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天锋所铸,剑名血刹


  “天锋所铸,剑名血刹!”中年朗声喝起,一个青木盒子被小心翼翼地送到台前。

  “众位,请看!”一声清脆声响,青木盒应声而开。

  “嘶!”一声撕鸣,强烈至极的剑意瞬间爆。一道道剑气就像是被牢笼锁了许久的孩子一般,一出盒子,便欢快肆虐。顿时整个高台之上的空气之中都出了一声声的呲响,仿佛是切割一般。

  拍卖师后退一步,运起原力抵抗着那道道犀利之气。他的修为只有先天后期,而且距离又是如此之近,刚才一个不留意,衣襟上已经多出了几道缺口。如果再不做防御,恐怕割破的就不只是他的衣服了。

  “好剑!”神华宗的厢房里,云百井第一个轻叫起身,双目贪婪地看着那道血红。

  何止是神华宗,紫薇、苍狼、万妖等等八大宗门的人全部都无法抑制心中的贪欲,这一柄间。必定将引动一波狂潮。

  “父亲,我们放弃!”苍狼宗的厢房中,苍狼孤月苍狼敌和另外两人的惊疑眼神之中阻止道。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苍狼敌双目中闪出一抹疯狂。这样的神兵,谁不想得?自己儿子居然阻止自己,如果不说出个理由,他必定会勃然大怒。

  “这是他的东西,当日江廊我就已经见过。只是这剑意与剑气,比江廊之时来得加的凌厉。如此神兵,父亲你说他会舍得放手么?我想,这很可能是他的一个谋划。如果可以,我希望父亲不要插身进去,以免两面得罪。

  苍狼敌听到这话后,眉头一皱沉思了起来。苍狼孤月说的不错,如果真的是自己拍得此剑很可能会是两边得罪。后者虽然性格大大咧咧,但是关键时刻确是不含糊。

  思讨许久,苍狼敌终于叹气坐下。人情未还,如果再次对立的话,很可能直接变成敌人。城外那一幕脑海中回放,自己前脚刚离开,那道黑色身影就出现,如此诡异的身法和巧妙的隐藏,苍狼宗还是不惹为妙。

  见父亲坐下,苍狼孤月也是暗呼了一口气。自从江廊城易云卓一剑灭十君之后,苍狼孤月心里就秉持了一个原则,能不惹就绝对不要惹。那少年,实是太可怕了。

  同样的一幕也另一间厢房之中上演,伤千寻极力地劝阻着龙石斗。对于兵器。其实对他们妖修来说并不是很意。妖修本就是防御强悍,**难损,一般攻击都只用**出。所以,伤千寻的劝阻要比苍狼孤月来得容易多。

  “真的是他?”龙石斗只是问了一句,得到伤千寻的肯定之后就放弃了。那剑气虽强,对他来说也并无多大吸引。即便是让自己的对手夺得,对于本尊地石龙的强悍肉身来说算不上是太大的威胁。

  “难道他死了么?”厢房之中,玉姬看着那柄血锋,眼神愤恨地呢喃出声。

  “玉儿!你说谁死了?”方霞转头看向玉姬,神色带着疑惑。

  “师尊。这便是我曾向您说的,那功法怪异的小子兵器。很奇怪,他的兵器可以脱离双手而攻击,而且度绝对是快绝无比。”玉姬眼神中的愤恨慢慢淡化。既然是死了,那便她也不会再去计较江廊城时的“老★★”这一骂语。

  “噢?”原本就已经准备出价的方霞心中加地狂动,如果真如徒弟所说,那么这绝对是一柄绝世罕见的神兵。其实不用玉姬说,从血刹一开始出现,她就已经认定。

  “此剑无底价,请自行叫价!”中年拍卖师说玩便狼狈地退出拍卖台外,那些锋利之极的剑气纵横,他实撑不下去了。

  “二十万。”一道浑厚的声音。云百井先按捺不住叫价。

  “三十万!”清雅的女子声音传出,方霞也不甘落后。

  “五十万!”古长唤紧跟着出声。他千傲宗是主人家没错,不过也是有资格叫价的。这和规矩并没有冲突。

  “七十万!”齐极宗出价。此行齐极宗的来人并不是风氏夫妇,如果是后两者,绝对不会参与。易云卓的剑,他们自是见过,而且印象绝对是深刻无比。只是可惜了,自从江廊一战,他们夫妇齐极宗的地位一落千丈。一伤一残,地位早就被人取代。

  “八十万!”广寒门报价。

  “一百万!”凌水宗报价。

  “一百一十万。。。。。”血刹一出,价格节节攀涨。除了万妖山和苍狼宗,其他六大宗门都是眼红心急地看着那柄血色锋芒,丝毫不觉得它的价格已经很高。神兵偶得,谁都不愿错过。

