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无奈的离去


  韩斌想不出原因,继续追奔着光点。时间这种追奔下快速的流逝。如此,又过了十天,脑海的光点变得有拇指大小了,好像就眼前一样。韩斌一咬牙,意识猛然狂奔,宛如流星一般砸向了光点。砸到光点后,韩斌只觉得脑海一阵刺痛,什么感觉都没了,下一秒却清晰的看到,光点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个白色玉玺,那不是天道玉玺又是什么?

  “天道玉玺,怎么会我的脑海?”韩斌一时间懵了,搞不清现的状况。就他不明所以时,光点化为一道流光,进入了他的意识消失不见。接着,周围的黑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透明的世界,他看了石床,看到了★★,同样看到了酒坛。

  看到酒坛后,韩斌第一感应便是想知道酒坛里是什么,这个想法刚出现,脑海一股奇特的能量如波涛一般汹涌而出,瞬间穿透了酒坛,进入其。当酒坛内的一切收眼底后,韩斌懵了,顿时有种做梦的感觉。

  天明宗,天明峰上。

  内门的弟子相继从洞府出来,三五成群的向丹药房走去。每月三号,所有正式弟子都可以从丹方领取一枚聚灵丹。除了聚灵丹以外,还能去杂物房领取一块灵石碎片,当积累到五块灵石碎片后,便能兑换一枚下品灵石。

  一向爱吹牛的魏鹏,也这个时候出现了,他快速的走到几名只有练气期一层的弟子面前,沉声问道:“你们是不是感觉修炼很难。”

  几名弟子看到他身穿红衣,都是一愣,而后拱手道:“参见长老。”

  魏鹏摆摆手,对众人道:“想知道如何才能修炼快一些,想快成为长老吗?”门内规定,凡是能修炼到筑基期,无论几代弟子,都有资格成为长老。长老的待遇比普通弟子高了很多,可成为长老实太难,天明宗长老只有一多人,而练气期弟子却有几千人,概率那是相当的低。

  众人弟子眼直冒金光,齐声道:“长老,你能指点一下我们吗?”

  魏鹏就喜欢看这种眼神,就喜欢别人说这样的话,轻咳一声,刚想对这些弟子说点修炼的经验,不远处一个冷哼声传到他的耳朵里。魏鹏脸色一沉,神识微动,便感应丈外的丹药房门前,站着一名身穿红色丹袍的长老,于是传音道:“张国强,你为何阻止我?”

  张国强站丹方前,他身边几名身穿青衣的记名弟子正向白衣弟子放丹药。他站那里一动不动,目光看着天际,片刻之后,嘴角轻微的动了一下,一句话随之落入魏鹏的耳朵里,“我不是阻止你,只是想提醒你,快一个月了,什么时候带着你那乞丐弟子离开主峰?”

  俗话说的好,好事不留名,坏事传千里。

  天明宗就这么大,门内练气期以上的修士加一起,也不到五千人。尤其练气期弟子,就占了其的成以上。这么多练气期弟子,平日讨论谈论心得时,免不得会说一些生活上的趣事,韩斌便是这段时间焦点的话题。关于他的八卦,宗内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加上韩飞知道他被魏鹏收为弟子后,恶意宣传。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天明宗内除了常年闭关,从不问宗事的太上长老外,就连掌门真人都知道了。

  “我什么时候带他离开主峰,管你什么事?”若不是张国强提起,魏鹏都快把这事忘了。

  张国强也不生气,继续传音道:“听说他来到主峰之后,一直你的洞府内修炼,你洞府的聚灵阵虽然不错,难道你认为用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让他的灵根从一星不到,达到七星吗?”一个人的灵根如何,那是天生的,如果没有莫大的机缘,一生都无法改变。

  天明宗内院共有五峰,一主四副,主峰的灵气相当浓郁,副峰的灵力比起主峰差了不少。五座山峰,并不是想什么地方,就能什么地方修炼,要以资质和修为来决定。若主峰修炼,有两个前提,一是拥有七星以上灵根,二是修为达到练气期七层以上。四座副峰倒没什么要求,只要正式弟子都可以去那修炼,除此之外,还可以自由开辟洞府。

  成为正式弟子的第一个月,可以师父所的洞府内修炼。一个月后,如果符合要求,便可去掌门那申请一个洞府。如果不符合条件,只能去四座副峰上修炼。如果没有师父叫唤,或者不是每月三号领取丹药和灵石碎片之日,其余时间不得踏入主峰半步。即使每月三号,也必须日落之前离开主峰,否则以宗归处罚。

  “我教导弟子,不用你操心。”魏鹏冷哼一声,挥袖离去。

  周围等着他指点的弟子,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长老怎么又脸色铁青的走开了。

  回去的路上,魏鹏心里一阵恼火,暗骂道:“这个笨蛋,都快一个月了,还无法使用神识,真不知道他体内的那点灵力如何修炼出来的。”

