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孤魔起舞 中央霸者之域第一百十五章刁蛮女儿


  二甜居然怀不让人老,易云卓听到后面的叫唤,也不呆地冗牡一笑。或许是因为离香情近,他比往日要显得和善许多。

  “善爷爷,您和他说说,叫他留易家怎么样?”红衣少女双眼提溜着,闪过一丝欣喜。从善兵的神色小丫头就已经知道那留着三寸长胡须,一脸淡漠的男子很不简单。虽然她也不确定那人是不是真的如善爷爷所想的强大,但是为家族拉拢人才肯定不会错。

  “小祖宗,人家可是破空级的强者。你以为破空者是我们这些老不死的,都能由着你来?”善兵不由地吐气道。再不吐出那口冷气,恐怕自己就会被小祖宗的话给活活吓死。

  “前辈!呜”小丫头还要说话,善兵马上一惊。冲上前去死死地捂住了小丫头的嘴巴,只留那一双水灵的眼睛正不断★★着。

  “呵!可爱的小丫头。”易云卓脸上带着一抹轻笑,虚空跨出一步,直接来到了善兵和小丫头面前不到三丈处。

  “小丫头,你是易定军,或者是月神杀的后人?”按照年龄小丫头也不过是二十七八岁,而易定军和月神杀也是和自己相当的年纪。而自己的几招散手唯一传授过的两人就是那两家伙。应该是错不了。

  “等等!不会是易云卓神色忽然一震,一种艘喜之色浮现,瞬间覆盖了淡漠的脸。

  “你知道我和善爷爷是易家人的?难道你跟踪我们?”小丫头的脸上带着紧张色,整张小脸变得通红。

  善兵也是一惊,自己二人是易家人,可是没有人知道。这神秘的男子又是怎么知道的?况且,自己易家也没见过他啊。如今,虽然这里是易家的地盘,但是如果对面的男子真的说和易家有仇怨,一旦动手,死的绝对是自己和小祖宗。心大骂小丫头,善兵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同时也暗暗地防备了起来。

  “别问我是谁,你只需要告诉我易定军是你什么人?或者,月神杀又是你什么人?”易云卓脸上有种狂动。

  “你是谁?你怎么会认识易叔叔和月叔叔的?”小丫头心里有些怕了,脸色慌张。就连说话都有些不自然。

  “呼!”易云卓猛地呼了一口气,心一动,再问道:“你母亲的名字是不是叫玉姬?。这一句话说出,易云卓周边的空气猛地一荡,一股黑色磅礴不受控制而涌现。内心的惊喜与紧张,完全掩盖了往日的淡漠。

  配合着易云卓脸上的狂动,还有那声声的问话,这个时候善兵觉得有些不正常了。男子的神色,明显是有种紧张,那是一种患得患失的紧张。就像是“你毒么知道我母亲的名字?”易云卓出的威压面前,小丫头下意识地脱出口。

  ,石“稀!”

  “件!”

  一连两声轻响。第一声是易云卓的身体闪动,第二声就是善兵的猛然抬头。易云卓早已经冲到了红衣服少女的面前,而善兵也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难道真的是他善兵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温和的男子,这一玄男子的蜕变谁都看得出来。

  “女儿!是我的女儿”易云卓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惊喜着,可是嘴边却丝毫说不出任何的话语。冷漠的面容转变成温和,眼神也转向柔和,就那么暖暖地看着少女。这一玄,没有争霸,没有杀戮,甚至连天界的威胁也不被他放眼。无论是心还是眼,它们里面就只有面前的红衣少女。

  “你你有什么企图?。小丫头弱弱地想要后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完全用不上原力。再看一边的善兵,只见后者完全呆滞地看着自己身前的男子。这一刻小丫头的心里有些害怕,又有些莫名的熟悉跳动。这种感觉。完全冲突,却显得那么温暖。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易云卓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怜爱。三十年了,自己的孩子也变得这么大了。

  而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一去就是三十年。易云卓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对玉姬的愧疚,对女儿的愧疚。

  “我我叫易香香。”小丫头感受着那种柔和,心一片宁和。往日的恶魔本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敛下去,换来的却是带着享受的纯真。一片依赖的感觉缠绕心头,就连说话的时候都表现出一股浓浓的眷顾。

