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风灵天珠


  萧雨瑶眼闪过一道惊喜之色,道:“好东西,收下!”

  韩斌并未认出这珠子是什么,既然萧雨瑶说是好东西,肯定不差,便收进储物袋后。而后对韩飞微微一笑,道:“去修炼!我希望出来的时候,你已经筑基成功了。”

  韩飞点点头,转身向齐浩等人所的地方走去。他刚走不久,那道阵法缓缓地合并起来,片刻之后,只见白光一闪,一个山壁再次出现。此刻,第一个山洞内只有剩下齐浩三人,齐浩知道韩飞把什么东西送给了韩斌,怒声道:“你是不是把风灵珠给他了?”

  既然给了,便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韩飞如实道:“不错,我给了他。”

  齐浩脸上的愤怒之色浓,额头上青筋暴涨,愤懑道:“难道你不知道,那是用多少兄弟的鲜血换来的吗?你就这样送给了他,送给一个宗门的叛……”说到这里,他看到韩飞眼喷出愤怒的火花,到了嘴边的话又哑了下去。

  韩飞同样怒视着齐浩,道:“你想说他是叛徒吗?当初若不是你们杀了他一家,他会这样样子吗?”

  一时间,齐浩不知道如何反驳,可他毕竟是这次的领队之人。他深吸一口凉气,用命令的口气道:“韩飞,你违背宗规,理当废除修为。”

  韩飞冷哼一声,不屑道:“废除修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一旁的唐小峰也看不下去了,他双眼转动,顿时明白应该站哪个立场上了,道:“大师兄,这事就是你不对了。”

  “我不对?”齐浩的声音顿时提高了不少,几乎吼出声来,“唐小峰,你要对刚才的话负责人。我哪里不对了,难道看着他把宗门的宝贝送给别人,还不闻不问,这样就对了吗?”此刻,齐浩的想法已经走到一个极端。如果平时,他绝对不会说出这些过激的话。

  齐浩变成现这个样子,全是因为韩斌,从韩斌下山历练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围绕着韩斌转,他这个大师兄反而成为附加的存。对于韩斌,齐浩可谓是有恨又怕,甚至还有一些嫉妒。正是因为他这个大师兄宗内成了鸡肋一般的笑柄,他十年来一直无法用心修炼,无法突破到筑基期,这一切都是韩斌造成的。

  来到天山脉后,生了一连串的事情,齐浩对韩斌的嫉妒又提升了不少。这次,韩斌救了他以后,对他露出的冰冷眼神,他几乎受不了,精神处于奔溃的边缘。一想到要把风灵珠带回宗门,他只能继续忍受。

  可刚才的一幕,齐浩再也忍不下去了。王明被杀的时候,他就想对韩斌动手,那时候他没勇气。山坳,韩斌对他露出的冰冷眼神时,他也想动手,依旧没有勇气。正是因为先前两件事,使得他的情绪逐渐扭曲,加上今天的事,让他的想法再次走向了一个极端。

  齐浩对韩斌的恨彻底爆而出,他杀不死韩斌,难道还杀不死韩飞吗?韩飞是韩斌的亲表弟,又是韩斌想保护的人,杀了他以后,韩斌一定会痛苦死吗?想到韩斌能痛苦,齐浩心里有一阵痛快。

  看到阵法闭合,隔绝神识探入,齐浩才决定对韩飞动手。刚才说的一番话,只是动手前的征兆罢了,想通过那些话告诉唐小峰,他之所以杀韩飞,是因为韩飞擅作主张,背叛了宗门。没想到唐小峰不但帮韩飞说话,还说自己不对,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看到齐浩已经愤怒的失去理智,两人都是一怔,尤其是唐小峰,他虽然站韩飞的立场上,可出点也是好的,不想让事情恶化下去。可没想到,他的一番话,不但没让齐浩的情绪缓解下来,反而还升级到决战的边缘了。

  其实,唐小峰也是无奈,傻子都能看出来,韩斌很想保护他的表弟。如果韩斌从洞内出来,现表弟被齐浩杀了,除非能离开天谷,否则躲哪里,都会被韩斌现,终被杀死。当然,还有一个办法不会被击杀,那就是★★。可不到万不得已,谁想找死?

