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剑名“血刹”一剑灭十君


  p:第一到。马上会有接下来的两。今天晚上有事,所以小白一并都发了,让大家看个爽。。求票票拉!!!!!!!!

  “朋友,我毒宗之事不是你能管的,我劝你还是早离去,否则横死于此之时已晚。莫插手,这我的忠告。”阴冷的黑袍人浑身都散发出一股红烟,无风而自动地向易云卓飘去。

  “是封灵毒。小子,当心了。这毒可直伤灵魂。”苍狼孤月一边后退,一边对易云卓喊到。另外几人也跟着向后退去。以他们的残力,根本就帮不上忙。

  “这些人都是你们杀的?”无视那向自己飘来的红烟,易云卓面色冰冷地指着那几乎小半个江廊城,近万具横躺如山的尸体道。

  “是又如何。能杀半城,也当能杀你。我毒宗之人,杀如此蝼蚁,何需推脱。”

  易云卓淡漠地点头,“毒宗!很好。你们。。。”说到你们两个字后,易云卓突然地停顿了一下,眼中★★腾起道:“你们,就跟着他们一起死吧。”

  “生灵如蝼蚁,你们也是蝼蚁。我虽无悲天悯人心,却亦是魔。苍生本就需屠戮,你们已经走完了这段路。至于以后的杀戮,再没有你们上演的机会了。”

  “哼!红尘烟,毒魔舞,封灵毒下无苍生。我要你死。”阴冷的话语一出,原本临近易云卓不到三十米的红烟如同刮来巨风般地向前冲去。

  烟幕撩人,只是易云卓却依旧淡漠地看着那红色的烟尘,根本就无闪动之意。不是不想闪,而是不屑做闪躲。他们,还不配。

  “铿!”剑意漫天,强大的剑气如暴雨一般地溅射。迎面的割掳,就连远易云卓身后百米的苍狼等人都感受到了那彻骨的寒冷与犀利之气。

  “咻!”暗红光芒破空,流光之速穿体。易云卓身未动,心却已动。脚底的无柄血锋彻底地失去踪影。而那红色的烟尘背后,一屡流光飞射。

  “呲!呲!”一声声穿透之声从红烟那头响起,除了那跌落的尸体,就只有身处红烟之中的傲然身躯。十名黑袍人,一剑之下,是骇然地看着自己胸口的那抹细细的血色,然后无力地掉落。

  剑名“血刹”,集凶煞之血液,含凌厉之剑意,屠戮苍生,成就威名。为刻画器阵,易云卓几乎消耗大半的灵魂之力,终刻“剑气风暴”,“剑罡之体”,“碎山裂石”三大器阵,此剑必高于所有高级原器之上。因为它,是一柄中品魔剑。

  喉咙干涸,双眼巨睁,没有一丝声响苍狼几人之间发出。他们的脸上,皆写满了惊骇与不可置信。一剑破空,湮灭十君。剑是可以这么用的么?他怎么可以让剑脱离自身掌控而杀人?

  翻江倒海的巨大翻腾,没有人心里再是平静。望着那烟尘之中现出了由一层青色火焰包裹的身影,他们满是无言的呆滞。

  “难道这小子已经突破到了圣级?不,就算宗里面的老家伙们也做不到这点。但是,圣级的老家伙们的雄厚原力又明显地比后者来得强。如此矛盾之中,那他,究竟是有多强?能否与圣级并肩?”苍狼孤月吞了吞口水,心中暗暗地想到。

  易云卓有多强?其实就连易云卓自己也不清楚。若论手段,魔元、魔元火、御剑之术、几大魔技、还有眉心的魔眼,样样都是惊天之威。君级强者之中,他自问能群围之下杀出血路,甚至像刚才一样秒杀一名原君中期,九个原君前期。但是,君级以上的圣级呢?面对着那些所谓的圣尊,易云卓心中也没底。境界的差距,不是君级能体悟到的。或许只有对上之时,才能知道到强弱之分。

  “哈哈!哈哈!”猖狂而笑,仰天的黑色背影给人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易云卓,这个疯魔,终于开始中上层修炼者中展露出了獠牙。

  “嗯?”正疯狂而笑的易云卓突然停了下来,双眸犀利地凝视着松木集方向。一股强大的压力顿时迎面而来。

  “好强的威压!”易云卓心中一惊,那威压比起自己开魔眼时候的魔气冲天,似乎还要加地浑厚。是谁?圣级强者么?易云卓眼眸犀利地看着远处的一片暗色的云尘。

  身后,无论是伤千寻,还是苍狼孤月等人都惊呆了。若说易云卓给他们的惊悸有些虚幻的感觉,那么远处的那一股压力绝对是真真彻彻。那是源自圣尊强者的威压,而那一幕暗色的云尘,便是圣尊独有的标志,“天域”。

  前所未有的,易云卓从那暗色的能量中感受到了压抑,一种仿佛来自灵魂的压抑。他有种感觉,就凭现的自己,绝对不是那能量主人的对手。灵魂之力空虚,魔元也只剩下一两成,如果双方面对上的话,他或许只有凭速度保命。

  “轰!”纵然是相隔数十里,却依然听到了那一声震天之响。滚滚的尘土飞舞,那松木集巨大的殿堂轰然而倒塌。那倒塌而生的气流让远数十里之外的易云卓等人都感受到了刮过的飓风。

  “铁鹰!”苍狼孤月一惊,这才想起,自己的侄子似乎还活着,而且还呆那已变成废墟的松木集中。

  “老狼!”伤千寻一把拉住正想要往前飞去的苍狼孤月,然后伸手指了指地面,示意后者往下看。

  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苍狼孤月是暗惊了一身汗。只见那苍狼铁鹰完好无损地呆地面看向自己等人,双眼之中还存着一抹骇色。准确的说,他是看易云卓,因为他的脚边,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个个黑袍的毒宗人。

  “兔崽子!”苍狼孤月一声怒骂,差点,就差一点啊。要是伤千寻不拉住自己,他就是跑去那圣级面前翻找尸体了。找死?找死也得去啊,这可是自己弟弟唯一的一个儿子,苍狼宗第三代的第一人。自己总不可能带出来历练一次就把人弄没了吧,就算是死了也要弄回个尸体吧。却没想到,这小子正自己脚底下发呆,这怎能让苍狼不火大?

  “如果想留着命还我人情的话,我劝各位还是早走的好。”易云卓冷漠地出声。

  他视线之内,那抹暗色的云尘已消失。代替它的却是一个窈窕的身影,身着紫衣,轻纱掩面,射出的那抹眼神就算是隔了几十里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凌厉之气。

  推荐一本书,《超级炼金师》传送门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