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劫后余生


  赵忠空快速的飞行,越是飞下去,心里越是惊骇。他本以为,筑基期修士就算再强大,飞行的速也不会多快,完全可以甩开对方。可看到韩斌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他才明白,筑基期修士也可以★★到这种地步,不费吹飞之力将金丹期修士杀死。

  赵忠仰望的苍穹,苦笑一声。他知道无法活着逃到宗门了,于是停下神来,转身看向韩斌,一字一顿道:“韩斌,你比我想象的要厉害,你那法器应该是传说的伪法宝!你能把伪法宝祭炼到这种程,我都有些佩服你。”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你纵然能杀死我,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说着,他手的法决快读掐动,身上的气势猛然提升,只见一道道流光从他的手打出,悬浮身前。

  韩斌赵忠停止飞行的瞬间,也停了下来,拉开一定的距离。他眉头一紧,神识进入天道玉玺内,一滴灵液悬浮身前,而后一张口,将其吞服而下。体内消耗的灵力,以惊人的速恢复着,转眼间便恢复到佳状态。

  众所周知,每一滴灵液内都蕴含着竟然的灵力,即使元婴期修士服下,消耗的灵力也能全部恢复。韩斌吞服灵液,虽然有种大材小用的感觉,但并非如此。灵液内没有消耗的灵力,会融入到他的经脉内,改造他的身体,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坚韧。据说,如果修士每天服用灵液,身体会会改造到惊人的程,其防御如同魔兽一般,一般法术很难破开防御。

  不过,这个世界上灵液的数量极为有限,许多元婴期强者都未必能拿出一滴,何况每天服用呢?除了韩斌这个大家大业的暴户以外,恐怕没有一个人会这么浪费。灵液韩斌眼里或许并不算什么,可修士的眼,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如果韩斌愿意出售,即使用元婴期法宝去换,估计许多强者也会打破脑袋去抢这个名额。

  韩斌恢复灵力手,对着赵忠连连点去,只见一道接着一道灵力指,直奔赵忠而去。

  赵忠脸色一沉,手法决掐动的速快,而后他低喝一声,“天——火——灭——世。”他身前的空间,变成一片火红的世界,红色的火焰如同岩浆一般翻滚起来,赵忠的控制下,快速的向韩斌所的方向扑去。

  与此同时,灵力指已来到火焰前,赵忠哈哈大笑起来,“韩斌,你那指法就算再厉害,也休想破得了我的法术。”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担心韩斌拿出兽符,体内的灵力已经枯竭,若是再来几只天玄鸟,他必死无疑。

  赵忠的话刚想起,脸色聚变,心里咯噔一下,惊骇道:“怎么可能,这究竟是什么法术。”他用神识感应到,那些飞去火焰内的白光并没有消散,直奔他飞来。转眼间,白光便来到他的身上,他不敢抵挡,忙转身遁去,只希望白光追上他之前,火焰能把韩斌烧死。

  赵忠的想法虽好,却无法实现,火焰的速根本无法同灵力指相比。他刚转身遁去,一道灵力指便进入了他的身体。赵忠飞行的身体定格空,仿佛被热施展了定术一般。第一道灵力指赵忠的体内,快速的吞噬起来,体内仅存的一丝灵力也瞬间消失。

  没有灵力的支撑,赵忠的身体从空落下,落下的同时,他恢复了行动能力,刚想从储物袋拿出恢复灵力的丹药,悲剧生了。第二道灵力再次进入他的体内,身体再一次被定格,如此反反复复,不断的恢复行动能力,又不断的被定格。当他落到地上后,已经没有机会去拿恢复灵力的丹药。

  地面上,出现一个人形的大坑,坑内的人已经死去,气息全无。尸体头部光芒一闪,赵根的魂魄幻化成灵力,向空飞去。刚飞出大坑,便看到一道人影闪动,韩斌出现他的身前。赵忠知道必死无疑,他很有骨气,并没有求饶,哈哈大笑道:“韩斌,你有种的话,现就杀了我。”

  韩斌冷哼一声,手腕一招,赵忠的魂魄被他抓手,而后向上面打出一道灵力,将他的魂魄封印,扔进储物袋。完成这一切后,韩斌身影一闪,直奔天空而去,片刻功夫便来到纳兰家族早已变成废墟的那片土地上。

  纳兰海和纳兰静怡同时飞了过来,前者拱手道:“韩斌,这次多谢你了。”

  韩斌拿出赵忠的魂魄,递到纳兰海的面前,平声道:“我已经用灵力将他封印了,生死你来决定。”

  纳兰海伸出的双手不断的颤抖,激动道:“韩斌,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说着,他众人惊讶的眼神,竟然跪下下来。

  韩斌眉头一挑,一股灵力释放而出,托着纳兰海的身体站了起来,道:“纳兰……纳兰叔叔,当年若不是你帮我,我也无法进入唐玄门。”他很想喊前辈,可一想到纳兰海说过,可以平辈论称,便改口了,一时间他也不知道如何称呼,便喊了一声叔叔。

  听到韩斌的称呼,纳兰海一阵激动,有些哽咽道:“韩斌,如果不是你前来,纳兰家族真的要完了……”他很想让韩斌留下来,可到了嘴边的话却是无法说出。当年家族辉煌的时刻,韩斌都拒绝了,现变成这样,韩斌能答应吗?