  唐小峰想不明白,齐浩这么做和找死有什么区别,忙劝说道:“大师兄,就算韩斌以前做错了什么事,都已经过去了。掌门真人都说此事既往不咎,你还说这些干什么?何况,韩斌救了我们,若是不是他及时出现,我们都死了。”

  齐浩冷哼一声,极不领情地说道:“我不需要他救,即使他不来,他们几个也杀不了我。”他双眼弥漫着无数的血色,露出成魔的征兆。

  唐小峰一怔,一拉身边的韩飞,一边向后退去,一边道:“他要成魔了,我们快点动手杀了他。如果他真的成魔了,我们未必是他的对手。”

  韩飞以前很尊重眼前这个大师兄,刚才齐浩的一番话,让他极为失望,听唐小峰这么一说,忙从储物袋祭出飞剑,而后打出一道法决。飞剑上白光一闪,直奔齐浩飞去。一旁的唐小峰暗暗叹息一声,也祭出法器,对齐浩施展攻击。

  齐浩低喝一声,上身为衣服化为无数的线条,散落空气。还算健壮的身躯,快速的膨胀起来,而后扭曲变形,转眼变成了深黑色,仿佛穿了铠甲一样。为奇特的是,上身一块块巴掌大小的肌肉,如同小型盾牌一般,散出黝黑的光芒。

  两人的法器落齐浩的胸膛上,出叮当的声响,竟然无法穿破。

  唐小峰脸色大变,失声道:“魔功,他竟然修炼的魔功。”

  韩飞眼闪过一道精光,随即否认道:“不,这不是魔功,他已经成魔了。”

  齐浩双眼血红一片,红的惊人,红的刺目。他手腕一动,一把抓住身前的两把飞剑。双手一用力,两把飞剑上白光一闪,而后伴随着啪嗒一声脆响,竟然断为两半。而后,他哈哈一笑,把两件断裂的法器拧为一团麻花,扔向一旁,疯狂地大笑道:“韩斌,我杀不了你,今天我要杀了你表弟,让你痛苦一辈子,哈哈!!!”

  两人心里明白,齐浩已然成魔,说什么也无用,连忙从储物袋拿出大把的法器,朝齐浩攻击而去。可法器刚来到他的身前,便被齐浩拧成了麻花,根本无法落到他的身上。纵然施展法术,落齐浩的身上,也起不到半点作用,好像挠痒痒一样。

  看着齐浩一步步走来,眼散着噬血的光芒,两人的心已经提到嗓子里了,满是绝望之色。无奈之下,两人只能跑向刚才山洞开启的地方,可两人对阵法都不了解,无论怎么打出灵力,阵法都是开启不了。

  齐浩看向两人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人间美味一样,兴奋的添了一下上唇,哈哈大笑道:“今天没有人能救的了你们,你还还是乖乖成为我的食物!”他猛然一个加速,来到两人的身前,一把将两人抓手里。

  齐浩的双手蕴含着一股奇特的力量,那股力量落两人的身上,他们体内的灵力被瞬间封印,无法施展法术。不但如此,他的双手正快速的紧缩,骨骼断裂的声音不断传来,按照这个速下去,只需三息时间,两人的身体便会被齐浩捏爆。

  “哈哈!没有人能救得了你。“齐浩放声大笑起来,仿佛自出生以来,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过。

  正准备进入第三个山洞的韩斌,身体突然一颤,一种不详的预感回荡脑海。这种感觉很久没有出现了,上一次出现,还是父母遇到了危险。可是眼前一切正常,根本没有什么危险,究竟因为什么呢?

  “难道是第三个山洞内危险不成?“这个念头刚一出现,便被韩斌否认了,如果真的有危险,徐林进去之后不可能活着离开,从他开启此地阵法如此娴熟的程来看,他进去的山洞绝不止两个。眼前的阵法虽然玄妙,却没有攻击力,就算阵法无法开启,也不会出现危险。

  忽地,韩斌想到什么,暗叫一声不好。身影一动,出现第二个山洞与第一个山洞阵法开启的地方,手法决快速掐动,一道道灵力打入石壁内。石壁上再现水波一般的波纹,而后阵法开启。

  这一刻,徐林喊满是疑惑之色,暗道:“既然他懂得阵法,为何还让我开启?”

  徐林的想法刚出现,眼前的一幕却让他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他成魔了?”

  齐浩看到韩斌去而复返,身体微微一颤,手腕一松,两人从手滑落,掉落地上。他反应而快,一股庞大的吸扯之力从掌心散而出,对着两人吸去。两人体内的灵力已经被齐浩封印,根本没有反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再次被齐浩抓去。

  齐浩双眼通红的盯着韩斌,愤懑道:“韩斌,你来的正好,今天我就要你的面前把他们杀死。”他双手猛然力,眼看就要将两人捏爆。就这时,他身体一颤,连忙向胸口看去,只见胸口出现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鲜血直流。

  魔化的身体,瞬间恢复了原样,齐浩的眼神恢复了清明,回想起刚才的一幕,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身体一晃,随即倒地上,气息全无。齐浩死的时候都想不明白,魔化后的身躯拥有强大的防御力,无视练气期修士的攻击,即使筑基期修士,未达到后期时也很难破除他的防御,为何韩斌的法器可以轻易的将他击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