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生死时刻,保你一命


  p:第一到。。今天迟了点,第二应该会11点左右。等不住的兄弟可以明天再看。求票票!!!!!数据真的好惨,希望各位兄弟多多砸票,多多宣传!小白拜谢!!!!!!!

  对着车厢说话之时,易云卓的姿态保持着绝对的恭敬之色。若论起实力,即便是解家解东流的面前,自己也能保持足够的自傲,但是这怪异的老头面前,却是一丝都不行。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如果刚开始老头给易云卓的感觉是幼稚的话,那么经过近一个月的相处,易云卓的幼稚感觉慢慢地被一股神秘所取代。对于老头,易云卓一丝都看不透。似疯癫,却又时常会现出凝思的神态,似幼稚,但是有时候却淡漠惊人。而老头的实力,是强大得让他不敢忽视。内心有一种感觉,老头的幼稚是一种看透世事的洒脱。

  “没空,睡觉。”车厢之中先是一句嘟囔,然后再传来老头的悻悻之声。

  易云卓双眸一凝,此刻,老头的前一句虽是嘟囔出声,但是之前的那一句话却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

  “小家伙,没有礼貌。”这便是老头的那一声含糊不清的嘟囔。

  略一思疑,易云卓整个人一个提速消失车厢前。人影飞掠,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就飞出了三十多里,唰一声钻入了进城之前走过的一片山林。

  车厢之中,原本闭着双眼假寐的老头易云卓离开之后,双眼猛地睁开,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轻声言语道:“拿我当了一个月的车夫,现想起找我办事了,门都没有!”

  现的老头,哪还有一丝的顽稚,取代而之的是一股凝而不散的浑然气息。易云卓想的不错,老头的确是很强,强大得几乎整个大陆的修炼者都会闻名而惊。

  正当易云卓进入山林之时,宁居城东的解家店铺中。解东流震惊地拍掌而起,“什么?你确定他是乞丐模样,而且言语幼稚,但是修为却深不可策。?”

  解卢点头道:“是的流伯。那乞丐很强,甚至于可以无声无息地出现那个小子身后。可是如此之强的高手,却被那小子用烤肉当诱饵,当了整整一个月的车夫。”

  自易云卓离开之后,解东流便留下了解卢一人,然后让后者把一路上与易云卓有关的事详细地说一遍。前面的还好,但是当解卢说起那奇怪老头之时,解东流是真正地被惊了。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很可能是‘疯圣尊’。”圣级修为,一般都是坐镇大的宗门或者势力之中。而像怪老头那样的强者,孤身一人却又不修边幅的,屈指可数。

  解东流缓缓地坐下,双眉之间渐渐地舒展开来。要是真如他所想,易云卓越强,他就越开心。

  “疯圣尊!”解卢惊叫一声。“怪不得,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解卢稍微平服了一下内心的狂潮道。对于“疯圣尊”这一个名号,大陆上只要是上得台面的势力都有所闻。

  衣赃身臭,糟头黑脸,千古一人,疯子圣尊。这便是大陆之人给他的评价,用来形容疯圣尊的怪异装扮和脾性。至于他的来历,根本无人知晓。

  “小卢子,还有你们几个,都给我记住,适当的时候量地和那小子保持交好的态度,至不济也不要成为敌人。”解东流沉思了片刻,对着解卢和解江、解弓三人道。

  “是!流伯。”三人低头恭敬地道。解卢还好,虽然和易云卓对他不怎么感冒,却也没有敌意。可是解江二人却是一脸的苦涩,不久前他们可是刚刚得罪了易云卓。

  “小弓子,小江子。你们二人也不要臭着张脸,我想那小子不会故意为难你们。”解东流自然是看到了两个小辈脸上的苦涩,微微一笑道。他已经卖了易云卓一个人情,想必后者也不会再有记恨。

