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死亡飞车(1)


  死亡飞车(1)

  悍马车的驾驶员换了人,沈奕负责驾驶,温柔则旁边指示方位。

  “从这里冲出公路,然后折道西南方向,偏转角25!”

  必须庆幸这是一张高科技地图,能够实时指出自己的所方位,否则温柔还真不好掌握距离方向。

  “告诉我左或者右,而不是东或者西!”沈奕叫道。

  “左!”温柔大声回答。

  沈奕一踏油门,悍马车冲着道路旁的护栏狠狠撞了过去,驶入了道路旁的一片平地。

  悍马车的速虽然及不上那辆红色跑车,但胜性能稳定,坚实牢靠,能够多种地形自由驰骋。

  沈奕驾驶着悍马车疯狂的奔驰,就象是一头红了眼的公牛做后的冲锋,一头冲进一户居民家,悍然将整幢房屋撞塌,一路碾压着过去。

  若是从空俯瞰,能够看到沈奕驾驶的悍马车就象一部大型推土机般正勤勤恳恳地干着拆迁办的工作。

  他的工作卖力而效率奇高,竟然一分钟内就拆掉了数十间民房,居民区内硬是生推出一条人造道路,同时也地图上形了一条粗厚的黑线箭头。

  而这箭头的前方,是整个纽约繁华的市区,那里大楼林立,车辆众多,行人无数……

  “前行二米后进入哈比央广场,必须穿过那里才能到达下一条公路带,要小心那里有很多人。”温柔回头望望身后的狭长废墟,数十名从废墟钻出来的居民正对这边漫骂,已经有人开着车子追了上来。

  “洪浪!”沈奕大叫:“开枪把所有人都吓跑!”

  “明白!”洪浪抱着机枪钻出天窗,开始对着后方追击者放枪。

  “打前边!”沈奕没好气的说:“我让你开路,至于后边的人,你管他们干什么?”

  “哦!”洪浪如梦初醒,重掉转枪口。

  悍马车虎啸着冲进哈比央广场。

  这里原本是布鲁克林区一带比较热闹的地方,周围有七八个大型商场。值得庆幸的是内斗使得纽约变得萧条,哈比央广场也不再象以前样人满为患。

  当悍马车冲进央广场时,洪浪拼命的用机枪扫射地面,疯狂的大喊:“全部闪开!这是抢劫!”

  久经战乱考验的市民们纷纷向两侧跑去,一名男子刚刚跳上旁边的花台,却看到悍马车已经冲着他直冲而来。

  他吓得厉声尖叫,突觉得腰部一紧,一根长鞭已经将他卷住送上空。

  温柔的手腕一抖,那男子从空跌落到车后方温柔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娇笑说:“不用谢了。”

  “我他妈的没打算谢你!”那男子大叫。

  悍马车央广场横冲直撞,温柔缩回头拿起地图叫:“前面有个商场,我们得从那里面穿过去。”

  “小意思。”沈奕回答,随手换档。

  金刚坐后面大叫:“为什么我觉得我们拍美国大片?”

  洪浪大笑道:“就差摄影机了,就差摄影机啊!太刺激了!”

  随着洪浪的叫声,悍马车一头扎进前面的商场,撞破玻璃幕墙,疯狂的行驶商场过道上。漫天乱飞的玻璃渣划洪浪的脸上,割出一道道血口,洪浪却全然无惧。以他冒险者的体魄,这种程的伤害实是小菜一碟。

  眼前不时的传来人们的疯狂汗叫,到处是行人急忙躲避。

  “前方二十米,左转!”温柔叫道。

  沈奕猛打方向盘,悍马车冲进一家时装铺,撞出漫天飘飞的彩色飘絮,呼啸着冲出商场。

  温柔随手一抓,捞到一条女式长裙:“我一直想到纽约购物来着。”随手一翻,看了看牌子,很好看的撅起小嘴泄气道:“国制造。”

  冲出商场,悍马车竟然又回到了公路上,后方是★★不停的呼啸,远处一驾直升机也冉冉飞来。

  “妈的,纽约警察的效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洪浪不满的大骂。

  沈奕冷冷回答:“战乱时代,一切以效率优先。我承认我小看了他们,不过和我们比,他们还差了一截。”

  “那现怎么办?”

  “干掉那驾直升机。”

  “为什么不抢下来?”洪浪问。

  “谁会开?”沈奕反问。

  洪浪立刻闭嘴。想了想,他说:“我来干掉它。”

  “不!用枪不够味,要让他们真正感到害怕,就得用点有难的。”沈奕笑道。

  沈奕迅速切档,悍马车向着一幢大楼内开去。

  美国的商场大都有自己的环形车道,可以从一楼直接开到天台,每层都是停车场。

  沈奕沿着环形车道一路向上,直冲到天台上,对面楼外那驾直升机刚刚升到天台位置,里面的警察开始喊话:“立刻放下武器!你们……”

  沈奕一脚猛踩油门,悍马车楼顶天台呼啸狂奔,竟然直冲那直升机冲去。

  喊话的警察下半截话被吓得生生咽进肚子,对着直升机驾驶员狂叫:“爬高!爬高!”

