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炼狱神使


  攻击来得又急又快,那一刻沈奕已来不及细想,刹那间一个后仰拉开与金剑的距离,同时双手合十做礼佛状往颈间一拍。

  啪!

  已夹住那刺下的短剑。

  “咦?”那白人男子出惊奇的讶异声,金色短剑上已炸出一团炽烈光芒,直冲沈奕面门。

  沈奕暴退,那白人男子金剑去势已,扬左手对着沈奕一掌击去,沈奕变掌为拳,飞退同时与那白人男子对了一掌。

  拳掌交加,沈奕只觉得一股远超过他的巨大力量从对方手上传来,闷哼一声,吐出一小口血,同时借力飞退,奔向神殿出口。

  “还想跑?”那白人男子脸上煞气浓,他以四难强者的身份偷袭一个三难的小辈,竟然没能杀死对方,若再被他跑掉,可就真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金色短剑一挥,舞动出一片金色雷霆,砸向沈奕背后。

  就雷霆落至的刹那,沈奕的身形突然消失,这一记雷霆轰然砸落神殿白玉石地面,白玉石未有丝毫损伤,但是整个神殿却出轰隆隆恐怖至极的响动。

  “隐身术?”那白人男子哼了一声,对着沈奕逃逸的方向一指:“主的照耀下,一切阴暗无所遁形!”

  随着那男子的话语,他眉心一道光芒闪亮,沈奕的身形再显现,他现对方竟已将自己的疾风步彻底破除。

  不是现隐身,而是直接解除技能!

  沈奕心震憾,那男子已一步踏出,这一步就象是穿过了无空间阻碍,竟让他直接出现沈奕背后。

  金剑再举,荡漾出一片金色神圣光华,男子长声悠然:“神罚之剑!”

  沈奕头也不回冲出殿外:“护甲形态,即时防御!”

  t1000迅速变形铠甲,同时那金色剑光竟已仿佛完全没有空间阻碍般直接沈奕背后出现,正劈银色铠甲上。

  轰!

  巨大的冲撞声应天响起,仿如午夜钟声,回响整个别墅区上空。

  喀嚓。

  即时补充的t1000铠甲竟然被这一记剑光直接打成齑粉,化成无银液洒落,这真是从未有过之事。

  沈奕再狂喷出一口鲜血飞起,就飞空的同时,动镜像分身,两个沈奕同时出现,向着两边方向跑去。

  与此同时,震响也惊动了别墅区所有冒险者。

  “生了什么事?”有人大叫着冲出自己的别墅,之前还幽静安宁的别墅区,一瞬间冲出数十道人影,并继续增加。

  那金剑男子却毫不意,他看到沈奕分身两人向两条路上跑去,微微诧异了一下:“镜像分身?原来刚才的是疾风步,可惜你碰上的是我……主,无所不能,也无所不知,上帝之眼啊,出来,为我找到那罪孽深重的罪人!”

  他眉心突然出现一个奇特的竖目,通体光芒流转,只是向着两边扫了一下,便锁定其一个方向。

  那男子笑笑:“这个是真的。”

  他再踏出一步,又是一次无视空间距离的移动,再出现已沈奕后方,扬声道:“还没有人能从我埃弗里斯的手下逃掉过,”

  随手一挥:“光之囚笼!你就给我留这里!”

  就一道圣光囚笼从天而降的同时,沈奕突然取出一张卷轴捏碎。

  元素分离卷轴!

  刹那间沈奕一化为三,其占据主导位置的土元素沈奕正被困那一片闪烁着炽烈光芒的囚笼里,风元素与火元素两个分身则再变向跑往两条支路。

  这叫埃弗里斯的男子明显也被沈奕的这一手楞了一下:“元素分离?你还真是从魔兽任务捞到不少好处呢?”

  这一次他不必再用上帝之眼寻找真身了,因为三个分身都是真人,只要一个活着,沈奕就不会死。

  下一刻,埃弗里斯眼已现出浓重杀气。

  他是天堂之子,即使四难区,也是真正的强者,是让无数人仰望的存,是实力连许多五难将军都无法比拟的存,是炼狱教派的栋梁支柱!

