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人性复杂


  魏鹏身影一动,出现深坑旁,而后对着深坑内一抓,韩斌的身体★★了出来。

  韩斌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脸色惨白,看不到血色,呼吸微弱的几乎不可闻。

  看到徒弟变成这个样子,魏鹏心里很不是滋味。随即叹息一声,从储物袋拿出一个黑色的锁链,拷他的双手上,同时传音道:“我知道你没死,有什么话等下再和我说!”说完,一把抓起韩斌,带着他向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飞去。

  山洞内,灵光石散着淡淡的光晕,照射众人的身上。山洞不大,只有寻常洞府的一半大小,这个不大的山洞内,站着八人,这些人都是各队伍的领队弟子。韩斌和江敏的队伍也被凌双双和另一名女子顶上了。

  魏鹏站人群前方,瞪了一眼齐浩,怒声道:“他是我徒弟,我想什么时候带他回去都可以,用不了你来管。”

  齐浩刚才仅仅插了一个嘴,让魏鹏快点带韩斌回宗门审讯,却被魏鹏训斥了一顿。

  众人相继低下了头,不敢多说。山洞内变得安静起来,静的连一根针落地都能清晰的听到。

  片刻后,张龙实忍不住了,拱手道:“魏师叔,我们知道韩斌是你的弟子,万一你偷偷地把他放了,怎么办?”

  魏鹏脸色一沉,愤懑道:“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说着,他一手指向韩斌,“他都伤成这样了,又被封灵锁封住了体内的灵力,即使我放了他,他能你们的眼皮底下逃走吗?”

  齐浩深吸一口凉气,道:“既然如此,魏师叔不如让我等带他回去。”

  魏鹏长袖一挥,盘坐着★★之上,道:“我刚来,你们就让我走,想累死我不成?”他摆摆手,用着命令的口气道:“你们先到外面候着,明天一早我带他回宗门。”

  众人一怔,齐浩道:“这样不好!”

  “怎么,想违背我的命令?”魏鹏冷哼一声,不满道。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终齐浩带头,相继走出洞府。

  魏鹏转过身,向韩斌看去,看到韩斌苍白的脸色,他忍不住叹息一声,道:“都走了。”

  原本躺地上,气息微弱的韩斌,突然睁开眼睛,目光闪动道:“师父。”他心里明白,师父那一剑威力极大,他根本挡不住,如果不是师父后关头收去了大部分灵力,那一剑足以把他的身体连同魂魄一同斩杀。

  魏鹏那一剑只是做作样子罢了,他从未想过杀韩斌,毕竟就这么一个弟子,杀了以后,恐怕他这一门就绝后了。听到韩斌的话,魏鹏示意韩斌靠近一些,道:“韩斌,师父的脾气你也知道,有什么就直说!”

  韩斌一怔,道:“师父,我……”

  魏鹏道:“我什么我,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江敏?为什么抢别人的传国玉玺?难道你小子也想当皇帝?”

  韩斌沉默,随即一咬牙,道:“师父,江敏三番五次的对我下杀手,我若是不杀她,日后她必杀了我。”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至于那传国玉玺,并不是弟子去抢,而是大明帝国的先祖用它杀我的时候,自行跑到我的储物袋。”

  听到弟子的话,魏鹏琢磨了一下,道:“你的事我不想多问,只要你把传国玉玺拿出来,我保证你没事,鸿运那家伙决不敢动你一根毫毛。”

  听到师父的话,韩斌一阵感动,关键是传国玉玺已没了,他如何拿得出来。

  魏鹏见韩斌一副为难的样子,不快道:“怎么,难道你真的想当皇帝?”

  韩斌苦笑一声,道:“师父,弟子拿不出来,那……那传国玉玺丢了。”

  “什么?”魏鹏顿时把声音提的老高,惊讶道:“丢了,怎么会丢了。”

  韩斌也想知道怎么丢的,可他说不出来原因,只好道:“师父,弟子该的说都说了,如果你真的把弟子带回去,弟子必死无疑。”

  魏鹏皱起眉头,思忖了其的厉害关系,终叹息一声,道:“韩斌,我知道你的难处,可是师父也没办法,哎!!!”

  从师父的话,韩斌听的出来,他其实也想帮自己,却没有办法,于是道:“师父,你不是和我说过,做人事,听天命吗?如果我此次回去真的要死,那也是天命。”他苦笑一声,对于天命二字又有了的认识。

  “什么天命?”魏鹏听完,当即就火了,怒声道,“我们修道之人,本就是逆天行事,命永远掌握自己的手。”

  韩斌反问道:“我的命还属于自己吗?”