  “小卢子,把东西拿出来吧。”解东流再次开口,神情恢复了之前的淡雅。

  解卢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盒,恭敬地交给了解东流。

  宁居城外,易云卓燃起一堆柴火,手拿着两只野味正烤着。没过多久,勾人食欲的肉香飘然而起。

  “唰!”老头的身影终于出现。没有多余的话,老头一屁股坐了易云卓的对面,双眼紧紧地盯着尚烧烤中的野味。

  “前辈,想吃肉,可以。但是,小子有一事相求。”易云卓看着老者,嘴角蠕动着出声道。

  “说!”疯老头根本没抬眼看易云卓,用袖子抹了一把挂着哈喇子的嘴角,继续盯着火上的烤肉。

  “生死时刻,保我一命。”易云卓双目一凝道。

  “嗯?”老头终于惊疑地抬起头来,正视着易云卓。双目之中不再是幼稚,而是一股子的玩味。

  “怎么?能把我老人家当车夫使唤的小家伙,遇到什么难事了?”老头呲鼻一笑,言语之中有着一丝奚落。

  易云卓默然点头。以他的个性,绝不会轻易求人。不过这次不一样,现宁居城的圣级高手绝不会只那紫薇魔宫的老★★一人。原本易云卓大可以离开,不过主经脉的断层还需要一颗灵药来辅助才能衔接,实力未复,即使是修炼也力不从心。所以,他找怪老头,希望能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千傲宗、丹玄宗、天杀、两大宗门还有一个杀手组织,这可不是说笑的。况且,以丹玄宗开出的条件,肯定会有多的强者追杀自己。此刻的易云卓,可以说是处处皆敌。

  “好!不就是保一命,简单!别罗嗦,赶快烤肉。”老头大手一挥答应了易云卓,接着便又把目光聚集到了香嫩滑溜的烤肉上。

  一顿烤肉下肚,老头毫无形象可言地拿了一根枯草剔牙。虽然肮脏的面目不再,但是那种乞丐般的习性却丝毫未改。

  “小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说实话,老头子我不正经已经很多年了。”老头翘着一只脚,面容上随意轻笑着道。

  “前辈,您的伪装的确是很到位。不,那或许已经不再是伪装,而是种习惯。不过你虽然看上去疯傻幼稚,但是有些东西并瞒不了人,那就是气质和眼神。”

  “气质?眼神?”老头疑惑出声道:“不对,你小子蒙我呢!气质?我毛来的气质。至于眼神?我都已经装幼稚装得够彻底了,你怎么还能看出来?”

  “呵呵!”易云卓诡异地一笑道:“前辈,您可层记得,一个月前,小子让您驾车的时候,您当时是什么表情?”

  “错愕!”老头丝毫未犹豫地道。当时他的确是挺错愕的,自己堂堂圣级高手,给一个后辈小子做车夫,老头又不是真的疯癫,不错愕才怪。

  “不错,错愕!那前辈您说,您的伪装到位了么?说到底,圣级高手都是有傲气的。前辈纵然是再装,也抹不去那股自然流露的傲气。”易云卓双目注视着老头道。

  “你小子!”老头笑骂一声。当说出错愕两字的时候,老头就知道上了易云卓的套。

  “至于气质,那就是前辈您无意间流露出来了一丝淡泊与忧伤。前者给了您笑看天下的形,后者则是给了您云落红尘的伤。前辈,您说我说得可对?”易云卓看着怪异老头再次说道,言语中甚是笃定。

  “哈哈,小子。百年来,纵然是同级别的那些个家伙都未看透我,没想到却是被你看出了倪端,不错不错!”当易云卓说到伤时,老头的表情明显地一暗,随即又是疯狂地笑道。

  他这是掩饰。易云卓看着老头的笑,心中暗暗地道。看来这老头是被情伤了,而且是伤得不一般。是什么样的痛,才能让他沉沦百年之久?

  笑着笑着,老头的声音便消失了。取代的一抹浓浓的悲伤之意。百年时间的伪装,一日被道破,再多的掩饰也是无用。

  老头缓缓起身,扫了一眼易云卓,然后背转身体,向着车厢走去。

  走到一半,老头止住身形,语气中带着落寞道:“小子,按照之前所说,我保你一命。不过,也仅仅是一命而已。不到生死关头,我不会出手。后,我奉劝你一句,别人的强大始终是别人的,你只能借用,而不能为己用。好自为之吧!”

  易云卓双眼光芒一闪,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只要是不死,他便可放开手脚大胆地去和他们斗上一斗。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老头的实力。

  推荐朋友书《超级炼金师》传送门[bkid=1650316,bkna=《超级炼金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