  以他这样的人物,还要亲自出手对付沈奕,都已是一种委屈。这刻却连番出手都没能杀死对方,心顿时怒火旺盛。

  其实他也不是没有杀死沈奕的机会,比如一开始突袭沈奕的时候,直接一个大招就能把沈奕带走。

  不过那个时候他看不上沈奕,只想着自己随便一剑干掉这敢得罪家族与教派的小子即可。没想到沈奕反应如此快,保命的底牌又如此多,以至于连番失手。

  如今轻视之心去,拿手底牌也便一个一个的用出来。

  这刻他对着那光之囚笼一招:“惩罚世间之一切罪恶,收!”

  那光之囚笼仿佛空间塌陷般猛的向内收去,直接将囚笼的土元素沈奕绞成齑粉,后凝聚成一个光源,砰的化为无数光点飞散。

  随后埃弗里斯左手一摇:“光之召唤,圣光天使,出来!”

  又是一片圣光他手心扬起,一只四翼光天使竟然埃弗里斯手心圣光出现。

  埃弗里斯左手向前一送,指着那逃逸的火元素沈奕喝道:“追上去,杀了他!”

  那四翼天使仰天长嘶一声,飞向空,手圣剑一挥,空划出一道璀璨剑光追斩火元素沈奕。

  同时埃弗里斯自己也向着风元素沈奕扬手。他正要再出手,别墅区后方已冲出来一个人,正是周浩:“埃弗里斯,你干什么?”

  “滚开小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维护这个小子!”埃弗里斯回头怒视周浩,随手一掌劈出,竟空无限放大,仿佛山岳般向着周浩压来。

  周浩大惊,狂呼出拳:“雷火双击!”

  他铁拳与埃弗里斯单掌对撞,埃弗里斯的大手迸出一股惊人能量,竟然一掌将周浩劈飞出去,埃弗里斯右手金剑斜斩出一道犀利剑光,打周浩身上,再将他劈飞上米,埃弗里斯已扬声道:“这是家族给你的警告,记住,我们的警告只有一次!”

  同时从纹章又取出一样东西,随手一挥,远远抛向同样出现不远处的邪帝手:“这是给你的回报。”

  邪帝一把抓住那东西,对着埃弗里斯鞠躬:“多谢大人。”

  这个时候,他哪还有一丝大佬风。

  此时,埃弗里斯才回望那还狂奔的风元素沈奕,脸上现出一丝狰狞笑意。他对着沈奕遥遥一抓,仿佛虚抓住什么东西一般,微微一拉:“迷失方向的羔羊啊,回归主的怀抱。”

  沈奕只觉得背后陡然产生出一股巨大吸力,竟然拉扯着他向后方飞去。

  要命的是,由于他现身处风元素形态,所有自体技能都无法使用,甚至连道具装备都拿不出来。

  沈奕眼神一凝,正要有所动作,突然一个清冷淡漠的声音突然响起:“埃弗里斯,什么时候东区成了你们可以肆意嚣张的地方了!”

  随着这一声断吼,那拉扯着沈奕的吸力突然消失,沈奕迅疾动风元素自带的疾风步技能再冲向三难区。

  同一时间埃弗里斯突然转向,手已现出一面由金色圣光组成的盾牌。这盾牌刚举起,一道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剑光已斩盾上,竟然一击将他的圣光金盾打成无数光点飞散。

  埃弗里斯怪叫着退后,怒视远方,只见一个身穿道袍白衣飘飘的年男子正凝立虚空,微笑着看埃弗里斯:“炼狱左使埃弗里斯大人,炼狱教派虽然强大,却也不代表可以一手遮天。想跑到我们东区杀人,多少也得先打个招呼?怎么?当初签订的互不侵犯条约已经衰弱到可以公然撕毁的地步了吗?”

  埃弗里斯出奇的没有嚣张,只是狠狠瞪了那男子一眼:“这个小子杀了克里斯廷,你知道他是什么人的,不是我们想破坏协议,而是他必须死!”

  “那就去任务世界追杀他,跑到这里来破坏规矩算什么?我们东区难道就没有人死炼狱教派手里吗?你什么见过我跑到西区去杀人的?”

