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魔起舞 第八十章魔尊


  第五到。累死老白了天云山脉千里的森林,一场★★之战已经上演了近三个时辰,天色已只剩下余辉,夕阳之下的森林显得尤为阴暗。

  “杀”。随着一声怒吼,又一轮的拼杀展开。无论是云涉等人,还是龙千军一方的强者,全部都经过了短暂的修复。

  强者之间的对抗绝对是消耗原力的,从那到处的坑洞,还有齐齐倒下的巨大树木就可以着出,双方的能量消耗不菲。

  地面上,一具具尸体横阵。血战无疑是死人的来源。这一战就是三个时辰,双方的强悍碰撞无疑给现场带来了难以抹去的★★。数人长眠,包括易家人再内,双方的人马从一开始的千余人,到现仅剩下不到七人。四多具尸体,足以让狭小的空间染上浓浓的死气。

  杀人多的不是圣尊,也不是双方的拼杀。杀人多的,正是月神杀的“杀神组”还有天杀。

  这两拨人马,让众人认识了什么叫做暗杀。这三个时辰内,双方对阵不下数十次,出手即死。面对自己的对手,根本就不留半点机会。伤者无数,即便是粘着他们一点,只要不是一个阵营的,那你就自己祈祷,没人能救你。“略!师!”杀戮很快,两队人马三多人,到现已经不到两人。短短的时间,杀神损失了一多人,而天杀也减少了一半还多。此时的天杀,已经不足三十人。

  月神杀面容阴冷地看着躺地上的兄弟,★★越来越浓烈,以几乎凝结成实质的杀气向天杀冲去。这些弟兄。绝大多数都是能镇一方的杀手。是他的心血。他们不是死公平的对杀,而是天杀这个绝对的圣尊强者下的手。圣尊面前,君级确实还不顶用。

  “杀”。杀气外放,月神杀的手心忽然出现了一把黑短的刺刀,比似匕,它要比匕加的尖细锐利。

  “咻!”风响传起,一记绝杀从手凝成,自左到右,月神杀的手一个盘旋,向着天杀稳稳地刺去。

  “哼!”天杀机械似的声音冷哼一声。身体摆动半寸,手掌瞬间切入了月神杀的右肩,试图将后者的整只肩膀给劈碎。

  嘴角一扬,冷俊的脸上现出了一丝不屑。月神杀的身体就那么平平地倒下,刺刀变向,直接撩向天杀的下身。杀手之道,由易云卓的亲自传授。千年流传进化而来的搏杀法门,绝对是杀戮的精髓。

  “呲”。清脆的撕裂声,月神杀的刺刀被天杀以毫厘的差距躲过,不过却依旧将后者的黑袍子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碎步。

  两大杀手,对战的模式完全不同于强者的硬抗。他们两人,胜巧,胜快,胜狠。两人身边,几乎就不会产生半点的多余能量。

  “好!想不到这些间还有如此巧妙的身法。如此狠辣的招式。凶牙。你真的是给我天杀上了一课。做为回报,我留你个全尸。”天杀的冷笑道,刺耳的声音犹如一道无形的能量,让月神杀的双耳瞬间失去了听觉。

  骇然。月神杀对于自己瞬间失去的听觉,心震惊无比。杀手的听觉,无疑是重要的。失去听觉,就意味着对周围的感知又少了一分。面对同级别的对手。甚至天杀已经超出了自己的级别,这样的结果给月神杀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咻!”天杀那双死气沉沉的眸子突然一动,身体过空间,手多出了一柄短匕。

