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任护法


  “第此次了点求票票!!!!!!州驯止荐票,月票!!!

  悠园之的小屋,易云卓手捧养魂玉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心的戒指。

  整整三天时间,易云卓都是呆屋子,研究着那古怪的玉魄。可惜的是这三天来,易云卓还是一无所得。除了那一次进入了那片特殊的星空之外,任凭易云卓再努力,还是摸不透那怪异的地弃。

  “呼”。长叹一口气,易云卓的目光慢慢地收了回来。暂时地,他放弃了这玉魄的琢磨,今天是第三天,解东流也该来了。

  果然,易云卓网放下玉魄的时候,解东流便已经出现了悠园之外。

  “这老头,来得到是及时。”易云卓起身,将养魂玉魄放进了怀里。传音给了玉姬,让她小心之后,就向着院子外走去。

  “走!”走到门外,就见解东流和解东河两人站立一旁。

  解东流点点头,两人身体突然拔空,向着东面直飞而去。

  这次的回家配额分配依旧是家,不同的是当日易云卓二人进的是家的偏厅,而这次进的是家的正殿。狗眼看人低的人,无论什么时代都不会缺。

  家大殿,十多人从上至下静静地坐着。

  上前主坐,两个老头闭目而坐。这两人便是裂山门此次下来的两位★★。★★任烽,★★蒙亭。任烽,便是圣榜排名第十的任圣尊。

  任烽和蒙亭身后,则是凝神静气地站着四名圣级期强者。风、雨、雷、电,四使者,他们四人便是裂山门收取原石税的使者。地位不如★★,但是油水却是十足。

  圣级遍地,这就是央霸者之域。除了这里的争斗加适合强者,这里同时还盛产着独有的修炼原石,这也是央霸者之域能让外大6有觊觎之心,却从来没有能够打入的原因。

  裂山门★★的下方,各有三个阵营。一方便是以安为的家四人。

  另外两方的分别是葛家的三人,领头的是葛名章,圣级期。另外的殷家四人到场,领头者殷正,同样是圣级期。连同家的安。这三人便是一直压解家头上的石头。

  除了上前的一名闭目养神的青衫老者,其他人都是有些紧张。任圣尊,圣榜之的强者。无论安,还是另外两家的人都是战战兢兢地伺候着,深怕有自己一不小心冒犯。

  不到半个时辰,易云卓两人来到了家的上空。

  从空俯晓,家和解家的布局差不了多少,唯一不同的就是家的建筑要比解家大气了少许。

  人未到,易云卓就从那家庞大的建筑群感应到了不下十股强大的气息。每一股气息都圣级期以上,而且有一股气息的主人给他一种虚无飘渺的感觉,易云卓瞬间便联想到了那名任圣尊,圣榜第十的高手。

  仔细一算,这里的圣级就不下十多人。而且,这还仅仅是外围的城市。原石,难道真的可以无限制地助长修炼?易云卓皱眉,心道看来得弄些原石回来了。他也向解东流问起,可惜这老头是一块原石存货都没有。无奈,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和解东流对视一眼,二人一个俯冲,向着家大殿落去。

  “嗯?”忽然,闭目的老头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

  “安,你不是说解家有一名越圣级期的高手么?怎么只有解东流一人来?”任烽淡淡地开口,把目光扫向了有些慌张的安。

  “这任圣尊,当日确实有一名高手助解家。三招灭四个圣级初期,这事我绝对没有任何的欺瞒。”安低头恭敬地道。

  安根本不知道解东流已经到了,加不知道解东流到底带了几人。不同于任烽,这里除了他没一人敢用灵识。

  “秒杀四个圣级初期。”任烽双眼爆出一阵狂热。杀圣级初期不难,可是三招秒杀四个”任烽自认自己绝对做不到。不止他做不到,就算是裂山门的大★★也做不到。能做到这点的,只有圣榜之排前列的有限几人而已。

  “解东流毛经来了,带他来见我。”任烽淡淡地向安挥手,后者明白地转身吩咐给了一边的家人。

  片宏之后,易云卓与解东流二人并排走进了家大殿。

  “怎么可能!”看到一袭黑衣的易云卓,任妹心瞬间惊如狂澜。就刚才,他明明只感觉到了解东流一人,可是眼前的黑衣青年彻底地推翻了他之前的灵识感应。

  易云也自从一进大殿,双眼就停留任烽身上。一身青衣,微眯着双眼,那花白的须给人一种迟暮的苍老感。但是从他身上透露出的一丝丝虚无而又强横的气息,代表着老头并一。小“解东流参见任★★。”走上前,解东流带着敬意地向着任烽行礼。

