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天道玉玺


  韩斌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下一秒,便听到一声痛苦的嘶吼。接着,嘶吼声越来越多,那股阴森的气息渐渐地黯淡下去。好奇之下,韩斌睁开眼睛,一道刺眼的白光让他不得不的再次闭上,等他再次睁开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那些游荡的鬼魂已经看不到了。

  “怎么回事?”韩斌大腿上掐了一下,一阵剧痛传来。他可以肯定,这不是做梦。

  这一切实太蹊跷了,蹊跷的让人觉得是做梦,刚才那些鬼魂明明要杀自己,为何全都消失不见了。忽地,韩斌想到了那道白光,惊喜道:“对,鬼魂怕白光,可这里怎么会有白光呢?”他抬起头,向天空看去,天空上没有星星,没有月光,根本没有光线。

  韩斌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刚才睁眼眼睛看到的一幕,终确定那白光是从身边出的。可身边就这么大,除了唐小峰以外,没有别的东西,难道他身上有什么宝物,让鬼魂不敢靠近?不对,如果他身上真的宝物,为何那三个正式弟子还说他必死无疑,他还会出现缺氧的情况。

  “缺氧?”韩斌似乎抓住了线,再次思考起来,“缺氧和鬼魂都是杀人的手段,既然这里叫阴尸绝地,那三名弟子不敢进来,古怪应该就这儿?唐小峰缺氧,说明并不是他身山有宝贝,而是宝贝就周围。

  想到这一层后,韩斌不犹豫,忙周围摸起来,周围并不大,一会儿便摸到了不少东西。其有树枝,有石头,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为了确定他所拿的东西有宝贝,韩斌忙把这些东西装入口袋,向前方跑去,跑了十多丈,依旧没有缺氧。韩斌想了一下,又继续向前跑去,没有多久,便看到一个游荡的鬼魂。

  看到鬼魂后,韩斌说不出的兴奋,那鬼魂似乎也很兴奋,张牙舞爪的向他扑来。韩斌站那里一动不动,双手放口袋里,等待着白光出现。鬼魂靠近,韩斌的身上再次出白光,白光闪现,鬼魂惊呼一声,掉头走跑。

  韩斌兴奋起来,他刚才的猜测不错,口袋里的东西,其有一个就是宝贝。正当他兴奋时,听到身后却来唐小峰的叫喊声。心里一紧,暗道:“怎么把那家伙忘了。”他连忙转身,向唐小峰那边跑去。

  唐小峰已经醒来,无数的鬼魂正撕咬着他的身体,他脸色苍白,大口的吸着空气,却什么也吸不到。

  韩斌跑来后,唐小峰当他看到他身边没有鬼魂,脸上也没有缺氧的样子,一下子懵了。接着,唐小峰便看到韩斌跑了过来,还没到身前,身边的鬼魂好像很怕他一样,惊呼一声,全都跑开。让唐小峰惊讶的还后面,韩斌一来,他就能吸到鲜的空气了。

  唐小峰傻了,怔怔地看了韩斌好久,才说了一句话,“你身上有宝贝?”

  韩斌也觉得身上有宝贝,刚想把刚才的想法说出来,却想起唐小峰先前仍葫芦的那一幕。心里暗暗留个了心眼,如果身上真的有宝贝,而这个宝贝还能让鬼魂不能靠近,一定是了不得的东西。如果说出来,对方抢夺之后杀人灭口怎么办?先前那三人都能为一样东西杀唐小峰,唐小峰为何不能像他们那样杀了自己?无论唐小峰是否会杀自己,韩斌不得不防,道:“师兄,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

  一个外围弟子身上有宝贝,唐小峰都觉得不信,可这事关系重大,他不得不弄清楚,道:“你身上真没宝贝。”说完,他也觉得可笑,对方身上有宝贝,能告诉他吗?

  韩斌摇摇头,道:“没有。”

  唐小峰想了一下,快速的走到韩斌的面前,他身上了起来,当他摸到韩斌口袋里又是石子,有是棍棒后,疑惑道:“你从哪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韩斌道:“刚才鬼魂要攻击我们,我就随便捡了一些东西,想要把它们赶走。”

  唐小峰一愣,随即苦笑道:“那些都是厉鬼,本身有了一定的道行,这些东西杀不了它们。”看到韩斌一无所知的样子,他没有继续下去,只把刚才的一幕当成巧合。再看身上,他的伤势竟然诡异的恢复了,心里加确定这个想法。因为韩斌身上的宝贝,不可能恢复自己的伤势,很可能此地太古怪。让长老都弄不明白的事情,他一个练气期弟子怎么可能明白。

  对于此地的凶险,唐小峰十分清楚,练气期以下的弟子,进入这里必死无疑,即使筑基期弟子前来,也无法这里呆上很长时间。这次侥幸不死,他已经很感谢上天了,至于其的原因,也没想过知道。叹息一声,唐小峰对韩斌道:“我叫唐小峰,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韩斌。”韩斌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并没有多说什么。

  唐小峰点了点头,轻拍了韩斌一下肩膀,道:“我们出去!这里不易久呆。”他身上白光一闪,直奔树林外而去。

  两人所的地方,离树林外出口并不远,当韩斌反应过来,唐小峰已经离开了。

  韩斌苦笑,刚才他还想问一些关于修仙的情况,没想到对方连一句话都不说就跑了。长长的叹息一声,韩斌快速的向阴尸绝地外走去,走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向口袋里摸去,突然摸到一物,让他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清晰,也很奇怪,好像那东西原本就属于他一样。

  韩斌背着药篓回到外围弟子所住的地方,已经饿的不行了。

  刚想去吃饭,孙元刚如鬼魅一般出现,拦住了他,毫不客气的质问道:“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怎么没回来?”

