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性情之变


  p:第一到了,3800的章节,不算小章了。。。近这几天,不怎么稳定。没啥感觉,很郁闷。。

  陡峭的丘陵之路给马车带来了不断的颠簸。不过车厢之中的易云卓却是正襟危坐,并无丝毫的动晃,控制身体乃是修炼者的第一必备,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他也枉为君级高手了。

  离开江廊已有两天的时间,两天来,易云卓并未有丝毫的松懈,无时无刻不恢复着伤势。胸口的凹陷已经完全复原,胸骨也是衔接完妥,剩下的便只有魔元的蕴养了。

  可惜的是胸口处碎裂的经脉起色细微,几乎可以忽略。易云卓也无丝毫的办法,只得继续强行吸收灵力,来进行调养与滋补。

  不过,强行吸收灵力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易云卓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力量已经有所上升,甚至比起以前强上了半筹。魔元未复,身体先强,易云卓也是幸喜于自身的**增强。

  “停。”队伍前头,王龙一声轻喝,两百多人的队伍顿时停了下来。此时已是中午,对于这些佣兵来说,修为都远没有达到先天的辟谷境界,吃食自是少不了。

  “公子,您要不要下来吃点东西?”被王龙称呼为小六,指派给易云卓驾车的木讷小子外头小声地叫道。

  “呼!”两日未见阳光,易云卓暗想着也是该出去走走了。

  “喀!”拉开车门,有些刺眼的光线让易云卓的眼睛微微地眯起。几个呼吸之后,习惯地扫视了一眼四周,发现队伍是停歇了一处宽敞的平原。周围一见近三里左右的乱石地,东西两方则是相距于山林近两里。

  易云卓微微地点头。扎营此,不但可以防备暗袭,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周的任何风吹草动。王龙不愧是常走陷路,有着出色的荒野经验。

  “公子!您要些食物么?”小六小心翼翼地对着易云卓问道。自驾马车开始,他就没有听到易云卓说过一句话,没见他出来。刚才,还是自己鼓了好大的勇气才敢叫人。

  “不需要。”易云卓看了小六一眼,微微地笑道。虽然很少笑,不过易云卓却是不吝啬笑。这叫小六的青年,确实可以算得上是质朴,自己也没必要摆着臭脸唬人。

  “噢!那好的。公子请不要走远,我去和兄弟们进食去了。”小六对着易云卓说了一声,然后向着前几辆马车走去。

  前头的马车旁边,王龙靠车而坐,一边咬着手中的干粮,一边微笑地看着手底下的一帮子兄弟轰闹嬉戏,说着带着黄缎子的笑话。对于这班兄弟,他是由衷地想去爱护他们。

  佣兵这一职业的危险性谁都知道,朝不保夕、刀头舔血的日子,而他们所赚取的钱财也是少之又少。王龙身为先天高手,却依旧不肯舍弃这帮人。他看中的并不是钱财,而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为了那兄弟热情而抛头洒血。

  依稀记得自己年轻时候组建红龙时发过的誓言,要成为大陆的闻名佣兵团。可现,昔日的兄弟已大多路途之中战死,特别是横断山谷的那次是十不存一。现他面前的这些年轻面孔,大多都是以前老兄弟的子嗣。面对着红龙的残团,这批年轻人毫不犹豫地进了红龙,继承了他们父辈的使命,为理想而奋战。

  原本不允许聚集用食的团规也被自己打破一回,破例让这些好动的年轻人放肆一回。

  “团长。”一名中年佣兵看到满脸回忆之色的王龙,走上前来坐了王龙的身边,也跟着回忆了起来。

  “老林,你说我这样做是对是错?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理想,把兄弟们的骨肉都拉上了这条不归路,你说下面的兄弟们会不会怪我?”王龙的声音中有些吣咽。

  “团长!”被叫做老林的中年一声低沉叫声,粗犷的脸庞上顿时滑落了两道热泪。“这是兄弟们的遗愿,做为佣兵的儿子,继承老子的事业是理所当然,团长多想了。”

  “遗愿!”王龙深深地叹息一声,双目溱泪地凝视着头顶的天空,怔怔地出神。

  王龙身后不远,易云卓也是淡淡地看着那群快活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早已没有像他们那样的热情。年青的嬉闹,那种种的青春乐趣都已消逝,留下的就只剩实力的追求。

  现的他,也还仅仅是十七岁不到的年纪,比他们大多的年轻人还要小得多。对比之下,自己真的不像是一个少年人,而像是历经沧桑的老头。

  “我到底追求什么?和他们一样难道不好么?还是我根本就是欲求不满?”双目出神地看着人群,易云卓脑海之中忽然跳出了一个个的疑问。内心之中也开始挣扎了起来。

  脸色变幻间,易云卓的眉宇渐渐地变得坚定。

  不!只有强者才能真正的纵意人生,潇洒行事。没有达到足以俯瞰众强者的实力下,就没有资格真正地去享受世情。实力,才是枷锁。而他易云卓眼中痛恨的便是枷锁。

  他不会甘做被施加苦难于身的弱者,他要做的便是施加枷锁于众生的强者。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踏上颠峰,这才是他要走的路。