  可是任烽此刻仍然是一副震惊的模样,丝毫顾不上解东流。

  不只是任烽,就连站他身后的几人,还有包括三家内的所有人都是震惊地看着解东流身后的易云卓。

  如果一开始任烽不说只有解东流一人。或许他们都不会意。

  不过任烽的话已出,而且话指明了就解东流一人。那么现出现的这名青年只能做一个解释,那就是任烽的灵识完全查探不到他。

  “年轻人,好深的修为。”许久之后,任烽终于从震撼回复过来,双目盯着易云卓,表露出了丝丝的寒芒。

  “任★★?呵呵,过奖!”易云卓淡笑一声,向着唯一空着的几张椅子走去,弯腰坐下。对任烽没有什么恭敬,也没有如何的冷意。他的话语恰到好处,表示自己没有冒犯对方的意思。不过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他也不希望对方来冒犯自己。

  解东流向着任圣尊看了一眼,然后又扫了一眼易云卓,随即也坐到了易云卓的边上。完全的,他现似乎已经视易云卓为主心。或许这样,对他解家会有好处。

  “见到任★★居然不行礼,你小子是找死么?”一个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安静的大殿之尤为刺耳。

  “啪!”声音网落,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说话的正是贼眉鼠眼的多。而打巴掌的,就是他的老子安。

  “你给我闭嘴,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安愤怒地瞪着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他也后悔,之前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让这废物坐这里旁听。

  “任★★,是安管教不严,见笑了。”安恭身对着任烽说道。至于对易云卓,他未有丝毫的礼遇。就算明着骂他,又能怎么样?有任★★和蒙★★两个裂山门的★★,还有四大使者这里,他怡然不惧。

  “多?”易云卓冰冷地出声。一股★★直冲贼眉鼠眼的青年。上次从安口暴出,这多应该就是对玉姬下手的人。这个家人,他绝对是第一个杀。

  易云卓的话一集,场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惊天的★★。修为不济者,像君级左右的高手全部都是脸色惨白地后退几步,堪堪才能稳住身形。

  而多是。那惊天★★面前,他感觉到自己就像是江海漂泊的小舟,面对着排山到海的压力,无丝毫抗拒的力量。双腿一软,就这么瘫倒了大殿之上。

  “好惊人的★★!”任烽心再次惊呼着,双眼直视着易云卓。仅仅是★★就能让圣级以下的透不过气来。从这一刻开始,这里包括任烽内,没人敢说自己能稳胜这青年。

  “大胆!★★面前,居然敢无理。”安一声呵斥,手掌一拍桌子,起身将不成器的儿子藏于自己的身后。这样的惊天★★面前,他怕搞不好自己的儿子会直接被那种来自灵魂的压力弄成白痴。

  易云卓看着安,眼神一眯,没有说话。只是那冷漠的神情透露出的★★,让所有人都不敢轻动。

  易云卓冷然的沉默,而任烽也是冷眼注视着面前的青年,沉默不语。之前的一切打算被推翻,心里重地打算起来。

  就刚才易云卓两人没到的时候,任烽已经受到、殷、葛。三家的言语影响,同意将解家挤出去。但是这一刻青年的出场后,此计确实需要再细细地斟酌。

  第一,青年沉默,不动如山岳,难知于阴阳。这个陌生的青年让他有一种危机感,坐而沉稳淡漠,起而杀伐凌人。他有种直觉,这个青年能给他带来致命的杀伤。

  第二点,说起来和第一点无多大的出入,其条件也是基于青年的强大。如果可以,任烽倒很想把青年招入裂山总门。如此能堪比圣榜的强者,而且有之前表露出的隐匿能力,他绝对能成为总门的又一个★★。到时候,身为★★的他,绝对能得取大功一件。

  “朋友,可否让任某做个和事老,此事就此打住?”收回思绪,任烽脸上浮现笑意,对着易云卓友善地道。

  “打住?呵呵,绝不可能。”易云卓先是冷笑一声,然后才冰冷地道:“敢重创我女人,家必灭!”他下的决定,绝对不会被任何人左右。骨子里的倔强和孤傲,谁都改变不了。

  易云卓的话一出,任烽即使再沉稳的心性,也免不了一阵暗怒。这里可以说是他大,自己已经放低了姿态,这青年居然丝毫不留情面地直言驳斥自己。就这点,足够让他的友善转为恶气。,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