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苍狼孤月


  p:第一到。。今天照样三。。昨天有些晚,今天不会了。弱弱地求下票票!!现每天几乎就不到三百票票,好惨的说。还有,现的书评区安静得出鬼了,想分精都分不了。这礼拜还有100多精啊,赶快!!

  “还有谁想来?”易云卓狂傲的扫视着那些所谓的君级高手。

  六名后期,三名中期,全都是大陆修炼界的中上层人物,一个个君级却都不敢接话。先杀古长老,再灭古绝,接着是一挑四名神华第一宗的君级后期人物,其狂霸的黑色力量,雄浑震天的强大战意,还有双眸之中那丝对杀戮的疯狂,让所有人都敢再动弹,甚至连言语都无发一声。

  面子固然重要,但是生命的价值却远远地面子之上。如果现九人举全力灭杀少年,或许他们能做到。但是先不说九人能剩多少,就说那整齐的四个阵营,就注定他们不可能联合。

  “没人上,那我可就不奉陪了。”冷漠地出声,易云卓双眸犀利地扫视一眼后,唰地一声向着南面的城墙飞去。速度快绝,比之刚才,他已收回了那抹防备。

  从九人的眼神中,易云卓清晰地看见了惊惧。先后焚烧云空、云灭两人,足够把他们数都震慑住。

  速度再次一加,易云卓那黑色的身影顿时化做道道的残影,几个呼吸间便出了众人的视线。

  “呼!”沉闷的呼气声响起,九大君级高手全部都微微地叹了口气。至于木家的五个先天原师,则早已经消失空中。场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何时离去,也没有人会意他们的离去。原师,原君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这少年太可怕了!”文衣中年深深地惊叹一声道:“伤兄,如此实力,只怕也只有“圣尊强者”才能与他一战了吧?”

  “圣尊强者”同指圣级的修为,也有许多人称呼为圣尊。一旦入圣级,便是海阔天空,强横纵天。君级高手或许还不能悟懂天道的能量,但是圣尊高手绝对是掌握着属于自己的天道攻击。或强或弱,圣尊之间的差距不是取决于原力,而是由领悟的天道攻击而定。

  “呼!”那被叫做伤兄的中年也是微微地一叹,一股浓郁的落寞展现他的身上。“没想到我伤千寻苦苦追寻强者之路两百四十载,至今却不如一少年,可悲,可叹。”

  伤千寻短暂的失落后,身躯之中爆发出强烈的信念。不得不说,纵使深受打击,但是他的心性和毅力绝对是凌驾于许多人之上。

  浓浓的兽性展现,另人震惊的中年男人---伤千寻,他并非人类。大陆第三宗门,万妖山。个个是妖,君级化形,圣级战天。人修尚是逆天,妖修则加惊世骇人。比起人类,他们则加的强大。八级妖兽黑狱貔貅,便是这伤千寻的本体。

  “伤千寻。”冷傲中带着不屑的声音响起,另外三个阵营之中,其中一方,两名皆是原君后期的老头飞身而出。说话的是一个满脸部满黝黑麻点的丑陋老头。

  人虽丑陋,但是老头那无时不刻不散发着的气场告诉了众人,他并不好惹。

  麻脸之上,三角眼带着阴毒之色地看着伤千寻道:“想不到,能这小小的江廊,见到你这传说中的貔貅,一头凶残的野兽。”

  “哈哈!野兽又如何,★★本同源,比起你罗大洪,我宁愿自己是头野兽,也不愿意像这样的猥琐苟活。论相貌,恶心。论修为,垃圾。论品德,是连我这野兽都不如,你说,你还活着做什么?”伤千寻面带笑意,言语之中丝毫不带脏字,但是那犀利的词锋硬让罗大洪满脸涨红,闷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哼。”冷哼出声,麻脸罗大洪身边的另外一个原君猛地上前一部,强大的原力顿时涌出。

