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上古符咒


  朱宇皱起眉头,道:“这样的法术,岂不是邪道人?”

  朱宏摇摇头,道:“道法没有正邪之分,关键看如何用,那位散修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否则国教早就杀了他了。”说到这里,见朱宇给他一个继续说下去的眼神,接着说道:“如果韩斌没有对老祖下手,我本不想让那吴天找那位散修,既然老祖都死他手里了,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的……”

  “你是说杀了他家人?”朱宇站起身来,思忖了其的利弊,终一咬牙,道,“如果我不杀他,他日后强大必定会血洗皇城。你通知那位散修的同时,记得让国教弟子来,现皇城没有了先祖,怕是挡不住那群潜伏者。”

  朱宏道:“皇上请放心,国教派了两名长老前来坐镇,韩斌再大的能耐,也不敢杀到这里。”

  三天后,青石村的上空,两道惊鸿快如飞来,落村前的空地上。

  村名见仙人前来,全部都跪倒地上,膜拜起来。

  这两人,其一人是朱宏,另一人身穿黑衣,带着一个黑色斗笠,看不清具体相貌。

  那人名叫黑石,少年时机缘巧合下得到一本修炼秘密,便独自修炼。几十年来还真摸出点名堂,竟然修炼到练气期十层的境界。他修炼的法术,与正统法术不同,以击杀收取灵魂为主,无论什么灵魂,到了他的手都能让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黑石看了一眼地面上膜拜的村民,道:“韩斌的家哪里?”他声音阴冷,毫无感情。

  其一名村名道:“仙人,你们是找韩斌仙人吗?”

  韩斌成为仙人的事,村里人都知道了,不少人都以能和韩斌一个村子为荣。

  黑石冷哼一声,冷冷道:“他也算仙人?”

  众人脸色一沉,不知道仙人话是什么意思。但一想这是仙人之间的事,他们参合不了,便有人站起来身,带着两人向韩斌家走去。片刻功夫,两人便来到门前,黑衣一脚踢开了大门,冲门内的一女子道:“你是韩斌的媳妇?”

  院子内晒衣服的女子正是柳惜晗,她看到两人的装扮后,一眼就看出他们和韩斌一样,都是仙人。柳惜晗微微一愣后,便缓过神来,而后行礼一礼,恭敬地问道:“两位仙人,你们找韩斌有事吗?”

  黑石右手一伸,一股黑色烟雾萦绕指间,对着柳惜晗所的方向猛然一抓,那黑雾瞬间凝聚一只大手,快速飞去,瞬间把柳惜晗抓住,带到身前。黑衣冷冷的看了柳惜晗一眼,道:“别那么多废话,你只要回答我,是不是就行了。”

  柳惜晗被对方这么一抓,当时就有些懵了,她看出两人来者不善,咬牙道:“是,我是她的女人。”

  黑石手腕上萦绕的黑雾分出一条细线,进入柳惜晗的身体内,后者一阵痉挛,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黑石眼神一寒,猛然抬起右手,把手的女子扔了出去,而后冷冷道:“体内一点灵力不懂都没,还说是他的女人,我讨厌别人骗我。”

  柳惜晗倒地上,身上弥漫了浓郁的黑雾,雾气越来越多,她的身体以难以想象的速萎缩下去,好像被人生生吸干了血液一样。身体生异样,柳惜晗已经感应到了,她知道生命就要终结,眼闪烁着复杂的神色。她努力抬起那只已经干瘪的手,颤抖的摸向怀里,一枚木质的饰被她紧紧地握住,握住……

  握住木佩的瞬间,柳惜晗抬起头看向天际,看向那遥远的方向,眼满是解脱。

  眨眼间,柳惜晗的身体变成了一堆枯骨,阵阵黑雾从骨骼冒出,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朱宏有些看不下去了,忙转过身去。

  黑石面色平静,好像什么也没生一样,起身向房间里走去。刚走到门前,见两人走了出来,眼兴奋的光芒一闪,道:“你们是韩斌的父母?”

  韩斌父母两人原本房间里收拾东西,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后,这才起身出来。刚一出门,便看到迎面走来的黑衣男子,听到他的话后,韩天河下意思的拉了一把妻子,并没有回答对方的话,而是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黑石冷冷一笑,一步步向两人逼近,道:“你们只要回答我问题就行了,别那么多废话。”

  听对方不善的语气,韩天河已经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正色道:“我们不认识,你找错人了!”

