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铠甲到手


  这一下变起肘腋,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眼看那拓拔石已抓向赵灵儿,沈奕的反应最快,已急抓拓拔石,他心中焦急,上手就是裂残爪发动。那拓拔石突然哼了一声,这哼声如闷雷炸响,震在众人心头,竟震得众人一滞,拓拔石左手一挥,已架住沈奕裂残爪,顺势在空中划了一个圆,竟然如沈奕的崩灭般轻松卸掉这一记裂残爪,看得沈奕心头震骇,拓拔石左手已化圆为直,直插沈奕胸膛。

  沈奕反手横架,也是一个卸力动作,化解掉这下攻击,引得拓拔石也发出一声惊讶轻咦,惊讶同时,左掌已对着侧方连续拍出三掌,这三掌笼罩天地,却是将沈奕,石魁杰,叶纪光三人一起包括进去,只听啪啪啪三声响,已将三人全部击飞。暗劲侵袭三人身体,竟然让三人同时感到全身无力,也不知是什么诡异功法。

  他这一连串攻击快如闪电,悍若雷霆,除了沈奕反应迅速还算和他打了几下外,其他人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拍飞。那拓拔石已完成袭击,一把抓住赵灵儿,喝了声:“走!”就要带赵灵儿离开。

  他这一爪也不知用的什么力量,赵灵儿竟是全身瘫软无力。

  此时战九州重创飞遁,龙鳞军四散搜索,沈奕三人受创无力,眼看再无人可阻止他带着灵儿离去,彩依突然轻哼一声,眼中放出异彩,拓拔石只觉得脑一晕,动作竟然慢了慢,大吃一惊,回头看向彩依:“你!”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冲出,正撞在拓拔石怀中,抱住赵灵儿就地一滚,赫然是林月如。林月如的这一下抢手大出拓拔石预料,他暗算了战九州,防备了沈奕等三人,却惟独没想到彩依和林月如这两个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小人物在这关键时刻坏了他的大事。

  这刻拓拔石大怒,扬手一掌劈出,他这一击含怒出手,威势绝猛,打在林月如背后,竟是掀起一股猛烈风潮,林月如已被一掌打到飞起,倒地不动。

  “月如!”沈奕痛心大叫,手中已出现了一门等离加速炮,他此时全身无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开枪。

  枪口一大团能量急射而至,拓拔石也不敢硬抗,人已冲天飞起。

  此时警啸再响,那是龙鳞军已发现出事,纷纷赶回,大量的召唤士兵也随之扑来,拓拔石知道此时再不走,就得和天使圣战的人一样,永远留在此地,再不敢停留,一声呼啸,人已化成一道流光向着远处急飞而去,后方数十道人影紧追不舍,可惜追之不及,竟只能看着他就这样跑掉。

  这边沈奕已抱住林月如:“月如!”

  林月如缓缓睁开眼睛,她看向沈奕,突然露出一丝微笑:“沈大哥。”

  看到她没事,沈奕心头终于松了口气:“你可吓死我了,刚才你怎么就那么冲上去了,那老头可不好惹。”

  林月如缩了缩脖:“我只是想把灵儿妹妹抢回来而已,没想那么多。”

  她看看沈奕,小心问:“我是不是又犯错误了?”

  沈奕笑着摇头:“不,你没有……你做得非常好,如果不是你,灵儿可能就被那个坏蛋给抢走了。()哦对了,你伤得怎么样?”

  “伤?我没受伤啊。”林月如摸了下后背,然后很是可爱的歪了下头:“那老头好象打了我一掌,不过我一点也不痛。”

  一点也不痛?

  沈奕愕然。

  拓拔石的攻击有多猛,他可是深知,战九州被他一击重创,离死不远,就连他们三人冒险者体质,也被他打得暗劲侵体,行动困难,林月如却说她没事?

  下一刻林月如已站了起来,蹦蹦★★说:“你瞧,我很好啊,一点事都没有。”

  石魁杰和叶纪光也看楞了。

  石魁杰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地抓抓头皮,疑惑道:“难道那家伙怜香惜玉,舍不得对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痛下杀手?”

