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危机


  警报声城堡上空响起。(_%网%)

  打斗声终于还是惊动了附近的巡逻队,并现兽族入侵的第一时间拉响警报,凄厉尖啸的警报声震耳欲聋,不仅惊动了城堡内的燃烧军团,甚至传到了远处,传到了三族阵营的耳。

  天空飞舞的龙鹰,石像鬼与猫头鹰侦察兵同时向着本部传递消息,而城堡内,燃烧军团的战士正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按照沈奕他们原先制订的计划,如果摧毁第一个能量生器后,燃烧军团还没有察觉,那么队伍就会向第二个能量生器进,直到摧毁所有的三个生器。

  反之如果燃烧军团现突袭,那么趁着敌人尚未完成集结时立刻退出城堡也还来得及,笔记这次行动哪怕只破坏了一个能量生器,也是值得的。

  然而事情的走向却偏偏进入了糟糕的方向——能量生器尚未被破坏,归路上的炮台依然可以挥作用,燃烧军团却已开始赶来。

  郭龙的受制,确是让沈奕进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选择阶段。

  管知道杀死郭龙才是好的办法,他却终究做不到。

  正如楚升所言,如果换成是洪浪他们处当时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放弃自己兄弟的。

  正因此,沈奕选择了“意气用事”一回。

  当然,这一选择的后果就是,大批的燃烧军团士兵蜂拥而来,他们正失去逃逸的佳时机。

  先出现的就是一队虚空行者,它们好似守护者一般漂浮空,相位移动天赋使它们成为瞬移方面的行家,因此也是快赶到的士兵。

  看到已经排成横队挡前方的精锐牛头人战士后,为的一名虚空长老厉声嘶啸道:“是兽族的入侵者,消灭他们!”

  “你们才是真正的入侵者!”已经冲到第一线指挥防御的沈奕对着那虚空长老就是一枪,就子弹即将击的刹那,那长老身形瞬间消失,再出现时已沈奕身边,扬起枯瘦的手爪对着沈奕就是一爪抓去。