  洞府内,韩斌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酒坛,酒坛还原地,并没有打破。

  刚才的一瞬间,韩斌看到了酒坛内的一切,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东西,空空如也。

  韩斌懵了,这酒坛真的没有东西,还是刚才感应错了?闭上眼睛,韩斌再次感应起周围的一切,这一次,脑海再次散出一股奇特的能量波动,周围的一切都如立体的世界一般,清晰看眼底。韩斌意识进入坛内,还是没有东西,意识离开酒坛,向周围看去,不到片刻,便遇到一股强大的阻力,那阻力极大,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进入半分。

  无奈之下,韩斌只好收回意识,快速走到酒坛前,将其拿起。刚想把酒坛砸碎,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韩斌转身看去,看到师父正一片阴沉的走过来,下意识的拱手说道:“师父,你回来了。”这一拱手,却忘了手还一个酒坛,只听啪嗒一声,酒坛掉地上,砸的粉碎。

  魏鹏那个气啊!几步走到韩斌的面前,喝责道:“谁让你砸的酒坛,你感应到里面的东西了吗?”

  看到师父愤怒的样子,韩斌知道如果再说没感应到,师父一定会挥袖离去,也不管刚才感应的情况是不是他口的神识,一咬牙,道:“师父,弟子刚才感应到了,酒坛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说着,还瞥了一眼砸碎的酒坛。

  “什么也没有!”魏鹏怒极而笑,随即厉吼道,“你把酒坛都砸了,什么都看见了,当然可以和我说什么都没。”

  “可是……”韩斌很是委屈,他刚才感应的结果也是什么都没有,难道那就是神识感应?

  魏鹏实不想看到这个弟子,一挥袖打断韩斌的话,就要转身离去。不过,他刚走几步,突然转身问道:“我问你,你修炼了一个月,能否用神识感应了?”收了一个弟子,如果真的教不出什么,他实有些不甘心。

  韩斌低声道:“师父,弟子好像感应到了。”

  魏鹏脸色缓和一些,道:“有没有感应到就直说,别和我说好像……”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又拿出一个酒坛,对韩斌道:“你再感应一下,里面有什么?”对于韩斌的话,他有些不信,甚至认为这家伙八成就无法使用神识。

  修道界并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有些修道者天资太弱,悟性也不够,入门时无法使用神识感应。

  韩斌应了一声,就要闭上眼睛感应,魏鹏打断道:“神识感应无需闭上眼睛。”

  “不用闭上眼睛也行?”韩斌一愣,但还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把注意力集酒坛上,感应着里面的东西。片刻之后,什么也没感应出来。

  魏鹏看到这里,哪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怒声道:“一个月了,什么都感应不到,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拿上你的东西,跟我走!:”

  韩斌一听,忙跪倒地上,恳求道:“师父,你不要赶我走,我一定努力修炼。”

  魏鹏叹息一声,道:“我不是赶你走,而是把你送到别的地方。”

  韩斌满脸不解,下意识地问道:“送到别的地方?”

  魏鹏点点头,缓缓道:“宗内有规矩,灵根不到七星,入门一个月后必须去副峰修炼。”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韩斌天资不行,但他不是傻子,主峰的灵气肯定比副峰浓郁,如果这里都修炼不出头绪,去副峰不可能了。

  “什么时候到练气期七层以上,再回来。”魏鹏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就你那天资,这辈子别想回来了。”他可没想过韩斌能回来,这样天资的人,就算修炼一辈子也不可能到练气期七层,能到三层都很勉强。对于这个弟子,他基本上已经死心了。

  背起包袱,韩斌同师父离开了主峰。

  魏鹏带着韩斌来到落叶峰后,随手扔给他一本修炼秘籍,便离开了,看他那匆忙的模样,根本不想再看韩斌一眼。

  天明宗共有五峰,除主峰天明峰外,其余四座分别是落叶峰、水月峰、苍石峰、断崖峰。

  其,水月峰是女弟子修炼的地方,断崖峰是四到七星灵根弟子修炼的地方,至于落叶峰和苍石峰,三星灵根以下的弟子都可前来,并没有太多限制。这两座副峰灵气极差,别说同主峰相比,就连另外两座副峰的一半都不如。

  看着破空而去的师父,韩斌一阵苦笑,没想到弄了一大圈,竟然又跑到这种地方了。

  “这样也好,主峰上不能使用天道玉玺,这里就没那么多顾虑了。”韩斌紧握了一下拳头,闭上眼睛感应到腰间的储物袋,而后把手的书籍仍到里面。原本这只是一次试探,没想到书籍真的飞到储物袋消失不见,储物袋则多了一本书。与此同时,韩斌也看到储物袋其余的东西,里面有几件衣服,一个身份玉牌,还有一个药瓶。韩斌知道,这药瓶里放的是辟谷丹,共有十二枚,服用之后,一年之内都不用进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