  易云卓的手轻轻地抚上了易香香的小脸,神色专注,带着浓郁的惜爱。父爱涌现,一而不可收拾。

  “好温暖!”小丫头一开始还准备闪躲,可是当那只带着父爱的手掌落到她的脸上之时,她便完全沉浸了那种温暖之。不二何,滴眼泪挂了眼角,心呼唤。种来自义出”小唤“丫头,我的名字叫易云卓,你母亲和你说过吗?”易云卓看着那双清澈的眸子,还有眼角的那滴眼泪,温柔出声。

  小丫头本是玲珑之女,这一刻,她也猜出了面前之人的身份。那个自己崇拜了二十年,却一直没有见过面的人。

  “嗯!”重重地点头。

  “呜”父亲”。一声父亲,冲出数里小丫头哭喊着一头就埋了易云卓的怀。世界之上,这个怀抱就是伟大的爱。

  “香香!好一个小丫头易云卓温和地梳揽易香香的头,心对玉姬的思念也变得强烈起来。妻子,丫头,就算下一刻为她们出征天界,易云卓纵死无憾。

  “呜!呜!”哭声不断,那种思念要说完全宣泄还需要一段时间。而易云卓也就那么静静地抱着,抱着自己的女儿,这也是一种人间至情。能享受的时间不多,易云卓量给他们一个温暖的怀抱。

  ,可“父亲!父亲!”易香香一边哭啼着。一边紧紧搂住了自己父亲的腰。这一玄,她再也不用去幻想父亲的怀抱,因为它是如此真实。

  善兵怔怔地看着这一幕父女情,那丫头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这不但没有让他感觉好好笑,反倒是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不是为自己庆幸,而是为整个。易家的老家伙们庆幸。这个男人回来了,那这个小祖宗就不会整天缠着自己这群心力憔悴的老家伙了。

  周围的空,数十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幕。他们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又变成一场父女相认的感情戏了。刚才还不是紧张的很,片刻之后却什么都没了。只剩一个小丫头哭的稀里哗啦。

  “父亲!”许久之后,小丫头的泪脸终于抬了起来,看着易云卓,泪还流,可眼却是一阵巨大的喜色。父亲的怀抱,确实很暖。

  “呵呵!丫头,哭完了?。易云卓柔和一笑,轻轻擦拭着易香香脸上的泪水。

  小丫头有些赌气地噱起嘴巴,无视周围一大群人,对着易云卓哽咽道:“父亲,为什么三十年来你都不回来看香香?香香生气,香香真的很生气。”

  易云卓心一叹,他何尝又想这样呢?可是形势如此,他总不可能和自己的女儿说父亲没空回来!

  “哼!父亲放心,香香现已经原谅你了。丫头的转变的确是快,刚说生气,现就已经原谅了。

  县云卓莞尔一笑,轻摸了一下小丫头的脸。

  尝够了父亲的怀抱,易香香从易云卓的怀里抽出身来,转向了四周的围观之人。想到自己刚才哭的样子,顿时一羞。脸色微微红起,直到耳根。

  不过脸红也只是刹那时间,小丫头突然抬头,对着四周空的那数十个围观人群娇声呵斥道:“看什么看?姑奶奶哭就这么好看吗?。

  红润的小脸,还有哭泣之后眼眸带着的血丝,再加上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顿时让四周的围观之人如鸟兽散。小丫头并不可怕,他们怕的是那善兵,还有她那个刚刚相认,而且神秘又强大的父亲。

  易香香扫着他们的离开,嘴角高高翘起,哼声道:“刚才就只看好戏,现还想看我的丑样,真是一群混蛋。”

  “对了!父亲,我们回家。母亲要是知道你回来了,不知道会有多开心。这些年,除了香香,就属母亲是思念你了。哦,对了!还有月阿姨也很思念你来着。”易香香说着。就要拖着易云卓向东南方向飞去。

  “善爷爷,我回家了,你也回到你的拍卖场。”易香香头也不回,直接甩了一句话下来。

  顿时,善兵整张脸就苦了下来。这个男人回来了,他也想回易家去看看。至少跟着这么一个强者,没准能提升一下自己。

  易云卓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易香香对其他人的呵斥。这一刻父爱仍放大,三十年的时间,是自己欠她们母女的,溺爱又何妨?

  听到丫头后面的话后,又是轻轻地点头。

  这丫头虽然看上去有些刁蛮,但是心细如,而且时长辈也算是尊敬。刁蛮就刁蛮点,他还就是要护短了。

  “一起!”易云卓转头看着善兵,点了下头,示意后者可以跟自己二人回去。只一眼,他也就知道善兵的意思。

  p:这章改了又改,始终改不出自己想要的结果。父与女的见面,老白还是没有那种煽情的笔力啊。可惜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