  同时一群虚空行者纷纷扑来,直接出现牛头人防线的身后,对着那些萨满巫医生起攻击。对于拥有相位移动能力的虚空一族而言,所谓的防线完全就是无意义的存。

  “抛网!”沈奕一边与那虚空长老作战,一边大声叫道。

  相位移动虽然是强大的瞬移能力,几乎可以无限制运用,但是其自身优先较低,狼骑士的捕网,穴居魔王的蛛网对其都有禁锢特效。

  这刻随着沈奕的命令,跟随进入的五名精锐狼骑兵同时对着四名虚空行者及那虚空长老抛出捕网。

  那虚空长老惊叫一声,身形竟然再消失无踪,作为长老,它的相位移动到是可以无视捕网的效果。

  然而就它移出捕网的瞬间,天际一道光芒骤然亮起。那虚空长老只来得及抬头看一眼,就见一道血亮剑光迎头劈下。

  “卡尔洛斯!”那虚空长老只来得及将这一声,已被卡尔洛斯一剑劈成两半,剑芒余势不减,又将另一名虚空行者也杀死。

  这支冲入阵的虚空行者部队瞬间遭遇重创,只是冒险者们杀人虽快,燃烧军团后续部队到来的快。

  就虚空行者小队还与冒险者们缠战的同时,又是两支部队来到——邪恶漫步者与狂暴野兽。

  燃烧军团的兵力大致是由守卫兵种,艾瑞达兵种,虚空兵种,恶魔兵种,地狱犬兵种,女妖兵种,地狱火兵种多构成,此外还有就是一些被污染的其他种族士兵。

  每个兵种下面又有诸多分类,比如守卫兵种就分末日守卫,毁灭守卫,恶魔守卫等等,恶魔有领主,血恶魔,虚空有虚空行者,虚空长老,虚空龙等等。

  邪恶漫步者与狂暴野兽,就是属于地狱犬兵种的一支,这些体形如狗,长着獠牙利爪的野兽,行动敏捷,攻击悍勇。不过它们让人头痛的还是自己的天赋能力法力燃烧。

  管来自地狱犬一族的法力燃烧表现远没有恶魔猎手那么强大,但是哪怕每只邪恶漫步者只吸收十点精神,也足够冒险者们头痛畏惧了。

  因此面对这样的对手,好的办法还是由兽族士兵来对付。

  一队牛头人迅速顶上冲来的邪恶漫步者,他们手的巨木疯狂挥舞着,抡出一片力的狂澜。

  能够加入突击队伍的兽族士兵,低也是精英级别。他们不象冒险者那样擅长规避,重视生命,却也因此适合★★而残酷的战场,擅长群体战斗。牛头人天赋的粉碎技能是让他们群体战斗如鱼得水,数量越多,威力越大。

  这刻随着二十个精锐牛头人战士轮流攻击,粉碎技能一个接一个出现,无数道光环地狱犬们的脚下炸开,带出大量的血肉碎片。

  进入狂热战斗状态的牛头人战士们出兴奋的咆哮,萨满嗜血的加持下,疯狂攻击着每一个敢于近身的目标。

  然而来自燃烧军团的士兵却是越来越多了。

  先是一队血恶魔出现,这些家伙的天赋分裂攻击同样是擅长群战的强大能力,是燃烧军团近战力量的主战兵种。接着是一队痛苦少女,这些女妖兵种的尖叫诅咒可以有效削弱敌军的作战力量,再是一队地狱火也随之出现,它们的献祭天赋同样是群战利器,能带给敌人巨大伤害。

  如果不是狭窄的地形局限了燃烧军团的大部队冲锋,突击小队此时恐怕已经被彻底淹没。即便如此,围绕能量生器所,燃烧军团已经将这里堵了密密麻麻,水泻不通。

  “还有一分钟。”沈奕看了一下时间:“希望那边能快些。”

  燃烧军团的增援速果然很快,只用了一分半钟,就已将这里全面包围。大量的燃烧军团堵住了通往城门的各处要道,天空是布满了虚空行者,虚空龙等飞行兵种,而后续增援还源源不绝地增加着。

  象这样下去,突击队仅靠自身冲出海加尔城堡多半已无可能,好做出决定的同时,沈奕就已经用通话器通知了留守山坡的兽族领袖先知吉伦诺,此时他应当已经调兵谴将准备从外救援了。

  就这时,一声炸雷般的吼声响彻海加尔上空:“卡尔洛斯,原来是你,敢进攻我的城堡!”

  顺着音源望去,只见一名体形特别高大,足有三米多高的末日守卫站人群,正对着卡尔洛斯大声吼叫。

  “乌特雷德,我的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卡尔洛斯长笑着纵剑砍掉一名血恶魔的脑袋,对着那末日守卫大笑道。

  “您认识它?大人。”沈奕轻声问。

  “当然,它叫乌特雷德,末日守卫统领为臭名昭著的一个,我和它有过两次交手的经历。”卡尔洛斯回答。

  “谁赢了?”这才是沈奕关心的。

  “当然是我!”卡尔洛斯傲然回答:“不过这个家伙很厉害,就算是我也要费不少力气才能打败他,而且没能杀死他。”

  “你错过了杀死我的机会,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对面乌特雷德已经暴吼起来。

  作为一名强大的末日守卫统领,乌特雷德对于两次败给卡尔洛斯显然耿耿于怀,今天卡尔洛斯主动冲进海加尔城堡,对他来说正是复仇的好机会。

  “乌特雷德,冷静,保持你清晰的头脑,别忘了这才是一名领应有的风范。”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迪金,你怎么来了?这是我的地盘,不需要你插手!”乌特雷德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对他说话。