  许久之后,易云卓浑浊的双眸刹那间变得凌厉。他,想通了。

  想通的这一刹那,易云卓的眉宇之间多出了一丝傲意之气。和以往的傲气不同,此刻的傲是那种凌天下大地之上的出尘之傲,是傲然于天地。

  第二辆马车旁,仆人装扮的老头一直留意着易云卓的一举一动。沉迷时的那一抹彷徨,还有领悟时的那一抹傲然于天地。两者皆落到了老头的眼中。

  双目中闪过一丝精光,老头心中再次被易云卓所惊。刚才的那一刹那转变,老头便知道面前的少年又有了进步。

  “朋友,要不要来点?”老头左右两手各拿一小壶酒,举起一只手,对着易云卓示意了一下。

  “来吧。”易云卓一声轻笑伸手,想通了的他心中有了一丝明悟。修魔重心性,但却也不是冷漠冰语之辈。

  修者修心,易云卓已经渐渐懂得如何去修心。一味的冷酷嗜杀,未必就似乎修魔之性。无谓正邪,万事随心,率性而为,才会是修心之本。

  怒起时,横刀仗剑,大杀四方。畅快时,当饮酒而歌,笑看众生。该杀的时候杀,该笑的时候笑。今天的易云卓被佣兵团中的一幕年轻的热情所化,一切都豁然开朗。只觉得积郁自己心中的那一股压抑瞬间消失无踪,一抹豪放的傲然熊熊喷发。

  “呼。”双目诡异一笑,老者随意甩手,壶酒盘旋而飞向了易云卓。

  易云卓嘴角轻轻一笑,以他的眼力自然是发现了老头抛出酒壶的诡异。若不出意外的话,酒壶离自己手不到一尺距离的时就会突然变像,目标直扫自己的胸膛。

  老头的目的很明显,一招高明的试探。除了试探易云卓的身手,或许还有着一丝结交之意。这一点,从老头的举动间没有一丝的恶意就可以看出。

  “呼。”当酒壶接近易云卓的手不到一尺的时候,果如易云卓所想,一个迅疾的变向,酒壶直奔易云卓的胸膛。

  “唰。”也不见易云卓如何动作,原本直奔胸膛的酒壶稳稳地落到了他的手中。它的轨迹,就好比是自动送上去一般,甚是和谐。

  “哈哈!年轻人,好身手。”老手隔远处扬了扬手中的酒笑道。

  “咕噜。”易云卓回敬一下,抬头便是一大口酒。辛辣的酒味顿时灌满胸膛,不知不觉间也灌入了一股豪气。

  “好酒。老头,谢了。”易云卓洒脱地一笑。对于举止善意的老头,易云卓也不去计较后者刚才的试探之举。

  “年轻人,我为我侄儿向你道个歉,冒犯之处,希望你务怪。”老头呵呵一笑道。至于为何道歉,他没有明说。

  易云卓收笑,双眸之中带着邪气道:“我接受。”老头处于什么理由道歉,他心里自是明白。无非就是车厢之中的中年曾经生出打自己的主意。老头如此明说,也让易云卓对他的看法变了一分。说不上是好感,不过却也不怎么讨厌。

  “嗯?”就这时候,易云卓突然扭头往江廊方向的高空看去,双眸之中闪过了一抹凌厉。

  “年轻人,你发现了什么?”老头见易云卓突然转头往东南看去,心中不由地生出一丝戒备道。

  “哈哈,蚂蚁一只。老头,交给你解决了。”易云卓哈哈一笑,转又回到车厢之中,留下了一脸错愕的老头。

  灵识延伸百里,错愕之中的老头终于发现了东南空中的那道身影。双目之中爆发出一抹强烈的光芒,发现敌人的同时,老头也被易云卓的强大所震撼。

  “近一百多里的路,以我的灵识延伸都尚需要几个呼吸。而这年轻人是先我数个呼吸发现那道身影。如果不是他,恐怕我要发现那人的话起码要五十里以内才行。他到底是什么修为?中期?后期?”老头凝视着那个车厢,心中剧烈地翻腾了起来。

  “靠,年轻人。尊老爱幼,这一词你懂不懂?老头我一大把年纪,手脚不方便,解决不了。”片刻之后,老头终于从那车厢之中收回了惊色。忽地想起易云卓钻进车厢之时说的话,不由地跳脚叫道。

  “难道你认为我手脚就很方便?”车厢中淡漠的语气传出,让老头一阵无语。愤恨地瞪着车厢,却也无话可说。老头从易云卓的身形之中,自是看出后者重伤。,这是事实,即便争辩也是争辩不了的。

  “放心吧,我会记你一个人情。”车厢之中的易云卓再次淡然地开口。至于这个人情,欠下了也就欠下,至少这一路上多了一个君级的保镖。

  “这还差不多。”老头忿忿地道。他如果知道易云卓此时正把他当成自己保镖,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想法?

  推荐一本书《超级炼金师》传送门[bkid=1650316,bkna=《超级炼金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