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赶尽杀绝


  第20章:赶杀绝

  看到这三个字后,秦香想不明白其的意思,郁闷道:“这集会谷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有集会不成?”他想不明白,性不想,看到巨门央传来一阵阵流光,觉得里面一定有好宝贝,忙一个加速,来到石碑面前,伸手就向巨门内散流光的地方抓去。

  这一抓,秦香只觉得抓到了什么东西,心里一喜,手腕突然力,想把里面的拽出来。

  巨门内,只见一道黑影闪动,秦香还没看清是什么,一个人便被他拽了出来。而此刻,他的手正抓住对方的袖子,秦香瞪大了眼睛,连忙向那人看去。当看到对方的样子后,他张大的嘴巴,失声道:“你,是你……”

  这个被秦香抓出来的人,正是韩斌。

  韩斌冷冷地看了一眼仍旧抓住他袖子的秦香,身上灵力一散,把对方的手震开,而后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秦香脑海一片混乱,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扇巨门内为何会走出一个大活人?而这个人还是当年山谷内杀人不眨眼,一连杀死几名金丹期强者的★★修士。想到韩斌杀人的手段,还有那神秘莫测的符咒,秦香双腿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惊骇道:“道友,不要杀我,我什么都说……”

  这个时候,巨门内又闪过一道白光,萧雨瑶出现韩斌的身后。她出来之后,正好听到韩斌和秦香说话,随即看了一眼周围,眼闪过复杂的神色,对身前一脸惊骇的秦香问道:“这里是不是天谷?”

  秦香看到出现的萧雨瑶后,已经吓傻了,这被四大金丹强者追杀的人,怎么出现这里了?他实想不明白,这里只有练气期修士才能进入,为何对方也进来了。不过,这个时候他没有时间多想,看到两人的视线都落他身上,他双腿一软,瘫坐地上,边磕头边说道:“前辈,这里是天谷,我等是比试的弟子……”他不是傻子,若是这个时候不磕头求饶,小命肯定没有。

  韩斌眉头一紧,道:“滚!”

  秦香松了一口气,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而后祭出飞剑,快速的向远处飞去。

  转过身来,韩斌看向巨门上写着三个大字,低声念道:“集会谷。”

  萧雨瑶转身看了一眼石碑,道:“想不到上古修士也有集会的地方,难怪此地那么多宝贝。”

  韩斌并没有接话,而是盯着眼前的巨门看了许久,才道:“这门内有阵法?”

  听到这话,萧雨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这不是什么阵法,而是上古修士的传送阵,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应该是定位传送阵,而且还是单向的那种,只能从某一个地方传来,而不能传回去。”说着,她上前一步,走向传送门的黑暗地带,里面却传来一股阻力,把她的身体推了回来。

  萧雨瑶证实刚才的猜测后,惊讶道:“想不到上古修士使用的传送门,需要的能量竟然是阴力。”

  韩斌第一次听到阴力这个词语,不禁问道:“什么是阴力?”

  萧雨瑶解释道:“阴力是能量的一种,修士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产生的是灵力,而阴力便是吸收月光后产生的力量,除了阴力外,还有阳力,你那铜镜只能凝聚阳光,若是能把阳光转化为纯阳之力,威力又能提高不少。”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指着传送内的黑暗地方道:“这便是传送门吸收阴力后产生的空间能量,可以把人从一个地方传送到另一个地方,若是传送门的阴力消失,便会关闭,这黑暗部分则会变成石头。”

  韩斌对传送门很感兴趣,道:“传送门如何开启呢?”

  萧雨瑶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据说需要传送石。”

  两人说话间,传送门内黑暗部分慢慢消散,终变成白色石头。远远看去,这像是一扇门,刚才散空间之力的地方,虽然变成了石头,那里却凹下去一指,正间同样有一个长方形的凹槽。

  韩斌从储物袋拿出一枚灵石,放其上,现灵石同凹槽的比例相同,只是比灵石要大上三倍。

  萧雨瑶目光一凝,落那凹陷的地方,思忖道:“难道这就是放置传送石的地方?只有有传送石,便能传送到别的地方?”说着,她看想传送门两旁的古,对韩斌道:“你认识这些字吗?”

  韩斌凝神看去,缓缓地读了出来,“天谷、羡天谷、从天谷……洪荒谷。”

  这上面共有三十个字,分别代表十个传送地,前个倒好理解,后一个洪荒谷,却让韩斌不知其的意思。韩斌想了一下,对身边的萧雨瑶道:“这里除了大山谷和这个山谷外,还有别的山谷吗?”

