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梦想成真


  白衣女孩就那样静静地站房间里,仿佛很早的时候她已经那儿。

  瑟琳娜挣脱沈奕的搂抱,惊奇地看着白衣女孩,就象是瞻仰一尊女神,目光充满了圣洁。

  她有种想要跪下的本能冲动,却被沈奕一把拉住:“不,瑟琳娜,我不管她是什么人,我都不许你向她屈服。”

  瑟琳娜的精神微微一震,重靠了沈奕的怀里。

  这一刻,仿佛沈奕才是所她所信仰的一切!

  沈奕看向女孩:“现我们可以谈谈了。”

  “你想谈什么?”女孩问。

  声音悦耳温柔,带着小姑娘特有的轻柔娇嫩。

  “谈谈你的动机。”沈奕回答:“你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将我拉进了一场战争的漩涡。这场战争本来不属于我,或者说不是我这个层次所能接触的。老实说我不怕危险,但是我很讨厌这种未经过我本人意志的决定与做法。”

  “他们将你带进这个世界时也同样未征求过你的意见。”

  “这正是为什么我不喜欢他们的原因,我本来以为你会和他们有所不同,但你却做了和他们一样的选择,我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强行为我打开了战争之门。”

  “我以为你会喜欢这礼物。”

  “我当然喜欢,但我不喜欢那昂贵的价码!告诉我我得为此付出多少代价?从此遭受空间管理者无的追杀?要命的是这次任务结束后,我是否还能保留我的礼物?”

  女孩沉默了。

  沈奕冷笑:“我果然说了,对吗?她不会属于我,她是属于你的。你只是借我的手把她带出来,你只是需要我来保护她,对吗?”

  “你是个聪明人。”白衣女孩用这种方式默认了沈奕的猜测。

  沈奕心一股怒火上涌。

  他拼全力保护的瑟琳娜到头来竟然会不属于他!

  不过他还是冷哼了一声:“那么看起来瑟琳娜不太象是礼物,因为你并没有把她送给我,而只是借给我观赏几天,并且需要我付出昂贵的租金……这笔买卖可不划算!”

  “我会另外补偿你的。”

  沈奕摇了摇头:“那就先告诉我你到底打算用瑟琳娜做什么!”

  女孩迅速回答:“她是一把撬动规则基石的钥匙。我不需要用她做任何事,她的存本身就是一种破坏……对都市规则的破坏。”

  “然后会产生什么结果?”

  “规则是都市存的基础,同时也是束缚世界自由的锁链,是通往自由意志的无之门。每打破一条规则,就相当于撬开这大厦的一块砖石,或者是打开一条自由的大门……”

  沈奕有些明白了:“直到某天★★都市建立的规则体系完全坍塌……那会是什么后果?”

  “自由的意志将获得放飞。”

  “自由的意志?那是什么?”

  “你的力量还没有到能够接触深层次秘密的地步,如果我现告诉你,他们会不择手段杀死你。”

  “我以为我已经上了高议会的黑名单。”

  “还没有。管你的确给他们带来了一些麻烦,但他们对你依然抱有期望。正如我也对你抱有期望一样。”

  “对我抱有期望?”沈奕沉思了一下:“为什么是我?因为我表现出来的力量?”

  女孩摇了摇头:“人类之所以对力量梦寐以求,是因为人类缺乏力量。但是有一些存,生而具有强大的力量,对这些存而言,智慧才是它们梦寐以求的。生命总是追求自己不具备的东西,力量不过是其的一种表现罢了。”

  沈奕若有所思:“这么说,你们看的是我这颗还算管用的脑子了?”

  “确切的说,是你那放飞的思维和无的想象能力。”

  “那有什么用?”

  “至少这里,它是有用的。”白衣女孩回答。停顿了一下,她说:“你知道,什么样的能力才是强大的吗?”

  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沈奕为之一呆。

  他低头想了想:“能够控制时间的能力?时间停止?时光逆流?预知未来?”

  女孩摇了摇头。

  “那么让死人复活,让生命永存?”

  女孩还是摇摇头。

  沈奕干脆不猜了:“那你说是什么?”

  女孩开口:“梦想成真……你思维触及的地方,一切构想皆为真实。”

  沈奕呆住。

  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大楼废墟之下,白衣女孩曾经和他说过的那些话。

  “之所以选择采用电影等世界作为任务世界,的确是因为有着现成的模板,它使得再造世界需要的想象力大为降低。但那不是因为画师缺乏想象力,而是因为没有谁可以一天内设计四个不同的**世界,这就好象你不可能一天之内完成四部剧本。”

  “相比一天内创造出四个**的世界,我到觉得一天写四部剧本反而要简单许多。”

  “那也未必,你可以一天内生产出一台t800终结者,却不可能一天内就把它设计出来。”

  “★★都市不是工厂。”

  “某种意义上它就是。”

  “……”

  梦想成真!

  你思维触及的地方,一切构想皆为真实!

