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罚魂谷


  “易兄弟!常云求午云卓正悠园!修,子略微恭敬的声音外面响了起来。

  悠园虽然几天前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大战,不过仅仅一天的时间就被解东流拉来的人给弄回了原样。

  “常兄!”走出屋子。易云卓对着常云抱拳道。

  “易兄弟,我是来向你催货的。”常云脸上轻笑着,语气不卑不吭地道。

  “呵呵!”易云卓淡淡地点头,对着常云抱歉地一笑。“常兄稍等。我这就动手炼制,估计不用两天的时间,就能把三件兵器交到你手上。”

  两天时间,易云卓已经说得不宽裕了。

  要知道明天可是他的开派大典,而且炼制三件兵器也不是轻松的事情。不过常云兄弟三人等了这么久,相互之间的关系又是不错,他确实有些歉意。

  “两天!”常云皱眉沉吟了一声,像是有些为难。

  易云卓一愣,两天的时间而已。这对一个,修炼看来说算不上什么。怎么这常云却表现得这么焦急?

  “常兄,难道生了什么事情?”易云卓疑惑地出声。

  “是啊!”常云点头叹道:“今天网接到宗门的传信,说要我们兄弟一个月内赶到“霸者城”可是按照这路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常云想到了宗主那不容置疑的命令,心里的忧虑大了几分。

  “霸者城?央霸者之域的霸者城?生了什么事?”易云卓连着三个问题,傲驰宗的大动作,让他的心思一震,暗暗地关注了起来。

  “易兄弟,你还不知道?”常云一副愕然的神色。“不知道!”易云卓直接摇头。

  “圣榜排名战!”常云脸色出了五个字。

  常云不懂,如今就算儒阳城内的商户之间也早早地传起了圣榜排名战的举行消息,怎么这家伙一无所知?

  “圣榜排名战?一个月!”易云卓一惊。关于央霸者之域的地势。他都看过。霸者城的位置就整片内域的心,路途可以算得上是遥远。如果按照飞行的话,幕云卓估计连自己一个月都到不了。细细一算,少的时间都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傲弛宗的命令,根本不符实际。

  “我说常兄,你们那宗主这不是为难你么?一个月,我看两个月都不一定能到。”易云卓嘴角一动。浮现出一丝阴色。心暗道:“如果把这三兄弟留下来。自己不又是一大臂助么?”

  不过,易云卓想得确实太简单了。他也看轻了常云三兄弟。如果他们兄弟就凭这件事倒戈于宗门。那也当不得圣尊了。

  “易兄弟,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我劝你还是别说出口,以免大家都不愉快。”常云脸色瞬间变得肃穆起来,阻止了易云卓网要说出口的话。

  “哈哈!常兄,那你准备怎么走?一个月,根本来不及。”易云卓一声大笑,掩饰住了网要出口的话。既然常云不愿意,那他也就不勉强。

  “罚魂谷!”常云回答道。

  “罚魂谷!”易云卓一惊,那可是个死地。相传就算圣尊强者,也有去无回的地方。

  “对!罚魂谷!”常云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再道:“只有横穿那里。我们兄弟才有可能一个月内赶到那里。从宗主的传讯我能看出,这次的事情恐怕有些不简单,不然他也不会明知不可为却偏偏为之。”

  易云卓点了点头,眼神转动着。心开始暗暗地思考了起来。

  “圣榜排名战”他是一定要去的。不为别的,就为了碰撞强的力量。越级的快感就像★★一样。让他难以自拔。虽然生死难掌但是却也是有利自己的突破。想想从修炼至今,他哪次的血战不是险象环生?

  “常兄!给我四天的时间,我和你们一起去。别的我不能保证,但是如果罚魂谷里遇上危险。我能保你们兄弟一命。”易云卓字字有力地说道。

  易云卓已经考虑好了。四天的时间,足够他做很多事了。至于立宗一事,迟一点也无所谓。

  “易兄弟,你是说真的?”常云的脸上有些惊喜,疑虑去。“罚魂谷”毕竟是内域的有名凶地,他们三兄弟想要完好走出,恐怕会很难。但是现有了易云卓的保证。他们兄弟就多出了一分希望。

  “骗你?骗你有什么好处么?”易云卓淡淡一笑,转身向着悠园走回。边走边说道:“四天后的凌晨时分。常兄便过来找我!”