  艾瑞达的法师统领迪金,负责统率艾瑞达法师部队的高长官,也是海加尔城堡四大统领之一。

  整个海加尔城堡一共由四名燃烧军团高级人物负责防守,分别是末日守卫统领乌特雷德,艾瑞达法师统领迪金,虚空行者统领克洛艾特以及恶魔领主克比斯韦尔。其乌特雷德,迪金以及克洛艾特分别负责把守海加尔城堡的三个区域,至于强大的恶魔领主克比斯韦尔则坐镇城堡核心,守护永恒之井,轻易不会出动。

  因此负责守护第一区域的乌特雷德对于迪金的到来并不感冒,他看来,这是冒犯自己的权限与尊严。

  迪金则嘿嘿阴笑着回答:“你的地盘就快不属于你了,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能量生器的星阵即将失效,他们将很快拿到能量核心,你将失去第一区域所有的防御力量!”

  “我不需要你的提醒!”乌特雷德愤怒大吼起来:“就算他们拿到核心又怎么样?我还是可以把它再抢回来,放回去!”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迪金笑着回答:“别担心,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不出手……”

  “记住你的承诺!”乌特雷德手火焰巨刃一指,叫嚣道:“进攻!给我干掉这些家伙!”

  与此同时,只听后方叮的一声轻响,随后只见楚升洪浪等人快速跑来,楚升手赫然还拿着那块能量核心,大叫道:“核心到手了,沈奕!”

  “龙怎么样?”沈奕问。

  “醒过来了,不过骨头都断了,正接着呢……我说你他妈下手也忒狠了点!”

  守护者是依托能量生器而存的存,能量生器一消失,守护者自然也不复存,郭龙自然就醒了过来。这也是他是冒险者,属于临时性控制的缘故。如果是永久控制,那就算毁掉生器也没用了。

  “那就冲锋,我们杀出去!”沈奕叫道。

  随着沈奕一声令下,突击队集体向外起反冲锋。蛮牛队当其冲,冲击队伍的第一线,这是楚升对沈奕的承诺,也是蛮牛队对因他们而产生的延误战机给出的一个交代。

  男人的承诺,不容诋毁!

  就象是一把尖刀狠狠插进敌人心脏,突击队的反击没有序曲,没有缓冲,从一开始就呈现出极★★的迹象,瞬间将战斗引爆至**,成上千的燃烧军团战士蜂拥着向出击的小队扑来,这些恶魔强大,凶狠,残忍,噬杀,无惧死亡。

  一场血肉风暴由此刮起,裹卷四方,向着海加尔城门处一步步延伸。

  小队的三十余名冒险者,就象是三十余把钢刀,组成了冲锋的坚力量,一路所向可说望风披靡。

  然而沈奕知道,这只是暂时的顺利。

  冒险者也是人,即便体质再强,也有其体力的极限,燃烧军团的战士不是待收割的小麦,可以任其杀戮。它们也会反击,许多时候它们的反击同样犀利,难以抵挡。随着时间的推移,冒险者们的体力与精神消耗,负伤带来的药品消耗早晚会达到一个极限。

  到那时伤亡便将无可阻止的出现,而且一出现就是成批成批。

  此外,兽族士兵同样有属于他们的极限。他们的极限甚至比冒险者低,死得只会快。突击小队每伤亡一人,实力便下降一分,压力也会加重一分。

  这种情况下,能够确保沈奕他们冲出去的唯一凭仗,就是吉伦诺的及时带兵来援了。

  然而当一个计划出现问题时,伴随着的往往是多问题出现。

  沈奕的团队频道突然响起。

  是周宜羽。

  “老大!”周宜羽的声音充满焦躁不安。

  “我,什么事?”沈奕的声音到是依然平静,如果单听两人说话,只怕会以为此刻身陷重围的是周宜羽而不是沈奕。

  “你们是不是引了海加尔城防警报?”周宜羽急问。

  “是,那又怎么样?”