  “这个……”魏鹏尴尬的摆摆手,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半响,才说道,“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回宗门。”

  看到师父离去,韩斌的眼神黯淡下去,他本想说服师父放他离去,看样子不行了。看了一眼手的封灵锁,暗暗提升灵力。却现体内的灵力旋窝被无限的压缩,成一个只有芝麻大的点,无论如何引动,丹田内的灵力都无法听从自己的指挥。每次刚一引动,封灵锁上便传来一股奇特的力量,将灵力压缩起来。尝试几次后,韩斌能放弃,凝视着山洞的出口,眼的光芒不断闪烁。

  山洞外,几乎所有的弟子都相互聚集一起低声的说着什么,只有凌双双不其。

  不远处的树林,凌双双遥望着苍穹,幽幽地叹息一声,眼满是无奈。当初,韩斌为了救她,不惜得罪江敏,此刻她却没有能力去救韩斌。韩斌对她的恩情,她很想报答,一时间却想不出好的办法。

  月光,冷风,凌双双的衣襟风轻轻地飘动,那张绝美的脸庞上充满了复杂的情愫。

  忽地,山洞内走出一人,正是韩斌的师父。凌双双眉梢一挑,快速走出了树林。

  片刻后,凌双双来到魏鹏开辟的一处洞府,打出一道传音符。须臾,阵法打开,她一个健步走了进去。来到山洞内,魏鹏正盘坐的★★上,凌双双走到他的面前,并没说话,扑通一声跪倒地上。

  魏鹏一愣,随即道:“快站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凌双双没有起身,双眸闪烁着泪花,凝声道:“师叔,你救救韩斌!”

  听到这话,魏鹏才知道对方的来意,叹息道:“掌门师兄让我带他回去,你让我如何救?”他不是不想救韩斌,只是没有办法罢了。

  凌双双来的路上,就想好了办法,听到魏鹏的话,她也看出了魏鹏的想法,道:“师叔,弟子只能问你一句话,你想救吗?”

  魏鹏很聪明,给她了一句模棱两可的回答,“你先说怎么救!”

  虽然没有明确的回答,聪明的凌双双一下就听出话的意思了,忙说道:“师叔,只要你把封灵锁链开启的法决告诉我,我有办法放她离去。”

  魏鹏虽不相信眼前女子的话,但这个时候,还是觉得应该赌一把,一咬牙,道:“好,我给你。”

  一个时辰后,凌双双孤身有人来到山洞口,周围的众人看到他后,大多都冷冷一笑。

  张元是讥讽道:“凌师妹,来看你的姘头了?”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哄堂大笑,大部分男弟子看向凌双双的眼神都变了,那些女弟子是冷眼相对。

  凌双双根本不乎众人的表情,大步向山洞内走去。刚要走进闪动,身前多出一人,把他挡身前。

  张龙冷哼一声,道:“想进去可以,你先说清楚关系。”

  凌双双眼闪过一道寒光,冷冷道:“你想问什么?”

  张龙看了一眼刚才嘲笑的男弟子,带着怪异的语气道:“还能问什么,当然问你和韩斌的关系了,如果我们都像你这样进去,那要进到什么时候。”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颇为猥琐地说道:“如果你想和他办事,我们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免得回了宗派以后,人鬼殊途了,哈哈!”他恨死韩斌了,却不敢私下对韩斌动手。他认为韩斌和凌双双有关系,才决定把韩斌的女人羞辱一番。只有这样,他对韩斌的恨意才能减轻一些。

  此刻,众人都看着呢!凌双双一个女孩家如何回答?

  周围的弟子,大多看出张龙的用意,开始起哄。

  张元第一个说道:“就是,听说你和那乞丐生活一个城市,他当乞丐的时候,你有没有帮他暖过床啊!”

  “难道你们从小就那个了,凌师妹你太厉害了。”

  “看不出来啊!这么小就跟了乞丐,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真不要脸,同为女人,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

  周围的弟子,越说越难听,尤其是那些女弟子,说的厉害,很多刻骨的话都是她们说出来的。

  韩飞一直深爱着凌双双,听众人这么说,有些忍不住了,刚想怒,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转过身去,韩飞看到王风站那里,传音道:“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王风传音道:“你觉得这个时候,说那些还有用吗?”

  “可是,他们太过分了。”韩飞咬着牙,握紧了拳头。

  王风看的很明白,解释道:“他们间,有人恨韩斌,有人嫉妒韩斌,但目标都是一样,很想让韩斌死,对于一个回到宗门很可能会死的人,你说再说的话有用吗?凌师姐已经成为众矢之的,难道你也不想宗内继续修炼下去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