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血魔封印


  p:2道。求票!!!!!!!!!!!!!!

  “你是要这里与我一战?”苍狼铁鹰丝毫不理会大伯苍狼孤月的劝阻,执意一战。他眼里,易云卓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宗门培养出的高手,对付这名不经传的黑衣少年,简直是绰绰有余。

  易云卓淡淡地往前一步,伸出右手,一抹黑色闪现。“挑战?我说了,你还不配。”

  “唰!”没有多余的话语,易云卓瞬间启动。一抹浓郁的黑色光华闪过,右手以一种玄奥的轨迹划出。

  “天道力量!”易云卓的出手让整个大殿之中的所有人注目。结果,仅仅是刚出手,便震惊了大约八成的看客。

  当易云卓刚刚起步的时候,苍狼孤月和伤千寻便紧紧地盯视着他的出手,他们两人看到易云卓右手划出的轨迹的时候也是纷纷地被震撼。

  天道力量,绝不是一般君级高手所能拥有的。努力不等于达到道的边缘,这必需要拥有绝高的天赋。千名君级高手,能有一个悟出天道力量就已经算是不错了。千里挑一,其难度可见一斑。

  苍狼孤月看着那道从出手开始,就逐渐递增的黑色力量,心中暗暗地有些为自己的侄子担心。虽然是后者不长眼,但是他终究是自己的侄子。现看来,也只能希望易云卓留情了。

  “天道力量么?”易云卓听着那几个轻微的惊叫声,嘴叫咧起一抹嘲笑。

  天道力量,错了,他们都错了。天道就是天道,不存什么力量之说。一切的道,无非就是自然二字。一切的能量,无外乎法则的引导。而天道,便是运用自然,引用法则,为自己的攻击徒增一股强大的力量与不可捉摸的轨迹。

  三天的养伤期间,易云卓又突然领悟了一些东西。记忆中木星河的强大,能量的升华,自然规则的运用,一抹抹的记忆都被自身所融合。毫不夸张地说,现的易云卓所领悟的道远比这些君级高手的认知多得多。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只是领悟得皮毛而已。谁都不敢,自己已经完全领悟了天道,即便是强如魔帝的木星河也不外如是。

  “呼。”能量破空,声声空气的挤压之声传出,苍狼铁鹰终于见识到了易云卓的强大。

  “天道力量?他怎么可能领悟天道力量?不!”面对着那凝聚黑色光华的右手,苍狼铁鹰丝毫没有抗拒的力量与勇气,惟有惊恐地睁着双眼,心中不断地撕吼。

  庞大的压力瞬间压至,苍狼铁鹰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一沉,然后肩膀之上被重重地敲击而中,身体如稻草一般地飘飘而飞。

  “眼力,战意,经验,全部都是一塌糊涂。我说你没资格,你就是没资格。”冰冷的言语出声,易云卓已经回到了原地。双目如电般地看着已经落地吐血的苍狼铁鹰,众人的惊呆之中渐渐地放下右手。

  一招间,同是君级后期的苍狼铁鹰败。没有庞大的能量冲击人心,也没有那抹强绝的★★杀气另人颤抖,有的便只是随意。像苍狼铁鹰这样拔苗而长的君级后期,易云卓眼中的确是犹如轻耍顽童。

  苍狼孤月感激地看了易云卓一眼,随即便走向了跌坐几米开外的侄子。“混蛋,还不快起来。自找没趣,是不是很过瘾?”苍狼孤月嘴巴一张,骂骂咧咧地道。看玩笑,挑战那小子,自己都得掂量掂量够不够格,这混小子简直就是牛犊不怕虎啊!

  “你很强,可是我还没败。我没败,我也不会败,我要你死。”苍狼铁鹰呼地一声站起身来,不理会苍狼孤月,阴狠的眼神直视易云卓道。

  “呼!”这次不等苍狼孤月暴粗口,易云卓直接就怒了。败了便是败了,连失败都不敢承认的人,留之何用?像苍狼铁鹰这样的人,往往是记仇也阴毒的人,留着便是祸害。

  强大的魔元顿时贯穿整个空间,绝对的气势压迫顿时向着后者临近。“苍狼,我不杀他,但是我也不会为为自己留祸患。”

  话语一出,易云卓便已动了。速如雷闪,黑色的身形瞬间跨越空间,魔元瞬间包裹住了一片空间。

  “易小子,请留手。”当苍狼孤月想要阻止之时,已经是来不及。他只能出声劝言。无奈,这时候就连他都找不到让易云卓饶恕自己侄子的理由。威胁到易云卓,侄子已是犯了大忌。任谁也不会让一个想方设法要杀自己的人存活世。

  “血魔封印!”黑色烟雾之中,清冷的声音传出。接着,那黑色便被数地吸收进了身体,易云卓和苍狼铁鹰的身影也慢慢地显现出来。前者面容冰冷,而后者则是脸色苍白地抖动着。

  “血魔封印”,木星河记忆中整理出的四十九项魔技之一。经历城外的那场魔变之后,易云卓已经把木星河的记忆全部都整理吸收。虽然依旧丢失遗忘了一些,但是比起失忆那段时间来,也是多出不少了。七七四十九技,包括“断月”,“覆天掌”内,易云卓已领悟六种,而血魔封印便是其中之一。

  “苍狼,我给你一个面子。这次只是封他的原力,如果再有下次。。。”易云卓说到这里,眼神直视着苍狼孤月,强大的★★闪现,缓缓一字字的说道:“我。必。杀。他。”

  “我必杀他。”那冰冷仿佛不属于活人的声音,那带着刺眼黑色的眼眸,还有那浑身爆发出的如地狱般的死气,震撼住了大殿之内的所有人。特别是那罗大洪,原本还打算拣便宜的他,被易云卓的气息直接给震了一个激灵。麻脸之上,渐渐地凝重起来。

  魔本嗜杀喜血,易云卓此刻给人的感觉便是一个随时能够颠覆光明的魔王,掌控着他们所有人的生死。场的多数可都是原君级别的强者,能气势上压倒他们,足可见易云卓的魔气如冲天之巨擎,震撼人心。

  “封了原力!”苍狼孤月还惊呆着,但是伤千寻和他边上的另外一名君级高手却是惊然地叫起。原力是能封印的么?怎么可能,就算你易云卓再强悍,也不可能把同是君级后期的能量给封印吧?伤千寻不置信地看着易云卓,张大了嘴巴硬是说不出话来。

  “唰!”苍狼孤月被伤千寻的惊叫震醒,一个闪身便已冲到面色苍白的侄子身前,伸手一探,脸色顿时地有些难看了起来。他现想的不是易云卓怎么做到封印原力,他是意着易云卓的做为。士可杀,不可辱。失去原力,代表着自己侄子这一生都完了。这番手段让他顿时对易云卓反感了起来。

  “苍狼。我封他三年而已,你急个啥?”易云卓见到苍狼孤月脸色难看地转过头来,不得不解释了一句。既然已能算上朋友,自然不能让苍狼孤月众君级高手的眼中落面子。

  “三年?”苍狼孤月疑惑着,脸色有些回转了起来。

  “不错,三年!”易云卓双眼转向躺地上、脸色苍白的苍狼铁鹰淡淡地出声道:“这三年,你依旧可以吸收原力修炼。而且,只要你突破,我的封印也就自动解除。不过,后者的几率渺茫的很,你还是想着怎么去面对现实吧!苍狼保得了你一次,就绝对保不了你第二次。”

  “易小子,多谢!”苍狼孤月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三年时间对修炼者来说,算不得什么。而且同样可以修炼,这或许说成是磨砺心性也不为过。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