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封灵锁链


  茫茫山林,到处都是苍天巨树,一眼看不到边际。

  韩斌的身影如同一只敏捷的豹子,快速的树林闪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修士的气息,看起来像是一个凡人。片刻后,他身体猛然跃起,落一个巨树的枝干上。他目光闪动,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自从被围杀开始,韩斌几乎没休息过,每天都山林里跑动,希望能找到机会离开。终,他还是失败了,这次下山历练的一多人,几乎全部都来了。或许宗内知道天明宗的先祖并没死,不需要保护,才把众人调集到这里。由此也可以看出,宗门这次下定的决心,务必要将他缉拿。

  就这时,天空上一道惊鸿闪过,以惊人的速向那山林周边落去。

  韩斌双眼闪动,透过树叶的罅隙,虽然没看清对方的样貌,但可以看出,对方的修为决不是练气期。宗内除了练气期的弟子外,只有巩基期的长老会来,至于金丹期以上的太上长老,他们从不问宗内的事情,除非宗派出现生死存亡的时刻,否决不会出现。

  “长老也看来?”韩斌脸色阴沉,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想从活着离开不可能了。

  时间缓缓的流逝,韩斌站树干上思忖起来。忽然,他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飞剑悬浮前,他脚踏剑身,猛然向天际飞去。这么做,虽然会暴露身份,但要是不这么做,等巩基期长老前来寻,他的隐息术根本起不到作用。到时候,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韩斌刚飞到天空,周围潜伏的弟子便现了他,纷纷祭出法器,前去阻拦。

  齐浩身影一闪,挡了韩斌的身前,凝声道:“四师弟,你走不了的,还是投降!”

  韩斌脸色肃然,道:“让开。”说着,他抬起右手。

  看到韩斌的动作,齐浩脸色一沉,忙说道:“你不能一错再错了,跟我们回去,我等一定会向掌门求情。”他没有直接出手,狂风术的威力别人不清楚,他可是清楚的很,同样没把握挡下来。

  天空,一道道流光快速飞来,用不了多久就会把韩斌包围。

  韩斌神识一扫,现那名巩基期长老并没有前来,暗暗松了一口气。而后,他猛然抬起右手,对着齐浩所的方向奋力挥去。天地间狂风大作,一道巨大的旋风出现出现韩斌的身前,旋风韩斌的控制下,快如闪电一般直奔齐浩而去。

  齐浩不敢力敌,身影一闪,向旁边躲去。哪想到,韩斌的神识死死地锁定他的身上,无论他向哪里闪躲,旋风一直跟他的身后。旋风内蕴含和强大的力量,凡是经过的地方,天明宗弟子无不躲开,生怕被卷入其。

  韩斌施展出狂风术之后,手多出大把的符咒,对着周围的弟子扔去。

  符咒飞向空,自行燃烧起来,一道道威力不等的法术随即出现。狂风术,火球术,甚至还有剑影术。此时此刻,天地间流光闪动,煞是好看,仿佛放起了烟花一样。韩斌没心情看空的美景,趁着众人抵挡符咒的瞬间,身影一闪,骤然向西面飞去。就韩斌刚想冲出包围圈的时候,一行人飞了过来,再次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些人虽身穿白衣,但他的袖口有一道金线,这是执法弟子的标志。

  领头的一人,韩斌并不陌生,正是把他代入宗门的王风。

  王风脚踏飞剑,身上的衣服轻轻舞动,对韩斌道:“四师兄,投降!你走不了。”

  韩斌刚欲抬起右手,又放下了,凝重道:“王师弟,我不想动手,你让开!”

  王风叹息一声,道:“韩斌,当初是我把你代入宗门,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我很高兴。但你要明白,你是宗门的一员,做什么事都要以宗门考虑,千万不能擅做主张。你犯下的错不大,掌门真人说了,只要你交出传国玉玺,不会追究你任何责任。”

  交出传国玉玺,听起来简单,对于韩斌来说却是不可能的事情。传国玉玺飞入储物袋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根本找不到。韩斌不是没想过把实情说出来,可是说出来之后谁会相信呢?谁能相信不是他私吞了?既然这样,不如不解释呢!