  “谢了易兄弟。”常云的眼流露着感激。

  四天不到的时间,易云卓把自己逼出了一股干劲。立宗一事,吩咐了解集流之后。暂时放到了一边。而他自己,则是一头钻进了悠园外的石屋,准备为自己和常云兄弟炼制兵器。

  “大哥!你…几子的。魔尊真的要和我们起吗。”常云二人的小院里熙州玩幕个一夫嗓门听到自己大哥的话后,猛地吼出了声。

  “老三,你离我远一点。”常云一怒,顿时瞪眼过去。每次这老三自己耳边说话,他都会被吓一跳。这嗓门。几乎可以和打雷相比。不知道的,都还以为他又要找谁麻烦了。

  “嘿嘿!”常虎挠了挠头,声音降了降嘿嘿道:“大哥,我这不是惊喜么。”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老二常龙也是一脸的兴奋。他们三个的实力,他们自己都清楚。就算圣尊里面算是强手,但是他们如果不是不得已,也绝不会去穿越那“罚魂谷”内域两大险地,绝不是他们几个圣尊就可以蔑视的。

  “不错!”常并收起了惊喜。脸上反倒有些凝重了起来。

  “大哥,有魔尊帮忙,你还担心什么?”看到常云的凝重,老二常虎有些不解地问道。

  他的想法还是简单了些。没有利益,人家为什么要帮你。难道就凭这点几乎可以忽略的交情?

  “二弟,我担心的是易兄弟提出一些我们兄弟无法办到的条件啊!”始终是三人的大哥,常云要比自己的两个兄弟想得远了许多。

  “呃!”常云的这一句话出口,常龙、常虎两人都愣住了。眼神流转,脸上都是凝重了几分。

  “算了!你们两个也别太担心了。四天时间,如果易兄弟的条件不太为难,我们答应也没什么。”常云一叹道。

  后两人也都知道这只是一句安慰的话。点了点头后,三人都陷入了。

  时间慢慢地过去,黑夜之后又是白天,然后又流逝成黄昏。此间,易云卓都石屋没有出来。

  直到第二天的夕阳落去,整整一天一夜之后,四把兵器终于全部完成。虽然用的不是什么上乘的矿石。但是通过仙魔界手法炼制出来的兵器,也绝不是凡品,足够和王级兵器抗衡。

  石屋,易云卓脸色疲惫地看着摆放自己身前的四件兵器。三件长剑。另一件是长刀。三柄长剑当然是常云三兄弟的,而长刀,则是他自己的。

  自从血月之后,易云卓便开始喜欢上了长刀。那种自上而下劈落的快感,让他沉迷。所以这一次。他同样选择了长刀做为兵器。

  拿起长刀,易云卓的手指轻轻的抚摩着刀锋。冰冷的锐气,让他的手指都感觉到了上面的锋寒。

  “又是一柄杀人的好刀,只是不知道你能宴持到多久。”易云卓轻轻地一叹。

  刀是好刀,但是也仅仅局限大6而言。要仙魔界,这只能算是件凡品。只有真正的仙魔器,才算是好兵器。只是想要炼制仙魔器实是太难。就凭现的易云卓。他的手段还欠缺了不少。

  “呼!”手一动,一滴鲜红凭空出现眼前。

  那一滴血液,连空间裂缝都无法吞噬的血液。没有了那抹残魂,但是它依旧是强横得让人惊叹。那种暴虐的戾气,易云卓屡次见到都会生出一股颤栗感。

  手一动,那滴血液便被拍入了刀锋。

  “嗡!”光蕴流动,红色蔓延,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长刀的黝黑颜色变成了暗红色。淡淡的血光出。为它凭添了一股煞气。

  当天夜里,易云卓没有片刻的休息,又整个悠园之鼓捣起了阵法。

  须弥幻阵,防御阵法,聚灵阵。杀阵。

  除了前三个曾经用过的小阵法外,易云卓又悠园之布下了一个。小型杀阵。杀阵的威力虽然算不上大。但是对付一般的圣级也不是难事。一入杀阵,轻则重伤,重则身死。

  至于聚灵阵,易云卓略微地改动了一下,减少了一些灵气的凝聚。上次闹的动静已经很大,自己不的话恐怕没法压下那些有心思的人。为了玉姬,还是低调点好。

  四天时间很快过去,第四天凌晨。常云准时地来到了悠园外。

  “呼!”常云网到悠园的门口,两道身影便凭空闪到了他们身前。易云卓手揽玉姬,而后者正一副幽怨的表情。

  “回去!”易云卓女人的肩膀上拍了拍,轻声地说道。

  “你自己心!”玉姬轻轻掩去了眼角的泪水,贝齿一咬,转身回到了阵法之。

  “常兄!给!”玉姬回去之后。易云卓直接一挥手,从寻天戒拿出了三柄长剑。

  “嗡!”剑无鞘,摒一出,剑芒割空。

  “好剑!”常云三兄弟失声叫了一声,三人的眼球都停留了长剑上。再也没有半分的移动。这剑的意义对他们来说实是太大了,有了它,就算是去争圣榜也无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