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天之尽头


  天之头

  “那是……”所有人同时睁大眼睛,想不通这奇特的苍老语声是怎么回事。

  惟有洪浪几个熟悉这声音。

  “教授!”

  沈奕喃喃出声。

  那是来自沈奕心底深沉的潜意识。

  他恍惚间略有所觉。

  沟通异能突然从先前的平行辐射状态转化为一条能量柱向着天空射去。

  随着这一射,所有生命同时从那股狂暴的意识乱流解脱出来,人人都抱着自己的脑袋蹲下去大口呼吸,就连那海的巨兽都沉下水面,很是平静了一阵子。

  沈奕的这记意识乱流虽非攻击,却着实让所有人,包括非人都很是受了一番折磨。

  然而沟通的力量却并未停止,只是它不再影响着身边的生命,而是向着漫无边际的天边劲射。

  伴随着着能量的升空,沈奕感觉到自己仿佛也随之升到了空。

  他能够看到脚下的大地,海面上两船相撞,仿佛两只鲨鱼互咬……远方的海面上,谢荣军已经重登船,指挥着他的船匆匆离开……他看到自己飞向天际,如一片云彩,凝立云端……这是自己的灵魂形态吗?

  或者叫神游?

  当心灵彻底放开,原来世界会变得如此开阔!

  仔细再看,原来自己已经站了天的头。

  原来这里的天空是有头的。

  那头就象一面镜子,泛着水样波光。

  沈奕轻轻用手触碰了一下,竟然荡起一片水纹般的涟漪,整根手指都融了进去,随后是整个人。

  眼前的视界陡然大变。

  沈奕现自己已经处一片奇特的空间。

  这里就象是一片虚夜星空。

  脚下没有踏足之处,四周到处是无数的耀眼光门,仿佛星星般忽远忽近,随意飘动。每一扇光门,都有着奇特的画面闪动,有人说话,有人拼杀……各种世界……就象是电视机里的分画面一般。

  那无数光门的央,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那个赤足白衣女孩。

  “是你!”沈奕惊呼。

  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会看到沈奕,白衣少女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她霍然回,长飘扬,沈奕清楚看到那张清秀的脸上略带吃惊的表情。

  她向后退了几步。

  “嘿,请不要离开,我对你没有恶意。”沈奕连忙道,他可能把声音放低,用柔和舒缓的语调道:“我只是想再见见你而已。”

  女孩的脚步停下。

  她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沈奕。

  “放松……放松好吗……”沈奕挥了挥双手:“要见你并不容易。我试过很多次和你建立联系……直到现才终于成功。”

  女孩突然开口,带着天真的童音:“你不该到这里来。”

  “原来你会说话。”沈奕兴奋的向前踏上一步:“我只是想和你谈谈,你帮助过我……”

  女孩突然转头,看向那无虚空深处。

  她说:“他们来了。”

  “谁?”沈奕微楞。

  “空间管理者,他们现了有人闯进禁区,你必须马上离开。”女孩一指沈奕。

  沈奕大惊:“不,等一等,我要怎么才能再见到你?”

  “不要让他们现你……你能做到的……”女孩眼眸射出一道光芒,直扑沈奕。

  沈奕只觉得脑袋一痛,“啊”的大叫出声,脚下突然产生踏空感,竟然向着无深渊坠落而去……睁开眼。

  沈奕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船上。

  所有的人,刚刚从昏沉的意识清醒过来。

  沈奕微闭双眼,很是想了一下刚才生的事情。

  好一会,他突然微笑起来:“原来是这样么。”

  他看向戴维琼斯:“身为冥河守护人的戴维琼斯大人,您背叛了您的职责,辜负了女神的期望,因此也受到了她的诅咒,背负着可悲的命运。管你拥有近乎无敌的力量,但你并不是真正的不死存,你有着致命的缺点……我指的不是你怕火,怕精神攻击,那不过是你的表象,甚至可以说是你故意留出的一些小缺陷,那可以让对你有威胁的人集精力这方面,从而忽略掉你害怕的东西。这些针对你小弱点的攻击或许会让你受到伤害,但是只要还有水……只要你还身处这大海,你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得到生命力量的补充,我说得对吗?”

  戴维琼斯的脸色变了变,他想不通沈奕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沈奕却还是叹了口气:“其实我早该想到的,我真是个笨蛋。十年操舟,一日登陆……你不能离开大海,离开了就是死。我想今天不会是你有资格登陆的日子?”

  戴维琼斯的身体微微抖了抖,他冷笑一声:“哦,是吗?那么这附近有陆地吗?你准备怎么把我送到陆地上去?”

  “何需送上陆地?”沈奕反问:“大海是你的力量之源,只要阻隔了你与大海的联系,你的力量就不复存了。方法有很多,比如把你送上空,又或者屏蔽你与大海之间的联系……”

  戴维琼斯脸色大变:“不!你不可能做到这点!”

