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圣榜


  二面来人家大殿,解东流兄弟和易云卓蚓对坐。解东流双目凝重地看着易云卓,缓缓地开口道。

  “上面?裂山门?”易云卓有些诧异地问道。

  “不错!两名圣尊,四个圣级册。”解东流脸上满是肃拜两个圣尊!易云卓心里一惊。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外的城市,居然会牵扯出两个尊级高手。

  “他们哪里?”易云卓收敛起心的轻视,淡淡地开口问道。

  “家!”解东流轻叹。

  “目的?”易云卓脸上也开始凝重了起来。他本想今天给家来场大的,没想到却有这样的意外。转头看了眼女人,看来这个,仇要缓一缓了。

  “家自加分之五十的原石赋税,请求他们派人下来商议。”解东流直视着易云卓道。

  “分之五十,也就是说十年三十颗了?安是怕我动手,所以先来一招借势震慑,让我不敢轻举妄动。”易云卓一语的,道出了家的真正意图。除非迫不得已,没有人愿意自动提高原石赋税,减少自家的利益。家这是一招釜底抽薪之计。

  “两个圣尊的实力怎么样?”易云卓沉思片刻,开口问道。圣尊之间,当然也有差距。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想抹去两个圣尊。到时候只要是没有证据,谁都找不到他的头上。

  “很强,其一人是圣榜排名第十。”解东流有些弄不懂易云卓的意思。上面下来的人,他一直是保持着敬畏的心态。他哪会想得到。易云卓此刻的疯狂想法。

  “圣榜?什么东西?”易云卓眉头一皱。

  对这里的一切,他知道的实是太少了。这个莫名跳出来的圣榜,让他感觉到了一股不小的压力。无论怎么说,一个“圣”字就足够代表它的强大。不用说。能上榜的绝对是圣尊级别的高手,这容不得他有忽视的心理。

  解东流听到易云卓的疑惑。开口解释道:“圣榜,是内外三围的所有修炼者立的一个强榜。上榜之人。毫无疑问皆是圣尊。而且他们不是一般的尊级高手可以比拟的,就算排名末的圣榜高手,也绝对有挑战三名圣尊以上的实力。圣榜一共十二人。这次来的就是排名圣榜第十的“任圣尊“任圣尊,全名任冲。五十年前的圣榜替选的时候异军突起,从末位十二的圣榜高手开始挑战,一直到第位的时候才惜败一招。后来虽有人向他挑战,却无一人能击败他。后结果,他便替代了水圣尊”坐实了第十圣尊的名头。之后,任圣尊被裂山门招揽,成为了裂山门的★★长老。”解东河也跟着解释道。

  “圣榜挑战?”易云卓眉宇皱起,手指长桌上轻轻地敲着,静等着解家兄弟给自己继续讲解。

  “圣榜替选,五十年一次。今年的年节时分。就是第七十五届的圣榜之战。”解东流道。

  易云卓点了点头。年节他倒是清楚,就和年差不多的节日。真正让他意外的是“十五”这一数字。五十年《网》近四千年的时间。四千年,替换了多少的尊级强者,除了少数一部分大限而亡的,其他的究竟哪里?

  易云卓心里清楚,这些东西绝不是解东流这样的普通圣级可以解释得了的。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实是太神秘了,一个个的谜底都需要他去寻找。

  “排名第十。”易云卓沉吟一声,千万修炼看排到第十位,恐怕比起现的他要强上不少。易云卓很清楚自己的实力,除了那几样绝招之外,他没有其它的资本。如果绝招被破。恐怕根本就拿别人没办航现,他惟有先放弃对家的报复,一切从长计议。

  “按照你所说,那任圣尊很可能会对付我了?”易云卓凝视着解东流兄弟。脸上肃穆无比。

  “那倒不会。三大禁地曾经警告,如果不是利益被侵,内外三围的个掌控势力不允许插手下面的争斗。三大禁地的这一句话,没有人敢去违背。所以,只要不是先惹上他们,他们绝对不会对你出手。”解东流解释着道。