  这叫孤傲的男子四难区地位显然也相当高,他说话时,附近数十名四难大佬竟无一人插话,不过看埃弗里斯的眼神却同时展现出强烈不满。

  没错,炼狱教派的确势力庞大,但从来不代表它无可抗衡。无论是东区自的势力组合,还是如弗雷德姆教派等其他形势的存,都不会畏惧炼狱教派。只不过事突然,那些强者不是任务世界就是荒野,不现场,因此才给了这家伙机会。

  好至少还有一个孤傲,别人怕炼狱教派,他可不怕。

  这刻埃弗里斯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实力很强,任务世界挚肘太多,不便动手。我这里下手,也是快点解决,避免麻烦扩大。”

  “那是你们的问题,破坏协议,我东区杀人,就是不行!”孤傲冷冷道。

  “那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这个人我今天杀定了!”说着,埃弗里斯金剑一指沈奕后背,人已随剑飞起扑向沈奕。

  “混蛋!”孤傲没想到他说动手就动手,正要出手阻截,突然心生警觉,凝立空的身形骤然加速,直飞空,一道疾光电影已从他下方穿过,轰然砸一幢别墅上,引都市保护罩,震荡出一片能量圣光。

  “科斯格罗夫,他们竟然把你也派来了!”孤傲出愤怒的咆哮,原本的仙风道骨形象当然无存,后方已冲出一名白碧眼全身肌肉鼓涨的白人大汉。

  那大汉哈哈大笑着对孤傲打出一拳:“我可不是早就过来,而是听说你找麻烦,就过来帮帮场子!”

  孤傲随手一挥,已拂去那大汉的凶猛拳风,同时心剧震:“怎么可能?”

  他阻拦埃弗里斯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怎么可能科斯格罗夫这么快就得到消息赶来。

  科斯格罗夫已大声回答:“当然是除了我们还有人看他不顺眼,孤傲,你还想趟这浑水吗?”

  孤傲已彻底怔住。

  他回望向沈奕,心骇异大奇。

  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不但惹的炼狱教派两大神使出手,竟然连上边都惊动了?

  此时沈奕已冲至距离三难不足米之处。

  然而这里似乎也已成了他的终点。

  埃弗里斯踏着剑光飞至,金剑再对着沈奕刺下:“死小子!”

  没想到就这时,沈奕突然冷哼一声:“你还真以为你碾压一只蚂蚁呢?”

  他说着突然回头,竟然任由埃弗里斯的金剑刺下。

  埃弗里斯微微一愕,金剑已刺入沈奕咽喉,啪,一团圣光炸裂,直接将沈奕整个头颅都炸飞,鲜血喷了埃弗里斯一身。

  然而那一刻埃弗里斯不喜反惊,回望向另一个方向——四翼曙光天使追杀的火元素沈奕!

  果然,就风元素被他杀死的一刻,那火元素沈奕也同时消失,代之出现的是未分身前的完整沈奕本体。

  元素分离原本是未到时间不会消除的,但由于使用元素分离后,冒险者的所有原有技能和道具都不能使用,反而一定程上会削弱冒险者实力,因此修改后变成了当元素分离只剩一个分身时,冒险者就可以选择恢复本体。

  沈奕故意让埃弗里斯杀死自己,就是要迅速回复本体,同时另一个位置出现。不过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通过拉开与埃弗里斯的距离,他得到了一次很好的攻击机会。

  那一刻原本被四翼天使追杀的沈奕,硬挨了一记圣剑,受创同时,对着那四翼天使一招手,埃弗里斯就见到自己的天使头上竟然多出了一弯诡异之月。

  这是?

  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标记,但是长期战斗的本能还是让他感受到一种巨大威胁。

  他再不顾一切的叫道:“帕特拉闪开!”

  向着自己的天使急速冲去,此时他想的不再是杀人,而是无论如何要把天使保住。圣光天使的战斗力虽然一般,但是辅助方面却有着强悍效果,是埃弗里斯重要的助手。

  然而就那一刻,他看到沈奕身后多出四名召唤士兵。

  先是四声枪响,随后接连两支投矛破空袭来,扎进那天使身上。

  死神凝视效果动!