  “以前做不到,不代表现做不到……”沈奕脸上突然现出神秘微笑。他突然大吼起来:“立刻动手,准备执行星云计划,金刚你来指挥!”

  “什么?执行星云计划?”金刚惊叫。

  他希望听到沈奕说启动转进计划而不是星云计划。

  “对!记住把握好时机!”

  沈奕大吼着,沟通异能已三动。

  这一次,不再是建立意识联系,而是屏蔽!

  屏蔽戴维琼斯与大海之间的联系!

  如果说以前他还做不到这种程的意识屏蔽,那么现他能做到了。

  那一股无形的能量仿佛一道围墙,将戴维琼斯与海洋彻底隔绝……“这不可能!”戴维琼斯大叫了起来。

  他不相信沈奕能做到这一步。

  无形的能量已经再笼罩整片海洋,那一瞬间戴维琼斯只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被人从喧闹的都市抓起,丢进一片空旷无人的沙漠。

  空寂,孤独,无力……“不!不!不!”戴维琼斯骇然现自己所有的能力都已无法使用,就连那巨大海怪也离他而去。

  温柔大叫:“阿里亚斯,快射医疗弹!”

  相比杀死敌人,她关心沈奕的安危。

  远处主桅上,阿里亚斯大声回答:“没用的,他先前的医疗弹功效还没过去,他消耗的比回复的快多了!再这样下去他会把自己烧死!快听长官的,立刻战斗。”

  温柔心神一颤,金刚已大声叫道:“大家一起动手,赶快杀了戴维琼斯!”

  杰克斯派洛也看出这恐怕是他出道以来有机会杀死这深海魔王的时刻。再不留手,对着戴维琼斯展开攻击。

  威尔杜纳也随之迎上,快剑招招要命的刺向章鱼怪。

  管没有了能力,戴维琼斯还保留着一千四多生命,他的螯臂和触须也依然强大。杰克斯派洛一时间要想杀死对手,竟然还颇不容易。

  不过杰克斯派洛被戴维琼斯追杀了这么久,眼看自由即,再不顾一切。十字太阳剑,月之咏叹调,冲击剑,管它是群战技能也好,单体技能也罢,统统向着戴维琼斯招呼过去。为了确保进攻有效性,他连影步都不用了,戴维琼斯的触须疯狂的抽打他身上,竟然抽出一道道血厉鞭痕。

  戴维琼斯高叫:“帮我!”

  他现无法使用瞬移和虚化,海怪也跑了,只能依靠幽灵船上的手下帮忙。

  二十多头鱼怪向着众人冲去。

  威尔杜纳快剑吞吐,与那些鱼怪战成一团。他因为顾忌鱼怪里可能有自己父亲存,一时间竟不敢痛下杀手,打得反而有些束手束脚。

  伊丽莎白大叫:“你们干什么?还不快动手?”

  金刚也不说话,突然从公共空间拿出一张卷轴。

  技能复制卷轴,复制技能:神圣医疗术。

  将卷轴对着天空一抛,卷轴消散入烟,一团神圣光芒已经从金刚的身体散射而出。

  神圣医疗术:使用后制造一个以自身为心,范围55的神圣结界,持续时间20秒,每秒恢复生命10点,治疗所有创伤,对结界范围内的不死生物造成每秒10点圣光伤害。

  随着那光环的扩张,杰克斯派洛等人只觉得一阵身心舒畅,就连沈奕那原本因为使用沟通而快速消耗的生命,也因此得到稳定。戴维琼斯和他的手下鱼怪的感受则与之相反。

  “退开!”戴维琼斯大叫。

  “想跑?没那么容易!”洪浪已经虎吼着冲上,与此同时,胖子甩出禁锢锁链,飞缠戴维琼斯,温柔的武士刀同时斩去。

  洪浪的大斧阳光下闪闪生辉,劈向戴维琼斯。

  戴维琼斯螯臂怒挥,没想到洪浪竟然闪都不闪,任由那螯臂插进自己胸膛,做法与沈奕如出一辙。

  戴维琼斯微微一呆,只见洪浪狞笑着举起大斧,凶狠的向着戴维琼斯的螯臂一斧斩下。

  “嗷!”戴维琼斯出凄厉的狂吼,他的那只螯臂被斧子砍得竟然折弯,没有了大海力量的支持,戴维琼斯的身体也变得虚弱起来,防御能力狂减。

  戴维琼斯脸上触须狂舞,疯狂抽击洪浪身上,只是洪浪别的不行,要说狠,却是所有人独一号的,硬是死抱着戴维琼斯不撒手就是不让他退离神圣医疗术范畴,同时还动雷霆一击,继续对戴维琼斯造成伤害后,大嘴一张,咬了一根鞭打他的触须,硬生生把那根触须咬成两断。这一连串的攻击痛得戴维琼斯仰天直呼。