  ————————————————

  放飞的思绪终于回归。

  沈奕又回到了现实。

  此时他终于明白了白衣女孩的意思。

  他说:“这是一个可以将梦想变成真实的空间,有着无的力量……只要你拥有思维的能力,就可以不停的去想象,去将这力量化为真实……”

  女孩回答:“前提是思想本身不能冲突。”

  “所以要为这些思想设立规则。”

  “那是初的规则来源。”

  “这些规则成为铁律,它避免了思维矛盾的产生,使其符合基本的逻辑需要,但同时也限制了力量的无原则增长。”

  “所以它们是世界的基石,也是世界的枷锁。”

  “就象法律,它制约人们,同时也保护人们。”

  “的确是这样。”

  “可你现所做的就是要摧毁这一条条构建社会的法律?”

  “自由的意志需要放飞。”

  “谁的意志?”沈奕厉声质问。

  女孩没有回答。

  沈奕倒吸了一口气。

  他虽然知道了许多,却现自己不知道的依然多。

  终于他说:“我猜这不是一把钥匙能够做到的。”

  “规则有多少,钥匙就需要多少。”

  “我猜它也并不容易得到。”

  “我有足够的时间用来集。”

  沈奕点点头,带着瑟琳娜向后退了几步:“那么这就是为什么你频繁出入各个世界的缘故了?你寻找代理人。就象空间管理者不能直接介入任务世界一样,你也不能直接介入。你们都只能通过冒险者来做你们想做的事。你选择了我做你的代理人……或者只是之一。巴尔萨说的没错,魔鬼总是擅长运用引诱的方式来使人自愿为他们服务,直到后完全出卖自己。你想颠覆这个世界,所以你利用我,对吗?”

  “从你来到这个世界起,你就不再属于你自己,就象你说过的那样,你属于都市的傀儡,只能服从都市的意愿而做事。从这方面说,你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出卖……为什么不换个方式理解?你是拯救你自己。”

  “把自己从活人拯救到死人?”

  “为自由事业而奋斗本身就需要流血与牺牲。”

  “是你的事业,不是我的。我可没有兴趣和一个能够创造无力量的世界作对。”

  女孩回答:“你不是和它作对,你是帮助它摆脱束缚的枷锁。”

  “那么高议会和管理者又是什么?”

  “奴役者,侵略者。”

  沈奕的眼一亮。

  他说:“真有趣,荒野的时候,他们对我说,这个世界是他们创造的。而你现却说,他们是侵略者?我到底该相信谁?”

  “他们撒谎。”女孩回答。

  沈奕的脸色变了。

  变得无比难看。

  他突然摇摇头,后退几步。

  “不,是你撒谎。”他说。

  白衣女孩一楞,她那始终平静的小脸上突然现出的错愕表情使得沈奕似是捕捉到了什么,他大声道:“★★都市是完全根据人类的需要建立的。宇宙或许无穷大,奥秘或许无限多,但是不会有一个世界天生就为人类而存!只有生命去适应环境,没有环境去适应生命!所以它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存,一定有创造者!如果高议会不是创造者,那么谁是?”

  白衣女孩没有回答。

  沈奕却笑了:“很显然你不是。”

  他突然取出吸血鬼之触。

  遥指女孩,沈奕道:“我不喜欢被人玩弄,你说过瑟琳娜是你送给我的礼物,我为此出生入死,但现你却要把她收走,这让我很不满意。幸运的是,至少现我还掌握着事情的主动权。也许我们该谈一谈,如何不让我的女人成为你手对付都市的一件工具。”

  女孩回答:“我可以给予你补偿。”

  “我为此放弃了一万★★点,并将以后面临管理者们安排的重重陷阱,无数冒险者的倾力追杀……什么样的补偿能超过这一切?”

  女孩再没有回答。

  沈奕冷笑:“很显然,你所能给出的并不会比他们多。某种意义上,我可以这样理解……管理者是★★军,而你是反抗军。管你能够让管理者们头痛不已,但是要想动摇都市根基,你显然还差了太远。一把钥匙解决不了你的问题,却可以让我万劫不复。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考虑,我都没必要为了你的一句承诺,而让自己陷身险境。”

  微微停顿了一下,沈奕又说:“当然,我知道这次任务世界结束后,你一定会把瑟琳娜带走,而我无法阻止,所以我说我很幸运……至少现我还有选择的权力。”

  他突然把匕回收,对准了瑟琳娜。

  白衣女孩眼突然现出一丝惊慌神色。

  这是第一次,和沈奕的交流,被沈奕牢牢占据主动权。

  沈奕却已不再看她,只是深情地望着瑟琳娜,他说:“你爱我吗?”

  瑟琳娜的目光坚定不移的看着沈奕:“是的,亲爱的。”

  “哪怕死也不与我分开?”

  “是。”

  “那么……你愿意用你的生命做赌注,为我们的幸福去争取吗?”

  “我愿意,死也无憾!”瑟琳娜以无比坚决的口吻道。

  她知道沈奕要做什么。

  她并不打算拒绝。

  就让他们用生命,来为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沈奕笑了。

  这笑容带着一丝残忍,一丝无奈,还有一丝决绝。

  扑!

  匕***了瑟琳娜的小腹。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