  纳兰静怡眼珠一转,快速上前两步,而后抓住韩斌的肩膀,露出一副极为可爱的笑容,缓缓道:“韩斌哥哥,太爷爷刚才说了,想让你留家族内。如果你愿意的话,不但可以成为纳兰家族的族长,还能娶到像我这样漂亮而又可爱的仙侣。”

  此话一出,纳兰家族围观的众人,都是一怔。尤其是那么男修士,暗暗羡慕起韩斌,竟然能被家族第一美女主动追求。当然,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嫉妒,韩斌刚才帮他们抱了仇,他们感激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嫉妒。众人无不觉得,向纳兰静怡这样漂亮的女人,只有韩斌这样的强者才能配得上。

  众人想到这里,不知谁带得头,所有人都齐声喊了起来,“娶她,娶她……”

  纳兰静怡俏脸一红,羞涩的低下了头。只是低下的同时,她抱着韩斌的肩膀的手,紧了。

  韩斌脸色颇为尴尬,他深吸一口凉气,刚要拒绝,纳兰海却低喝一声,对着周围的众人怒喝道:“都给我闭嘴。”说着,他又看向纳兰静怡,训责道:“静怡,不要胡闹了,韩斌这样的强者,你觉得能配的上吗?”

  纳兰海不愧是老狐狸,他知道韩斌不会答应,来了一手欲擒故纵。

  韩斌加尴尬了,即使他看出了纳兰海的用意,却不好多说什么,毕竟纳兰家族帮过他。如果当年没有从纳兰静怡手得到养魂木,父母的魂魄可能早就奔溃了。虽然这次杀了不少赵飞门的弟子,帮纳兰家族报了仇,算是还了一份恩情。韩斌还是觉得,如果有能力,还是应该帮一帮他们。

  想到这里,韩斌深吸一口凉气,道:“纳兰叔叔,家族已经这样了,恐怕无法赵国继续呆下去了,不知你下一步如何打算?”

  纳兰海想了一下,随即叹息一声,道:“家族变成这个样子,赵国肯定呆不下去了,若是去了同赵国有仇的帝国,恐怕他们未必同意。至于赵国的盟国,是去不得,赵飞门知道弟子死了这么多,肯定会满天下的追杀我们。”

  韩斌抬起看了一眼东方,道:“前辈,我到是想到一个地方,纳兰家族去了,肯定能躲避赵飞门的追杀。”

  纳兰海一怔,道:“还有这样的地方?”他顺着韩斌的视线看去,而后想到了什么,身体一颤,失声道:“你是说……”

  天山脉连绵万里,苍天古树一株连着一株,遮天蔽日。

  这片山脉,低阶修士很少单独前来,凡人是当做禁地一般的存,不敢踏入半步。山脉内妖兽遍地,如果没有行走的线路,即使高阶修士,也不敢深入。如果遇到五级以上的妖兽,即使元婴期强者也要落荒而逃。

  这一天,山脉内来了一多人,除了领头的白衣男子外,其余人的脸上满是凝重,警惕的看着周围。这群人正是韩斌和纳兰家族剩余的族内,当韩斌说出这个地方后,纳兰海并没有答应,天山脉内的凶险他再清楚不过,进入那里可谓是死一生,何况还要这样的地方长期生存下去呢!

  韩斌告诉纳兰海,他可以避开妖兽,并带他们去一处没有妖兽的山谷后,纳兰海才决定搬迁到那里,毕竟他们已无路可走。赵飞门弟子全部死去,用不到多久,国教的人便会知晓,到时必定会派元婴期老怪前来击杀。韩斌虽然厉害,可以越阶杀敌,但也抵挡不住元婴期强者的怒火。

  当天傍晚,纳兰家族把可拿的东西收集后,星夜迁徙,众人刚离开不久,赵飞门的弟子便来打探情况,看看执行任务的弟子为何还没有回去。那些弟子看到地面上躺着的尸体后,所有人都懵了,他们实想不出来,究竟什么人能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上名修士全部杀死。无一例外,所有人都想到了元婴期强者。这一念头刚出现,所有弟子的脸色都变了,匆忙离去。走的时候,甚至忘记把众人的尸体带走。

  韩斌等人修士,每人带着十几名普通人,用了三天的时间才来到天山脉内。他们刚进入天山脉没多久,赵飞门的弟子便追来了,或许元婴期修士没想到纳兰家族的人会来这里,并没有追击这条线路。前来追杀的弟子,全是练气期修士。他们原本没把这条路线放心上,认为纳兰家族的人除非找死,否则决不会来这里。

  众人来到天郎城之后,从守军那里得知,三个时辰前有十多名修士从上空飞入天山脉内。他们这才意识到,很可能就是纳兰家族的人。众人连忙向天山脉内追去,刚来到山脉,便听到一妖兽的怒吼声传来。众人脸色一沉,实没胆量继续追进去,转身通知元婴祖师。

  纳兰静怡紧紧地跟韩斌的身后,脸上紧张的神色,好像一个担惊受怕的小女孩。前方的树木越来越多,厚厚地树叶遮住了阳光,双脚踩落叶上,出沙沙的声响,让树林内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纳兰静怡身体一颤,忙一个健步,走到韩斌的身边,拉住他的手,道:“韩斌,听说这里的妖兽很厉害,我们还是回去!”

  韩斌给了她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道:“我们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你现妖兽来袭击我们了吗?”

  纳兰静怡仔细一想,还真没有,虽然能听到妖兽的怒吼声,却没有一只妖兽前来。想到这里,纳兰静怡的胆子大了起来,忍不住问道:“韩斌,这里的妖兽厉不厉害?”她见韩斌点头,疑惑道:“既然厉害,它们为何怕我们?”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