  “我们这边也听到了警报!四大领知道你们正奇袭海加尔,已经开始调动部队准备趁夜攻击山坡,消灭兽族了!”

  沈奕目光收缩如针:“只有他们吗?”

  “人族这边部队已经开始集结,金刚正想办法拖延,我看到亡灵阵营和精灵阵营那边,好象也有了类似动静……”

  周宜羽没再说下去,沈奕已长长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让三大种族这个时候联合攻击打山坡阵地,没有了冒险者和卡尔洛斯的支持,再加三族联手,兽族危矣。

  所谓奇计必险,不是没有道理的。沈奕趁夜突袭海加尔城堡虽然虽然出人意料,可一旦被现,后果也凶险难测。

  奇计从来不等于妙计,成功了你是盖世名将,用兵如神,失败了就是身陷死地,千古罪人。

  现就是这样,偷袭海加尔城堡计划只成功了三分之一,后院却已开始起火。

  燃烧军团重重围困,层层堵截,突击队失去了增援,兽族也面临覆巢之危。

  东区局势一瞬间跌落谷底,形势变的前所未有的险峻。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放过了郭龙……

  战争“意气用事”,注定要是付出代价的,良心,也从来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保持的。

  想到这,沈奕叹了口气。

  不过他又迅速将这微妙情感扫除,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后悔自己做过的决定,没有意义此时追思过往。

  当前之际是立刻想到解决办法。

  战斗还进行着,血战峥嵘,人人奋勇。

  卡尔洛斯却注意到了沈奕的走神:“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大人,只是我外面的朋友告诉我,一切安好,让我们放心突破,很快就能回家了。”沈奕微笑着回答:“另外我已经下令让我们城堡外的预备队从外向里杀入,好为我们分担一些压力,并量开辟出道路。”

  “那就好。”卡尔洛斯颇有深意地看了沈奕一眼,刷,手长剑再现血光。

  沈奕知道卡尔洛斯不可能和吉论诺毫无联系,这事多半瞒不过他,只是他很聪明的装了个糊涂。

  深吸了一口气,他对着团队频道说:“宜羽,你让金刚薇娜他们带着队伍,准备向不死族起攻击。”

  “向不死族攻击?”周宜羽惊呼。

  “对!向不死族攻击,也是你们出手的时候了,绝不能让三族联合起来。”

  “可是这样擅自行动……”

  “别担心,这不是擅自行动,只是自卫反击,因为是不死族先攻击了你们。”

  “什么?可是不死族没有攻击我们啊。”

  “他们会的……”

  周宜羽立刻明白过来:“老孟……”

  “对!”沈奕斩钉截铁道:“带你的人和老孟打一场,可能把各自本族的部队卷进来。”

  “领们绝不会坐视的,他们会战斗扩大之前就阻止。”

  “不,他们不会阻止。”

  “为什么?”

  “因为精灵一族将抢他们之前对山坡起攻击,三大种族永远不可能真正联手。”

  说着沈奕已经拿起通话器:“克利夫。”

  “沈奕?”通话器传来克利夫的惊讶声:“你怎么会这个时候联系我?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已经知道了三大阵营正准备联手进攻对吗?对了,你们进攻海加尔城堡的事好象不太顺利啊……”

  “我死了对你没好处。”沈奕冷冷道:“现我需要你帮个忙。”

  “什么忙?”

  “带你的人立刻进攻兽族营地,一定要抢人族与不死族的前头先动手。”

  “你疯了?你让我进攻你们?”

  “对!”沈奕很肯定的回答:“让你们进攻,总比让人族和不死族进攻要好得多。”

  克利夫先是楞了一下,随后瞬间明白过来。

  没错,让精灵族进攻,总比让不死族和人族进攻要强得多!