  黑石脸色一冷,萦绕指间的黑雾再次凝聚成一个手掌,骤然向韩天河抓去。韩天河本想闪开,可他一介凡人,如何能挡得开对方的法术,一下★★手。黑石眼邪光一闪,添了一下嘴唇,手的黑雾快速的释放而出,钻进韩天河的体内。

  韩天河的身体同样痉挛起来,比柳惜晗还要剧烈,脸色苍白如纸,呼吸微弱。

  王秀娟脸色大变,猛然扑到黑石的面前,惊恐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儿子可是……”

  话刚出说,韩天河突然大声道:“你儿子死了,说什么废话。”

  一声厉喝,把王秀娟叫醒了,她也认识到说错了话,忙改口道:“仙人,你放了我丈夫,求求你了……”说着,跪了下来。跪地的刹那,正好看到院子里的一幕,当他看到院子里多出一具正冒着黑雾的森森白骨时,身体一颤,便晕了过去。

  还未等她倒下,黑石便一把抓住他,邪声道:“别着急,你们都有份。”他的右手上冒出大片的黑雾,钻进了王秀娟的身体内。当两人身上的黑雾越来越多,近乎要抽★★们的鲜血后,他突然把两人扔到了地上。

  而后,黑石从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面黑色幡旗飞了出来,悬浮空。黑幡一出,房间内阴风阵阵,寒气逼人,伴随着鬼哭之声。黑石抬起右手,对着那黑幡打出一道法决。刹那间,黑幡上散出妖异的红芒,无风的情况下兀自翻腾起来,颇为诡异。

  黑石看了一眼悬浮身前的黑幡,对地面上的两人道:“你们能死老夫的招魂幡下是你们的福气,这幡从不收凡人的魂魄,你们是第一个。”说着,他对着黑幡点了两下,两道黑光从幡内飞射而出,直奔韩斌父母而出。

  红光入体,两人眼的光彩消失不见,气息也随之消失。接着,从两人头顶上浮现出两道灰色的灰光,拇指大小。除了颜色以外,同江敏的魂魄相差不多。凡人的魂魄是灰色,仙人未修炼出元婴前,魂魄为绿色,修为越高,魂魄越大。练气期弟子的魂魄大小,同凡人无异。

  韩斌父母的魂魄浮现之后,黑石又打出两道法决,招魂幡阴风大作,鬼气盛,只见一道阴风吹过,卷着两人的灵魂进入幡内。与此同时,招魂盘上出现十多个光点,除了韩斌父母的是灰色外,其余的都是绿色。

  黑石一招手,招魂幡飞落到他的手,他抬起右手,对幡内其的一个灰点一指,那灰点猛然放大,转眼间变成一个半透明的小人。那小人正是韩天河,无论是相貌还是身上所穿的衣服,都与临死前一模一样。

  韩天河怒视着黑石,大吼道:“你即使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黑石哈哈一笑,道:“我不想问你什么,只想通过你找到你的儿子。”

  韩天河脸色一变,惊慌道:“你们要干什么?”

  看到对方痛苦的样子,黑石加兴奋了,道:“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灰飞魄散,起码找到你儿子之前不会。”说完,他对着那小人一点,韩天河的半透明的身体快速缩小,转眼间变成为一个灰色的光点,封印招魂幡内。

  黑石收起招魂牌,快步走出院子,对愣原地的朱宏道:“愣着干什么,没见过杀人吗?”

  “见过杀人的,没见过你这样杀人的。”朱宏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道,“魂魄收集好了吗?”

  黑石点点头,道:“两个都收了,通过他们的魂魄,必定能找到韩斌。”

  朱宏脸色一喜,道:“什么时候能开始?”

  黑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伸出手,道:“我要的东西呢!”

  朱宏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块巴掌大小的血灵芝出现手,而后又陆陆续续拿出许多东西,有符咒,有灵石,还有一些不错的法器。当这些东西拿出后,看到黑石一脸不太满意的样子,忙说道:“黑石兄,你要千年血灵芝,我们一时也找不到,这个有八年了,加上这些东西……”

  黑石不经意的扫了一下悬浮空的东西,思忖了一下,道:“好!既然你拿出这么多灵石,我回去准备一下,然后就开始。”他同意挥手,那些东西全部收进了储物袋。

  七天山脉,雾谷口。

  五十多名散修徘徊这里,脸上都是焦急之色。突然,一道身影飞了出来,正是李明。他身后,五十多名散修也跟了出来。众人见他们出来,松了一口气,又人问道:“李明,那小子抓到没?”

  李明叹息一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道:“那小子很邪门,竟然不受阵法的限制,看样子他要有奇遇了。”

  红衣女子听后,跺了跺脚,不甘地说道:“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了。”

  李明把事情看的很透彻,给了大家一个不要急躁的表情后,分析道:“如果我猜的不错,那里,甚至整个雾谷都是一位前辈早点修炼的地方。那小子能进去那里,只有两个结果,一是生,二是死。如果他死了,那爪龙猫同样会死。如果他没死,修为肯定会增加,我们这里等他,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不知道他修为能增加到什么地步,我看还是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