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丹宗之会


  p:第三到。汗,困死我了。昨天没睡好。。俺先闪去睡了。明天清早起来码字,依旧是三。请大家砸出你们的票票,评论区说出你们的意见。谢谢!!

  两天的时间,转眼即过。

  江廊城外三百里处的山林之中,浓郁的黑色包裹着身躯。那略显成熟的少年之躯隐隐而现。俊秀的面容变得邪气,那一头黑白相间的花发,那黑色的凌人气息,那一抹算不上阴暗的戾气。经那一战,易云卓变得加地成熟,也加地懂得如何去把握时机。

  “嗡!嗡!”突然某一刻,少年的眉宇一舒,长眉剑扬,犀利的气势瞬间释放。黑色能量蔓延,闭眼的少年唰地一声站起,锐气直震四周荒野山林,虫蛇鼠兽,数远远地奔逃。

  “轰。”双手向前平举,两道凌厉的黑芒直射苍穹。惊人的魔气,震天的★★,少年的气息再次强大了一分。

  “呼!“短暂的时间之后,魔气收于丹田,黑色的眼球也恢复了眼白,不复几天前的黑色。

  “生死之战,果然是提高的捷径。”易云卓感受着体内澎湃的魔元,眉宇间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身影一转,消失了原地。

  离那木府之战已过三天,除了那片废墟外,整个木家已是空无一人。

  三天前,就易云卓击杀云灭和云空之后就已经向木火山传音,让其撤离。不论怎么说,自己还欠木家那女人一个人情。而那一战对木家肯定有着影响,不说其它,古长老死他木家,这便是事实。无论如何解释,它都将迎来千傲宗的怒火。所以,好的办法便是迁移。而它的迁移地点,好也莫过于紫南城。

  “古月,古绝,还有那古长老,应该还少一个吧?”易云卓呢喃一声。身体虚立半空,灵识渐渐地向着方圆百里之内覆盖而去。

  方圆百里的灵识强度,就算是实力强悍的君级强者也做不到。或许,也惟有圣尊级别才能与之一比。

  灵识,魔元火,魔技。这三样,可谓是易云卓真正的本钱,当然这都是〈第一诀〉的前提之下。他是幸运的。被雷电劈中之后,不但不死,反而是来到了另外的世界,而且还拥有了强大的功法和修道知识,这丝说不清的命运关联,两个不同世界的同名人融合了一起。

  男人本狂傲,这里杀人并不犯法。男儿当为雄,斩得千万人,是为雄中雄,这个没有律法约束的世界,易云卓的杀戮之心加释放地彻底。

  “嗯?”易云卓淡淡地轻疑一声,整个江廊城都已扫视过,并未发现古刺的身影。不过,他倒是发现了几个老熟人。风氏珠壁,还有商家的三兄弟。

  除了这几人之外,君级高手还有着近三十人,强的是原君后期。三天前一战,观看者中的一位中年人便是众君级高手之中算强的一人。

  三三两两的君级高手相距,这并不奇怪。但是让易云卓有些吃惊的是,其中一方多达十几名原君,其中七人是后期,三人是中期,还有几个是前期。

  “这是什么势力?”易云卓心中一声疑问,身体一动,向着城北方向飞去。

  江廊城北,松木集。一座古色古香的巨型府邸。这里有着宏伟的建筑,奢华的装饰,还有处处皆春的花园盛景。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这里是丹玄宗的一个分部。

  丹玄宗!一个纯粹培养丹师的门派。若论其实力,它并不是很强,就连八大宗门末尾的凌水宗要比它强得多。但是没有实力,他们却有的是丹师。只要是一个高级的丹师,恐怕都会有不下十个的原君与之共相名利。

  丹师,丹师。炼丹之师,金色长袍,左胸的云朵,前者是丹师的标志性穿着,后者是等级的划分。

  淡青色,初级丹师。浅青色则是中级丹师。深青之色,高级丹师。至于丹师之中高的王级,他们并不存着颜色。因为,没有人见过王级丹师还需要如此穿着表示身份的。至高等级的他们都是高傲的,穿着已经代表不了他们的地位,他们追寻的便是心中的一道------丹道。

  一大群金色环绕,近十多个身穿金色长袍的耀眼色泽不断地眼前摇晃,忙碌奔跑的身影让人眼花。

  松木集,大陆西南大的丹药交易市场。这里,你可以买到珍贵的丹药,罕见的药材,甚至于加弥足的丹方。而控制着整个松木集市场的,便是丹玄宗,这个丹道第一宗。

  庞大的三层殿堂之中,一层人头传动,一个个人影跑动着,为即将到来的“丹宗之会”做准备。一颗颗珍贵的丹药和一样样罕见的药草整齐地摆放大堂两边的显眼架子上,并且随着众人的跑动,稀罕之物不断地增加着。

  二楼,比起一楼的大堂就显得冷清了许多。几十间挂着字牌的房间,内部全部都是一样样为罕见的药草,甚至于有着不同种类的丹方被一卷卷地呈放桌案上。几个穿着金色长袍,胸口的云饰呈浅青色的中级丹师正仔细地检查着。

  三楼,没有一楼的密集人影,也没有二楼的多个中级丹师,只有三名实力达到原君后期,衣服金色,胸口深青云朵的老头。毫无疑问,这三人皆是高级丹师。

  整个大陆之上,丹师之珍贵稀有是无疑的。别说,这里一次性地出现了三个高级丹师。而这三名丹师,都是静坐一间豪华的房间之中,双眼微闭,静静地守护房间中心的一个奇异金属盒旁边。

  似乎那金属盒并不能完全封闭内里所呈之物的气息,一道道光芒流动,一阵阵清香传出。如果说珍贵,还不足以形容这被三名高级丹师看护的金属盒中事物之重。它,或许可以用奇葩来形容。

  那究竟是什么?或许,只有丹宗之会开放之时,它才会绽放它的异彩,为世人所欣赏,为强者引导疯狂。

  “传令下去。午时时分,丹宗之会准时开放。”中间的一名年纪古昔老者缓缓地睁眼,迷恋地看了一眼金属盒以后,淡淡地开口道。

  “是!”其中一名老者起身恭敬一拘,然后转身跑去传令。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