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人情


  p:第二到了!!!求票票,求收藏。。。

  “铿!”长剑龙吟,震慑云霄。一声无比浓郁的锐气顿时漫泄长空,一剑出,四方皆动。

  那声剑鸣的冲击之下,伤千寻只觉得脑海一顿,灵魂之中满是嗡嗡地剑鸣。

  “好霸道的剑意!”急退的身影再次停下,伤千寻骇然地转身。只见远处的空中,一束流光闪动,穿梭间,几乎捉摸不到流光的痕迹。

  “好快的速度!好凌厉的气息。”毒宗之人听到这龙吟一般的剑鸣之后也全部停止了追杀,蒙黑袍之中的眼芒闪烁地看着那近两百里外的流光。

  “铿!”剑鸣动心,又是一声彻天的尖锐,那流光般的长剑突然挺顿于半空之中,众人望去,长空之中便是一颗细小的沙尘,但是无论是谁,都能感觉到那沙尘的彻骨锐气。

  “铿!”一声清脆,当众人凝望它的时候,那抹沙尘消失半空之中。突然间出现,又突然间消失。今天,无论是伤千寻一方,还是毒宗一方,都经历了不下三次的震撼。但是,三次都是这样,突然出现,然后突然又消失。每一次都是让人惊惧,让人颤抖。

  “杀!”当那道流光和恐怖的剑意消失的刹那,一声撕喊。毒宗之人一道命令,十个埋黑袍之中的毒人迅速地向着伤千寻等人杀去。

  时机稍纵即逝,伤千寻却比毒宗人早从剑鸣中醒悟。等那杀字未喊出,他便已向苍狼孤月打了个眼色,两人双双向后飞去。至于其他人,现已经顾不上了。自身难保,还想去救他人,那不是无畏,那是傻,是蠢。

  风铃同是君级后期,但是对危险的感知力要比另外的三人快上一丝。她就一把提起自己的丈夫,几乎那杀字喊出的同一时间动了。这夫妇两人再次幸运地逃过了一劫。

  “铃儿,放下我。”风雨突然对着自己的妻子大吼道。

  “不行,雨哥,你我夫妻两百多年,就算是死,我也不会丢下你。莫要再说傻话了。”风铃满脸决然地看着风雨说道。

  风铃的坚决,让风雨无话可说。他知道,自己如果横死,那么妻子绝对会第一时间回头寻死。或许,论起手段,这对夫妇绝对能算得上是恶毒。但是他们的感情,却是深似汪洋。

  毒宗的喊杀声虽比伤千寻迟了一步,和风氏夫妇差了半步,但是却比起另外的几人快上了两个呼吸。而这两个呼吸,便带走了两个散修原君的命。一阵毒物弥漫,仅仅是一个呼吸,两条尸体便从高空落下。至后,两人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七人再亡两人,如今满打满算,也仅仅苍狼孤月、伤千寻、风铃、和一名散修还战力,而风雨却已断臂重伤。而且,风铃还要分出一半心思照顾丈夫,就等于说能竭力拼杀的只有三人夷。

  “嘿嘿!跑?跑就不用死了么?伤千寻,苍狼孤月,还有你们这对狗男女,今日没人能救得了你们。”阴冷的话语再响,黑袍之中的那双眼眸似乎穿透了黑布,直射几人。

  “铿!”异变再起,当黑袍人的话刚落下,尖锐的剑鸣又起。那如同震打灵魂的声音,让众人身体震颤而停。

  凝望高空,那抹细微的暗红沙尘再次出现。就众人望清的刹那,遥远的半空突然间出现了一抹人影。人影徐徐飞上半空,淡淡地那沙尘之上停留。就如同踩踏于地面般,毫无半点晃动。虽然先天以上就可以滞空,君级是无碍于空,但是场之人都有一种感觉,那不是滞空,那是真正的踏剑。

  “哈哈!老狼,我看你要欠我一个人情了。”笑声传来,百里之遥却清晰可闻。那纵然是相隔百里,却依旧挺拔的身躯,那无边的霸气,还有那抹蕴绕的黑色气息。

  苍狼孤月心里一阵颤抖的欣喜,必死的结局被打破了。人情虽大,却也不是不可还。朋友么?是!他们是朋友。

  “咻!”尖锐的空气暴响,暗红色的流光飞转,那抹身影无限扩大。几乎是一个呼吸便是一里之遥。

  “走!”苍狼孤月一声怒吼,首先向那道黑光冲去。呆立原地等待根本不可能保命,易云卓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毒宗之人的近身。素来以冲动闻名的苍狼孤月,也不排除有心细的时候。