  太晚了!

  沈奕驾驶着悍马车象颗流星般飞跃楼顶天台,竟然直跃过直升机的头顶,车后的防撞栏正撞直升机的旋翼上,随着一阵火花乱冒,直升机的两根旋翼瞬间扭曲停摆,这大铁砣子失去动力,扑通向下坠落,机内人出惊恐的尖叫声。

  不过悍马车空飞跃,因为这一下撞击也多少有些失衡,眼看着无法飞跃到对面大楼上,沈奕叫道:“金刚!”

  金刚没好气的回答:“就知道你算计着我呢。”

  念控动,空的悍马车呼啸着冲破长天,冲向对面的大楼。

  以金刚的念动力,原本要控制这样的一辆大车相当费力,好悍马车本身就有重力加速,他只需要加上一把推动力就够,这可不象阻止炮弹落下,由于是逆推阻止,消耗能量也就大。

  即便如此,悍马车还是没能跃到大楼天台,而是直接冲向了间部分的玻璃幕墙。

  一名西装男子此刻正办公室打电话:“嘿,宝贝,相信我,这是一笔大买卖,只要谈好这笔买卖我们就能住跃式公寓了。是的你没听错,跃式公寓,明白吗?……什么?战争?不,不,相信我,这里很安全,没有战争,没有变种人……哦,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一辆车天上飞……”

  那男子惊恐的看着天空的悍马车呼啸着飞来,擦着他的脑袋飞入大楼,大量的玻璃碎屑顷刻间将这男子淹没,那男子竟然还不忘对着电话狂叫:“战争!全面战争!”

  “轰!”悍马车撞破楼内的一堵墙壁,出砰然巨响后停下。一直哆嗦着抖的胖子再受不了,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全吐洪浪的衣服上,气得洪浪大骂不止。

  “下面怎么走?”沈奕问温柔。

  温柔无奈地回答:“你能开着汽车走楼梯吗?”

  “没那个必要。”沈奕寻了一下四周,眼前突然一亮。

  不远处是一扇大型货运电梯。

  悍马车楼内人员的瞠目结舌驶进电梯,温柔从车内伸出手,用优雅的姿态开关上轻按一下,电梯向着楼下降去。

  一楼,一名管理人员正怒骂搬运工人:“放下时力量轻些,这些办公设备价值上万美圆!”

  货运电梯的门缓缓打开,一辆悍马车轰隆着撞飞正等电梯的那些办公设备,冲破大门,呼啸着离去。

  身后是无数人目瞪口呆凝望那硝烟背影。

  一名搬运工人问那管理人员:“先生,需要找他们赔吗?”

  悍马车再次回到公路上前行,后方★★依然狂追。由于一驾直升机就这样被搞掉,所有的纽约警察都为之心寒了一把。呼啸的警铃声虽然依旧,追逐的速却显而易见的慢了下来。

  “前面没路了!”洪浪因为是站着,看得远,这刻大叫起来:“那里有个大工地!”

  温柔无奈道:“地图上可没这个。”

  “下面怎么走?”沈奕问温柔:“你还有十秒钟。”

  “右边有个洗车厂,你能穿过去吗?”

  “不行也得行。”沈奕近乎疯狂地切换档位,不停地调整方向,不远处那洗车厂正眼前不断放大。

  可以清晰的看到等待清洗的汽车已经排成了两条长队。

  洪浪迅速坐回车内,重系好安全带。

  悍马车以雷霆万钧之势冲进停车场,驶过一段斜坡的同时,凌空而起,轰然砸落其两辆车上,然后直接行驶其他的汽车上一路碾压着开过去。砰砰砰砰一连数十辆汽车轮胎被压暴,车窗玻璃就象是连环爆炸一般一辆接一亮的迸裂,碎成漫天的琉璃雨,至于车顶是完全完蛋。庆幸的是车里的人到是大都没手什么损伤。

  悍马车一头扎进洗车房,只听到里面乒乒乓乓出一连串撞翻撞碎的声音。

  待到悍马车出来时,车顶已然无存,彻底变成了敞蓬车。车的人虽一个个灰头土脸,脸上却洋溢着忍禁不住的喜气。

  敞蓬悍马车转眼上了高速公路奔驶向前。

  至于那些★★,早被他们抛到了后方。

  到这一步,总算可以消停一会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金刚拍着沈奕的肩膀大笑:“我说你小子开车真得是够疯狂啊!你以前学过飞车吗?”

  “进入★★都市前,曾经有计划过飞车大逃亡,后来放弃了。”沈奕回答。

  “为什么放弃?”温柔问。

  沈奕一本正经的回答:“因为国高速公路上的收费站实是太多了。”

  金刚和温柔同时哈哈大笑。

  洪浪则恶狠狠地盯着胖子,指着自己身上被胖子吐的满身的污秽恨声说:“给老子擦干净!”

  温柔随手把先前抓到的女式长裙递过来:“要换衣服的话,我这有一件。”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