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老头?易天辰暴怒


  p:第二章到。求票票。。收藏也需要!!!

  东山村,离易家的那一战已经过去五天。这几天来,易云卓天天都躲易天辰的小院中修炼。

  经过了那一战,特别是后和黄玉龙那战,易云卓身体虽承受了很大的伤害,不过好处倒也不少。经脉拓宽了许多,魔元也是变得粗大些许。奇怪的便是那魔元火,这东西自从吞噬了黄玉龙之后,仿佛又多出了一抹黑色,易云卓觉得比起以前,它的温度又变高了许多。

  至于体内的伤势,经过这五天来的修养之后,基本是已经恢复。只要不是遇上先天原师,地级高手还是能够轻易拍死的。

  “喂!老头,戒条是什么东西?”到第六天,易云卓闯进了易天辰的小院中。打招呼用上了“老头”两字,准备成心地气一下这老家伙,用来发泄那天袖手旁观的怒气。

  “老头?”易天辰转过头来,满脸的阴沉黑线,或者此刻当叫他“易天沉”,面部表情正合适这一名字。

  “小子,难道你老子没教过你,要尊敬长辈吗?还有,你看我哪点老了?”易天辰黑着脸,恨恨地道。双手拳头握得劈啪地响,如果不是这小子的伤还没痊愈,他真想好好地揍一顿。

  “哼!”易云卓丝毫不忌讳前者的愤恨,斜了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看着我逃命都不帮忙,差点就挂了。”原本心里就有着一股憋屈,易云卓才不给他好脸色。

  “小子,你以为我和你太爷爷是能够随便出手的么?什么都不知道,少这里给我撅屁股。”易天辰对着易云卓一声怒吼。易中豪眼中的狂暴老子,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不能出手?这是为何?”易云卓脸上布满了疑惑。对于“戒条”这个陌生的词,记忆中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信息,易云卓此次来就是为了这个。而易天辰的这话,易云卓直觉应该是和戒条有关。

  “为什么?自己去前院的书阁看去。滚蛋!”易天辰横了一眼易云卓,然后怒吼一声抬手。

  “呼!”易云卓只觉得自己身体瞬间被一把拎起,然后呼呼的风声耳边响起。

  “嘭!”一声沉闷的声响,屁股落地,人已经到了院外。

  “操!”易云卓揉了揉裂痛的屁股,抬手竖了个中指。然后头一回,撒腿就跑。易天辰可是原君高手,刚才的那一抓,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如果再呆下去,绝对是找虐啊。

  易天辰通过灵识清晰地看到易云卓的轻骂,还有对自己竖起的中指。不过此刻他不但不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快慰的笑意。摇头呢喃着:“这小家伙,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随即他又抬起头来,拿起旁边的酒壶,眼神犀利地望向北方:“哼!两百年了,我们两兄弟埋名两百年,今日的易家终于出了个绝世之才。你们等着吧!百年前的耻辱,我木氏兄弟必定十倍奉还。”

  一句让人震惊的誓言,原来易天辰,他姓木。换言之,易家也便是木家。

  百年时间,易天辰这些原君眼中并不算很长。先天原师的寿命极限大概是两百岁,而一旦突破到原君,便会是五百大限,易天辰此时可以说是正值壮年。往日的羞辱与追杀一幕幕上演,易天辰完全沉入了痛苦的回忆,甚至连易辉煌出现院中都没发现。

  从空中落下的易辉煌见到自己兄弟的悲戚神情后,瞬间便知道后者想什么。走上前去,拍了拍易天辰的肩膀道:“老二,放心吧,离那天不远了。”

  易天辰收回思绪,转头看着自己的大哥点了点头叹道:“是啊!不远了。他们也是到了该还债的时候了。无论如何,父母亲都不会白死。”说到后,易天辰年轻的面容上泛出一抹强大的戾气。当年的仇怨,只能用他们的血来清洗。

  “那小家伙呢?”收拾了一下内心的愤恨,易辉煌眼神出奇地变得温和地道。

  对于易云卓那小子,易辉煌从开始的怒恨,到现已经彻底地转化成欢喜。这小家伙很和自己的胃口。其他不说,就光光骂黄老头的那句:“放屁!谁和你说老子是‘戒条’之上的人了?”这话可真是大快人心啊!那小子是黄老头的老子,那自己不就是他祖宗?一个字,爽!两个字,痛快!

  听到自己大哥说起易云卓,易天辰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道:“那小子,对我们两个老头子可是有很大意见。正和我赌气呢!”

  “啥?赌气?”易辉煌双眼一突,神色疑惑地道。

  点了点头,易天辰揶揄地笑了起来,“呵呵!这小子可不怎么好说话,刚才来开口就叫了我一声老头。这小兔崽子,要不是念及他为易家立了大功,身上的伤也还没痊愈,我非给他一顿不可。”

  “哈哈!这小家伙。”易辉煌豪放地笑起,“老头?哈哈!”

  他们两兄弟都已经是两百多岁的人物了,易天辰对外貌比较注重,他这个当哥哥很清楚。可以想象,易云卓叫出老头的那一刻,前者的脸色是何等的难看。

  纵然是原君级别的强者,易辉煌也差点笑得透不过气来,一边笑还一边用打趣的眼神看着易天辰,让后者的脸色越发的尴尬。

  “大哥!停!你不是找那小子么?那小子正前院的书阁呢。”实受不了易辉煌的眼光和大笑,易天辰挥手打住道。

  对于易辉煌的打趣,易天辰多也就是尴尬一下。他丝毫都没有意什么,加不会生气。反之,此刻如果是别人如此打趣,易天辰肯定是已怒气冲天。

  对于自己的这个大哥,易天辰的心里有的只是崇敬和浓浓的兄弟之情。想起那断步步为营、时刻都生死中挣扎的日子,易天辰记忆犹。还好,他们兄弟俩都挺过来了。

  “好了!我不笑了!”易辉煌弟弟肩膀上一拍,“我去看看那小子去,如果可以的话,带暗卫那里去看看。这小子训练出来的那批人很不简单,我想知道他究竟用什么办法短时间内弄出那么一大帮地级的小子。”

  易天辰同意地点了点头,随即猛然地想起什么,连忙道:“大哥,我和你一起去。不只是训练,他手上的那批战甲和武器也很强。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些兵器比之一般的中级低阶原器都要强上一些。”

  “还有,他似乎还掌握着一种丹药。”

  丹药素来与丹师挂钩,那么。。。。。。兄弟俩对视一番,眼中都是露出了一抹惊异。

  无论是那群易家子弟,还是他们的战甲武器,还有那丹药,必然都是出自那小子之手。他身边到底隐藏着什么?绝世高手,还是传奇秘典?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