  死神影象再现,对着那四翼天使挥动恐怖的生命收割之镰。

  “啊!”天使出凄厉的惨叫,化成一团光芒消散。

  “不!”埃弗里斯疯狂大叫。

  那一刻他几乎要疯掉了,杀一个三难的小辈,竟然让他把自己的圣光天使都搭了进去。

  “你得死!”他对着沈奕狂吼:“以诸天荣耀之名,审判之矛!”

  一道金色电芒形成一根长矛形态以穿透世间万物的姿态向着沈奕劈下。

  沈奕对天一指:“盾牌形态,即时补充!”

  之前被神罚之剑打散的t1000已再化盾迎上,同时也毫无悬念的被击穿,再炸成漫天银液,金色电芒只是空顿了一下,便依旧劈向沈奕,光芒却略略减弱。。

  沈奕左手支天,再低语:“盾牌形态,脱体!”

  他的左手已化成一面盾牌脱体飞出,迎上那审判之矛,再迸碎,审判之矛的光芒再减,却依旧劈沈奕,沈奕闷哼着跌退数步,不过被两削弱的神罚之矛,对他造成的伤害却已是有限了。

  盛怒的埃弗里斯全速冲向沈奕:“以诸天荣耀之名,仲裁之刃!”

  就他动这的强力技能的同时,却看到沈奕又拿出一张卷轴对着他一捏。

  那一瞬间埃弗里斯眼前一黑,竟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双目失明卷轴!

  这一下仲裁之刃出手,直接打距离沈奕不远处的空地上,虽然声势浩大,却没对沈奕造成半点威胁。

  沈奕已从纹章取出一件武器:bfg!

  这一幕落那神圣右使科斯格罗夫眼,大骇冲来:“埃弗里斯小心!”

  沈奕已对着埃弗里斯轰出一炮。

  bfg的威力之大,就连埃弗里斯也无法承受,被一炮轰当场惨呼着飞出。

  沈奕已换成等离子加速炮,对着埃弗里斯又是一炮。

  光是这两记能量炮的冲击,一般的冒险者就已无法承受。不过埃弗里斯却是四难强级别的存,光是生命力防御力就远超想象,这两炮虽然让他受伤不轻,但离杀死他却依然太远。

  何况下一刻,他已经一个神圣治疗加诸己身,竟然一下就把失去的生命拉回大半。

  然而沈奕竟然大胆到不但敢反击,甚至还继续尝试着要杀死埃弗里斯。

  他换成射月:“散花枪!”

  埃弗里斯再一枪,全身被打出密密麻麻的血孔,虽然这些伤其实都不重,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极为★★恐怖。

  埃弗里斯已放声狂呼:“上帝之眼!”

  他眉心那只可堪破一切虚妄幻象的竖眼再现形。

  就这时,沈奕的重炮技能随之扑至,爆炸将埃弗里斯震起,沈奕的第三枪已然飞至:“射月!”

  此时埃弗里斯竖眼刚刚睁开,只看到一颗子弹呼啸着飞向自己,并视野无限放大。

  扑!

  子弹狠狠扎进埃弗里斯的那颗竖眼,眼浆迸裂!

  “啊!”埃弗里斯捂着眉心长声痛呼。

  “埃弗里斯!”科斯格罗夫已对着沈奕冲来,铁拳对空,激荡出一片能量漩涡,沈奕急速退后,向着三难区域奔去。

  他能重创埃弗里斯,说白了还是因为奇兵突出加埃弗里斯对他始终有轻视之心,真要拼命,再加两个沈奕现也不可能是埃弗里斯的对手,单是那个什么雷神光神之怒就能将他秒杀。

  这科斯格罗夫能和埃弗里斯并列,实力绝不会他之下,所以此时不走待何时。

  眼看沈奕要跑,科斯格罗夫暴吼着跳起,竟然一跃就是米,瞬间来到沈奕背后:“天地大冲撞!”