  既然无法阻止敌人的进攻,至少沈奕还可以挑选对手,这个对手,就是目前形势弱的精灵阵营。

  没有了伊萨多和艾露娜这两个英雄,失去了两个千人队,精灵一族实力大减。而兽族方面,虽然没有冒险者与卡尔洛斯,却至少还有三个英雄,拥有人数与地利优势,挡住精灵一族是绝对没问题的。

  至于说人类阵营和不死阵营帮精灵,那是绝不可能的。都市的规则不允许,三族之间的仇怨不允许,甚至精灵一族的高傲也不允许,总之有太多太多理由,使得三族联手只能成为各自为战的表面结合,而永远不可能是真正的联成一气。

  只要让精灵抢先一步,那么人类阵营和不死阵营就只能旁边看着。如果这个时候再生有心人的挑动,人类与亡灵自己打起来也是极为正常的事。

  即使不知道沈奕对周宜羽下的命令,克利夫也还是猜到了这场战争终可能出现的走向,不得不承认,这的确已是当前适合兽族的选择。

  克利夫回答:“好我答应你,这就带人进攻,不过沈奕,你好记住,我对你的帮助已经超出我曾经的承诺。”

  “我会记住你的人情的,放心克利夫,你的投资不会没有回报。”

  “这正是我想听的。”

  放下通话器,沈奕望想眼前如潮水般涌来的燃烧军团士兵。

  山下的危机固然被暂时拖住,眼前的危机却依然存。

  无论如何,由于三族的突然出击,吉伦诺的救援注定将会破产,突击小队冲出包围的唯一希望就只剩他们自己了。

  想到这,沈奕眼神越凝厉起来。

  他大声道:“温柔,突击队由你指挥,一定要把大家带出城堡!”

  温柔一惊:“那你呢?”

  沈奕脸上已现出狰狞狠厉之色:“我去干掉这帮家伙的第二个能量生器!”

  “什么?”这话一出,沈奕身边所有人都同时看向沈奕,这个家伙疯了吗?竟然要这时去独自攻打第二个能量生器?

  沈奕已经说道:“不能让燃烧军团肆无忌惮的增兵围剿我们,我去进攻能量生器,能够分散它们的兵力,可以让你们突破时加轻松一些。”

  此时此刻,这已经是沈奕想到的唯一办法。燃烧军团的兵力终究有限,总数只有三千人。这刻倾巢出动,后方兵力必然空虚。

  这个时候去干对方第二个能量生器,燃烧军团如果回援,则突击队压力大减,如果不回援,那么对沈奕来说也是一个扩大战果的机会——如果你不能让死的人再少一些,至少也可以让死者死得有价值一些。

  这就是沈奕的逻辑!

  刹那间温柔已经明白了沈奕的想法,她立刻道:“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沈奕厉声拒绝:“这里能自由出入的只有我和卡尔洛斯大人,突击队需要卡尔洛斯大人,所以只能我自己去。”

  由于燃烧军团警报已响,再要靠隐形药水进入已是不现实的事,只有沈奕的疾风步才有机会从那些炮台下溜过去,所以沈奕绝不可能再找任何人帮手,可即便如此,危险也是极大。

  “我不会看着你去送死的!”温柔叫道,她抓住沈奕的衣领喊:“要死我们也死一起!”

  “我不是去送死!别忘了我们还有团队集结令。”沈奕抓住温柔的手柔声回答:“放心,只要你们冲出去了,我就能活着回来。”

  “我就怕你到时候来不及……”

  沈奕已用嘴堵住了温柔双唇,这一吻,这充满鲜血杀戮的战场上,充满无柔情。

  他轻抚温柔的脸蛋,笑道:“小心点,这里就拜托你了。”

  说着,他向后方退去,疾风步动,彻底消失人群。

  温柔望着沈奕消失的背影,呆滞不一言,还是卡尔洛斯叹息一声道:“让他去,孩子,他是个真正的勇士,他为部落而战!”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