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丹师


  p:第三到。感谢《老星》哥们的打赏。有朋友说,失去记忆是一个败笔。先谢过小爱的评论。不过我是打算后面情节之上做了一点细微的改动,暂时地失去一部分记忆,会恢复的。不过这需要主角的修炼了。嘿嘿!掌握好了,这是个坑,掌握不好可就真是败笔。。小白力。。。求票票!!

  一骑绝尘,通往西南江廊城的官道之上,易云卓策马奔腾。横断山谷的那场抢劫对他来说,差不多就是一场小得不能再小的闹剧。而那批有眼无珠的盗匪也由于自身的贪婪而丧命荒野。

  半月之后,一座巨大的城池终于出现了易云卓的视线中。这正是他此行的第一站,西南江廊城。按照地图指引,紫南城与中央霸者城,中间相隔有十多座中等和大型的城池,这江廊便是第一个。

  入得城内,易云卓牵着乌云马繁华的大街之上扫视了一番之后,便走进了一家名叫望雨楼的规模中等的酒楼。先前院把乌月马交给了看顾马车的小厮,接着便向着酒楼内走进。

  “公子。请问您需要些什么?”一名一直注意外面客人的跑堂见易云卓走进来之后,姿态恭敬地笑迎上来。像他们这类人,自然知道能骑上乌月马的必是一些有钱有势的主,千两黄金的马,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骑的。

  “我要一间房,然后再要两壶酒和几个小菜。”易云卓淡淡地道。

  “唉!好类。不过公子,您是要房间用餐,还是外面用餐?”那小厮吆喝着道。

  本来直接想说房间用餐。可就这时候,一个微轻的声音传到了易云卓的耳中。

  “喂,你们听说了吗?千傲宗近像是有强者下来我们江廊城了,而且一来就是四个。”大堂之内的一张桌子上,一个穿着还算得上不错的青年正对他的两个同伴道。

  “就大堂吧。”易云卓瞬间便被那青年的话给吸引了过去,边向着一边的空桌子走去一边向身后的小厮道。

  “大堂?”小厮有些不理解地呢喃一句跑开。他眼里,这种能骑上乌月马的公子,一般是绝不会轰闹的大堂之中用餐的,可是这冷冷的少年公子却是偏偏要大堂,真是搞不懂。

  “当然听说了。而且我听说他们还去了木家,四个人里面还有一个是断了一臂的。”另外一个面容有些质朴的青年接上口轻道。

  酒楼,妓院,这样的地方一直就是消息传播快的地方,无论是什么大小消息,都逃不过一众食客的吹嘘。

  “断臂!四人?”易云卓瞬间便想起了千傲宗古长老四人。“难道真是他们几人?”易云卓心中暗暗地想到。如果真是他们的话,呵呵!易云卓脸上浮现了一抹如魔般的笑,心里默默地道:“既然再次撞上,或许留下个一两个也无不可。”

  “是啊。听说他们都是为我们江廊的木家而来,目标似乎就是那江廊第一美女的木纤云小姐。”另外一个青年也不甘示弱地道。江廊木家,也算不上什么大家族,这些底层的人物还是知道一些的。

  “木纤云?”易云卓眉头轻微地皱了一下。这名字有些印象,不过却是想不起哪见过。短暂地思忆之后,他便摇头放弃了。

  正这时候,酒菜也都上来了,易云卓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举起筷子便尝了起来。其实对酒菜,易云卓也算不上喜好。只是长时间没有吃了,有些怀念罢了。

  其实,对于达到先天原师以上的强者来说,皆是可以几月不进食,光靠原力便能提供身体所需要的营养。所以,大多原师以上的强者对酒菜都是当做一个爱好,也不是非吃不可。

  “说起这个,嘿嘿,我可是真的见过木纤云小姐一面,那动人的美艳,啧啧。”先说话的那名青年双眼神往,口中不断地啧啧地转吸着快要挂下的哈喇。

  对于这些,易云卓自是不再去听。他心里早已经琢磨,用什么样的方法让那千傲宗的人落单。另外两名原君后期的高手或许自己斗不过,但是那断了一臂的古长老,还有原本紫南的城主古月,偷袭之下,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嗯?”正当易云卓心里暗暗地算计起来之时,几个身影从门口走近。如果光是走进酒楼,只要不是有★★,易云卓也是不意。人来人往的,他不可能全部把他们视做敌人一般地去提防。

  可是此刻虽然前两样虽然都没有,不过轰闹无比的大堂却是瞬间地安静了下来。不由地惊疑一声,然后往身后的门口看去。

  入眼的是三个身穿金色长袍的身影。一老二少,三人都是用一种高高上的不屑眼光扫视着轰闹的大堂,嘴角之上浮现了一丝笑看蝼蚁般的狂傲。

  那老者是先天原师的境界,而那两个青年就差了许多,只是地级后期而已。易云卓有些疑惑,就光光一个先天原师,似乎没有足以这样表现狂傲的资本吧?难道有什么特别之处?

  易云卓特别留意起了三人有些奢华的着装,只见那三人的金色长袍的胸口之上都绣着一朵奇怪的云状物体。只是颜色却有着一些分别,老头的是深青色,两名青年却是淡淡的青色。

  “难道是代表着什么势力?”易云卓不由地暗想到。

  对于大陆上一些杂乱隐秘的东西,易云卓都不是很清楚,除了那一次东山村书阁看了一些之外,他根本就没有多少了解。再加上灵魂内的那一斗后,又有些东西被遗忘,他了解的就少了。对于这点,易云卓也只能是无奈地一叹。

  一老二少并没有大堂门口停留多久,淡淡地扫视了一番之后就被跑堂的小厮带去了特有的包间之中。

  “嘘。”三人一走,大厅的呼气不断。

  “看到没。居然是丹师,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丹师啊。听说他们此来的目的好象也是我们江廊城的木家。”见到那三人离开之后,易云卓边上的那一桌三个青年的其中一个呼哧呼哧地喘气道。

  “是啊,要是能成为一个丹师,我就可以名动天下了。”另外一人感慨地道。

  “切!就你?。。。。。。”

  “丹师!”易云卓一阵惊讶。“这便是丹师么?”

  易定军曾经说过的丹师,这一直被易云卓记脑海之中,管丧失一些记忆之后,连易定军都陌生起来,但是对这丹师一词和它的概念却清晰无比。

  据说丹师可是需要绝高的天赋才能修行的,而且个个是万中无一,整个大陆上都很是稀少。可以为什么这算不上什么大号城池的江廊城一下就出现了三个?易云卓有些疑惑了起来,先有千傲宗,然后是丹师,先后两个消息都有些让他惊讶。

  “千傲宗?丹师?貌似这江廊城也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平静啊。”易云卓暗道一声,嘴角轻扬邪笑而起。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