  “追!”一逃一追,双方再次进入拉锯的追杀之战。毒宗之人的速度的确是快,几乎比伤千寻几个中毒之人要快上了近两成,但是伤千寻几人却是为命而奔,速度未减而快了一分,所以双方的距离一直保持一百米左右。

  “咻!”近了,那尖锐的气暴之声,那凌厉无比的剑意,还有那似横压而来的黑色气息。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黑芒闪烁,一道身影穿过长空与伤千寻几人汇了一处。

  百里的距离,不到一刻的时间,纵使伤千寻几人行出数里,却也磨灭不了那骇人的速度。流光,或许只有流光能形容吧。虽有夸张,但能表达众人眼前的震撼。

  “苍狼,如此狼狈而逃,可与你的性格相违啊!”清冷的声音,傲然立于剑光之上的身躯,双眼之中的黑色淋漓致地展现出了黑魔之气。

  易云卓扫了一眼苍狼孤月和伤千寻,然后风氏夫妇身上打量了一眼。后才停留了百米外正肃然以待的十个黑色身影。

  “我靠,那些畜生全身是毒,怎么打?我可没有圣级的实力,可以无视这些邪毒,这样的情况下我还不逃,难道等死啊?”苍狼孤月的脸上复出一抹笑意,嘴中骂骂咧咧却再无那种紧迫之意。

  易云卓凝视着苍狼,一抹邪笑而起道:“苍狼,你怎么料定我能救你,我会救你?难道你就没想过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我见死不救么?”

  “呃!”这句话一出,包括苍狼孤月内,所有人都是愕然。没有人能理解易云卓话中的意思。轻蔑的语气,却让他们徘徊生死之间。

  这里心机深的要属伤千寻,可是就连他也没想过这个问题。易云卓是否能救他们,是否又会救他们?凝视着易云卓的侧脸,他看不透后者此话的用意,看不透这神秘而强大的少年。

  “小子,废话不多说,就算我老狼欠你一个人情。”苍狼孤月说出了众人都不敢说的话,也只有他这直耿的性格才能说出如此之话。换做伤千寻,也是要斟酌一番。

  淡淡地一抹黑气从身体中透出,易云卓淡漠地道:“那好。苍狼,我保你以及你那侄子不死。”

  远数十里,易云卓只是轻易一动灵识就已发现,这江廊南城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都已丧命,而松木集那块是血流成河。里面唯一活着的人,便是苍狼铁鹰,还有丹玄宗的丹清与丹飞。

  我保你以及你那侄子不死!此话伤千寻要是再不明白,那他的心机也不叫深沉,而是愚笨。

  “云卓,我也欠你一个人情!”伤千寻叹声道。想要活命,必需低头。

  “好!那我也保你不死。”淡淡地笑意出现脸上,易云卓把眼光转向了唯一的一名散修和风氏夫妇。

  “朋友,我风家欠你一个人情。”妇人的声音响起,她却压上了整个风家。女人的心思往往会比男人缜密,有时候欠下人情也未必会是坏事。

  易云卓淡淡地点了点头,转向那一名散修,凌厉的眼神扫视后者的脸上,“那你呢?是选生?还是高傲地等死?”

  “属下荆战,愿为大人效力。”一身血衣,头脸之间满是血污的散修比众人意料的要果决得多。欠下人情,不如臣服。脑海中回忆起那流光般的速度,那恐怖的黑色气息,能追随如此强者也不失为腾飞之道。

  “荆战!哈哈,好,那我也保你。”长笑起,豪迈之气一时贯空。

  “少年峥嵘锋锐,中年霸气胸豪,老年沉稳持重,样样都聚于一身。有将才,可勇往直前,有大帝之风,可统江山。此子是条龙,一条已经腾飞边缘的怒龙。”伤千寻凝视着豪放长笑的身影,眼中有着一丝苦涩,一抹愁绪。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