  “让开!”韩斌的眼神逐渐冰冷起来,冷冷道,“今天谁挡我,就是和我韩斌为敌。”已经杀了一个,他不介意多杀几人。

  王风见劝说无用,一挥手,对身后的众人道:“动手。”

  韩斌早已把真力凝聚手腕上,右手抬起,对着王风身后一指。

  灵力指出,一道白光骤然飞去,以惊人的速来到王风身后。他身后的那名弟子,根本没感应过来,便指身亡,从空掉落下去。

  看到这样一幕。周围的众人都是一愣,尤其是王风,背后已经湿透了。他认出了那一指,也知道那一指的威力。如果那一指飞向他,他已经成一具尸体了。灵力指极为霸道,杀死同等级的修为如探囊取物一样简单,★★的是,杀死之后还能把修士的灵魂瞬间吞噬。只要没修炼到元婴期的境界,灵魂根本逃不出灵力指的吞噬。

  王风身体一晃,便恢复了平静,他深吸一口凉气,对韩斌道:“你施展一次,体内还有灵气吗?”

  韩斌的脸色变得苍白,体内的灵力已经清空,脚下的飞剑也变得摇摇晃晃,随时都会从空空掉落下来。

  看到韩斌的此刻的样子后,所有的修为都松了一口气,王风刚想将韩斌缉拿,瞳孔猛然放大,而后看到他无法相信的一幕。韩斌苍天的脸色,正以惊人的速恢复着,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体内枯竭的灵力便恢复到了顶峰。

  “这怎么可能!”王风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他身后的众人,也都是如此。

  韩斌再起抬起右手,指向王风身后的一名弟子,那弟子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双腿不断的抖,也不管王风的命令,忙说道:“四师兄,我让开,你别杀我。”说着,驾御脚下的飞剑,朝远处飞去。

  看到对方离去,韩斌并没有指向王风身后的人,而是直接指向了王风,“王师弟,当年你对我有恩,我已经报答你了。”

  王风心里明白,韩斌已经给了他两次机会,若是再不让来,那一指必定会飞来。

  “我让开。”王风叹息一声,无奈的闪到了一边。

  不远处,快速飞来的众人无不瞪大了眼睛,尤其是张元,原本他还想找机会杀死韩斌,现才现韩斌比他想象的强多了。他可以肯定,如果韩斌要杀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行了。看到王风让开,张元大喊道:“王风,你不能让开。”

  王风瞪了张元一眼,没有说话。

  韩飞的脸上满是露出复杂的神色,当年他是人王,宗门内的天资骄子,没想到一向看不起的表哥,竟然强到这种地步,连传说的灵力指都修炼成功了。如果仅是这样那就算了,他实想不明白,韩斌到底修炼了什么密法,竟然能一息之内恢复体内的灵力。

  韩斌能瞬间恢复灵力,自然靠的是天道玉玺,玉玺内储存的灵气虽然还剩不少,但也经不住这样消耗。王风刚一让开,韩斌便身影一闪,直奔西面飞去。这些天,他已经想清楚了,只要能逃遁众人的围杀,就飞向西面的七天山脉。进入山脉后,想办法进入赵国,再从赵国逃到别的国家。

  众人的视线先是落韩斌的身上,看到他就要离去,全部都向东边看去。

  那里,一道身影快速飞向天际,刚一现身,便低喝道:“孽徒,我看你往哪跑,给我停下。”他身影一闪,直奔韩斌而去,速快的惊人,眨眼之间便追了上去。

  听到那声音后,韩斌身影一颤,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早就知道有巩基期长老前来,没想到来的竟然是自己的师父。

  韩斌身体一顿后,忙一个加速,继续向前飞去,心里低声道:“师父,对不住了,我不能停下。”

  魏鹏见韩斌继续飞行,怒吼一声,“我这里,你能跑的了吗?”他指间快速掐动,一股庞大的灵力释放而出,身前的空间顿时凝聚出一把三丈长的黑色巨剑。巨剑上灵力十足,散着惊人的威压,呼啸一声飞落到韩斌的头顶,而后斩了下去。

  巨剑刚一飞来,韩斌便感觉呼吸苦难,他猛然抬头,双手举起,对着上面施展出一道灵气盾。灵气盾出现后,继续施法,片刻功夫便祭出了十多道灵气盾。巨剑斩灵气盾上,只听啪的一声,灵气盾瞬间奔溃,眨眼的功夫,所有的灵气盾便消散不见。巨剑攻势不减,径直落韩斌的身上,庞大的力量顿时把韩斌拍到了地上。

  地面上,大片的树木化为木屑,随风飘散,一个巨大的人形深坑随之出现。

  众人的神识落深坑内,不但感觉不到任何灵气波动,连韩斌的呼吸也消失了。

  不远处的凌双双,身体一颤,凝视着那巨大深坑,怔怔道:“他,他死了吗?”

  张元兴奋不已,哈哈大笑道:“终于死了,太好了。”

  韩飞神色依旧复杂,他很希望韩斌被杀,当韩斌真的被杀时,才现对韩斌的恨并没有那么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