  “没有。”萧雨瑶想都没想,便回答道,“除了这个大型的山谷和这里外,其余的山谷都很小,不值得安放一个传送门。”

  韩斌眼闪过一道精光,道:“只要我们能找到传送石,也许能通过这个传送阵离开。”说着,祭出绿色小剑。

  萧雨瑶觉得韩斌说的不错,点头道:“走!说不定我们真的能这里找到上古修士遗留下来的传送石。”

  两人刚飞到空,便看到十里之外无数到流光闪动,隐隐传来喊杀声。

  韩斌神识散而出,落那片山坳里,随即脸色一沉,化为一道惊鸿快速而去。

  萧雨瑶看到到韩斌快速离去,微微皱起眉头,她虽然不知其的原因,但看到韩斌一脸愤懑的样子,知道肯定生了事。神识散而出,落十里之外的那片山坳里,见山坳里数十名练气期修士正血战,尤其被围杀的几名修士的道袍上多看了几眼,随即明白了其的缘由,身影一闪,追了过去。

  山坳没,躺下了五名尸体,其两名是三宗联盟的人,另外三人则是天明宗弟子。

  天明宗原本有人,此刻已死去一半,只有齐浩、唐小峰和韩飞还血战。三人脸色苍白,身上满是鲜血,唐小峰的一只胳膊是断了,他咬着牙坚持着。唐小峰心里明白,即使施展再强大的法术,也休想从这里活着离开,只希望临死之前能拉一个垫背的。

  齐浩战的同样艰辛,他被张义铭三人联手攻击,根本无法腾不出手帮助韩飞离去,只希望韩飞能逃脱众人的追杀。心里这般幻想着,但他明白,这只是奢望罢了。这么多修士联手攻击,又被★★了山坳的出口,根本就无路可走。

  韩飞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体内的灵力已然枯竭,别说再施展一道强大的法术,就连闪烁都施展不出。他挡下一名修士的攻击后,见十名多修士再次向他猛攻而去,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转过身,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血战的齐浩,暗暗道:“大师兄,对不起,辜负了你的重托。”

  身前,十多道法术快速飞来,感受到法术内蕴含的庞大能力,韩飞闭上了眼睛。闭上双眼的瞬间,他的脑海浮现出一道身影,那是一个让他嘲笑过,不屑过,后敬佩的人。不知道他现怎么样了,可能他还没有死。

  山坳口的修士,看到韩飞放弃了地方,一个个笑了起来,他们看向韩飞的眼神就好像看一个死人。当然,他们眼还有贪婪之色。刚才杀死的三名天明宗弟子,储物袋内都有大量的矿石着药材,其还有修道界内为昂贵的玄铁,不少人脑海开始幻想,韩飞的储物袋内会有什么好东西。

  法术还未落韩飞的身上,其上散的流光却照射他的脸上,韩飞的脸上满是解脱之色。

  就这时,天空上一道流光快速飞去,速快的惊人,恍若惊鸿一般,转眼之间便来到山坳上空。这道流光的速实太快,快到众人刚现,便已经来到他的头顶。众人脸上满是惊骇之色,他们都是宗内的佼佼者,虽然只有练气期修为,但见识不凡,一眼就看出对方必定是筑基期强者,否则不可能拥有如此快的速。只是,众人想不明白。天谷不是只有练气期修士才能进入吗?为何筑基期强者也来了?

  众人略微一想,都明白了,随即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大多数人都认为,这飞来的筑基期强者,必定是进入谷内的修士突破了。当然,有一部分人并不这么想,因为进入山谷才三年多时间,即使不去寻找宝贝,专心修炼。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突破,几乎不可能,即使练气期十层修士,并且拥有大量的筑基丹也很难做到。

  张义铭三人,当即停止攻击,警惕的看了一旁的齐浩后,对着空拱手道:“不知道前辈是哪个宗门的人。”三人的脸色阴晴不定,谷内其余宗门的修士,都被他们追杀过。如果对方真的是其余宗门突破后的修士,此地前来必定找他们报仇。

  韩斌没有回答,手法决掐动,一道狂风术施展而出,庞大的旋风快速的朝韩飞身前的十多道法术飞去。那些法术已经来到韩飞的身前,接触他身体的一瞬间,被狂风吹到,而后被旋风内庞大的力量卷入高,消失不见。

  山坳内,韩飞已经感应到死亡的气息,由于他离齐浩等人较远,法术飞来时有带着猛烈的呼啸声,并没有听到张义铭的问话。当韩飞感应到飞来的法术突然消失不见后,面露不解之色,而后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后,便看到身前白光一闪,一道身影出现他的面前。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