中爆发着无限的欣喜。这快矿精明显地要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有这么一块东西,足够他炼制一件上好的战甲了,而且还可以利用它把炎龙戟再次炼制一遍。

  心念一动,炎龙戟凭空出现,易云卓一把抓住长杆,然后猛地往上一挑,近千斤的矿精就被稳稳地支撑起来。也顾不得那赤焰狼王的哀嚎,易云卓单手挑着巨大的矿精,闪身就往外走去。心中暗自想着,幸好自己修炼的是魔体,不然这么大块矿精可不一定能挑的起来。

  出了洞穴,单手一震,脚步猛地跨出,向着基地方向一路狂奔而回。

  今天虽然是拣到宝了,但是易云卓心里清楚,这并不是什么好苗头。至少,这里已经出现了人类。如果说那黑衣人还有同伴,或者说属于某个势力的话,这里就不再是安全的。所以他必需快地搞定这里的一切,带着那批人离开。

  不到一个时辰,易云卓就已经狂奔回了基地。把那火炎矿精一扔,整个人便一屁股坐地上,嘴角轻轻抽动着道:“真不是人干的活。”

  近百里的路程,挑着一块千斤的巨石,不累才怪。易云卓此刻几乎连右手都抬不起来了。本来还好,可是他一放下之后,整只手上传来的酸麻几乎要让他崩溃。

  一米大小的火炎矿精由于失去了岩浆的滋养,已经慢慢地冷却,颜色也微微地转化成了暗红色。不过你要是此刻放上去一块生肉的话,烤熟是绝对没问题的。即便是冷却,它的温度也不容忽视。

  易云卓稍微地休息了一会儿后,便又坐起身盘膝修炼。按照正常的情况下,行功修复劳累,要远比休息来得快得多。

  行功至中午,易云卓方才悠悠转醒。他的劳累不只是身体,灵魂之力也是一样消耗很大。主要是用魔元火凝聚青色手掌的时候,他的灵识几乎都消耗了一半。此时经过近两个多时辰的恢复,灵魂和魔元力量再次饱满。

  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那火炎矿精,上面传来的温度依然吓人,不过对易云卓却是没有多大的伤害。围着这东西走了一圈,易云卓用手敲了敲额头,皱眉仔细地沉思了一会儿。

  “如果说,光光炼制一件战甲的话,这东西肯定有多余。就算是重地把炎龙戟炼制一番,依旧是用不完。或许,我可以给他们几个炼制几件武器。”

  易云卓心里一想,那三百多人的黑色长刀虽然是不错,但是和这火炎矿精炼制出来的武器,绝对没的比。但是要炼制三百件长刀的话,就算自己不炼制战甲,这也远远不够。所以他决定给易定军他们四人各自炼制一柄长刀。反正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把它充分利用了。

  这么一想后,易云卓便不再犹豫。深青色的魔元火再次从身体中涌出,准备炼制自己的战甲。

  他的心里,战甲已经有了一个雏形。不需要多华丽,厚重的也被他排除,华丽的不实用,厚重的影响自己的行动。仔细地斟酌了一下后,便已胸有成竹。轻便,合身即可!

  魔元火超高的温度瞬间就包裹了那火炎矿精,原本就还是稳热的矿石被这火焰一灼,便慢慢地开始变软,形状也如春雪融化般地改变着。

  近一个时辰之后,矿精被彻底地融化成金属水,深青地火焰中不断地变化着自己的形状。从一开始炼器到现,易云卓身处的空地上早已经被融进去一个大坑,而易云卓就是盘坐于中心。

  “啪。”手心一动,炎龙戟瞬间出现手中,催动着自己的手臂力量,易云卓猛地挥动长戟,一声啪响之后。大约近三分之二的软化矿精被狠狠地切下,然后再是被长戟一拍,飞往一边。对于战甲来说,三分之一应该就差不多了。

  “轰。”飞出去的炙热矿精一落地,周围的杂草和木枝几乎刹那间就被气化。

  易云卓根本顾及不了边上的情况,他挥舞着双手,不断地催动着魔元来改变战甲的形状。

  双手舞动间,战甲慢慢地成型。先是头盔,然后再是脖子与咽喉部位,再慢慢地转至两肩与手臂。胸膛,背部,腰部,大腿,小腿,一直到后的脚底。整整花去了近四个时辰以后,易云卓心中的满意战甲终于出现了自己的面前。

  颜色依旧是火红,头盔上有着三条凸起,上面则镶嵌着三片尖刀,尖刀的相互组合之间。就如一只小鸟般展翅。正前方,一片薄如蝉翼般的甲胄刚好可以遮掩住他们的脸,其上有两个精致的小孔,不用说也是让自己的眼睛露出。

  腰胸和背部处处都透露着绝对的光滑,而且随着火焰煽动,光滑自动流转起来,就像是带着绚丽的色泽一般。手脚的关节之处,各有着几根尖刺往后倒出,对易云卓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杀人利器。

  一件连体的战甲,也可以说是一件可以任意拼装的战甲。它的每个部位都是紧紧地相连着,但是易云卓又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法把他拆卸下来。即不华丽,也不厚重,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