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魔起舞 第八十七章 无形中的操控


  p:今天的有点迟,希望大家见谅。。

  易云卓,青肤年,两人都静立空。四目对视,没有说一句话。仿佛是两个没有生命的人一般,围绕他们周围的是一股凝重的气息。

  两人都没有使用任何的能量,同样双方对立的空间也不存着任何的威压与气势。眼神间的对抗,完全超脱了灵魂。

  时间慢慢流逝,渐渐地,那青脸年的脸上开始浮现了疲惫。不同于一般的疲乏,他的疲惫完全是一种病态的苍白。

  “呼!”年的身影开始摇晃了起来,眼神避开了易云卓的黝黑目芒,松出了一口气,灰白的脸颊一败,然后身体就那么凭空地落了下去。

  “唰!”就年的身体将要落到地面的时候,一道红色飞过,瞬间接住了年的身体。

  火焰般的双眼,红色的头,红色的皮肤,还有同样火红色的衣袍。这名浑身冒着红色的年并不是先前的赤心,比起赤心,易云卓他的身上感觉到了加强横的力量。凭感觉,他要比赤心强得多的多。

  “大哥!”那年一把接住了青脸年的身体,有些着急地叫了起来。他的声音就像是龙吼一般,冒着一股子苍宏。

  “火行。我没事。”青脸年摆了摆手,然后摇晃着身体站起身来,把眼光看向了仍空的易云卓。

  “朋友的修为高深,老龙我自认不如。”这句话是一种肯定,也是一声叹服。两人之间的暗战,画上了一个句号。

  “前辈的修为才是高深,如果没有那毒,恐怕败的就是小子了。”面对着年的话,易云卓丝毫不做作。身体一动,向着下面俯冲下去。

  “朋友,别叫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叫青炎,本体青云龙。”青脸年苍白的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对自己身上的毒一点都不关心。

  “这是我二弟‘火行’。本体乃火行龙。”年又向易云卓介绍了身边的兄弟。

  “哈哈!小弟易云卓,那就斗胆叫一声青炎老哥和火行老哥了。”易云卓放声一笑,挺拔的身形透露着豪放。

  “好!老弟,请。”兽族本就喜欢豪爽。对他们来说,人类的心计就是痛恨的东西。不是他们斗不过人类,而是他们崇尚的是实力。一切心计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侮辱。也就是因为这样,青炎才有今天的暗毒加身。

  三人走进巨木林,不到片刻时间就来到了建造着几间屋子的空地。

  围着石桌子而坐,青炎和火行身后,七人静静地站着。

  “傲冷,青牙,毒桑,飞羽,天临,赤心,你们几个看来有了不少精进了。”易云卓对着人笑了笑。然后再是对着熊河也善意地一笑。

  七人都是对着易云卓微微恭身一礼。能和老祖宗一起坐着,而且还是之前的主人,他们对易云卓是绝对的尊敬。就连熊河也是有些尊敬易云卓起来。

  “易老弟,谢谢你能放他们自由。”火行脸上带着感激的神色道。

  “呵呵!这是我之前答应他们几个的诺言,自然是要实现的,这没什么。”易云卓轻轻摇头。

  无论是青炎或者是火行,他们两人的实力绝对不只表面透露的这点。易云卓有种感觉,这两兄弟的实力恐怕要超越自己一筹。这两人,也是易云卓初次见到能比破空者还要强大许多的强者。

  火行属火,重炎。从火行的身体感应,易云卓模糊地现了一颗犹如金属的庞大丹元。圣兽级别,却比金柔的强大数倍。

  而青炎,易云卓则是感应到了一颗青黑色的能量团。木属性,泛着黑暗气息。每一股能量都有着毒素,看来这青炎的状态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如果再不想办法,恐怕到时候连丹田都会被那黑色毒素占据。

  “老位老哥,这次让我来是。。。。”易云卓明知故问道。总不可能一上来就先去关心青炎的伤势,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火行扫了一眼易云卓,眉宇一皱,有些不快地道:“老弟,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我就和你说,其实我心里对人类很痛恨。狡诈,阴狠,毒辣,就算是朋友、兄弟都要出卖。说话一套一套,背地里却完全地另一套。老弟,我和大哥都是豪爽的人,希望你也别给我们兜圈子。”