  “好快!”月神杀一惊,眼神爆出强烈的血光。身体连连闪动,左右不一,以防止自己被杀气锁定。一旦被天杀这样等级的杀手锁定。那么自己的境地可就真的危险了。

  “哼!”天杀冷哼一声,身体也跟着利出了弧,整个身躯如一道黑色长虹,直接穿越了两人之前的距离。刹那之间,手的短匕便已经锁定了月神杀的移动方位。

  “死”。刹那间,天杀单手持匕。向着月神杀的左侧刺去。后者的下一个落点正是左边。

  “哼!”冷冷一哼,月神杀的身体猛然违反定律地扭曲起来,双腿直蹬,上身旋转一八十,面朝面地对上了天杀。手的刺刀猛地扬起,直刺天杀眉心。

  拼狠,月神杀就是拿命搏。以命抵命,看谁能凶残。此刻的他绝对不能退,一退就必然是连绵的绝杀。

  “呢”。月神杀的凶狠起到了效果。天杀的眼出现了片刻的犹豫。然后身体转便退开了攻击范围。

  “轰!”魔元贯通双耳,浑身一震,听觉又回来了。

  “噗!”就月神杀的听力网回归的时候,他却反常地吐出了一口鲜血,一副能量逆转造成内伤的样子。

  “哼!失去了听觉还想跟我斗?”天杀冷笑一声,身体突然间连闪着。数十道模糊的影子出现。直击月神杀。

  “铿!铿!”兵器的交鸣,月神杀的身体顿时躲闪着抗住了数次攻击。而前后左右,仍旧有数招向他次去。

  “是这招”。突然间,月神杀感觉到一招的临近。其他招式都有能量波动,很容易就能感应道。而惟独刺向自己脖子的一刀却只带着风响。没半点能量波动。

  双眼一凝,若是失去听觉的情况下,他定然会死这招之下。不过刚才突破双耳的阻隔,又用一口血的代价掩饰住之后,他的境地完全相反了。自己从猎物蜕化成了猎人,就看接下来的这一招了。

  牙关一咬,月神杀任那匕刺入了身上了几处地方。然后就天杀刺于脖子的一刀就要临近,双眼爆着死气的喜悦时,月神杀猛然动了。

  “杀!”惊天的★★,带着一往无回的气势,无视脖子上的短匕,直接一刀刺进了天杀的胸膛。

  “怎么可能?。天杀的短匕刺入月神杀脖子两寸的时候就已经停了下来,有些不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胸膛,那里有一柄刺刀横穿而过,大量的胸腔之血被快速地排放出来。

  “嘭!”尸体落地,一代杀神陨落。凭借着自身。凹泳,月神杀终干跨越两个境接了结了代杀“呼!”月神杀的身体被一个兄弟扶住。然后迅速地转移到了易家的后方。此时他已经绝对的重伤。身上有数道足可致命的伤势,已经没有再动手的能力。

  坐于地上,月神杀看着整个战场。易家的人数已经不到三人而且大多都已经带着或大或小的伤势。人群,易辉煌兄弟和兰雄依旧拼杀,许多君级以下的易家人都已经丧命。只有小数的伤员自己的周围疗伤。

  而圣级以上的战斗也很惨烈。让人诧异的是,玄月的实力众圣尊之是绝对的强悍。因为此刻,这老家伙正以一挑二,对付着两个圣尊强者。而其他人方面,也都拼杀着。龙千军,苍狼上辉几个虽然看上去有些许伤势,不过却任有一战之力。

  但是圣尊强者,易家这方只有十三人,而五大宗门却有十八人。足足多了五人,谁都知道形势。现能坚持一刻是一刻。

  “将军,月神杀已经力了。”心一叹,月神杀开始慢慢地修复起了身上的伤势。

  “轰隆!轰隆!轰隆!”就此刻,大地突然强烈地震动了起来。如地震一般,周边的树木都开始积聚摇晃起来。

  骇然望去,一副万兽奔腾的景象出现众人的眼。

  “你***,谁老子的地盘上搞事?还伤我兄弟,不想活了不成。”粗暴的口气,当头一个骑着巨熊的汉子指着战场远远地吼了起来。

  “嗷!吼!”这一叫一要紧,可是后面的群兽听到大汉的叫声,纷纷地怒吼了起来。数万的兽潮。大有直接将所有人类吞噬的意思。

  “全部都是七级妖兽!还有八级数千头,级数十头我的天”。兽潮一到,无人不惊。

  天云山脉,终于向众人展示了它做为凶兽之家的实力。就着一群大家伙,足以让这里的所有人给生吞。云涉满脸黑,心苦,盯着兽潮不敢再妄动。

  “青牙。傲冷。毒桑。飞羽。天临。我老熊终于又见到你们了喜悦的吼声,熊河不等巨熊停步,身体一纵就来到了几人身前。

  “熊河。老熊。五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欢喜地迎了上去。加上赤心,千年之后,几兄弟又聚到了一起,一时间是感慨。。

