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别太过分


  周岳阳已经认定,韩斌很可能是隐藏修为的筑基期修士。金乌大陆上,金丹期修士虽然多,几乎每一个都是一宗之主,根本不会放下尊严,隐藏修为混入别的门派。至于元婴期修士,是不可能,元婴期强者双手都能数得过来,又怎会干这种事?

  不过,即使韩斌真的是筑基期修士,周岳阳也没有放心上。死他手的筑基期修士,没有一,也有八十了。手这把折扇名叫山河扇,使用特殊方法祭炼了三轮,即使遇到金丹期强者也有一拼之力,何况是一个筑基期修士。

  韩斌冷冷一笑,而后说了一句众人做梦和没有想到的话,“想让我回答你的话可以,不过我要先杀了他。”说着,他抬起手指向王河。

  王河脸色一沉,怒声道:“你好大的口气,别忘了,这里可是炼器谷。”

  韩斌看都没看他一眼,视线落周岳阳的身上,等待他的回答。

  周岳阳表情凝重,看不出内心的想法,沉声道:“道友,你觉得我会答应你的话吗?”他嘴上这么说,暗凝聚阳力,并输入到手的山河扇内。扇子上白光一闪,隐没扇身内。再看山河扇,虽然表面上没有变化,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好像瞬间拥有了无穷的能量。

  听到大师兄的回答,王河哈哈大笑起来,对韩斌道:“即使你修为额再高,今天也别想从这里活着离开。”

  韩斌冷哼一声,道:“我要杀你,没有人能够阻拦。”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绿色小剑悬浮身前。

  看到那出,绿色小剑一闪,出现王河的面前。如此快的速,王河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的看着绿色小剑洞穿了他的身体。而后,绿色小剑又是一闪。王河连灵魂逃遁的机会都没有,便魂飞魄散。

  杀死王河后,韩斌收起了。”

  周岳阳凝视的韩斌,除了惊讶这么多废话,早就祭出山河扇,将其击杀。

  韩斌内心深处不屑之色一闪而过,道:“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说话,让你们谷主出来见我。”

  此话一出,周围的弟子无不一愣,眼满是惊愕的神色。

  周岳阳怒吼一声,对韩斌道:“好大的口气,今天我就让你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左后法决掐动,右手的山河扇顿时释放出淡淡地白光,扇面的河流山川,顷刻间仿佛活了一样。只见白光一闪,那条汹涌澎湃的河流突然从扇子内飞了出来,悬浮空。河流以惊人的速变大,转眼之间便成一道十里长河,悬浮韩斌的头顶。

  周岳阳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显然施展这道法术,消耗了不少阳力。不过,他的双眼炯炯有神,甚至有些兴奋,只听他大喝一声,“一叶扁舟。”话落,长河内突然释放出一股庞大的能量,落韩斌的身上,韩斌只感觉身体一晃,下一秒便出现河流内。

  耳边,湍急的水流声不断响起,一波又一波激流,冲击着韩斌的身体。若不是关键时刻,韩斌施展出拿出一件防御盾牌,早就被激流从到河水之。此刻,韩斌终于明白那道法术为何叫一叶扁舟,他这道法术,宛如一叶扁舟,随时都被河水吞没。

  一波激流打盾牌上,只听啪嗒一声,盾牌上出现无数的裂纹。当第二波激流落下,盾牌上的裂纹快速扩大,还未等第三波激动冲击而来,盾牌便奔溃了。韩斌眉头一动,转眼间便这道法术看明白了,他并没有急于破除,而是祭出灵气盾,一边抵挡汹涌而来的波浪,一边研究着这道法术的奥秘。

  山谷内的众人,看到韩斌河流内摇摇晃晃,除了周飞以外,其余人都得意的笑了起来。

  周飞神识散而出,仔细观察着河流内的一举一动,片刻后,他的嘴角露出一道不易察觉的笑容。

  李越的表情却是不同,他认为韩斌大势已去,忙跪倒地上,求饶道:“大师兄,杀死郭长老的事,全是周飞和那个外来修真者所做,同我没半点关系。”说着,他奋力的磕了几个头,额头上鲜红一片。

  周飞瞪了一眼身边的李越,冷哼道:“没骨气。”