  “你冲撞个球!”沈奕头也不回的回应道,人影已再消失,正是疾风步。这技能冷却时间短,因此沈奕已可再用。

  这一记天地大冲撞穿过沈奕残影,砸都市地面上,竟然连超级坚硬的都市地面都砸出了一个凹坑,掀起的汹涌能量是直接席卷四方。

  眼看沈奕消失,科斯格罗夫对着地面又是一拳:“大地狂潮!”

  通往三难区域的道路上,一股雄浑巨力猛然上扬,就连沈奕的疾风步都不能免疫,被震荡直接抛向空。

  科斯格罗夫对着空一嗅,叫道:“这里!”

  竟然准确找出沈奕的位置,对空遥遥击出一拳。

  由于不能直接看到沈奕,这一击其实并不精准,然而科斯格罗夫也不需要精准。凶猛的拳劲击打空气,竟然形成一股能量漩涡,直接将沈奕卷入漩涡,身体也随之现形。

  科斯格罗夫已暴跳而起,手出现一把闪烁着雷电光芒的战锤对着沈奕砸下:“钢铁咆哮!”

  眼看这一锤若砸沈奕头顶,能将他的脑袋直接粉碎,沈奕突然扬手打出一张符纸。

  定身符!

  科斯格罗夫动作立时僵止,不过冲击的余势不减,继续飞向沈奕。

  那一刻沈奕做了一件事。

  他抬手。

  对着科斯格罗夫的脸给了他狠狠一巴掌,直接将他扇飞出去。

  随后借力逆飞,翩然落地,冷眼看向科斯格罗夫,竟然就站那里不动了,而他的后方,就是三难区域边境线。

  “你?”科斯格罗夫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

  他科斯格罗夫,四难天堂之子,炼狱神使,追杀不成,却被一个三难的小辈打了一记耳光?

  沈奕冷冷道:“有些人,天生就是欠教育,这跟官有多大无关。”

  “混蛋!雷神之怒!”科斯格罗夫大吼着抛出手雷电战锤,飞掷沈奕,无的金色雷电环绕锤身,展现出惊人恐怖的力量。

  一旦击沈奕,只怕当场就是秒杀。

  沈奕却只是向后一个退步。

  轰!

  战锤已砸能量保护罩上,无数金色雷霆电光围着那能量罩乱窜,却就是无法进入,直到所有电光消失,向着地面坠落。

  沈奕竟然又向前踏出一步,重回到四难区域,一把抓住那落下的战锤。

  技能掠夺动!

  纹章提示:“你已退出战斗区域,战斗终结,非战斗状态下无法使用掠夺技能。”

  “那就重开启战斗!”

  “战斗开启,支付★★点三千点。”

  “优先不足,几率降低,掠夺失败。”

  “再动!”

  “优先不足,几率降低,掠夺失败!”

  没想到没有冒险者掌控下的这把战锤,竟然也会掠夺失败。

  此时科斯格罗夫已对着他冲来,沈奕用牙咬住战锤,又取出一张定身符对着科斯格罗夫用去,这也是他后的一张定身符。

  “再动!”

  终于,他听到叮的一声轻响。

  “掠夺成功,你获得了次神器雷神战锤!”

  来不及听详细的介绍,沈奕已又退回到三难区。

  他这二进二出,到是又花了好几块。

  然后沈奕冷哼道:“你们让我付出两张卷轴两张符纸再加一支胳膊,就用这战锤做补偿。告辞!”

  转身离去。

  “我的雷神战锤!”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雷神战锤控制权的科斯格罗夫出不敢置信的怒吼。

  “我的上帝之眼!”另一边已经解除双目失明效果的埃弗里斯也放出同样的哀号。

  两人对望,同时呻吟出一句:“我们……我们竟然失败了?”

  一个天堂之子加一个地狱之子,炼狱双神使一起攻击一个三难冒险者,竟然被对方逃逸,甚至还被反击重创,损失巨大。

  这一幕看得所有大佬们都目瞪口呆。

  就连那孤傲也彻底呆滞:“好小子……现我明白你为什么会惊动上边了。”

  —————————————

  p:不为别的,就为破个记录,四。

  五?别想了,颈椎病刚过冷却时间,又犯了,玩命都玩不出来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