  同一时间,杰克斯派洛和温柔的攻击也结结实实的落戴维琼斯的身上,戴维琼斯猛一回头,触须如鞭横扫,打杰克斯派洛的脸上,抽得他整张脸都凹陷下去。

  双方都以命搏命,戴维琼斯众人攻击和神圣医疗术的夹击下,生命力下降的如了闸的泄洪大堤,很快就再次下降到岌岌可危的地步。

  他痛声狂叫,脸上的触须是狂舞不停,抽得杰克斯派洛等人满身是伤,管有大家神圣医疗术护体,也经不住这般疯狂/抽打,生命也下降着,只是没有戴维琼斯这般快速。

  当戴维琼斯再一轮抽射将众人抽开时,不远处阿里亚斯大叫:“长官快要撑不住了!”

  温柔心神一颤,金刚狂吼:“温柔!”

  温柔回头看金刚,金刚点了点头,温柔心微动,也点了点头,两人眼同时现出狠毒之色。

  温柔低声说:“洪浪退开!”

  洪浪原本劈向戴维琼斯的一斧听到这话瞬间停顿了一下,然后他骤然后撤,温柔则全力前冲,向着抱去,身上已经是一片星光闪耀。

  这星光是如此耀眼,以至于即使现是白天,也看得人仿佛身处一片星空之。

  伊丽莎白第一个现有问题,她急忙退开大声狂叫:“不好!那是星光项链……大家小心!”

  温柔已如一颗正穿越大气层的陨石,身上的星光密盛有如光球,陡然冲进人堆。

  轰!

  漫天星光炸裂,形成一股涡卷的星云气浪,将周边三米内所有生命数笼罩其。

  这一记正是星光项链强大的范围杀伤性技能星爆。

  随着星爆的诞开,所有人都受到了这强力一击的波及。

  戴维琼斯是到其冲者,280点伤害一点没少的他身上炸开。

  他原本就只剩下四多生命,这一下竟把他炸得还剩下一多点生命,吓得他魂飞魄散。他不知道这还是因为阿里亚斯那句沈奕撑不住了,逼使金刚略微提前让温柔使用星爆,否则再晚一些的话,就真是当场炸死。

  即便如此,他身上也被炸得处处受伤,形状惨烈,再无复深海阎王之霸气。

  他身边的二十多头鱼怪也这一爆大部分被炸死,只有少量范围外的鱼怪得以幸免。

  杰克斯派洛同样星爆波及范围内。温柔这一击来得太过突然,杰克斯派洛连影步都没来得及用,就被炸成重伤。

  但是威尔杜纳却被这一击当场炸死,他原本就已受伤,虽然经过伊丽莎白的治疗却也未能痊愈,却再无可能挡住星爆的威力。

  “威尔!”伊丽莎白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杰克斯派洛又惊又怒:“你们……”

  未等他说完,原本桎梏住戴维琼斯的禁锢锁链突然链一扬,如蛇般飞卷杰克斯派洛,竟然将他和戴维琼斯缠了一起。

  这时杰克斯派洛才终于意识到,沈奕早就已经准备对他也下手了。只是此刻被禁锢锁链缠绕,他一时竟无法使用影步脱身,眼前和他捆绑一起的戴维琼斯,眼却露出凶悍目光。

  或许这位深海阎王已经知道,自己是死定了。

  可哪怕是死,也要拉个下水的。

  杰克斯派洛就是好的选择。

  章鱼大嘴一张,戴维琼斯咆哮道:“我说过了,你注定了要追随我,不可能离开!”

  脸上的十五根触须暴长,深深插进杰克斯派洛的胸膛,与此同时,杰克的大剑也反插入戴维琼斯的身体。

  这两个活冤家同时对插,对方身体上捅出一个个狰狞血洞,直到后两人同时倒下。

  “你们杀死了飞翔的荷兰人号船长戴维琼斯。”

  “你们杀死了黑珍珠号船长杰克斯派洛。”

  “你们杀死了威尔杜纳。”

  一声声的提示音众人耳响起。

  “杰克!”伊丽莎白捧着胸口看着倒地上的两人,心神已完全麻木了。

  温柔看看伊丽莎白,回头再看看沈奕。

  他已经停止了对海洋意识的屏蔽,人如虚脱般倒地上,彻底无力。

  不过还好,至少他还活着。

  只要人活着,那就一切都好。

  温柔回头看看金刚:“她怎么办?”

  她指的是伊丽莎白。

  金刚漠然回答:“杀了,杀光所有人,就让威尔杜纳他们一家人魔狱见面……这是个自由杀戮的世界,不是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