  现唯一能保持镇定的恐怕就只有一个没心没肺的疯老头了。血刹他见过一眼,前两天城外的时候,易云卓就是用这柄剑出那惊天之招,他又怎能会忘?剑虽好,可那小子也不是傻子,他就不信那小子真会把者剑给卖出去,死也不信。

  “三百万!”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易云卓嘴角咧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这本就是你所寄卖,为何你有竟价?”解东流不懂,解卢和解江也不懂。

  “不这样,价格怎么又会高呢?血刹,它的价格远远还没到极限。”易云卓满脸邪气的笑起,双眸泛出了点点精光。

  果然,易云卓所报出的三百万只让众人微微一怔,而后一声声叫价再度响起。六大宗门的殷实底蕴彻底地摊开众人眼前。除了六大宗门,再没有一个势力叫价。

  易云卓轻轻地笑起。心里暗道:“报价之人少了苍狼敌和龙石斗,想必那两个家伙已经告诉了各自的长辈了吧!”

  “四百五十万!”云百井咬牙叫道。双眸如电般射向了解家的厢房。那个声音只叫了一次价,却整整提高了近两百万的价格。而且到后面都没再出声音,云百井现终于意识到,那人是故意地抬价。

  “莫非。。。”云百井双眸一冷,如果所猜不错,那厢房里面的人便是这神兵的主人。“好心机,居然拿六大宗门的人当猴耍!”心中愤恨,★★迭起。不过云百井却没有说出来,现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五百万!”又是一声叫价,周围已是一片冷嘘之声。五百万,这是何等的概念?恐怕像这宁居城,也足够买它个两座了吧!要知道,那可是金叶啊,溶化成金水都可以盖一座城池了。

  “应该是差不多了。”价格加到五百五十万的时候,叫声终于少了几个。唯一还争价的就只有神华宗和紫薇魔宫,毕竟若说起底蕴,还是这第一宗和第二宗来得丰厚。

  “方霞,你是非要和我做对么?”云百井终于按捺不住怒火,怒声而起道。

  “云百井,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本宫没兴趣和你作对,我要的只是这柄剑而已。如果你出的价格高,那么本宫自然就放弃。”方霞毫不示弱地回应道。

  “云宗主!请你不要防碍别人叫价。”听到云百井的话。古长唤的脸色瞬间阴暗下来。争不到血刹,心中本就有火,现这云百井的话已经破坏了规矩,古长唤的言语中简直是怒气横散。

  “哈哈!不难不女的,难道你真的是静过身的?要不干嘛和女人一般见识!”龙石斗大笑出声,直接奚落道。

  “哼!”云百井冷哼一声,压下心中的怒火。这么多宗门此,就算是自身做为第一宗的神华宗宗主,他也不敢再大意。强倒众人推,谁知道那些家伙会不会乘机出手。

  “七百万!”云百井再次叫价,直接加上了一百多万。这是他的极限。相信紫薇魔宫的人也差不多该到极限了。

  “咯咯!”沉默许久,方霞的笑声忽然响起,不过众人从她的笑声中都听出了一丝惋惜。

  “云百井,既然你如此心切这柄剑,那本宫就行行好,让给你得了。”果然,方霞放弃了。她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宗门。血刹虽好,可也就这一柄,她不可能为了这一柄剑,让宗门的财力亏空。

  “呼!”厢房之中,云百井双目泛红地盯着那道血色锋芒。几经周折,这神兵终于落到了自己手中。直到这时,他的嘴角才开始有笑意。

  “哼!”厢房之中,易云卓冷冷一笑,“得意去吧,等下就是你哭的时候。”

  “小子,惹他们可不明智!”解东流眼神凝重地看着易云卓道。他心里,易云卓即便是再强,也决计不可能逃得过众圣级的围杀。

  “如果就我一人,那我就不会蠢得去刻意招惹。”易云卓淡漠一笑道。随即便用手指了指身边的墙道:“边上,可还有一个大家伙。他们想围杀我,恐怕也不容易。”其实不只是疯圣尊,现的易云卓已经有了不少的底牌。至少一般的圣级,他已经不惧。如果此刻让自己去破开那个当初江廊重创他的老★★防御,也并不难办。

  “是他!”解东流明白地点头。有一个疯圣尊此,恐怕就算得了血刹的云百井也要绕着走吧。毕竟圣尊与圣级之间的差距也不是一星半点。

  “各位,现进行本次拍卖的后一件宝物养魂玉魄!”随着拍卖师的话,一块巴掌大小通体透明,毫无遐丝的事物被慢慢地请上了桌案。

  “至宝,绝对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至宝。”易云卓震撼地起身,一脸动容地看着那件所谓的养魂玉魄。

  不对,那不只是一件至宝!应该说是一朵奇葩。而且易云卓还从它流动的光蕴中,感觉到了一丝丝契合力,是灵魂的契合力。只要是看着那件东西,自己的灵魂仿佛就像是要脱离脑海,欢快而飞。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