  李越眼闪过一死报复之色,对周岳阳道:“大师兄,那外来修真者不但杀死郭长老,还给周飞封印灵魂的修炼玉简,那玉简就他的储物袋。”

  周岳阳眼前一亮,一边操控着法术,一边道:“周飞,虽然我们同姓,但我不会袒护你,拿出玉简,我可以绕你不死。”他这么说,并不是不想杀死周飞,而是担心周飞愤怒之下把储物袋捏爆,若真是如此,储物袋内的东西便会随之消失。

  周飞是个聪明人,一眼便看出他的用意,微微一笑道:“大师兄,如果你真的想要玉简,我可以给你,不过……”他话锋一转,而后看向天空之上正河流的韩斌,继续说道:“如果你能杀死那位前辈,我再把玉简给你,如何?”说完,他怕周岳阳动手,又加了一句,“大师兄,如果你连这点把握都没有,即使得到玉简。那位前辈破除法术后,也会拿过来,到时候……”

  周岳阳冷哼一声,道:“你修为不高,却有如此心机,我真是小看你了。”他瞥了一眼空的韩斌,不屑道:“我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杀了他,等下若是你不拿出玉简,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着,他手法决掐动,手的山河扇猛然一挥,一股庞大的能量从扇面★★住,直奔河流内飞去。

  转眼间,河流内的水花变得加汹涌了,一道道激流化为水箭,直奔韩斌身前而去。水箭刚碰到灵气盾,只听啪嗒一声,灵气盾便奔溃了。水箭内的能量只是稍微减弱一些,去势不减的直奔韩斌胸前而去。与此同时,周岳阳低喝一声,无数的水箭快速形成,转眼间便凝聚出成千上万道。如此多的水箭,即使韩斌能挡下第一道,铺天盖地的水箭也足以将他杀死千万字。

  一时间,除了周飞以外,没有人能认为韩斌能这道法术下存活。即使相信韩斌不会死的周飞,心里也担忧不已,因为这道法术太厉害了。据谷内弟子私下谈论,死这道法术下的筑基期修真者极多,即使修为达到后期大圆满的境界,也是一击必杀。

  第一道水箭来到韩斌的身前,韩斌冷哼一声,右手向前一探,将那道水箭握手里,手猛然力,水箭便奔溃了,化为点点水滴,掉落河流内。看到迎面飞来的水箭,韩斌长袖一挥,一股狂风释放而出,直奔前方而去。狂风来到水箭前,将所有的水箭卷入其,而后又回到他的身前。

  看到这样一幕,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因为这和他们想象的结果完全不同。

  就众人还处于惊讶之,韩斌猛然转身,俯视着山谷内的周岳阳,嘴角露出一道冰冷的笑容。而后,他长袖一挥,那狂风他的控制下,竟然从河流飞了出来。飞出的瞬间,狂风消散,上万的水箭直奔周岳阳而去。

  周岳阳脸色大变,快速抬起手的山河扇,对着迎面飞来的水箭一挥,低喝道:“给我回去、”

  这一挥,一股庞大的能量从山河扇内散而出,落水箭之上。空的水箭瞬间定格,无法前行半分。仔细看去,会现水箭正剧烈的颤抖,好像有两股能量正争夺水箭的控制权。周岳阳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显然这次争夺,他落个下风。

  周岳阳也是个狠角色,知道不是韩斌的对手,一掌拍胸口,吐出一口精血,想要用精血强行提升山河扇的攻击力。可是,这滴精血刚一吐出,还未来得及控制,水箭上白光一闪,猛然一个加速,来到周岳阳的身前。

  “不……”周岳阳感应到死亡的来临,瞳孔一缩,大声喊道。

  “道友,请手下留情。”就这时,一道身影快速而来,转眼间便出现周岳阳的身前。他从储物袋拿出一件巨大的盾牌,挡身前。水箭落盾牌上,只听啪嗒的声响连续传来,一道道水箭奔溃。当所有的水箭都消散之后,他轻了一口气,刚想收起盾牌,却看到盾牌上出现一道道裂痕,裂痕正以惊人的速变大,而后啪嗒一声,奔溃了。

  看到这样一幕,所有的瞪大了眼睛,尤其是那名突然出现的老者,眼是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刚才他拿出的盾牌,可是一件法宝,对方修为再强,不过是筑基期后期大圆满的境界,如何能将法宝击溃。老者怎么想,都想明白。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