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们才是蝼蚁(跪求票票)


  p:第二到。求票票!!晚上会有第三!!

  “为什么?师尊,您不是说这里比较雅静么?”那口出狂言的青年不解地问道。

  而另外一个站老者身边的青年却是聪明了许多,看到自己师尊脸上有些隐隐的不快之后立马上前一步,伸出手指着易云卓的鼻子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否则就算是先天原师也保不了你的命。”

  “呼”当那青年的手指向自己的那一刻,庞大的★★猛然从身体涌出。

  “呲!”不见丝毫的动作,一道黑色的能量却瞬间划过了青年的脖子。速度绝快,丝毫地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小武。”那老者易云卓突然爆发★★的按一刻,心中一阵地忌惮。脑海中瞬间地闪过一丝意识,或许自己今天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果然,下一刻,易云卓看似随意,却迅捷无比的出手让老者大惊而起。几乎只来得及惊叫,连出手阻挡的时间都没有,那道黑色就已经划过了自己徒弟的脖颈。

  “小行,快退。”顾不上生命气息流失的小武,老者猛地向着站易云卓仅三步距离的青年急喊道。

  “下辈子记住,没有强大的实力之前,别再狂妄。”冰冷的言语吐出,易云卓再次地随意挥手。而他的眼神却是紧紧地看着尚十多步外的老者。

  “呲!”又是一声细微的声响之后,那被叫做小行的青年也再出不了声,随后身体便像之前的青年一般,带着不甘的眼神,软软地倒下。

  “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那老者见易云卓的两次随意出手便抹杀了自己带来的两个徒弟,骇然之间放出一句狠话后,身影便疯狂地往后飞退。

  见识老易云卓的强大之后,老者第一时间便选择了逃离。易云卓给他感觉不仅仅是强大,还有着一股难以抗衡的惧意。他自问,换做自己,要接易云卓刚才那迅捷的绝杀也是艰难无比。这样的情况下,他惟有逃。

  “现才想到逃,晚了。”老者骇然的发现,易云卓那站立的身影突然消散了,而那冰冷的声音是从自己的身后传来。

  “呲!”老者双眼猛地一睁,有些不敢相信地往传来阵阵撕裂疼痛的胸口看去。那里,一只带着自己鲜血的手掌从后心透胸而过。

  “对我来说,你们才是蝼蚁。”易云卓对着软软倒下的先天级别丹师淡淡道。

  抽回手,易云卓甩去手臂之上的血液,冷漠地看着地上的尸体。既然是要杀,当然是杀得干干净净,他绝不会为自己留下祸患。

  短短的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一个先天原师,两个地级中期,全部都丧命。凭借可以对抗原君前期的修为,易云卓的出手自然足够秒杀三人。

  “呼。”手指轻动,三朵青色火焰分别飞向了三具尸体。炙热的魔元火瞬间便把三具尸体彻底地烧灼,然后化成一屡屡青烟消散。

  “嗯?”正当易云卓从另外两具化做青烟的尸体上收回火元火,然后把头转到自己脚下的那具老者尸体时,尸体已经气化,但是一块黝黑的铁牌却是静静地躺那里。

  连足可以融化高等矿石的魔元火都融化不了,易云卓顿时有些惊异地将它吸入手中。

  铁牌入手便是一股温热,非是魔元火所融烧而成的,似乎是它本身就带着的一种温热特性。

  这铁牌有些诡异,易云卓看着铁牌之上的一条条形似行走路线,还有那代表着山峰模样的三角标志,这像是一副地图。可惜的是,它并不完整。四面的切口之面,明显是有着人为的分裂。应该是有人故意地把它分成了数块,而且易云卓看出自己手上的这块应该是地图的中心。因为这铁牌的中心位置,标志着一个圆形的终点符号。

  再翻过背面,上面却是一片光滑,没有丝毫的字迹和线路。易云卓看了几眼之后,把它收进了怀中。现暂时还不知道这上面的地图是什么地方,不过他相信既然用一种连自己的魔元火都融化不了的矿石制成的地图,它所藏匿的东西也定是不一般。

  注意了一下四周无人之后,易云卓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三个丹师的离奇失踪或许会激起一些波澜,但是也不会轻易地怀疑到自己。即便是那带他们来的小厮也不会想到是自己动的手。因为这院子中除了那青色的烟尘之外,没有一星半点的拼斗迹象。任谁也不会相信,就自己这么一个少年会是那实力达到先天原师的老者对手。

  回到房间之中后,易云卓再次盘膝修炼了起来。

  时间流逝,清晨来临。

  易云卓缓缓地睁开眼,体会了一番身体之中强大了少许的魔元后,便收回了散步房间四周的灵识。

  每当自己修炼的时候,易云卓都会放出灵识境界。无论是何时何地,他都不会把自己的一切放由未知的环境去掌控。

  站起身来,简单地洗刷了一下之后,易云卓便向着发着细微脚步声的房门走去。

  “吱呀!”易云卓拉开房门,只见昨天带自己来房间的小厮正忐忑地站门外来回地度步。

  “公子!”见到易云卓的第一眼后,小厮明显地一阵惊疑,随后便尴尬地低声道:“公子,昨天实是对不住。小的也没办法,丹师大人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可以招惹的。”

  没问那三人的去向,这小厮第一时间便是向易云卓表示歉意,这让易云卓多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不笨。

  “对了公子,那三位丹师大人呢?”小厮见易云卓看着自己不出一语,有些颤颤地道。

  “走了。”易云卓冷淡地说了一声,便穿过小厮往前院走去。

  “走了?”小厮心里一惊,看来这公子绝非是简单人物。仔细地往院子中打量了几眼,并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这小厮就相信了易云卓的话,那三个丹师是真的走了。想到这里,他便小跑着跟上了易云卓。

  “以后我会这里住上一段日子,不要再让任何人来打搅。”易云卓随手扔出了一片金叶吩咐道。

  “是!公子!”小厮眉眼间如见到了脱光衣服的美女般,伸伸接过那金黄的叶子,回答间是笑容可拘。

  这大陆没有什么通用的货币,要说有的话,也就是金叶银锭一类的贵重金属。而易云卓丢出的这片金叶,足够这小厮一家生活半辈子无忧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