  叶纪光对着地下吐了口唾沫:“放屁,老亲眼看到他那一掌全力发出,惊天动地,战九州那样的人都承受不了,她怎么就没事?”

  石魁杰立刻道:“难道是灭绝老尼碰上了张无忌,残缺版九阳功碰上完整版九阳真经,所以反而没效果?”

  他想象力也算丰富,听得沈奕和叶纪光一起大翻白眼,这种事就算想想也不可能。

  叶纪光到是突然想起一事,问沈奕:“对了,那个拓拔石,应该就是拜月左使了吧?”

  沈奕点点头:“既然要抓灵儿,应该就是他了。”

  “那就奇怪了。”叶纪光皱了皱眉头:“不是说十日后才正式追杀的吗?怎么提前了?而且他的第一目标怎么会是战九州而不是灵儿?”

  叶纪光这么一说,石魁杰也楞住,对啊,系统说十日后才正式追杀的,系统不应该出错,可现在才过去九天,拓拔石怎么就提前攻击了?

  沈奕的脸色却沉了下来:“要不是这个原因,我又怎么会对他没有防备!是我忽略了一件事,系统对剧情人物的约束,从来都不是死规定。”

  说到这,沈奕已是大为懊悔,自己怎么就把这一岔给忘了呢。

  系统对剧情人物行为的约束,从来不是定死的,而是范围性的约束。

  比如当初的迪卡凯恩,就是在沈奕杀死迪亚波罗之前,帮沈奕进行了符纹强化。而那些强化原本应当是杀死迪亚波罗之后给出的。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智慧本身就是建立在独立人格基础上的,系统不可能在赋予一个生命足够智慧的同时,却又不给它独立思考的空间,这是自相矛盾的。

  同时它也使得交流变得有意义,外交变得有成果,只不过良好的外交手段不是解决问题的全部方法,它充其量可以使你需要付出的力气减少一些,又或者在同等付出的情况下得到最大的回报。

  正因此,剧情人物并不是不能突破系统限制,只不过他们不会主动寻求突破,而是需要其他人有意引导。

  现在看来,天使圣战就如当初的沈奕一样,做到了这点。

  若非如此,拓拔石也不可能成功偷袭。

  真正的出奇不意,原本就是建立在违背常规的基础上。

  拓拔石突破了限制,也就突破了沈奕的思维局限,这与智商无关,没有人会为小概率事件用心,就象你再聪明,也不可能每天走在街上都去担心车祸。

  不过天使圣战也没想到,他们竟然在最后关头被拓拔石给玩了一把。拓拔石非但没有在战斗中出手,反而以他们为饵,偷袭重创了战九州。从先前拓拔石的说话中可以看出,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绝非没有渊源,只怕彼此早已较量多年。以至于拓拔石甚至把杀死战九州的重要性放在了带走赵灵儿之前。

  智慧生命的一大特点就是人与人之间必然有着种种复杂的关系,天使圣战就是因为没有看到这其中关系,反而把自己给葬送了,对此沈奕也只能摇头叹息。

  冒险者被剧情人物给阴了一把,也难怪伯纳德死都死得那么屈辱了。

  说起来,冒险者看剧情人物的目光,历来是高傲的,不屑一顾的。

  在冒险者的眼里,剧情人物不管有多强大,多聪明,他们都只是都市的造物,冒险者的玩偶,思维注定有其局限,行为注定有其模式,命运注定有其轨迹,生命注定有其终点。

  在这种情况下,身为洞悉一切的冒险者进入剧情人物的世界,只能是掌控与操纵他们,怎么可能被对方掌控。

  这种心态可以说每个冒险者都有,就连沈奕也不例外。但事实却总是会无情的打人耳光,不管生命的本质是何类型,只要有其智慧,就必然有自己的思考。也许大部分时候你都能操纵他们,却也总有一些例外会跳出来,狠狠地给你一记耳光。

  这次就是这样,幸运的是挨耳光的不是沈奕,反到让沈奕因此警醒。

  此时龙鳞卫已放弃追索,他们的大统领重伤,自身也开始惶惶不安,因此没人再顾得上沈奕。刘晋元受此惊讶,病情也有些加重,众人便赶紧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走时,沈奕对着弗罗斯特做了个眼色,弗罗斯特会意,带着一大群士兵悄悄离去,临走时留下无数破烂盔甲。