  “兄弟们,咱们等下再说。先料理了这群不知死活的人类。青牙。告诉老熊我,是谁伤了你。”熊河一把揽过青牙,一脸愤怒地吼道。

  “熊哥,啥也别说。先把这群家伙都给我料理了。

  生吞还是活煮小的们自己拿决定。”身材瘦小的飞羽和熊河关系好,一句话下,直接把云涉一干人吓得满脸苍白。

  “逃”。云涉等十多人正暗自传音。这数万的妖兽,谁都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帮助易家。现看来,今天自己这三家又要哉一次了。只希望,能逃多少就逃多少!

  “赤心,让他们回去。这里的事情,本尊自己解决。”清冷的声音,带着无边的杀气,远处的空瞬间出现了一颗黑点。

  “魔尊!”赤心几人一惊,顿时对着远空单膝跪下。

  “嘶。”看向远空,数人全部倒吸冷气。只见那人的身体时隐时现,眨眼就是近两里的路程。这样的速,已经完全超越了圣尊的力。

  “这”。这是谁?”熊河吞了口吐沫,吞吐地问着赤心。仅仅是远处,他便感觉到了只要老祖身上才存的气息。

  片刻时间,众人与数万妖兽的注视之下,黑色的身影傲立与虚空。冷冷地扫着云涉等人。

  乌黑的乱飞扬开来,身形飘渺。黑色的气息环绕着周身。一个遮住半脸的面具,透过面具,可以看到那双黑芒阵阵的双眼。面具之下。嘴角带着冷漠与不屑。

  仅仅是站立着,这人却散出了绝对的威压。黑色的气势,真接笼罩了数人。甚至连数万的妖兽也气势的范围内。臣服。万兽纷纷伏地。

  “神华宗。紫薇魔宫。广寒门。千傲宗。凌水宗。”一个个宗门的名头被叫了起来,面具之下。易云卓笑得冷了。

  “好熟悉下方,兰月嘴角挂着大片的血液,可是双眼却一眨不眨地盯着上面的那道身影。

  “是他,绝对是他。那黑色的能量,还有那双眼睛,还有那嘴巴。我都记得很清楚兰月瞬间就看出了空神秘人的身份,一双纤细的手掌由于兴奋紧紧地握起。苍白的脸上顿时惊喜一片。

  “你是谁?藏头露尾,不敢见人吗?。云涉冷冷地问道,其实内心却是震惊无比,因为他一丝都感应不到那人身上的能量气息。只有一个解释,这面具人已经超越了圣尊的等级。达到了那个自己梦寐以求的高。

  “云井,还有方霞。哈哈。不错不错,还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易云卓根本不屑看一眼云涉,直接把注意留了几个。“老朋友”的身上。

  “方霞,本尊记得,你曾经说过不再与我为敌的。怎么记性这么差呢?既然你来了,那你该死!”

  “你你究竟是谁?”方霞的脸上瞬间变得惊恐。下意识地想到一个人,但是对方面具之下,根本看不清样子。

  “哈哈!好!本尊原本想直接抹杀你们,既然这样,就让你们死个。瞑目狂放的语气透露着无的霸气,立万人之上,冷看众生生死。

  “咔嚓!”清脆的碎裂声,面具悄然而落下。

  “轰略”。突然间,一道闪电落下长空,原本已经黑暗的天空突然出现了明亮的光芒。借着那短暂的亮色,狰狞的魔印瞬间出现众人的眼。虽然这里所有人都能夜间视物,但是与闪电之光交辉出来的印记相比。后者加让人恐惧。

  “是你惊呼声不断。(未完待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