  “哼。”伤千寻身体一震,一声比前者加轻微的哼声,但是与之匹配的却是比前者加强大的黑色原力。黑云漫天,虽然比之刚才易云卓所爆发的魔元稍逊一分,但是依旧是强绝无比。场九位君级高手,论实力,伤千寻绝对是第一人。

  “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头老貔貅。”

  豪放的声音传来,破空之声不绝。人影纵掠之下,三组人马一共七人出现九位原君面前。前头的一方,赫然是一个清秀的青年男子。

  青年的清秀非是一般,一袭白衣,皮肤白皙,红唇,英眉,双眼明亮,若论秀气,纵然是一般女子也有不如。要不是他那豪放声音做证,恐怕连男女都难分。

  “苍狼孤月。原来是你个老小子。”望见那清秀男子的到来,伤千寻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真诚的笑意。真诚,这父子、兄弟皆可为敌的不落大陆,实是难得。除非是共同经历过生死,否则相互之间很少会有信任可言,别说是真诚了。

  大陆第四宗,苍狼宗,苍狼孤月。又是一大君级高手出现。而他的身边,还有着另外一个眉目稍显稚嫩的面孔。少年模样,同是原君后期,稚嫩的脸上却是有着一股子的坚毅。

  “哈哈!”苍狼孤月再次大笑而起,丝毫不忌讳地飞至伤千寻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后者的肩膀道:“老伤,你又和谁动手了?搞出的动静这么大,就连远城东的我都清晰地感应到了黑色的能量。”

  伤千寻翻了翻眼皮,瞥了苍狼孤月一眼,再把眼光转向了跟随苍狼孤月身边的少年,“老狼,这是你小辈?天赋不错,我看年纪应该不到五十吧?”伤千寻不答反问道。

  “铁鹰,楞着做什么?还不来拜见伤前辈。我跟你说,你大伯我和这伤前辈可是生死之交。而且老伤可是万妖山的少主,实力绝对比你大伯我强悍得多。”苍狼孤月阴阳怪气地道,随即又向着少年打了个眼色。

  “晚辈苍狼铁鹰,拜见伤前辈!”苍狼铁鹰收到大伯的眼色后,对着伤千寻恭敬地行礼。朋友总好过敌人,有苍狼孤月的这层关系,少年想要获得伤千寻的好感并不难。

  “不错!”伤千寻淡淡地点头道。五十不到,就有着君级后期的修为,伤千寻还是比较惊讶的。虽然生大宗门,有着无的丹药和手段,但是如此年轻就冲破君级后期的人物也能堪称天才一类了。

  “哈哈。这场面不小啊!”苍狼孤月那像极了女人的脸上现出了惊异之色,先是扫了一眼下面的废墟。然后再把视线向着众人扫去。

  “阵仗不小啊!”精芒闪过,苍狼孤月的脸上收起笑容道:“广寒的臭麻子也。还有几个散修蝼蚁,加上我身后的一对够男女,还有那商家的三个小喽喽。啧啧!这江廊城,看来真是要乱咯。”苍狼孤月的话语显得很恶毒,被他点名的一个个君级高手都阴沉着脸色。

  首当其冲的要属罗大洪了,那声臭麻子直接点到了他的痛处。

  散修蝼蚁,大宗门面前,除非是圣级,否则根本就不被正眼看待。所以,人数多达五人的散修君级强者并未生怒,也不敢生怒。

  至于狗男女,说的则是苍狼孤月身后的一对中年夫妇,如果易云卓此,必定会认得,那二人便是风氏珠壁。商家的三个喽喽,也是商明三兄弟。后面的两方皆是易云卓熟悉的面孔。

  排名第三的万妖宗,第四的苍狼宗,第六的齐极宗,第七的广寒门,第八的凌水宗,八大门派集其五,若说那即将举行的神秘丹宗之会没有宝物出现,谁都不会信。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