  这一幕看得石魁杰羡慕,唏嘘一声:“一百件明镜铠啊,就这么被你坑到手了。”

  没错,弗罗斯特他们之所以没出现在清剿之地,为的就是这一百件明镜铠。

  由于尚书大人的限制,明镜铠在剿匪过程中损伤不得超过五件,这使得沈奕无法截留。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沈奕石魁杰才设计引蛇出洞,通过对天使圣战的战斗来故意“销毁”明镜铠。

  这也正是他为什么一定要把刘晋元彩依拉过的理由,除了要让天使圣战成为朝廷通缉的要犯外,也只有“拼死保护刘家公”这样的理由,才能确保刘尚书不会为那一百件明镜铠的损坏大发雷霆。

  明镜铠再重要,总没有自家儿重要。沈奕石魁杰护公而损盔甲,只会是无罪有功的事。虽然这其中也会有些问题,比如召唤士兵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那也不过是编几个谎言就能解决的小事,何况还有彩依为他们作证。

  总之,一百件明镜铠就这么被沈奕给顺利黑下来了,这可是价值九十万的装备,哪怕扔商店也能获利五六十万,打魔神都没那么大收获。

  果然资本生利才是最大的利,卖苦力的人永远赚不过资本家。依仗迪卡凯恩,沈奕就算什么都不用做,都会有大笔利益过来。要不是有任务限制,他现在就可以悠闲地躺在躺椅上晒太阳,不用管任务的后半部分了。

  当然,出了大力气的石魁杰他们也需要好处分润,沈奕已经答应帮石魁杰他们也鉴定一批出色装备。

  这刻石魁杰这么一说,沈奕笑道:“可惜啊,弄不到龙鳞铠,那玩意可是比明镜铠更好的装备。”

  之前沈奕已经看过,龙鳞军穿的龙鳞铠是b级战甲,比明镜铠更优上一个档次,大为心动。不过这是天禁卫穿的,就算尚书大人都没权力调拨。沈奕空自心动,却无法解决,只能长呼短叹。

  石魁杰笑道:“的确可惜,不过更可惜的是这些铠甲都是可以生产的,要是能搞到生产技术就好了。”

  由于明镜铠,龙鳞铠等铠甲都是本世界自产,因此也有对应的生产工艺。

  只不过这些生产工艺被朝廷列外绝密,无论工匠,资源还是技术,都处于大军保护之中。都市历史上,还没发生过任务世界中有哪个冒险者取到装备生产工艺的事。

  沈奕当然也没这打算,他现在已经进入资本生利时代,实无必要性命相搏,尤其是在看了朝廷军队的赫赫威势后,就更没这想法了。

  这刻叶纪光已接口道:“风险太大,不值得。何况就算能搞到技术,也同样有材料限制,都市是不可能给谁无限获利的机会的。”

  那时候沈奕突然说:“无限获利当然不可能,有限获利未必就不行。想要龙鳞铠未必就没办法哦。”

  石魁杰一楞,随即意识到沈奕指的是什么,他脱口道:“战九州?”

  沈奕已说道:“没错,战九州。他被拓拔石一击重创,看来性命已经垂危,普通的药物也未必能治好他。不过幸运的是,我这里正好有一瓶天香玉露,是本世界的高级药品,你们拿过去给他,也许有希望救他一命。用这个来换几件龙鳞铠,应该还是可以的。”

  说着他已拿出那瓶天香玉露。

  “我们去换?”石魁杰吃惊地看向沈奕。

  沈奕点点头:“明镜铠这事你们出力不少,就当这是你们该有的份额吧。龙鳞铠能拿到多少看你们的本事,我只要一件就够了。怎么样?”

  “成!”石魁杰大喜接过天香玉露。看看沈奕,又对他举起大拇指:“我现在开始有点喜欢你了。”

  沈奕笑笑,突然转身离开。

  “喂,你去哪儿?”叶纪光问。

  “去办点私事。”沈奕随口回答,人已消失在阴暗小巷中。

  一路前行,前方一道白色身影已朦胧出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