  易云卓被火行的这一套话说的一愣,这就是求人办事的样子?不过我喜欢。

  “好!既然火老哥这么说,那我也不做作了。其实我也不喜欢那种道道,拳头才是我喜欢用的法则。”易云卓看着火行,心里由衷地感到舒坦。这火行,很合自己的胃口。

  “青炎老哥,什么毒?”易云卓将目光转向青炎,脸色凝重地问道。

  “化原毒。是一种寄生的毒素,化原力为毒源,千年来几乎把我的原力化了一半。至今毫无办法。”青炎微微一叹。其实他也不奢望易云卓能救自己,这是火行硬要赤心去请的人。

  “化原?”易云卓眉宇一沉。原来以为青炎身体里的青黑色是混合了毒素的结果,没想到却是毒素侵吞原力。现看来,要比刚才的料想严峻许多。

  “青炎老哥,不介意我问下你是如何毒的?”易云卓抬起头,看着青炎那青白色的脸,口带着询问道。

  “呵呵!这有什么好瞒的。老弟,我实话和你说,千年之前,又一个神秘人冲入了我天云林。当时的我也有破空颠峰的实力,不过没想到却是一招。仅仅一招,一种莫名的能量就冲进了身体。结果,个小家伙就被这么掳走了。”

  “个小家伙?老哥,你说的是青牙他们?”易云卓心有些震惊地说道。

  “不错。就是他们几个。”青炎一叹,有些唏嘘地道。

  “千年。千年。。。”易云卓陷入了沉思。按照这样的话,千年的时间,却是和自己紧密地连了一起。瞬间,易云卓的心产生了一种恐惧。

  千年之前,那人掳走了青牙等人。而到千年之后,自己又将他们解救回来。接着,千年前青炎所的毒素就作,而自己就被邀请进了天云林。这其,看似巧合,却是暗藏了许多的关联之处。

  “为什么破罚魂谷的是我?为什么收几大妖兽的是我?为什么刚刚是千年?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易云卓眉宇之间有着浓重的煞气。

  联想起这一系列的问题,他就觉得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操控着自己。仿佛是已经有人为他策划了所有的步伐,而他只不过是按照那个步伐走一遍罢了。

  “老弟。你这是怎么了?”青炎和火行感觉到了易云卓的煞气,还有隐隐的惊惧,有些莫名地问道。

  “两位老哥,你们不觉得很巧吗?”现唯一能找到一点线的就是青炎两人,易云卓自然要问清楚。

  “什么巧合?”青炎一皱眉道。

  “为什么破罚魂谷的是我?为什么我收了他们几个,而且现又将他们几个放回到了这里。重要的一点,为什么这千年的时间,青炎老哥已经到了头,这几件事情间居然会如此巧合,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么?”

  易云卓差不多把心里的几个问题重复了一遍,几句话惊得青炎兄弟的身上直冒冷汗。

  “易老弟。你是说,这一切都是有人操控?”火行惊骇地起身,双眼的火焰一闪,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我也不确定。可是这一切,实是太巧了。每件事情都和我有关,而且我是全部都按照这个步伐走的。我心里有种被人操控的感觉。”易云卓摇了摇头。如果是巧合,那便算了。可如果真是一种掌控呢?

  “老弟。我觉得自己的命运全自己掌控。你所说的,虽然都有理,但也不排除巧合。”青炎沉声劝解道。

  “希望如此!”易云卓压下那股惊惧,抬起头向着青炎道:“青炎老哥,把你的手伸过来,我先看看情况。”

  青炎伸过手,易云卓轻轻地抓住前者的手腕,一股精纯的魔元瞬间冲到了前者的身体。

  随着神识的跟进,一条条脉络出现眼前。易云卓闭上双眼,仔细地查视着青炎的情况。

  毒入经脉,甚至是连他的身体细胞都包含着黑色的毒素。如此奇毒,别说是见,就算是听也没听过。随着探察,易云卓的脸上越来越震惊。就自己的魔元即将进入青炎的丹田时候,异变突生。

  刹那间,从青炎的丹田里冲出了一股黑色,瞬间将易云卓的魔元缠绕起来。仿佛是一股有意识的能量,那黑色气息拉扯着魔元就要吞噬。

  “不对!这绝对不是毒!”猛然地睁开眼睛,易云卓惊叫起来。

  迅速地收回魔元,一屡黑色却混合了魔元跟随着出来。易云卓大惊,瞬间冒出了灰色的魔元火,包裹着魔元。

  “呼!”手心上泛起一股黑色的气体,魔元火之下,那抹黑色瞬间被汽化。

  “它有生命,这是有人操控它!”易云卓站起身来,凝重无比地对着青炎二人爆出了惊天的震撼。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