  解东流的话让易云卓的紧张之色稍微了放松了一些。不过也仅仅是放松了些许而已,易云卓心里很清楚,自己迟早都会对上他们。只是现的自己明显还不够强大,蛰伏才是正道。

  “圣榜挑战,哪里举行?要报名,还是另有要求?”易云卓回复了淡漠。既然家清来人,那有本事就一直供倒是不“不用什么报名,没有要求。也不论生死。分的,只有胜负。”解东流看到淡漠的易云卓,心生出了一丝奇怪的感觉。这个少年,似乎又有些改变了。

  他,成熟了许多。从锋芒毕露,转化成了沉稳内敛。就像是绝世的宝剑,那种锋芒被剑鞘包裹着。

  从易云卓的话,解家兄弟也明白了一点。前者是要去参加那圣榜挑战,他们虽然知道其的凶险,但也知道那是一个机遇。

  “那很适合我易云卓一声淡笑道:“解老头,你今天找我来,不会就只是告诉我上面来了人?还有什么事,一并说了!。

  “嘿嘿!”解东流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转向玉姬道:“姑娘。上次的事。实是有些过意不去。其实我二弟已经派出人求援了,只是半路被家人劫杀了本是淡雅的脸。配上那尴尬和献媚的笑,不止是易云卓,就连玉、姬都觉得有些恶心的感觉。

  “得了!解老头,她没事,所以你解家也不会有事。”易云卓轻声地道。

  他说的也是事实!如果玉姬真的香陨,恐怕那时候的易云卓会陷入一种疯狂之。不分敌我,亲不认的杀。

  “没了?没了我们就先走了易云卓起身,有些狭促地对着解东流说道。从后者的神色,他知道的确是有事藏着。只不过这老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易小子,有,有事!”解东流心一横,反正自己已经欠着他一次了,也不乎再欠一次。

  抛下犹豫,解东流向易云卓说道:“回家的配额商议三天后,这次除了家,还有葛接和殷家。而且,那裂山门的人也可能会到场。你看”

  “你是想我和你一起去?”易云卓淡淡地道。

  “不错”。解东流满脸希翼地点了点头。没有配额就没有生存的空间,他解家就会一夜间分崩离析,这是他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三天后来找我易云佐淡淡地放下一句话,拉起玉姬转身离开了解家大殿。

  “你要参加那圣榜的挑战吗?”回到悠园,玉姬有些担忧地问道。从解东流口,她知道那挑战必然是凶险无比,说实话,他不希望男人遇险。

  “这是一个机会。玉儿,我知道你想什么!放心,你男人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易云卓轻捧起玉姬的脸。言语带着自信。

  “对了,忘记问你一件事。那日我把养魂玉魄放你眉心的时候,你感觉到了什么没?”易云卓忽然想起了一事,对着玉姬问道。

  “什么感觉?”玉姬呢喃一声,“就是一种和舒服的感觉。整个灵魂都有种被温暖包集的感觉。怎么了?”

  “你看易云卓从怀掏出了养魂玉魄,只见那原本比拳头还大上不少的玉魄,此时却足足小了一拳,现居然比拳头还要小上了许多。而它的心。那枚残破的戒指缓慢的转动着。就连上面的裂痕都变得加地清晰。

  “怎么会这样?。玉姬惊呼着道。这养魂玉魄她见过好多次了,别的不说,就是这突然减少一圈,也足够让她吃惊了。

  。你倒是问起我来了。”易云卓有些哭笑不得地道:“你难道没有现,你的灵魂境界有什么不同吗?”

  “灵魂境界?”玉姬疑问一声,闭上眼,心神贯注脑海之。

  “我,我的境界突破了”。片刻之后。玉姬猛地睁开双眸,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和男人道。

  ,“真是后知后觉,难道你这些天都不知道自己突破了?。易云卓轻捏了一下那张由于惊喜而变得红润许多的白哲脸蛋道。

  玉姬脸色一红,眼睛有些躲闪着易云卓道:“那时候醒来,我只觉得体内的能量强高了许多。其它的都没怎么注意。况且,后来我们又那个了而且,你又一直恢复之,我哪有心思去查看灵魂境界越到后来。玉姬的话越来越轻。脸上的绯红加地浓郁。

  “你这女人。”易云卓轻笑着将玉姬揽入怀里,让她紧着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拿起养魂玉魄,细细地观看了起来。间的那个戒指,那玄奥的转动轨迹,它的奇异究竟哪里?这东西还是需要好好地研究研究。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