  韩斌不敢说实话,道:“我树林里迷路了,怕有野兽,就躲树上……”

  孙元刚冷哼道:“野兽?你别这瞎扯,这片山脉的野兽早就被师兄们赶走了,怎么会有野兽?”

  韩斌道:“万一遇到了野兽……”

  “没有万一。”孙元刚厉声道,“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饭没得吃。”

  看到孙元刚脸色阴沉,没有退让的可能,韩斌知道这顿饭铁定吃不了。叹息一声,向房间内走去。房间内,谢虎已经不了,韩斌一个人坐床上,身上说不出的冰冷。眼下已到了冬季,身上的衣服本就单薄,又没有饭吃,若是今天再完不成任务,只能继续挨饿。

  韩斌咬咬牙,从床上站起来,想拿药篓上山采药。

  刚走到门前,韩斌突然想起昨夜生的一幕,忙把口袋里的东西倒床上。

  别说,口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真多,有草棒,有石头,还有……

  一块拇指大小的白色石头印入眼帘,那石头很是精致,如白玉一般,却又不是白玉,看起来像是一件古董,又像是一件艺术品。

  “这是什么?”韩斌拿起那快石头,仔细看了起来,这一看,顿时让他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昨天踢走的那个石头吗?石头很小,仔细看去,会现这石头像是一样东西。印章?不对,大印?对了,这是书说的玉玺。

  那石头下面四四方方,其上雕刻着一条腾飞的巨龙,如此模样,不是玉玺又是什么?龙是帝王的象征,皇权的代表,只有玉玺上才能雕刻巨龙。可是,玉玺不是很大吗?这玉玺实太小了。都说玉玺下面有字,代表着一方帝国,这玉玺到底是哪个帝国遗失的呢?

  好奇之下,韩斌把玉玺翻了过来,定睛一看,懵了。

  玉玺底部理应雕刻着字,可这个玉玺倒好,下面平坦如镜,什么也没有。

  “这也是玉玺?”韩斌郁闷之下,就想把玉玺扔掉,可扔掉的瞬间,那种血脉相连的错觉再次浮现。惊疑之下,韩斌连忙向玉玺看去,玉玺还是玉玺,没什么任何变化,可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却越来越清晰了。

  脑海灵光一闪,韩斌把玉玺向手心上盖去。当玉玺拿开,手心上多了四个鲜红如血的小字。

  “天道玉玺!!!”这四个字虽然生僻,但韩斌从小就爱读书,还是勉强认了出来。

  “难道这就是唐小峰说的宝物,就是这东西救了我们?”韩斌越想越觉得可能,昨天晚上把小玉玺踢开的时候,就无法吸到空气,来玉玺旁边以后,又能吸收空气。这东西能让人阴尸绝地里存活,绝对是个了不起的宝贝,一定要收好。

  有了玉玺,韩斌精神好了不少,可玉玺也不能当饭吃,还是要上山采药。

  一天一夜没有吃饭,韩斌说不出的疲惫,头脑昏昏沉沉,走崎岖的山路上,几次险些摔倒。不知道是上天戏弄韩斌,还是他的运气实太背,这一天下来别说寻找药材,就连一株邪灵草也没看到。

  没有完成任务,就没饭吃,韩斌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

  房间内,谢虎已经回来了,他看到韩斌后,不禁问道:“兄弟,你昨天夜里去哪了?”

  韩斌一屁股坐床上,有气无力道:“迷路了。”

  谢虎松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你跌落山崖了呢!”说着,从怀里那出一个窝窝头,递给韩斌道:“就知道你吃不了饭,来,这是我从厨房里偷出来的,快点吃!”

  韩斌实饿坏了,说了一句谢谢,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肚子里舒服多了,韩斌对谢虎道:“谢谢你。”他出来之后,终于遇到一个真心帮助他的人了,心里说不出的感激。

  谢虎十分憨厚,微微一笑道:“谢什么,我们还要一起生活很长时间,也许是一辈子。”说到一辈子时,他的眼神微微有些黯淡。但下一秒,又恢复了原样,乐观道:“想那些干什么,早点睡!”

  看到谢虎睡下,韩斌也躺床上,借着油灯散的亮光向手心看去,那鲜红的四个字竟然不见了。韩斌还以为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没有字。惊疑之下,韩斌转过身去,悄悄地拿出玉玺,手心上用力的一盖。

  这一次,四个字没有出现,手心上只留下一个四方的印痕。

  “字呢!”韩斌心里怒骂一声,“怎么回事,没有字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